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四章 你是不是得罪过龙休?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让看着办,其实就是默许了的意思。
  态度有所改变的原因也很简单,那个陈庭秀虽然和牛有道一样,都未给什么好处,将来也未必会给什么好处,但是陈庭秀许诺了,而牛有道什么都没说,在对两者同样都不熟悉的情况下,这就是微妙的差距。
  “好!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仇山应下,拱手告辞。
  西海堂忽补了一句,“那个牛有道还是有点意思的,听说在南州的地面上势单力薄,却硬是扛住了整个天玉门,之前还在齐京凑过热闹吧?听说天火教都碰了一鼻子灰。”
  仇山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掌门的意思,提醒他不要做的过分了,点了点头,“掌门放心,无冤无仇,咱们也没必要得罪人。”
  西海堂看了看脚下,没了话说,两手一背,转身走了。
  仇山稍微目送,随后转身飞掠而去。
  山中的一处凉亭内,前去逍遥宫暂歇的客院通报过的弟子还在亭子里等候,待到仇山飞掠而来,赶紧行礼。
  仇山抬了抬手,示意他不必多礼,“这样,你再去通报一声,就说燕国南州天玉门的长老陈庭秀求见逍遥宫掌门。”
  “是!”那弟子领命而去。
  仇山也背了个手在亭子里等候……
  亭台楼阁间的庭院中,有从山中开渠引来的清冽活水,在院子里潺潺流经,水中不时有从山中带来的叶子浮浮沉沉飘荡。
  这处待客的别院高雅奢华不说,面积也不是牛有道住的那种小院子能比的,是用来招待贵客的。
  逍遥宫掌门龙休自然算的上是贵客,一身淡雅长衫,半躺在阁内的一张短榻上,曲着一条腿,拿了本古籍搁在立着的膝盖上看着,不时慢慢翻过一页,神韵内敛,暗露威仪。
  龙休的一名弟子,名叫易舒,是名女弟子,容貌端庄靓丽,快步来到,拱手禀报:“师傅,万兽门弟子报,有燕国南州天玉门长老陈庭秀求见您。”
  “陈庭秀…”龙休琢磨着了一下,想起来了,在收集来的天玉门主要人员的名单上,自己应该是见过这个名字的,遂抬眼问:“南州那边怎么回事,人怎么都跑这边来了?”
  易舒道:“弟子不知。”
  龙休问:“有说什么事吗?”
  易舒回:“没说,只说是求见。”
  龙休风轻云淡道:“天玉门是不一样了,坐拥南州嘛,随便来个什么人见本宫,本宫就得见是不是?”
  易舒抬头看了他一眼,听出了师傅话中的不快,静候着等他的明示。
  然而龙休似乎看书看入迷了,没了反应。
  易舒明白了他的意思,不想见,后退几步,转身快步离开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龙休答应见牛有道,是因为牛有道的所作所为引起了他的关注,听说还很年轻,所以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又会有什么事找上他。
  说白了,就是牛有道已经引起了他的兴趣,尤其是天玉门向他这边求得了对南州动手的默许后,天玉门费尽功夫居然没有完全得逞,居然被那个牛有道给杠住了。
  至于天玉门,在他眼里算个什么东西?彭又在尚且要在他面前毕恭毕敬,什么长老的他就更不会放在眼里,他是陈庭秀想见就能见的吗?
  牛有道来见和陈庭秀来见,对他来说,压根不是一回事。
  牛有道在他眼里太弱了,对牛有道摆架子没什么意义,对弱者没架子才是最大的架子。
  而对天玉门摆架子是在进行必要的敲打,免得太飘飘然了,以为占了南州就多了不起……
  “不见?”
  山亭内,仇山闻言转身,有点意外,这龙休什么意思?宁愿见牛有道也不见陈庭秀,难道天玉门不比牛有道实力强?
  传话弟子回:“是的,不见。”
  仇山:“有说为何不见吗?”
  传话弟子,“弟子也问了,对方说没理由,就是不见。龙休的那个徒弟态度很傲慢,还让弟子不要啰嗦。弟子也不好多问,只好回来了。”抬眼看了看,指责龙休的徒弟,有告状的意思。
  “怪事…”仇山暗暗嘀咕了一声,旋即又道:“这样,你先在这等着,暂且不要通知牛有道那边。”
  “是!”传话弟子应下。
  仇山身形闪出亭外,掠向了山中另一地的灯火阑珊处……
  天玉门来的一干人享受的待遇和牛有道差不多,也是一个小庭院。
  陈庭秀没在庭院里,而在庭院门口徘徊着,等待着,忽偏头看去。
  仇山已闪落在地,陈庭秀立刻堆出笑脸上前,拱手道:“有事吩咐下面弟子便可,怎敢有劳仇兄亲自跑来跑去。”
  仇山摆手,“无妨。我说陈兄,你是不是得罪过龙休?”
  陈庭秀大惊,“仇兄此话从何说起?我至今为止还未见过他,何来得罪一说,出什么事了吗?还是那牛有道果真说了我什么坏话?也不对呀,牛有道知道我来了吗?难道是说了我天玉门坏话?”可谓连连发问。
  仇山琢磨着摇了摇头,“你想多了,牛有道那边我已经暂时帮你拦下了,他还未跟龙休见面,哪来的机会说你们的坏话。只是有点奇怪,龙休答应了见牛有道,却不愿见你。”
  陈庭秀忙问:“为何不愿见?”
  仇山奇了怪了:“我说陈兄,你们的事你们自己清楚,你问我,我问谁去?人家没给理由,就说不见,还让传话弟子不要啰嗦,我还以为是你得罪了他。”
  “……”陈庭秀的表情顿时精彩,显得有点尴尬,什么情况啊,龙休宁愿见牛有道也不见他,倒显得他堂堂天玉门长老还不如牛有道似的,也让他在万兽门这边太没面子了。
  然而被人家扫了脸还没办法,你还敢找龙休问罪不成?他还没那么大的胆子。
  别说他了,天玉门掌门彭又在也不敢呐。
  “陈兄,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不清楚,我已尽力,你也早点休息吧,说不定明天掌门要见你。”
  仇山拱了拱手就要告辞,特意跑来一趟,首先是也好奇是怎么回事,其次也算是来给这边一个交代,不然答应了这边事情没成又不见他人,搞不好会让人多想,好人做成了坏人白忙活一趟没那必要,有始有终嘛。
  “且留步。”陈庭秀赶紧请住他,“想再向仇兄请教一二,不知逍遥宫都来了些什么人?”
  仇山想了想,“还有两名长老,另有三名弟子,好像是三人各带了个徒弟来,龙休的那个女徒弟不太好说话。”
  “女徒弟?”陈庭秀立问:“可是龙休的小徒弟易舒?”
  仇山点头:“对,是她,怎么,你熟悉?”
  陈庭秀:“谈不上熟悉,她曾代表龙休来过天玉门,也算是认识。这样,仇兄,你再帮我一个忙行不行?”
  仇山有点皱眉了,“陈兄,适可而止!”
  陈庭秀看出他有点不耐烦了,忙道:“仇兄别误会,我只是想知道逍遥宫的人住哪,老麻烦仇兄跑来跑去实在是内疚,我亲自去逍遥宫那边去求见,哪里惹得人家不高兴了,我也好去陪个不是。你看行不行?”
  仅这样的话,倒不是什么事,仇山眉头舒缓,“那你跟我来吧。”
  “感谢感谢。”陈庭秀连连拱手谢过,继而快速回院内对同门弟子交代了一声,随后跟了仇山离去。
  两人又来到了山间的那座亭子旁,亭子里等候的弟子要过来见礼,仇山推掌拦了一下,没让他过来,接着手指一侧藏有亭台楼阁的院子,“逍遥宫的人就在那边。陈兄,你去归去,可别闹出什么事来,否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陈庭秀忙点头,“这是自然,我哪敢跟逍遥宫的人撒野。对了,仇兄,牛有道那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貌似想让人家再帮帮忙,又不好意思开口。
  仇山懂他的意思,“最多给你半个时辰,不然逍遥宫那边问起来牛有道为何还没来,我这里也不好交代。”
  “好好好,仇兄的大恩我记下了,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把话撂这,请仇兄抽空去南州走一趟,便可见我真心。”陈庭秀就差鞠躬感谢了。
  仇山微笑,也叹了声,“快点吧。”挥手示意那名弟子陪同去。
  陈庭秀再次拱手,随后快速朝对方指点的院子飞去。
  他的压力不小,心情沉重,尤其是获悉牛有道要去见龙休。
  经过邵平波的提醒,天玉门已知牛有道要蓄势卷土重来,哪还敢让牛有道再和龙休勾搭上,一旦真的让牛有道获得了龙休的支持,天玉门可就麻烦了。
  尽管他不认为龙休能支持牛有道,因为牛有道手上还没有能罩住南州的修行势力,龙休应该不太可能把南州交给牛有道。可是牛有道那家伙说不清,的确有些门道,天玉门已经吃过牛有道的亏,领教了牛有道的手段,哪还敢放任。
  他陈庭秀授命而来,本就是冲牛有道来的,哪能眼睁睁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次豁出去了也要想办法阻止。
  刚在院子外面落下,便被门口的两名修士给拦住了,“什么人?”
  是万兽门的弟子,专门派了人手为逍遥宫的人看门,免得有人打扰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