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装比被截胡


小说:极品隐身小鬼医  作者:孟婆爱喝汤
  帐篷之中,一个冷酷不可一世的声音响起:“无知后辈!你是何人名下?出自哪个山头?会三两招道术,为何要扰乱凡尘俗世众生?如此错乱轮回,干扰天道,乃是死罪,你可知错?”
  麻痹,老子无语了。
  还错乱轮回,还干扰天道。
  你丫装个鸡毛大鹅啊?
  你丫知道什么是轮回吗?
  你丫知道天道是啥吗?
  我懒得搭理他。
  帐篷陆续打开,十几个帐篷之中,出来足足有一百人。
  最左边四个帐篷,全是出马仙人。一个个身上妖气十足,但没啥厉害的,能对付三百年的厉鬼,已经不错了。
  右边五个帐篷,出来的一个个身穿道袍,脚蹬云靴,个个背着桃木剑,像模像样。
  但看他们的穿着,应该不是茅山或者龙虎山的。
  呃,说曹操,曹操到。
  中间两个帐篷打开,一个出来的是茅山的人,一个出来的是龙虎山的人。
  我一眼就把他们的修为扫了个清楚明白。
  最厉害的就是刚才说话那货。
  一个老头,山羊胡,清瘦,手持八卦镜,青色道袍加身,背负铜钱剑,颇有仙风道骨的样子。然而修为对不起这身装扮啊,勉强能够对付五百年的厉鬼吧。
  老头怒吼一声:“贫道茅山道和仙尊。小子报上名……啊?!”
  他忽然之间瞪大了眼睛!
  整个人呆若木鸡。
  不只是他,龙虎山的人,那些道门的,那些出马仙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如同中了定身咒,一个个死死的盯着我,眼神之中尽是惊恐,尽是崇拜……
  等等,崇拜?
  没错!
  这老头噗通一声跪趴在地上,声音里带着哭腔:“弟子愚钝,不知黄泉圣尊降临,弟子该死!求黄泉圣尊大慈大悲,饶弟子一命!”
  他一跪,顿时所有人都跪了。
  几十个出马仙。
  那些乱七八糟小道门的道士。
  十几个茅山弟子,十几个龙虎山弟子。
  一个都不敢站着,趴在那都哆嗦。
  什么鬼?
  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好吧,仇天龙这种人,怎么可能认识真正的道门核心高人?
  地球之上,修仙练道之人,清规戒律很重,严禁把术法展露在凡人面前。能为了钱入世的,这些人估计只是各门派很底层的人而已。
  一个茅山的少年哆嗦着喊道:“黄泉圣尊,昔年你为我们茅山清理门户,铲除宫云波那个妖邪,还我茅山朗朗乾坤,大恩大德,我茅山上下,一直谨记在心。”
  一个出马仙喊道:“黄泉圣尊,不要听他们胡言乱语。我们出马仙才是真正的崇拜信仰你。出马仙地,长白深山,大黑岭地,人烟罕至之地,我们三奶奶和老太爷,亲自给你塑了雕像金身,我们这些弟子,日日去祭拜你!”
  另一个道士喊道:“黄泉圣尊,你也许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啊。小的道号玄辰子,太极门的长老。你当年神痕觉醒,一招毁掉九幽邪神,三上茅山,一次戏耍龙尊,如逗小蛇,二次心念一动,便能血洗茅山。三次除宫云波背后极北之地的雪魔,我有幸都在场。我太极门对你的敬仰,如同滔滔不绝的黄河之水,一去不复回啊。不止我太极门,整个地球上的修炼者,都奉你为尊。你是咱们地球的光荣,你是咱们地球的骄傲……”
  玛得……
  我算听明白了。
  老子当年好事做了无数,北方出马仙,南方道门,一个个把老子当过街老鼠,恨不得人人得而诛之。
  后来老子大开杀戒了,反倒一个个敬我如神明。
  谁厉害谁有理呗……
  说句心里话,我有些不舒服。
  我去过玄冥大千世界,那地方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也是谁强谁有理,谁厉害谁有发言权。
  我一直以为,地球上更有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人情味,总有那些不畏强权,总有那些认定了正义,宁死不屈的人。
  然而现在看,同样的丛林法则。
  不同的是,地球上的人,也许的确有那种刚正不阿,不畏强权的人,但太少太少,更多的是,比玄冥大千世界的人,多了些狡猾,多了些无耻,多了些不要脸……
  三百个大混混,加上仇天龙,一个个目瞪口呆,当场石化,简直好笑。
  我看了一眼陈天龙,问跪满一地的人:“听仇老板说,你们一个个都是活神仙?能单挑千年僵尸?能干掉万年女鬼?”
  众人越加哆嗦颤抖:“让圣尊见笑了!我们都是小人物,都是凡夫俗子,哪里能比得上圣尊您老人家。别说千年僵尸,万年女鬼,就算是天上降临下来一个仙子,也要跪在您面前,瑟瑟发抖。仙女也是您的坐骑……哦不对……是您的丫鬟……”
  我瞅着司徒姽婳,眨了眨眼睛,笑道:“仙子也是我的坐骑,这话我爱听。”
  然而我话没说完,司徒姽婳已经飞起一脚踹在我屁股上。
  这妞咬牙切齿:“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什么都让你装完了,我不说话,你还我做什么?欠揍是吧?”
  我小声道:“麻蛋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敢不敢给我点面子?”
  司徒姽婳又是一脚踹来。
  差点把老子踹趴下。
  我满头黑线。
  司徒姽婳得意无比:“哼……你在我这有个屁的面子。狗屁的圣尊,徒有虚名。茅山的事我也听说了,挥手灭杀几百仙人,你当我们是傻子吗?肯定有人帮你。呵呵哒……你别跟我说你多厉害。来啊……有本事别被我踹啊!有本事打我啊?”
  我咬牙切齿:“玛得,你等着,哥不骑着你策马奔腾,你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妞。”
  司徒姽婳撇嘴:“佛山无影脚!哈哈……你嘴上占我便宜,我就让你身体上吃大亏!”
  砰砰砰……
  一脚又一脚。
  每一脚都踹在我屁股上。
  踹到老子东躲西藏。
  这妞就是让我没面子,她成功了。
  所有人都满头黑线,替我尴尬。
  就在这时候,仇天龙忽然大吼一声:“玛得!什么狗屁圣尊!老子说过,今天要杀了你,神仙都救不了你!什么狗屁茅山龙虎山,什么狗屁出马仙人,一个个装的跟大尾巴狼一样,好像多厉害,老子花钱喊你们来,你们这群垃圾竟然给这个什么狗屁黄泉跪下了。还好!还好老子今天请了真正的神仙。”
  他掏出一把信号枪,冲着天空砰的一声,来了一枪。
  信号弹冲天而起,光芒照射四方,很远很远。
  茅山,龙虎山,天下道门,出马仙顿时怒了:“圣尊,您发句话,我们分分钟把这些人打的魂飞魄散,连鬼都做不成。”
  然而我没工夫陪着这群墙头草玩。
  我眯着眼睛望着戈壁滩的尽头,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那边,有两个人,一老一少,步履蹒跚,正缓缓的朝着这边走来。
  穿着很奇怪,有点像少数民族,又有些像是华夏古代。但没有任何一个朝代或者一个少数民族,与他们一样。
  老者拄着一个拐杖,少年英姿飒爽,背负一个棒球棍模样的法宝。
  玛得,两个仙皇!
  老者是中期仙皇,少年是初期仙皇!
  地球上,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存在?
  司徒姽婳又踹了我一脚,小声道:“喂,混蛋,这两个你可不能和我抢啊。他们是我的,今天你气死我了,我不揍几个人发泄一下,等会儿会在你身上好好发泄。”
  我满头黑线:“妞……他们不简单。”
  司徒姽婳傲娇冷笑一声,周身九个烙印滕然而出,一时之间,光芒四射,气势强大无比!
  快看,这妞又要装逼了。
  哎……
  可惜,这次,恐怕还是要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