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圣人西行


小说:君临三千世界  作者:易子七
  “掌教老爷!”
  一头青牛自虚无中走出,恍若踏着光阴而来。更新快无广告。
  “牛儿,我们走!”
  李耳翻身骑上牛背,向着西方前行,九色霞光逐渐敛去,洛邑中的大阵虽封镇天地,但在此刻却恍若不存。
  三两步间,洛邑已然失去了李耳的身影,独留一众玩家与呆若木鸡的周王。
  “我大周竟然有圣人蛰伏?!”
  “真圣在此,只恨我无慧眼,若有圣人在,定能延我大周万年国柞。”
  周王面色变化,心中满是悔意,他感觉自己错过了很多东西。
  且不提周王如何后悔,一种玩家耳边却是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
  “任务完成,获得道具天庭残图!”
  ……
  “李耳传道,合天人之力,扭转过去未来,若他能成功,道祖也就不是道祖了!”未来的三千世界里,天帝的目光刺破时空,见到了第一时空的场景。
  未来的时光被张道一强行抽取,化为五大篇章,而天帝等存在,根据时间顺序,将之划分为了第一时空至第五时空。
  他们不知道张道一是如何做到的,但他们却本能的阻止事情继续演化,虽然他们无法如诸圣一般,占据无尽的未来时空,但依旧可以预见那毁灭的未来。
  五大篇章融合,一切化为虚无,这是无数大能所见的场景。
  故以在道祖炼洪荒为多元宇宙的瞬间,无数大能纷纷隐藏,一是借机图谋圣道,二也是为了阻止毁灭的未来。
  求存是生灵的本能,强如上古大能,弱小如蝼蚁,皆具备这种本质,面对毁灭,他们只能反抗。
  “道祖究竟会怎么做?”
  天帝思衬,如今张道一被困紫霄宫,天地间没有任何张道一的印记,在他看来,张道一没有出手的机会。
  “时光刻度再转三百年,我可以成圣,到了那时,纵使道祖打破诸圣封锁,降临世间,也不能镇压我!”天帝眼眸中,有异彩闪烁。
  他望向比三千世界更遥远的未来时空,那里战火纷纷,九幽的力量侵蚀着多元宇宙,无尽的战意燃遍时空。
  自张道一抽取未来时空后,处于现在的节点便出现了五个,每一个时空中皆有一个,这是一种很奇异的状态,原本本源世界唯一,但现在却出现了五个本源世界。
  只不过这五个本源世界要从时间长河上来看,这种情况与张道一曾经在风云世界里遇到的情况类似,风云世界有大能阻断时空,而这里张道一亦是做到了同样的事情。
  天帝所言的时光刻度,便是本源世界当前时间节点的刻度,无尽平行时空的时间流速或许不一样,但本源世界却是统一的。
  ……
  繁华魔道的文明被毁于一旦,受邪恶气息的影响,天地间孕育出了代表光明的英雄,与邪恶战斗,一位位神话传说中的英雄自虚无中走出,降临这个世界,他们的力量被后人传承,鼎承着英雄的名号与力量,希望即将破晓……
  更为强大的魔降临了,原本的曙光破灭,黑暗再一次降临大地,危机之中,掌控时光的无敌者,联合所有强大的英雄缔造了一座时空迷域,将魔困锁其中。
  英雄消失,但英雄的血脉,与灵魂碎片却依旧在后人的血脉中流淌,时光让力量苏醒,传说中的太古英雄即将回归,那是创造与毁灭源头,一切的初始与终焉,那是一个无敌的名字“女娲”。
  夏日炎炎,李杨走在大街上,感觉自己快要变成一块烤肉,七分熟,正好。
  现在正是七月天,是时候最为炎热的时候,特别是在有三大火炉之一美称的武庆,夏日出门,让人欲仙欲死。
  “英雄血脉,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这种东西?”原本李杨也是一个不信鬼神的十好青年,科学神教的坚定信奉者,但最近他接触的一些东西,却让他对自己以往二十几年的人生生出了怀疑。
  传说中,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血脉中都拥有英雄的力量,这种力量如果苏醒,可以让人脱胎换骨,能人所不能。
  不过,传说终究只是传说,在这个时代,根本没人信这个东西,李杨曾经也是不信者中的一员,但现在情况却是不同了。
  昨日他亲眼目睹了一场神魔之战,听第九局的人说,那个邪恶的存在,是激活了东皇太一血脉的英雄,故而拥有了邪异的力量。
  原本按照惯例,李杨也会被抹去记忆,但李杨体内的一股力量却抗拒了将要抹去他记忆的力量,据说这是英雄血脉将要觉醒的迹象,故以他成了一个光荣的第九局编外人员。
  “我的英雄血脉会是什么?”
  “盘古?耶和华?赵云?吕布?”
  李杨不禁遐思,英雄血脉有很多种,而表现出来的特异能力也不尽相同,纵使是同一种血脉,因为人不同开发出来的力量也全然不同。
  昨天李杨只是粗略的被科普了一下,今天他出门就是准备去第九区报道,虽然这有当朝廷鹰犬的嫌疑,但超凡之路在前,这种诱惑,是常人难以抵御的。
  李杨此刻能感应到发自血脉与灵魂中的力量,正充斥着他的心灵,不过这种力量并不能改变那种让他难受的灼热感。
  “我是什么血脉?”
  一处银白的房间,李杨提问,在他面前,有着一位身穿制服的女子。
  女子闻言,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问道:“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李杨毫不犹豫的答道:“好的!”
  “好消息是,你的血脉浓度极高,有返祖的迹象!”
  听到这个消息,李杨顿觉不妙,他赶忙追问:“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是,你是太公血脉,自有史料记载,这种血脉乃是祭祀上天的血脉,可以感应天地,从古至今,凡是此种血脉的觉醒者,除了感应灵敏心灵略微强大外,其他地方与常人无异!”
  李杨的脸色一下子垮了,先前他还脑补自己觉醒血脉跨入超凡后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场景,但无情的事实,却断了他的念想。
  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李杨心中有种梦想破灭的颓废感,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自己心中有一道灵光划过。
  顿时他“见”到了一个点,一个难以形容的点,他感觉那个点甚至比天地开辟之前的那个原点更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