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我们去床上研究


小说:异界大村长  作者:太平王
  “你都知道了?”
  韩春娘的态度,让沈风非常尴尬,他急忙站起身,窘迫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解释道:“这件事其实不该瞒你的……”
  沈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韩春娘解释自己与梅若柳之间的事情,他知道,无论自己说些什么,哪怕是向对方编一个非常幼稚的故事,韩春娘都会无条件的选择相信,可他说不出口,他觉得如果那样做的话,就不仅仅只是随口的谎言,而是对春娘的不尊重了。一时间站在那里,显得手足无措。
  见沈风这样,韩春娘将心里原本的那丝不舒服立即抛到了九霄云外,急步走到沈风跟前,一脸疼惜地拉着他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相公,我没有怪你的,真的,你对我已经够好了。其实说出来,都是春娘不好,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给你留下一男半女。你不仅没有怪我,还依然这么宠着我,是我对不起你……”
  韩春娘说着,眼泪也随之淌了下来。
  “傻丫头,我向你保证,这一辈子,除了你跟若柳,我决对不会再爱别的女人。”
  见韩春娘流泪,沈风的心也是一阵难受,这么个娇弱的女子,自己没来的时候,就不受待见,自己还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不!”刚刚将脑袋埋入沈风怀里的韩春娘听沈风说完后,猛然抬起脑袋,一双玉手轻轻地掩在他的唇上,低声说道:“以前沈家人丁单薄,那是没有能力,现在相公有了这么大的家业,自然要多娶妻娶妾,早日诞下孩子,也好光耀门楣。所以,你不但要娶,还要多娶才行。不仅像梅若柳你得尽快把她找回来,还有慕容飞燕你也得娶进门里。至于其它那些人,也都随你的意思好了,等她们过了门,我一定会与她们好好相处的。”
  “傻丫头,有没有孩子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我们只是现在暂时没有而已。等以后彻底稳定了,我就去求些药物,咱们两个都好好调理调理,到时候,你想生几个,咱们就生几个!”
  看着一脸内疚的春娘,沈风再次将她的身子搂得更紧了。
  “你没有嫌弃我吧?”
  见沈风没有生自己的气,韩春娘又开口问道,“要不我明天都去外面打听打听,咱们找个最好的郎中?”
  “这个嘛!”沈风沉吟一下。
  “怎么了?是不是我太心急了?”韩春娘有些惶恐。
  “在调理之前,我们是不是先研究一下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怎么研究?”
  “这还不简单?我们去床上研究啊!”
  沈风说完,哈哈一笑,直接伸手,一把将韩春娘的整个人抱了起来,快步向里屋的床榻那边跑去。
  “啊?”
  韩春娘显然被沈风的行为吓了一跳,整个脸庞犹如染上了鲜血一般,一边轻轻挣扎,一边在嘴里说道:“相公,相公,不行啊,这光天化日的,万一再被人瞧见……”
  不过无论她怎么求饶,沈风依旧哈哈大笑着向里屋跑去。
  窗外的阳光,毫不吝啬的将光明洒满了整个屋子。不过随着沈风噗通一声把韩春娘丢在床,然后又用脚随意一勾,又猛然一踢的关上门后,便也明白了此地不宜久留,默默地移向了其他地方。
  没过多久,原本被韩春娘收拾得干净整洁的屋子,开始变得杂乱不堪,无论是床上还是地上,都乱七八糟地丢了一地的衣衫。
  随着吱吱呀呀的床响声,原本还有些惊恐和紧张的韩春娘也逐渐变得温柔起来。整个人把沈风紧紧地搂在怀里,好像害怕再次品味那种突然坠落悬崖和莫名空落落的烦躁。
  看着浑身颤抖,周身痉挛的韩春娘,从最初的惊恐转到兴奋的表情,沈风心里一阵阵的得意。
  作为夫妻,无论有什么样的误会和矛盾,只要还睡在一张床上,那么,就有机会一直斗争到一方彻底服输的效果。
  两人的体质自从开始修炼之后,便已经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所以,在短暂的休息之后,一向作为承受方的韩春娘竟然出人意料的主动起来。也许是真心快乐的缘故,这一刻,低俗和人伦之意在她的身上被展现得淋漓尽致,以往的那种羞涩和拘束被彻彻底底的抛诸脑后,整个身体在变得滚烫的同时,难以压抑的叫声差点从房门的缝隙中传到外面。
  沈风在享受了一波的激情之后,则变得懒散起来,不仅不全力配合,甚至还在春娘咬牙切齿的表情中逗弄起来。
  在高峰时刻,他故意停滞不前,用玩世不恭的眼神直视一脸渴望的春娘,待她好像真的要恼的时候,他才开始掌握战场,犹如一头狂暴的野兽一般凶猛地向她发起一次次竭斯底里的进攻。
  太阳落山的时候,沈风最后一个从房间出来,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一脸痛苦的揉着酸痛麻木的瘦腰向饭堂走去。
  人还没到门口,便龇牙咧嘴地冲琴婶喊道:“琴婶,给我炖锅腰子,我好好补补!”
  吃过晚饭,得了急令的小天便带着几个下人骑马离开。沈风这边吃完腰子,再次来到书房,原本打算躺在躺椅上休息一会,结果刚躺下没多久,便听到“叮”的一声提示音,冷冰冰地在脑海中响了起来。
  对于这种铃声,沈风早已经非常熟悉了,定然是自己悬赏求、购的东西有了回复。
  不过他并没有着急进入,而是来到门口四下看了看,发现一个小厮在不远处,便直接叫了过来。
  “我休息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暂时别让人打扰。”
  叮嘱完后,他才回到屋里,关上门,在躺椅上躺了下来,做出一副假寐的样子,进入了系统商店之中。
  虽然这段时间,沈风也算经常过来淘些丹药及符箓、粮食啥的,但他却非常清楚,自己的这点小打小闹,对强大的系统商店来说,根本就是冰山一角。
  画面转换,依旧是熟悉的界面。
  “嚯!这么多了?”
  当他看到自己的剩余声望竟然达到了千万的级别之后,心里也是一阵兴奋。
  由于系统现在有了信息提升功能,所以,未读信息非常扎眼地出现在沈风眼里。
  “根据你说的症状,我觉得我可能有些办法。”
  沈风猜得没错,的确是关于楼大娘病情的信息。不过他有些好奇对方的做法。
  “怎么个意思?不是直接卖丹药的?不过只要有办法也算好的!”
  嘀咕完后,沈风直接选择回复:“也行,只要办法有效,我同样会跟你交易。”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对方便有了回复,“我这里有种非常独特的解毒丹药,可以卖给你,只是单单这样服用,并不会有什么效果,如果你能找到高明到底药师,将这些丹药的精华全部提取出来,只服用这些精华部分,应该会有效果。”
  “用那么麻烦吗?既然有效,多服用一些不就成了?丹药吞进肚子里,什么精华也跑不了吧?”
  沈风觉得对方的办法有些麻烦,不明白他为何要多此一举。
  “当然不行,我都说了是非常独特的丹药,其实就是一种可以使人致死的毒丹,里面九成九的成份都是剧毒,能够起到作用的,只有其中微乎其微的部分。你把这些有用的部分分解出来,然后再凝聚到一起,才可以有效。”
  “这怎么行?万一病没医好,再把人给毒死了!”
  对这种没把握的事情,沈风有些不太想干,毕竟楼大娘的身体实在经不起折腾了。
  “药理上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至今没人试过,你有顾虑的话就算了。”
  沈风一阵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我们交易吧!”
  “怎么?你想好了?不过我跟你说,在提炼的时候,最好找那种品级高的药师,叮嘱他们在做的时候小心一些就好了,其实除了风险之外,别的都不是什么难事!”
  “我担心的就是风险!”
  沈风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又催促道:“行了,交易过来,我自己再想办法吧!”
  “虽然我这些丹药非常珍贵,但因为有一定的风险性,我就算你便宜一点儿,你给我付二百万的声望好了。”
  “什么?”沈风一下子傻了。他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如此的狮子大开口。
  “你逗我玩儿呢?如果你不愿意交易,就早点儿说,别浪费我的时间,二百万声望?你以为是二百万野草呢?”
  “二百万还多?我的丹药成本至少五百万呢!”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种办法从来没有尝试过,我这同样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好心的帮你试药呢?你想过没有,到时候很有可能我这边不仅声望没了,人也同样会出现危险?”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其实按照你说的这种方式,该付声望点的你,等于是你委托我们担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在帮你试药,所以,你会给我们付出一些补偿。你想一下,如果你在外面找别人试药的话,会不会给他们补偿?”
  “那当然,我师傅虽然都是强迫童子试药,但后来也都是给了好处的。要不没有人愿意冒这样的危险,不过即使这样,我们这里的童子也从最初的几千人,变成了现在空无一人的状况。”
  “天天拿自己小命开玩笑,不跑光才是傻子呢!所以,我现在等于是帮你试药,你无论如何也得给我们一些补偿才说得过去吧?”
  “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你想要什么补偿?”
  沈风真没想到自己的胡说八道,竟然还真能让对方悔过自新,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