第七五零章,弑君者?【第二更】


小说:猛鬼收容系统  作者:南斗昆仑
  一个戴着六芒星挂饰的年轻人,胸口绣着暗银色的十字纹,跟着随从来到地下室,看到满地狼藉的情形,还有一个奄奄一息的怪物,立即道:“活捉!”
  一道六芒星阵自天空降下,困住那个蜥蜴人,接着,连续三道六芒星降下,与第一道重合。
  四个随从在念着法诀,年轻人也不示弱,拳头砸在胸前。
  “以上帝的名义,禁锢!”
  一个十字架凭空砸下,附着在蜥蜴人的背上。
  无形的力量将蜥蜴人压制的无法动弹。
  蜥蜴人在挣扎,四个随从不敢动,年轻人则来到两个亡魂面前,恭敬弯腰:“两位圣灵大人,受惊了。”
  两个圣灵的状态非常不好,女骑士鬼气忽明忽暗,仿佛随时会崩散,男子则拖着残缺了一半的身子,虚弱道:“我们还撑得住,这个地方还藏着一个恶魔,快找到他,不能让他出去!安德烈男爵,我以国王圣路易的名义,赐你王者之剑的支配权!”
  男子将剑递给年轻人,年轻人受宠若惊接过。
  “尊敬的圣灵陛下!我必不辱您圣名!”
  安德烈男爵手握王者之剑,浑身的气息,不断在提高,双眼泛出了银色的光辉,竟然渐渐出现点点金光。秦昆天眼看到这一幕,无比惊讶。
  什么情况,竟然是这个家伙?
  今天是老友会吗?老朋友怎么都来了。
  这个安德烈男爵,正是当年,给他法器星夺的年轻人!
  “地狱位面来的恶魔,现身受死!”
  秦昆看到这厮手上那把剑,仿佛被供奉了多年,和自己的降魔杵有异曲同工之妙,上面的锐气和霸道的王者之气,竟然能让他感到一种渺小的错觉。
  “王者之剑而已?那是杀不死恶魔的!”
  “哈哈哈哈,原来你在这。很好,我们可以试试。”安德烈男爵转向秦昆躲藏的方向。
  “哦?你就这么有自信吗?”
  “当然,你呢?害怕了吗?”
  “怕?就凭你?!”
  秦昆大笑三声,一脚将皮肉人踢了出去。
  皮肉人反正完全听不懂这群人在说什么,作为十死城的宿主,他只能听懂秦昆的话,秦昆说完,他还想大声附和两句,突然被巨力踢飞。
  安德烈看到石柱后飞出一个肉团,那肉团逐渐凝聚成人形,一看就是邪物,他表情冷漠,举起王者之剑就朝皮肉人砍去。
  皮肉人此时此刻想诅咒秦昆十八代祖宗!刚刚就是这把剑把自己砍成肉泥的,要不是自己体质特殊,早就死了,现在还来?
  一剑下来,割裂的疼痛从肩膀蔓延,哪怕体质特殊,整个人被一分为二的痛楚也得经历一遍,今天已经是第二遍了,皮肉人的意志力简直要崩溃,这把剑明显和普通剑不一样,将自己斩断后,一股腐蚀的感觉还会随着伤口蔓延至体内。
  “我要杀了你!!!”
  皮肉人如同烂泥一样合并,朝着安德烈扑了上去,大吼道:“我都替你挡剑了,你还不出手?!”
  出手?
  秦昆摇摇头,不急于一时。
  四个随从压制着半残的蜥蜴人,亡灵男子虚弱地坐在那里,那个亡灵女骑士已经重伤消失不见,只剩了一个铠甲。
  秦昆走到石室旁边,还没想好怎么收拾残局,毕竟,他好像不会封印圣灵啊……
  皮肉人和安德烈男爵厮杀正酣,安德烈男爵的实力其实一般,但得到那把剑后,实力暴涨,皮肉人之前受过伤,所以现在完全是压着对方在打。
  整个局面,看起来像是一盘死棋,活子只有秦昆一个。
  “算了,不妨再乱一些。”
  秦昆五指张开,手中出现幽绿的冰焰,朝着四个压制蜥蜴人的随从甩去。
  洪霜!
  手掌轻轻一推,冰焰化作寒气,仿佛洪流一样,扑面而去,四个随从突然浑身一冷,往后一看,一道虚幻如鬼火一样的大浪若隐若现,朝着自己裹挟而来!
  未知的东西都是恐惧的,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但是那股令人灵魂打颤的寒冷绝对不会陌生。
  压制蜥蜴人的四道六芒星阵被收回,各自施加到自己身上,四人如同柱石一样屹立在洪霜中。
  原来这些六芒星还能当防御用。
  秦昆点点头,又多了一份了解。
  没了六芒星的压制,跪倒在地的蜥蜴人背着银色十字渐渐站了起来。
  动作吃力迟缓,但是刚刚的压制彻底激怒了他,蜥蜴人看到皮肉人跟那个年轻人战在一起,自己咆哮一声,顶着银色十字的压力,朝着亡灵男子冲去。
  该死!
  亡灵男子一惊,没了王者之剑,自己又是残躯,对方竟然还有战力!
  而且,这地下室似乎还藏着一人!
  亡灵男子毛骨悚然,看到蜥蜴人冲来,有些绝望。
  “以愤怒的名义,请战神听从我的召唤,法兰西之矛!”
  原本已经化作铠甲的女骑士,突然再次活动起来,角落里一根绣烂的长矛握在手中,在蜥蜴人即将痛下杀手的那一刻,从他身体穿过,钉在石柱上。
  女骑士的铠甲四散倒地,再也不见踪影,铠甲上出现三张脸的虚影,诅咒一样咆哮道:“星辰锁链的诅咒,爆发吧!”
  噗地一声,湛蓝色的锁链深深勒入铠甲中,将铠甲化作蓝色,三张脸的虚影顺势钻入其中,女骑士的铠甲上,最后一点金光彻底消失。
  “贞德!!!”
  亡灵男子大叫,安德烈男爵也格外震惊:“圣女大人!!!”
  安德烈将愤怒彻底发泄在皮肉人身上,皮肉人乱喊乱骂,安德烈一点也听不懂,就在对方要被砍死之际,石室内,又出现一个声音。
  “好了,放开他。”
  安德烈回头,发现虚弱的亡灵男子身后,站着一个年轻人。
  安德烈瞳孔聚焦,难以置信地望着秦昆:“是……你!!!”
  秦昆无奈一笑,如果按照正常的时间流,二人一年之内还曾见过。
  “又见面了,放开那个家伙。否则你的圣灵陛下就要死了。”
  秦昆的手搭在亡灵男子的肩膀,一把柴刀抵在他的喉头,静静地看着安德烈。
  “你……弑君者不会有好下场!圣路易陛下是法兰西最伟大的圣灵之一,你敢与整个法兰西为敌?”
  这个帽子就有点大了啊。
  我就是来做个任务……别让我有太大压力好吗……秦昆也知道,圣灵可是有大福报在身,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碰圣灵一根毫毛。
  “他的生死,其实取决于你的态度。安德烈,拿着别人的王者之剑,就想篡位吗?”
  “你胡说什么!我先杀了这个怪物,然后再杀了你!”
  秦昆哈哈一笑:“哦?你其实是想借我的手杀了你的圣灵陛下,对吧?直说啊,有足够的好处,这买卖我也能接。”
  安德烈的脸颊涨红,被秦昆一句话戳到心窝,心态彻底崩了:“我没有!”
  秦昆冷着脸肃然道:“那你觉得自己该怎么做?”
  安德烈不甘心地看着秦昆,手上一松,王者之剑掉在地上,刚刚身上强横的气息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