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2章 做梦


小说:极品隐身小鬼医  作者:孟婆爱喝汤
  哈哈哈哈……
  我怀里抱着柳如云,望着咬牙切齿的司徒姽婳,哈哈大笑,笑的别提多嘚瑟了。
  我说:“司徒姽婳,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司徒姽婳沉着脸:“我无话可说。”
  我:“既然如此,那么你就退下吧。我要和我家云儿入洞房了。”
  司徒姽婳冷哼一声:“不行!”
  我一愣:“不行?你是云儿的爹妈亲人?”
  司徒姽婳深吸一口气,冷笑:“不是。”
  我:“那你是我媳妇?”
  司徒姽婳:“你想得美。”
  我:“那就奇怪了,你一不是云儿的爹妈,二不是我的媳妇,我俩情投意合,情到深处,想要做点什么什么事,你凭什么不答应?”
  司徒姽婳:“呵呵……就凭这个!”
  她俏生生站在那,但是身上忽然之间,有九处烙印纹身光芒闪烁。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不知名的大印,不知名的葫芦,琉璃玉瓶,从未见过的诡异妖艳的花……
  这就是觉醒的那九个天级烙印。
  司徒姽婳周身光芒闪烁,那些纹身腾空而起。
  她手持玉瓶,腰挎葫芦,大印悬在头顶,满地那种诡异的鲜花弥漫,有洁白祥云旋绕周身。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虚影腾空而起,风起云涌,刹那之间,方圆几十里,电闪雷鸣。
  司徒姽婳笑道:“凭这个,够吗?”
  妞妞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从船舱里走出来,睡眼惺忪,醉意还没褪下。
  她揉着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啊?神仙!”
  她就那样愣了半响,又揉了揉眼睛,嘀咕道:“算了,估计我还没睡醒,回去再睡一会儿。”
  这小妞真的转身回去睡了。
  柳如云身子轻轻颤抖着,震惊无比,紧张的搂着我的腰,小声道:“黄泉,她……她真的是神仙……”
  我憋着,不想让自己笑场。
  可是瞅见司徒姽婳一脸傲娇的模样,还是没忍住。
  没错,真的是神仙了。真仙,这一身气势,都算得上真仙巅峰了。估计再觉醒一个烙印,就能突破成为金仙。
  但是,这种实力……
  呃……
  我笑道:“姽婳,好了好了,收起来吧,哎……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都是那种冷若冰霜的美人,高高在上,可远观不可亵玩。这才多久不见,没发现你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咱不闹了,你也不要赌气,什么时候回到哥身边,我还有些能够提升修为的丹药,帮你成为仙帝!”
  我没摸胸口,但这番话真的是摸着良心说的。
  然而,司徒姽婳却怒了:“混蛋,不是你说的咱们恩断义绝吗?还敢调戏我?真是吹牛不怕闪了舌头,还帮我成为仙帝?你知道仙帝是什么存在吗?简直好笑,等你什么时候修成了仙人再说吧。”
  我:“玛得,等等……你干什么……喂喂喂……等等……”
  呼!
  那只朱雀虚影,直接喷了一口火焰出来。
  我怕伤到柳如云,连忙把柳如云推开。
  那口火焰,正落在我身上。
  轰!
  熊熊烈火燃烧起来。
  上古四大神兽,朱雀在南,主火焰。
  这虽然只是一个朱雀虚影吐出来的,但绝对比人间任何一种火焰都要强悍百倍。
  温度恐怕都要上万了。
  兰妃脸色大变,当场哭喊起来:“司徒姽婳,你怎么这么狠毒?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爱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我高兴喜欢谁,就喜欢谁。更何况,不管怎么说,你们原来总算有一番旧情,你……你……我给你拼了……”
  司徒姽婳满头黑线:“姐姐息怒,这贱人死不了。”
  我当然死不了。
  这算个毛线啊?
  钻石星那一场造化,我可是遇到过火神的男人。老子心念一动,就把仙帝修为的火神给弄死了。
  现在,体内还有一颗万火之精在山河图里。
  若不是不能使用法宝,我只要把那颗万火之精祭出来,整个地球恐怕都要被毁灭。
  我的肉身早就强悍到无法想象了。
  更何况,我还是五虫族的虫王,不死不灭。
  这点小小的火焰,能烧焦我一根鸟毛老子都算服了。
  我也懒得弄灭,就那么吊儿郎当的靠在栏杆处。
  我说:“姽婳,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啊?”
  司徒姽婳咬牙切齿:“如云姐姐,你看到没?这种色狼,你怎么会喜欢他?天下比他脸皮厚的男人可能没有,但比他专一的男人一抓一大把。你甩了他,我给你介绍个。”
  柳如云惊魂未定:“司徒姽婳,你先把他身上的火弄灭。”
  司徒姽婳一甩手,我身上的火顿时熄灭了。
  “啊!”
  “啊!”
  俩姑娘同时捂着眼睛,转过身去。
  火焰退下,我身上果然一根毛都没烧掉。
  但穿的衣服可是凡尘俗世的东西,分分钟给烧的啥都不剩了。
  我一脸玩味笑道:“哎呦……羞涩啥?你俩跟谁没见过一样。”
  司徒姽婳嗔怒:“混蛋,你这些天,修为没长,全长那里了吧?禽兽!你修炼了什么邪术,怎么……”
  我:“哈哈……怎么成螺旋形了是吧?好用不就行了……姽婳妞要不咱们试试,保证你……”
  司徒姽婳尖叫:“不要过来……站住!你个混蛋,离我远点。我不听……”
  柳如云偷偷回头瞄了一眼,面红耳赤重新转头:“黄泉……你……你……船舱里有浴巾,你先去裹上一条。”
  好吧,我大摇大摆走进船舱。
  船舱里有浴巾,妞妞正枕在浴巾上睡的香甜。
  我轻轻抽出浴巾,怕吵醒了妞妞。
  结果这小妞跟癔症一样,一下子坐了起来。
  眼神有些迷茫,酒还没醒,脑回路很长。
  她瞪大眼睛望着我。
  我整个人都懵了,和她四目相对,尴尬的不行。
  妞妞啊的一声惊叫,盯着我关键部位瞅了半响,拍了拍自己的小脸,道:“哎呀,肯定是做梦……肯定是做梦……今天怎么回事啊……再睡一会儿……”
  噗通,她歪倒在沙发上,又睡了起来。
  我连忙裹上浴巾,重新回到甲板上。
  司徒姽婳翻着白眼瞪我。
  柳如云脸色羞红,正在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开门见山,说:“姽婳,事情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事实。没人想死,我也不想。云儿回来是杀我的,我欠她的,可以换种方式还,但我必须要阻止她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