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零章 断绝关系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说白了,就是人家觉得你有利用价值。
  听到这里,管芳仪大概明白了,问:“你要安排上清宗去卫国?”
  牛有道叹道:“有些事情以前是没有条件解决,如今有了条件也是该做个了断了。去吧,请唐仪过来一下。”
  这边相招,唐仪自然是第一时间赶到。
  之前牛有道说了容他考虑几日,上清宗那边一直在等着,没有再来打扰。如今主动相招,想必是有了最后决定,这次连同唐素素都一起赶来了。
  几人来到时,屋内已经让店家准备了一桌好酒好菜。
  “诸位,请!”牛有道笑着相邀。
  几人面面相觑,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给这边笑脸,更是第一次见到牛有道如此这般热情款待,以前见面可是没什么好脸色的。
  他越客气,几人反倒越是有些不安。
  “请坐!”牛有道自己先坐下了,随后再次伸手邀请。
  管芳仪又放了一副餐具,之前没料到唐素素也会来。
  唐仪对随行几位微微点头,她坐下后,三位长老也入了席。
  管芳仪执壶帮大家倒酒,先给牛有道倒了一杯,还没来得及给其他人添,银儿又抢了过来,直接将酒壶抢到手,“我会,我来,你让开。”
  管芳仪干笑着退开到一旁。
  上清宗几位看着银儿,一直很好奇这位的身份。
  牛有道也微笑着看着银儿,能把这妖王当下人使唤,这感觉似乎也挺不错的,看来可以试着慢慢调教。
  下一刻,笑容僵在了脸上,脸色也瞬间黑了下来。
  银儿端着酒壶闻了闻,似乎有点嘴馋想尝尝滋味。
  她还真不客气,那是想尝就尝,居然酒壶一举,嘴对着壶嘴咕嘟嘟先喝了两口。
  之后吧唧吧唧嘴,眼睛鼻子皱到了一块,明显嫌不好喝,放下酒壶就直接给一旁的罗元功斟酒。
  倒你口水给我喝?罗元功懵了,有点手足无措,是拦呢,还是不拦呢?
  唐仪、苏破、唐素素皆目瞪口呆地看着认真倒酒的银儿,那神情反应,真正是惊为天人的样子。
  守在门口看向这边的袁罡也惊呆了,这一手真正是让人猝不及防啊!
  “……”一旁的管芳仪哦着嘴巴,被惊艳了,看傻了眼,从未想过还能这样玩的。
  牛有道怒了,怒喝:“猴子,把她弄出去!”
  袁罡快步而来,直接擒下银儿,当场给押走了。
  “干什么?你干什么?讨厌,放开我,快放开我!”
  银儿愤愤不平,难得一次冒出这么一大串话来,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像挺委屈,在那嚷嚷怪叫。
  叫个不停也没用,被袁罡强行弄走了。
  黑着脸的牛有道挥手示意了一下,管芳仪立刻过来将功补过,将罗元功的酒杯给撤了,银儿喝过的酒壶也撤了,重新换上了,再重新给几位另斟。
  “并非无礼怠慢,下面人不懂事,让几位见笑了,我自罚一杯,向诸位赔礼道歉。”牛有道举杯便昂头干了。
  苏破客气一句,“一点小事不必如此。这姑娘看着天真烂漫,倒是可爱的很。”
  “可爱未必,脑子少根筋倒是真。”牛有道补了一句,酒满上,再举杯邀请,“与诸位也算是相识多年了,还是第一次共饮,是我失礼,请!…怎么?莫非担心酒中有毒?”见几位迟疑,追问了一句。
  唐仪先拿了杯子举杯,另三位响应,与牛有道共饮了一杯。
  其实几人心里也有数,人家的话是客气,若这位还在上清宗的话,哪有资格跟他们平起平坐。
  言语间互相客气几句后,唐仪直接问:“招我前来,不知有何吩咐?”
  牛有道:“吩咐不敢当,想问唐掌门点问题,不知合适不合适。”
  唐仪:“但说无妨。”
  牛有道:“你我拜过天地,入过洞房,是有名无实的夫妻,这点想必唐掌门不否认吧?”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突然提这事是什么意思,唐仪盯着他微微点头,“没错。”
  牛有道:“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有那么点夫为妻纲的意思,如果顺着这个意思,让唐掌门放弃上清宗跟我走,不知唐掌门是否愿意?”
  几人同时愣住,唐仪目光审视着他,胸脯起伏,深吸了一口气问:“是不是我跟你走了,你就能尽力为上清宗着想?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放弃上清宗跟你走,视你为纲,你说如何便如何,绝无怨言。”
  牛有道略摇头,“唐掌门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不管上清宗将来是死是活,在我不管上清宗的情况下,请你在上清宗和我之间做个抉择,你是要上清宗还是要我?”
  三位长老几乎同时皱眉,唐仪嘴唇略绷,问:“你的意思是只管我不管上清宗?”
  牛有道:“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唐仪:“这就是你考虑后的答复?”
  上清宗几位都认为自己明白了牛有道的想法,拉走唐仪的确省事,能省去不少麻烦,不用再背负那重担。
  牛有道:“你跟了我,我不会亏待你。要陪伴我终生的人,我希望能与我一心,而不是像当年一样,你只想为上清宗着想却不顾我的死活。若还那样的话,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与利用我有什么区别?”
  唐仪一脸苦涩道:“我并不是不顾你的死活!我爹和我娘为上清宗而死,我的姑爷爷和表叔也是为上清宗而死,上清宗还有许许多多的人也是为了上清宗的复兴而死,就连你的师傅东郭师叔也是如此,多少人的厚望,你让我如何放弃?”
  牛有道徐徐道:“现在不谈是是非非和恩怨,我也可以放弃以前的仇恨,只与你谈夫妻之情,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现场气氛沉重,管芳仪明眸闪烁,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观察着大家的反应。
  她也搞不明白,既然已经决定要帮人家、已经决定要做好人,何必又闹这一出。
  唐仪摇头:“对不起,我做不到!”
  牛有道:“既如此,你觉得你我这夫妻名分还有必要持续下去吗?刚好几位长老都在,大家不妨做个见证,没必要存在的关系不妨终结掉。你们放心,我也不会让唐掌门难做,一定顾全唐掌门的名誉,可以让唐掌门写休书,把我给休了。以正视听的公开理由我都帮唐掌门找好了。”
  他抬手指向了管芳仪,“就说发现我与红娘苟且之事,唐掌门不堪忍受,怒而休我。”
  管芳仪无语,白眼连翻,很想问问,关我什么事?干嘛把我拖进来坏我名声?
  不过也仅仅是心中抱怨,倒也没太把这当回事,知道牛有道肯定在预谋什么,反正自己名声早就臭了,能用来解决问题也没什么,大不了回头将牛有道这厮怒骂一顿讨点补偿。
  在上清宗几位看来,牛有道这却是想彻底斩断和上清宗的关系。
  唐素素面有怒色,沉声道:“牛有道,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我不妨把话挑明了,我们这次来找你,是赵雄歌的意思,你有没有考虑过将要面对赵雄歌?”
  牛有道实在不知该如何说这老太婆,这位和赵雄歌的恩怨他有所耳闻,平常老死不相往来跟仇人似的,今天倒是豁出去了。
  他也无意扯这个,没意义,淡定道:“不瞒唐长老,前些日子我已经与赵雄歌见过面了,面谈过,该怎么处置任由我来。我也答应了他,帮上清宗寻条活路。不过我的前提是,有些事情必须付出一点代价,否则我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目光直盯唐仪。
  几人都清楚,所谓的‘代价’就是人家刚才说的休书,断绝和唐仪的个人关系。
  唐仪情绪有些激动:“你是不是还在因为我被万兽门抓的事耿耿于怀?我再重申一次,我的清白无损,你如果不信…”她咬了咬牙,“我今晚可以留下来…”
  能让她这么个保守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算是破天荒了。
  “唐掌门,你想多了。”牛有道一口打断,“我已经跟卫国女相玄薇联系过,她已经答应了。你我根本没有夫妻之情,没必要再纠缠下去,以前的恩怨也不提了,算我对不起你。只要你答应条件,上清宗随时可以去卫国。”
  三位长老有点吃惊,卫国是七国中的首富,那位女相更是闻名天下。
  卫国皇帝荒诞,几乎不理朝政,卫国大权几乎都捏在皇帝的姐姐手中,也就是那位长公主玄薇的手中。
  若能去卫国得到玄薇的照拂,自然不是区区一个北州的邵平波能比的。对目前的上清宗的发展来说,就算跟着牛有道,也未必能得到这么好的发展环境。
  可若是看长远的话,那就不一定有跟着牛有道好了,牛有道能让玄薇帮忙,影响力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至少他们跑去找玄薇的话,只怕连玄薇的面都见不到。
  然而没得选择,牛有道摆明了条件。
  “不管答不答应,我与上清宗都不会再有任何关系。而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了这次,我不会再提,你们自己选择吧!”牛有道冷漠无情。
  唐仪缓缓站了起来,眼眶略有泛红,忽铿锵有力地脆声道:“好!我答应你!”
  牛有道低眉垂眼,徐徐道:“笔墨纸砚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