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一章 放开清清


小说:道君  作者:跃千愁
  说白了,缥缈阁就是专治各种不服规则的刺头的。
  当然,怕虽然不怕,但燕国这边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否则在缥缈阁降服这种刺头之前,这种刺头还是能带来不小威胁的。杀不了皇帝,皇帝下面还有儿女和维护统治根基的大臣,三大派哪来那么多高手保护每个人,所以这种高手想杀个把人太容易了,非必要没人愿意把这种人往死里得罪。
  “宗先生放心,朝廷其实也是一片好意,宗延龄的身份暴露了,朝廷及时出面进行保护,也是为了避免落人口舌,谁要是说什么,朝廷随时可以对外解释,他早有朝廷暗中授予的官职。事成之后,只要宗先生愿意,朝廷可许以他闲职,届时要两个修士保护也很正常。当然,如果宗先生不愿意,随时可以把他带走,朝廷也不想得罪先生。”尕淼水客客气气道。
  宗元脸颊绷了绷,心中可谓阵阵悔恨翻腾,恨不该一时鬼迷心窍留下把柄,被一群宵小拿来要挟。
  早年本以为这辈子可以无牵无挂的,谁想最终还是遇上了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有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宗延龄,之后儿子又给他弄出了几个孙子和孙女。
  凭他的修为实力,不缺修行资源,也不愿再给人做牛做马受人约束,遂将那个儿子悄悄做了安置,就是怕被人当做了软肋来要挟,谁知还是走漏了消息。
  儿子、孙子、孙女都落在了人家的手上,他还没办法铁石心肠到统统放弃的地步。
  悔之晚矣,也没什么好话,“屁话少说,敢毁诺,我先摘了你脑袋!”
  “好,只要先生能得手,尕某就以自己项上人头作保!”尕淼水拱了拱手,继而又做出了伸出邀请的手势。
  在小溪对面众人的注目下,宗元缓缓站了起来。
  ……
  “让下面准备准备,照常执行吧。”
  留仙宗,袁罡到来,听完袁罡的话后,掌门费长流挥手示意旁听的弟子去执行。
  身后背着三吼刀的袁罡却有话说,“不要拖拉,全派倾巢而出,立刻执行,掌门亲自去督阵!”
  费长流皱眉道:“袁罡,本门弟子有些在闭关修炼,有些各有各事,意思到位了就行,不要搞的太过了。”
  因为从三派当年来了这边之后,袁罡就经常搞什么所谓的‘演练’,也就是一旦有人袭击该怎么去为茅庐山庄提供防御,搞出了各种方案的假设预演。
  三派其实不耐烦搞这东西,碍于牛有道的面子,三派只好配合配合意思一下,时间久了也习以为常了,也有点应付了,也就是派点人去敷衍一下。
  突然来一下猛的,有点难以接受,全派这么多人,拉进拉出耍猴似的,好玩吗?
  袁罡语气变得有些严厉,“费长门,这是道爷刚刚下达的法旨,立刻执行,延误者,杀!”
  陈伯、吴老二等人皆在袁罡身后虎视眈眈,今天,他们负责保护袁罡的安全。
  费长流悚然一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袁罡:“不需要问那么多,到了时候自然知道。”
  接触久了,费长流也知道袁罡的为人,说话很硬,让人听着不舒服的那种人,习惯了也就不当回事,问:“道爷还在山庄内吗?我去见他。”
  袁罡:“你要去见,我不拦你!不过我提醒你一声,道爷那个人,有些时候很好说话,有些时候冷血无情,你要是不怕道爷杀一儆百、站着进去躺着出来,尽管去试试。你去试不要紧,最好不要连累整个留仙宗,最好立刻让留仙宗弟子立马全部到位,稍有延迟,我保证南州再无留仙宗立足之地!”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费长流不敢再执拗下去,问题是就算执行也只是麻烦一下,也并不损失什么。
  不多时,留仙宗弟子倾巢而出,之后费长流才发现不仅仅是他留仙宗,灵秀山和浮云宗的弟子已经先一步行动了。
  ……
  茅庐山庄内的人员亦纷纷动了起来。
  山庄内最高的阁楼上,牛有道站在了最顶层,华衣男子在旁,雷宗康和段虎也在,负责瞭望四周。
  商淑清爬上了阁楼,喊了声,“道爷!”
  牛有道回头一看,看到了商淑清,看到了跟在商淑清后面抱个食盒没心没肺嘴不停的银儿,也看到了随后上来的管芳仪,不禁皱眉道:“红娘,你没告诉郡主,让她和庄虹他们在一起躲藏吗?”
  不让商淑清跟他在一起,自然有原因,其中一条就是,若真有危险,对方此次也是冲他来的,不会跟其他人消耗到底,也没必要把玉苍先生往死里得罪,一旦得手就会撤退,商淑清和庄虹母子在一起反倒更安全。
  反过来说,在他牛有道身边的人反而更危险。
  管芳仪走了过来苦笑道:“不说还好,就是因为说了,郡主反而要过来找你,拦都拦不住,要不我把她给制住带走?”
  牛有道就一句话,“带走!”
  “郡主,走吧!”管芳仪抓了商淑清的胳膊就要直接拖走。
  不动手还好,一动手则有些猝不及防,啪!屁股上挨了一脚,管芳仪猛然回头看去,只见银儿气呼呼瞪着自己,似乎怪她不该欺负商淑清,直接照她屁股上踢了一脚。
  “放开清清!”银儿瞪着双眼,嘴里裹着食物,发出了含糊不清的严厉警告,喷出了点渣。
  管芳仪神情抽搐,吓了一跳,手下意识松开了商淑清,她敢惹谁生气都不敢惹这位生气,这位一旦生气,后果很严重,那是连自己人也照杀不误的,她可没那么多天剑符保命!
  若非如此,这里哪用怕什么外人侵犯,关键这位妖王实在是不靠谱,做不得任何指望!
  牛有道指向银儿,“你瞎凑什么热闹,听话,下去!”
  银儿看了眼不愿走的商淑清,立马梗着脖子道:“不走!”
  “你…”牛有道无语,他对这位也有忌惮,不敢硬来,只能用哄骗的。
  花衣男子有些意外,不禁多看了银儿两眼,怎么感觉牛有道在这饭桶女人面前有些底气不足啊!
  “道爷,我不怕的。”商淑清连忙出声,满眼祈求,语气中甚至有几分哀求。
  见茅庐山庄内如临大敌的样子,加上牛有道早晨的话,她知道肯定不是小事。
  她在这山庄住了也不是一天两天,太了解这里了,这里是牛有道的老巢,周围可是有三个门派的修士防守啊,从未见茅庐山庄里的气氛像今天这般紧张过。
  以前经常听到牛有道遇险的消息,奈何无能为力,如今事情可能就在眼前…
  牛有道瞅了眼她腰间,发现她连佩剑都带上了,一只手紧握剑柄,不禁好气又好笑,然而对上这位认真的眼神,他既气不起来,也笑不出来,反倒隐隐皱眉。
  就在这时,雷宗康道:“道爷,皇烈来了。”
  牛有道回头看了眼,只见段虎把皇烈一干人给请来了。
  回头又转身,牛有道踱步走近到了商淑清跟前,目光垂视,与商淑清的目光近距离对上了,“你是郡主,你若非要留在这,我也不便勉强你。不过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一旦有事,你手中剑不但发挥不了作用,反而会成为累赘。你要留下可以,一旦事情不可控,我让你离开,你必须听话,明白吗?”
  商淑清银牙咬唇,人家已经退而求其次了,她知道若不答应只怕现在就要让她滚开,只好点了点头答应了,“好!”
  牛有道立刻对管芳仪偏头示意了一下。
  管芳仪明白他的意思,一旦事态失控,她要负责将商淑清给带走,会意地点了点头。
  花衣男子的目光似乎有什么牵挂,偶尔总会瞥向商淑清的脸盘看上一看。
  皇烈上了楼,目光扫过阁楼上的众人,先对商淑清点头致意了一下,旋即对牛有道呵呵笑道:“老弟,听说重礼来了,我可是迫不及待啊,特来一观!”
  牛有道笑言:“应该快到了,皇掌门稍等。”
  “哦!”皇烈颔首,等了好几天,不在乎再等一会儿,何况正有话说,走到牛有道跟前道:“老弟昨天说了迁往南州府城的事,我帮老弟想了想,觉得老弟还是不要去府城的好。”
  边上的商淑清闻言一怔,露出了侧耳凝听的神色。
  牛有道挑眉道:“莫非皇掌门巴不得我早死?”
  “诶,这话说的人汗颜,非也!”皇烈摆了摆手道:“为了老弟的安全着想,老弟可去我大禅山宗门,那里有我大禅山的精英云集,更有宿老高手坐镇,安全胜过府城。我这样安排,老弟可还放心?”
  牛有道不置可否,忽话锋一转,“我最近接到消息,有人说因为我要迁往府城,大禅山心里不痛快,欲勾结朝廷来个里应外合置我于死地,皇掌门怎么看?”
  此话一出,商淑清心惊肉跳,难道今天这事和大禅山有关?
  大禅山众人脸色皆一沉,都下意识看了看四周,担心这次的邀请有诈。
  皇烈警惕四周之余,沉声道:“谁胡说八道造谣?老弟,这种挑拨离间的话,难道你也信?”
  “我自是不信的,皇掌门邀我去大禅山的好意我也心领了,为了避免大家闹的不愉快给人可趁之机,也是为了表明牛某的诚意,牛某决定了,迁往府城之事就此作罢,不去了!牛某继续蜗居这茅庐山庄。皇掌门可还满意?”
  /book_65928/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