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谢蔷薇的秘法


小说:极品隐身小鬼医  作者:孟婆爱喝汤
  一定要拿下灵隐峰!
  这是唯一的办法!
  只有拿下灵隐峰,才能够掌控那个传送阵。并且必须要尽快拿下,免得夜长梦多。
  我上上下下打量着风微木。
  思考着该怎么让这妞去掌权。
  千寻紧张的挡在风微木身前,吓得结结巴巴:“你……你……你想干吗?有什么阴谋,冲我来!”
  风微木也是紧张的护着胸前,似乎唯恐我一个色心大起,把她给非礼了。
  还是双儿了解我的心思。
  双儿皱着眉头说:“灵隐峰掌教至尊陨落,但三个儿子,老大风天衍,老二风天赐,老三风天行,都是仙君巅峰。并且,三人在灵隐峰都有心腹手下,他们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风微木不行,她实力太弱,片刻万毒之体不说,她只是个普通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为尊,一个凡人,不可能掌控如此大的教派。”
  她顿了顿,脸色一冷,道:“也不是没有机会。只有一个办法,能让风微木成为新的掌教,并且无人能够反抗。杀了风天衍,风天赐,风天行三人。这还不行,还必须要让风微木能够彻底控制万毒之体。”
  谢蔷薇眼睛一亮:“她特殊体质,九个脉轮已经完全打开。只要把九个脉轮融为一体,就能完全控制万毒之体。”
  双儿问:“有办法吗?”
  谢蔷薇:“还真有!”
  每个人都大喜,一个个眼巴巴聚精会神望着谢蔷薇。
  谢蔷薇嘿嘿望着我,一脸坏笑。
  我一脚踹在这妞屁股上,没好气道:“卖啥关子,快说!”
  谢蔷薇道:“嘻嘻!这办法,原本是不可能实现的。万毒之体,在三千种特殊体质之内,杀伤力几乎是最强悍的。九个脉轮完全打开,体质之精强悍到无法形容。什么是体质之精?那是这种体质的精髓。她是万毒之体,擅长用毒。如果说此时此刻她能用出的毒素能毒死仙帝,那么她的体质之精,毒素就更加强悍百倍,甚至千倍。”
  谢蔷薇顿了顿,又道:“微木现在自己根本没办法控制万毒之体,更加不会使用。所以,就需要一个人教她如何使用。这种教,不是传授仙术,传授神通那样,必须把她的体质之精,吸过来,在自己身体里蕴养,流转,在体质之精里留下控制的本能。”
  我一愣,道:“我去!这说的不就是哥么。寻常人别说吸她的体质之精,就算她给别人,别人得到一点,也分分钟死翘翘。但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我却不怕她的万毒之体,完全能够免疫。她的体质之精,进入我的身体,应该没事。不过……蔷薇,等她的体质之精,进入我的身体,我该怎么蕴养?怎么在其中留下控制的法门,并且还要让体质之精产生本能?”
  谢蔷薇嘿嘿笑道:“记得我前面传给你的法门吗?”
  我皱起眉头,一脸迷茫:“什么法门?”
  谢蔷薇:“就是那个夺取别人特殊体质的那个。”
  我满头黑线。
  玛得,记得啊!
  不过那法门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太特娘的不正经了。
  呃,说的太文艺的难理解。那就简单直白一点。
  就是逮着一个拥有特殊体质的姑娘,然后非礼她。在非礼的过程之中,对,就是那个过程,会让姑娘忍不住心神迷乱,意乱情迷之下,主动把体质之精给你。
  如此一来,那妞永生永世,就只能是你的人了。一旦跟别人发生那种事,分分钟爆体而亡。
  而你,得到了体质之精,就能拥有和对方一样的体质。
  我说:“那法门只是掠夺体质之精,没说怎么蕴养啊。”
  谢蔷薇:“掠夺过来,你就正常炼化,正常感悟,正常去修炼。你渡过那么多次天劫,顿悟那么的天地法则,并且,你还是……那种体质,绝对能够明白万毒之体的奥妙。”
  不错!
  我是应劫之体。用谢蔷薇的话说,我是三千特殊体质之中,排行第一,最玄妙,最强大的一种存在。
  有了这种体质,就好像是数学家,得到别的体质之精的时候,就如同做小学的数学题,根本没什么难度。
  谢蔷薇:“等你炼化了万毒之体的体质之精,那个我传给你的法门,等会儿传给风微木,你俩反过来,让她把你那啥了,然后你就能把万毒之体的体质之精,给回风微木。这样,她就有很大机会,立刻顿悟万毒之体,九个脉轮融合,彻底顿悟掌控这种体质。到时候,她会和正常人一样,毒素内敛,不想害人的时候,根本没人能发现她的特殊。一旦杀机起,心念一动,就能毁天灭地。毒死一片仙帝!”
  风微木捂着嘴,嘤嘤啜泣起来。
  谢蔷薇一愣:“怎么还哭了呢?”
  千寻激动无比,拉着谢蔷薇的胳膊:“姐姐,你真的能让我家小姐完全掌控万毒之体?我家小姐之所以哭,是因为太激动了。你们不知道,她无数次跟我说,多么想做个普通人。她宁愿不要这种强大的体质。我不想整天裹的跟粽子僵尸一样,不想整天一个人孤苦伶仃,不想所到之处,花草鸟虫,毁灭殆尽。她想听听鸟儿唱歌,想养一只乖巧的小兔子做宠物。”
  我满头黑线。
  若是千寻和风微木知道,这个事的过程,说白了其实就是我先非礼风微木,然后风微木非礼我,不知道这俩妞还会不会激动。
  她们肯定会拒绝。
  这事太过于荒唐。
  我望向谢蔷薇,这妞眼神之中尽是调侃和狡黠,分明就是拿我开涮。
  我说:“谢蔷薇,你也是够了啊。现在都啥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胡闹?你这小妞越没大没小了,刚认出我的时候,一口一个公子,言听计从的,现在三天两头调戏我。我跟你讲,不是威胁你,如果不是看你已经跟人订过婚了,我早就把你给就地正法了。”
  谢蔷薇捂着嘴偷笑,还撒娇耍赖不承认:“黄泉哥哥,真的,我不骗你,想帮风微木,真的只有这么一个办法。难道你不愿意帮她吗?”
  我:“笑……笑笑!呵呵,再给哥不正经,信不信我先在你身上用用你传给我的那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