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新的力量 二


小说:极道天魔  作者:滚开
  “提升杰莱洛刀术。”路胜心头默念。只要不是推演,那么简单的修改,他现在发现完全可以通过意念控制。
  深蓝微微一颤,整体模糊起来。足足十多息时间,整个界面才重新恢复清晰。
  而路胜关注的重点杰莱洛刀术,也出现了变化。
  ‘杰莱洛刀术:熟手。’
  “寄神力消耗了一点,层次果然提升了。”路胜明显看着自己手臂上的肌肉轮廓,微微膨胀变大起来。身上力量,精力,反应速度,等等,都得到了明显提升。
  而且是大幅度提升。
  “现在应该就是一般人嗑药苦练数年的程度了。”路胜仔细体会肉身的变化,提升十分显著,还算满意。
  而之前还难以吸收,消化不良的药片,已经被深蓝推动身体彻底吸收。
  “身体适应需要一天,稍微适应下后,明天就可以吃两瓶了。后天应该就能达到便宜老爹罗迪的程度。”路胜颇为满意,他活动了下手指,感觉浑身全方位提升,心情一下好了许多。
  之后他又在空地里演练了一遍这个刀术学派所谓的各种招数技巧,以他接近宗师的眼光和境界,掌握这些技艺就和大学生做加减乘除一样简单。招数不是问题,唯一桎梏他的就是身体强度。
  练完后,天色已经接近正午,阳光毒辣,热得人头晕脑胀。
  路胜回去后冲了个澡,然后吃饭,睡午觉,利用神魂调养身体,加速恢复。一个下午便这么懒洋洋的过去。
  庄园里也没什么大事发生,完全就是最普通寻常的生活。
  第二天一大早,路胜明显感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对提升暴涨的各方面素质,也适应得不错了。
  他又带上两瓶药走进树林空地,此时他的身上线条肌肉已经非常明显了。正在从一个普通的结实小青年,逐渐走向强壮有力的肌肉男风格。
  “凡人嗑药都只能一片片的吃,而我却能一瓶一瓶的吃,而且对药力的吸收运用,也不如有神魂辅助的我。这样一来,或许比起罗迪来说,我这具肉身的发展潜力更大。”路胜逐渐对这种嗑药变强的方式有些适应。
  微风吹拂,他再度站到一颗大树背后,将身体的一面挡住。又把身上的包袱放下来挂在树杈上。
  然后开始活动身体。
  “罗迪留下的药,一共有九瓶,看起来一大包,但实际上不算多。就是不知道我全部吃完能达到什么程度。”
  活动开身体后,路胜盘坐在地,也不嫌地上脏,将两个药瓶再度拿出来。
  这趟他不是一片片的来,而是拔掉木塞,瓶口对着嘴巴往里倒。
  一瓶吃完,接着是第二瓶。很快两瓶药片全部进了他肚皮。紧接着他开始疯狂的塞食物补充营养能量。
  “深蓝。”路胜再度默念唤出修改器。视线落在刀术方框上。
  “提升杰莱洛刀术。”他心头默念。
  哧。
  顿时整个修改器模糊起来。
  寄神力消耗了两点。还剩一万六千九百三十二点。上个世界消耗得有点多,还没来得及补充。所以剩余也不多了。
  时间流逝,很快十几息过去了,修改器却还是继续模糊着,路胜却感觉体内的药力快要消耗殆尽了。
  “药力有点不够啊看来提升起来,独手阶段需要的药片要比预想的多一些。”路胜赶紧又从包袱里掏出预备的一瓶药灌进去。
  终于,数息后药力足够了,修改器这才缓缓清晰起来,方框里也大变了样。
  ‘杰莱洛刀术:独手。’
  “终于到了便宜老爹的境界了。”路胜长呼一口气。仔细体会身体变化。“这就是罗迪苦练二十年的极限层次么?”
  他忽然想起罗迪曾经提到过,他身体已经是大师境界的强度。
  “这么说来,现在这个肉身强度应该要比罗迪弱一些,还不到大师级别。”路胜沉吟,“等明天到了大师,正好可以仔细体会下中间的提升过程。仔细领悟这种强度的进阶变化,似乎对我摸索这个世界的基础规则有帮助。”
  身体提升需要适应变化,短时间内没法继续提升,路胜便又练了一套刀法,之后便尝试开始调整阳元。
  直到傍晚他才返回庄子。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准备第三天的进一步提升。
  ***********************
  浓雾蔓延开来。
  罗迪独自紧贴着墙壁,嘴里叼着根烟斗,明亮的红色火光,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嘶。
  他深吸一口烟气,缓缓喷出,然后看着白烟和雾气混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这里是靠近帝国南部的一个偏僻小镇,也是他选定的,面对追杀怪物最好的战场。
  他在这里苦心经营了很多年,数十次能逃脱追杀,都有这里布置的一份功劳。
  哗啦哗啦哗啦
  忽然浓雾里远远飘来一阵锁链在地面拖曳的声音。
  “来了。”罗迪直起身,最初的时候,他被这浓雾笼罩还会有些心慌,但现在,他的心一片宁静。
  伸手将烟取下来,往墙壁上摁灭。罗迪小心的将剩余的烟收起来,一只手伸进背后包袱,摸出一小瓶淡黄色油状药剂。
  药剂是用粗制的玻璃瓶装着,透过雾气里的淡淡路灯光,可以看到里面有许多细碎的黑色颗粒物。
  锁链拖曳的摩擦声越来越近。
  罗迪握紧药瓶,拔掉塞子,全身感官全速提升起来。他牢牢注视着声音传来方向,缓缓从小巷里走出去,站到空处。
  慢慢的远处的雾气里,走出来一个高大漆黑的铠甲人影。
  这人全身上下,包括头部,都包裹在厚重的金属重铠里,怪异的是,正常全身铠甲都会在头部留出缝隙,供双眼视线观察外面,鼻孔自由呼吸。
  但这人头部的铠甲头盔面部,却是完全密闭封死了的,只有头顶有透气缝,不断有浓烟一样的雾气从里面蒸腾出来。
  远看就像是头盔里着火了一般。
  “处刑者又见面了。”罗迪还有心思冲对方笑一笑。
  呼!
  陡然间一阵刺耳呼啸,一条粗大锁链横扫过来,抽向他腰身。
  罗迪条件反射般低头伏地,刚好避开锁链。紧接着他丢出手里药剂,往后一个连续倒翻滚。
  嘭!
  他原本站立的位置,地面一片炸裂,石屑飞溅。
  罗迪急忙站起身,刚好看到处刑者从地上扯起甩过来的锁链头。
  “看这里!”他猛地一个前冲,动作敏捷的从处刑者侧面滑行而过。
  哧的一声刺响,罗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刀,狠狠一刀全力砍在处刑者右腿膝盖上。
  但除了带出一溜火花外,他足以将一个成年人当场砍断的重砍,居然连处刑人的铠甲都斩不破,只是带出了浅浅白痕。
  “果然。”罗迪也不惋惜,只是加速滑过,绕到处刑人背后,飞快朝着远处跑去。
  处刑人想要追赶,却被滑腻腻布满特殊药油的地面弄得站立不稳。
  但很快,他一把甩出锁链,捆住一旁路边的大树,利用锁链的拉扯力,将身体稳住,很快便走出药油的滑腻范围,大步朝罗迪追去。
  刚刚走出没几步,地面便轰隆一下垮塌。
  处刑者骤然跌落下去,掉进一个深达七八米的陷阱坑洞里。它马上开始挣扎,手脚并用,试图爬出坑洞,但都无济于事。
  锁链也被频频往上甩,试图缠住周围物体,拉它上来。
  但这里是罗迪专门挑选的特殊地方,自然不会有什么捆绑物,就连之前的那个大树,也是他事先计算好的唯一捆绑物。
  罗迪在远处狠狠松了口气。
  “按照时间周期,暂时可以休息一阵了。”他隔着十多米,透过雾气远远看向坑洞位置。里面隐约能听到处刑人的铠甲不断碰撞声。
  很快,约莫两分钟后。
  “五,四,三,二,一!”忽然罗迪开始报数,然后猛地一个伏地。
  嗖!!
  一条粗大锁链顿时从他身后雾气里横扫而出,却扫了个空。
  处刑者居然从他身后浓雾里冲出,大步走向罗迪所在方位。
  轰!
  一道剧烈火光从处刑者脚下炸开,那是罗迪使用的爆炸药剂。炸得处刑者失去平衡,虽然毫发无损,但追赶速度确实慢了下来。
  “一个晚上的时间,这家伙我记得是每隔三分钟就会闪现一次,希望一切顺利了。”罗迪边丢出爆炸药剂,边急速转移方位,精神高度集中。
  *************
  “身体适应得差不多了。”路胜一瓶接一瓶的将药整齐的摆放在自己面前,一共五瓶,这就是剩下的全部的量。
  天色还有些阴暗,晨光没露出天际,树林里依旧湿气冷气很重。
  路胜却丝毫不在乎,盘膝坐在草地上,身旁插着练习用的双刃刀。
  “这几瓶下去,就该能达到这个所谓刀派的顶峰极限了。”路胜先喝了口水润润喉咙,然后凝神静气,拿起第一瓶药,打开塞子。
  “开始吧。”他将瓶口对准嘴巴,猛地一仰头。
  药片纷纷滚进他喉咙,被囫囵吞咽下去。
  一瓶倒完,嘴里有点干,路胜喝口水继续,第二瓶,第三瓶,第四瓶,最后第五瓶。
  全部尽数进了路胜肚皮。
  他这才闭上眼。
  “深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