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奇怪的缝隙


小说:异界大村长  作者:太平王
  说是放哨,其实指的是书生刚才的事情,现在,书生早就被身后的同伴吸引,转过身子趴在地上观看什么了。
  由于所有人都看得投入,所以对慕容飞燕的行动毫无察觉。
  不过就在快到几人身后的时候,慕容飞燕却停住了脚步。如果对方的人少,自己还可以应对,但现在足足有五名男子,无论自己怎么出手,最终都很难全部干掉。
  想到这里,她再次将身体隐没在草丛当中,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包得很严的纸包,纸包里面,放着有指甲盖那么多的白色粉末。
  她看了看,心里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在用手试了试风向之后,直接跑到了上风口。
  她这次的动作并没有隐藏,所以,人还没有站稳便惊动了自称青阳学院的几人。
  慕容飞燕还没开口,对方却猛然起身,凶狠地瞪着她,恶狠狠地说道:
  “咦?你在偷窥?”
  “小娘皮,看来你真是想死了!”
  “哥几个,弄死她!”
  “对,不能让她跑了!”
  “对!杀了她!”
  ……
  就在五个青衫男子移步想要冲过来的时候,慕容飞燕突然摆手道:“我可没功夫偷看你们,我只是迷路罢了。”
  “哈哈哈哈哈……”
  慕容飞燕的借口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哄堂大笑。
  其中那个手持铁扇的书生几乎笑得弯下了腰,一边笑,还一边冲自己的同伴说道:“她说她迷路了?哈哈哈哈,多幼稚的借口,麻烦你出门的时候能不能带着点儿脑子?真以为我们全是傻子吗?”
  另外一个下巴处带着一缕胡须的男子冷哼一声,“既然找不到路,那我们就做做好事,直接送你回娘胎里好了!”
  由于慕容飞燕独自一人,而且还是女孩,所以,对面的几人全都没将其放在眼里。
  这两个人还在笑的时候,其他人则开始调侃起来。
  “老孙,我觉得吧,这姑娘可能说的是实话,的确是迷路了!你觉得呢?”
  “嗯!我看也是,而且刚开始人家并没迷路,主要是看到你张生长得太丑,然后恶心得五迷三道,于是就迷路了。”
  “呵呵,小妞儿,难道你是看上本公子,才不想走的吗?呵呵,算你有眼力,哥哥我可是最会疼女孩的万人迷呢!来来来,让哥哥看看,哎哟,你这瘦的,啧啧啧,这小腰都瘦成这样了,不过哥哥喜欢,就冲这小蛮腰,都够哥哥玩上好几年的了……”
  随着三人的嬉闹,铁扇书生和胡须男也嬉笑着加入了调戏的行列。
  看着几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慕容飞燕装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一边慢慢的往后退缩,一边在嘴里嚷道:“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你们都是坏人,我可是有修为,有暗器的,我可不怕你们的……不怕你们的……”
  “哈哈哈哈,听见没?人家小妞儿都看出你是坏人了,哈哈哈哈,看来你这坏人的性子都挂在脸上呢!小娘子,你可算是说对了,我跟你说,他还真是坏人,而且啊,他们全家都是坏人,你可别相信他,跟着哥哥我,有你爽的时候,哈哈哈哈哈……”
  “哎哟,小娘子还有暗器呢?拿出来让哥哥看看?其实吧,哥哥这里也是有暗器的,你要不信的话,咱俩找个没人的地方,哥哥掏出来给你看看?”
  ……
  看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慕容飞燕的脸色也越来越惊慌起来,嘴里语无伦次地说道:“我真有暗器,不信你们看。”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纸包拿出来放在手里让对方观看。
  就在她掏纸包的时候,几人还的确是谨慎起来。不过当几人发现她拿出来的只是一个纸包之后,一个个再次哈哈大笑起来,一时间,更是没了正形儿。
  “哇!我看到小娘子的暗器了,还是个纸包啊?真的好厉害啊?看得哥哥这小心肝儿都噗通噗通乱跳,吓死我了,不行啊,小娘子,你得好好安慰安慰哥哥才行!”
  一帮人嘻嘻哈哈地向慕容飞燕逼近,慕容飞燕在暗自确定了距离之后,依旧一脸惊慌得几乎要哭出来的模样胡乱说道:“别过来,我放暗器了啊!都别过来……”
  不过,以她现在的这种形象,不仅没有给对方造成压力和警惕,竟然再次引起了几人的轻视。
  就在几人嬉笑着伸手要抓慕容飞燕的时候,慕容飞燕却假借惊慌躲避的动作,一股脑儿地将纸包里的粉末洒在了几人面前。
  “小娘子,下面怎么办啊?你的暗器已经用完了!啧啧啧,你这暗器的威力好大哦……”
  “你看看,你的暗器哥哥们都已经见识过来,接下来,是不是该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哥几个的暗器了?”
  “来吧,小娘皮,让本公子好好疼疼你!”
  ……
  撒完粉末,慕容飞燕猛然退身,瞬间便与几人拉开了十米左右的距离。
  就在几人看着她的身形发愣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铁扇书生突然停住了脚步,只见他晃了晃脑袋,似乎有点不太舒服,紧接着,便皱着眉头说道:“我这脑袋怎么突然这么晕?难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他的栽倒一下子引起了其余四人的重视,只见他们惊呼一声,刚要伸手去拉铁扇书生,没想到刚一弯腰,便噗噗通通的全都栽倒在地上。
  慕容飞燕站好身子,鄙夷地撇了几人一眼,然后拍拍身上的泥土,绕开几人,向他们刚刚观察的地方走去。
  来到跟前,慕容飞燕看着一条犹如手指般大小的裂缝,无语道:“真不知道这帮人是怎么发现的!”
  说完之后,她蹲下身子,学着几人的样子,向缝隙里面往下看去。
  只见里面好像被笼罩着淡红色的轻纱一般,雾蒙蒙的根本看不清什么。一时间,不由犹豫起来。
  “怎么回事儿?难道不是我想的那样?可……不应该啊?”
  犹豫之后,她再次靠近缝隙,调动体内的灵力,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层薄雾。几秒之后,她的心突然揪在了一起。一只手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嘴巴,不由自主地惊呼道:“我的天!”
  顺着她的目光,在透过红色的薄雾之后,竟然隐隐约约地看到有长着羊头的异族在那里走动。
  “难道沈风也在下面?”
  这个念头刚刚冒起,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对!肯定是了!要不然怎么这么久都没有踪迹?”
  想到这里,她再也顾不上观看,直接站起身,徒手使劲地翻弄缝隙边上的石头,试图把裂缝再弄大一些。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别处再坚硬的石头,都能被她搬动,到了这里,这些石头却好像天生就牢牢地长在这里一样,无论自己怎么努力,甚至指甲都劈了几处,竟然都没有一丁点儿松动的迹象。
  “不行,我得想想其他办法!”
  见实在没有效果之后,她只好站起身,四处张望着,打算找个趁手的家伙什儿来用。
  就在这里时候,她才突然发现,自己刚刚迷晕的几个男子还躺在那里。
  她郁闷的一拍脑袋,“我也糊涂了,这药力最多一个时辰,竟然把他们给忘了。”
  说完之后,她直接来到几人跟前,三下五除二的将对方的长衫撕成长条,然后把所有人都捆得跟木乃伊一般,然后又在每个人的身上使劲儿地踹了两脚,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才算放心。
  不过,也就在她捆绑几人的时候,倒也不算白忙,至少收获里青衣书生的铁扇和胡须男怀里藏着的一把小斧。
  斧头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不过拎在手里倒是还算趁手。
  拿着缴获来的战利品,再次来到缝隙跟前,这次她不再用手,而是用斧子直接对着缝隙一顿开砸。
  由于用上了几成灵力,所以在斧子的帮助下,没过多久,一根手指般粗细的碎石条便被她砸了下来。
  有了收获,这让慕容飞燕的干劲儿更足了。
  于是,从上午开始,她毫不停歇地一直砸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原本一双还算有力的玉手,此时累得连握斧子的力气都没有了。至于被她捆起来的几个男子,早已被她很不耐烦地踢到一处山坳里面。
  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她累得实在无法动弹,只好斜靠在缝隙旁边的石头上休息,打算明天天亮继续开砸。
  就在她打算休息的时候,坐在阵法旁边的沈风也睁开眼睛,看着赶过来的月峰和白天云,微微一笑,“我让他们通知二位,是想告诉两位,我出来这么久,我的家人肯定会非常着急。所以,无论你们怎么决定,我都打算明天天亮,就离开这里。”
  “用得着那么急吗?我这边马上就……”
  月峰刚说一半,沈风便笑着打断道:“我留给大家的时间,已经很宽裕了,想走的,决定时间只是瞬间而已,不想走的,即便等上三年,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沈风的话让月峰无话可说,只好抬头望着白天云,想听听他的说法。
  “沈小子说的对,我过来也是想告诉你们,白家堡那边已经决定了,跟着沈小子一起出去。原本我还想着给大家一点儿时间收拾东西,既然你选择明天早上,那就明天早上吧!”
  白天云的话让沈风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这么多年以来,白家堡为何如此强盛,毕竟,像这么重大的问题,都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这可是连很多人类都无法相比的魄力。
  就在沈风看向白天云的时候,月峰心里也同样不太好受,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看看人家这种义无反顾的魄力,自己再优柔寡断的话,别说这一代狐族赶不上,即便再过上十代,如果不改变这种习惯,恐怕也是很难赶上。
  想到这里,他咬着牙,将心一横,开口道:“成,那我们红狐堡也选择明天早上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