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5.是不是换你来讲讲


小说:一路绝尘  作者:炼石
    1665.是不是换你来讲讲
    "日本是我们最熟悉的一个国家,正如我们挂在嘴边的两句成语说的那样:同文同种,一衣带水。"那个很有些派头的*老爷子是从这里开头的:"我们的这个邻近国家生产的东西,大到汽车、空调、冰箱、洗衣机,小到厨房电器、手机和化妆品乃至服装源源不断地跨海而来,占据了我们的街道、房间、办公桌、甚至卫生间。几乎每个中国人都会两句日语:'沙扬那拉'和'八格牙路'。前者使我们想起日本影视剧里的阿信、幸子、大岛茂,后者使我们想起了自己国家的《*战》、《地道战》和现在拍的那些抗战神剧里的猪头小队长、冈村宁次、山本五十六……"
    他停顿了一下,点名叫起来那个高高举着手要求发言的田坚强(详见拙著: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二部)的儿子小园,那个刚上小学的男孩子站起来结结巴巴的在说:"还有野比大雄。"
    *老爷子有些晕:"他是谁?"
    "*爷爷会不知道吗?"王凤仪坐在讲台下面高高地仰着头,一脸的惊讶:"哆啦A梦,除了野比大雄,还有源静香、刚田武……"
    *庆丰在忍耐着:"我怎么一个也没听说过?"
    "*爷您别生气。"站在窗外旁听的钟玉卿赶紧把头**勤学斋进行解释:"那是前不久刚放过的一部日本动画儿童片《哆啦A梦》里面的几个人物,孩子们不懂事……"
    "小囡囡妈妈,我们可懂事了。"杨春燕(详见拙著: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二部)的那个女儿小雪在领着勤学斋里的那些刚上小学的小朋友唱着那部动画片的主题歌:"Repeat一定拥有,如果能够飞上天空,是否就能相遇?让爱哭的自己和你都听听这首歌。只要一直坚持信念,梦想就能实现,与我牵手,一同启航……"
    "和尚。"*庆丰勃然大怒:"把这些捣蛋鬼给我统统赶出去!"
    "是您说的,知识要从**抓起。"张广福赶紧跑了进来,一边拉起那些还在唱歌的孩子打**,一边对*庆丰陪着小心:"所以说,代沟还是有的,有些事他们听不懂……"
    "八格牙路!"*老爷子给了张广福一巴掌:"我讲的他们听不懂,是不是换你来讲讲?"
    外面那些坐在二十四号楼的楼下旁听的男女老幼通过架在天官牌坊门柱之间的投影电视的实况转播看见了勤学斋里面发生的一幕,个个笑得不可开交,张广福把那几个带头闹事的孩子赶出来的时候,一把就把坐在人群里同样笑得合不拢嘴的王大年给揪了起来,一觉就给踢进了勤学斋里去:"你还有脸笑,小囡囡都是跟着你这个**学的无法无天的!"
    "广福哥,脚下留情好不好?大年可是专程赶回来听课的。"钟玉卿赶紧对张广福说道:"二十四号楼的人都知道,小囡囡就是被你给*坏的!"
    "哪又怎么样?谁叫我是她的干爹呢?"那个大哥大得意的*着自己的光头回答:"不信你也弃暗投明到我家来,一定也会好好*着你的!"
    "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王家为好,毕竟罗汉是南正街所有人的宝贝,我起码也可以和峡州话说的那样:癞子跟着月亮走--沾光!"大囡囡回答得很俏皮:"再说春梅妹妹又年轻力气又大,我可打不赢她!"
    大家就笑得更开心了。
    "现在接着讲课。"那个一头银发、十分霸气的*庆丰在接着说:"可是我们不得不承认,除了交通工具、家用电器、科技产品和我们这些老年人所熟悉的经典影片、李海这些年轻人所熟悉的AV、小囡囡她们所熟悉的动画片,日本人对于我们而言,其实也是一个最陌生的民族,虽然有着几千年的交往可我们依然还是对他们所知甚少。"
    "我也来说两句。"那个胖乎乎、长得像弥勒佛的肖德培*话说:"这就是国人的一种陋习,喜欢关起门来自己给自己作揖,喜欢当井底之蛙,自己认为天下第一,尤其是有了几个臭钱,高人一等的感觉就自以为是的恶性膨胀,在两国关系紧张时甚至出现拒绝对话这样的荒唐事,这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表现,殊不知我们的老祖宗在《孙子兵法》里就已经教过我们:'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是一个很难以总结的民族。"杨大爹慢吞吞的在发言:"一方面,我们叫他们的称呼除了鬼子就是小日本,我们会嘲笑他们的五短身材,嘲笑他们的弹丸小岛,鄙视他们的**,也会很夸张的说我们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他们全淹了;可另一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日本人英勇善战,在战场上的那种不怕死的劲头和集体主义精神确实可怕。"
    "我可以说几句吗?"小心翼翼的征求了自己父亲的同意,*啸天才文绉绉的发表自己的观点:"其实在抗战中国军的失败更多的是自己的原因。比如南京保卫战中,蒋介石率先逃跑,司令唐生智临阵*逃,国军高级军官都不见踪迹,20万国军面对5万日本兵一触即溃,争相逃命。约有十万国军扔掉武器*下军装藏匿于百姓之中,被日军识破,于是就开始了大屠杀。我看过一些史料,日军几个人押解上千国军到江边行刑,因人数众多,没有绳子捆绑,上千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振臂一呼,也没有一个人进行反抗,老老实实坐在地上待毙,这才是最大的悲剧。"
    "李海。"*老爷子在点名:"你是青年人,说说你的看法。"
    "老爷子,我不敢说。"被坐在他后面的文学清(详见拙著: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二部)打了一巴掌才敢吞吞吐吐的说:"虽然从小就会唱'大刀向鬼子的头砍去,'也听过历史老师讲过甲午海战、抗日战争;看过《南京大屠杀》,也知道诸如731部队之类的报道;知道日本鬼子在我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但这并不影响我小时候觉得日本的动画片很好看,长大后觉得日本的小家电很好用,甚至也喜欢那个岛国的小电影……"
    *老爷子皱了皱眉毛:"说重点!"
    "实话实说,我并没有对日本有任何心理上的戒备和敌意;甚至,可以说是有点谄媚的向往。我始终认为,那些已过去了历史,记着就可以了,干吗三天两头就拿出来念叨,朝鲜韩国、东南亚那些国家是不是也要提及中国对它们的统治呢?"那个大大咧咧的李海说得顺溜了一些:"虽然学生打败老师很正常,可我最不明白的就是,我们为什么就打不过日本人呢?"
    "我们不得不承认,日本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他们屡屡让我们震惊。"*庆丰在说着:"我们在西方的坚船利炮面前焦头烂额、受尽欺凌之时,日本却取得了和西方列强平起平坐的地位;不仅轻而易举的击败了大清王朝,还能把俄罗斯这头北极熊给放倒;二战结束以后,不可一世的日本帝国变成了一片瓦砾,日本列岛像一条案板上的死鱼似的等待着战胜国的宰割。可是仅仅二十多年后,它就在瓦砾堆中再度崛起,就和他们的武士一样……"
    王志勇在下面补充了一句:"忍者无敌,还有……"
    江梦涵用她的小手捂住小帅哥大嘴的速度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