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这么厉害?


小说:异界大村长  作者:太平王
  过完中午,公叔信义把沈风和梅若柳再次找了过来,在场的不仅有崔阳平,还有李云熙几个妇人。
  经过妻子的劝说,公叔信义决定让梅若柳自己决定是否跟沈风离开。
  望着沈风热切的目光,梅若柳刚要点头,旁边的崔阳平则插话道:“三妹在这里,不仅有我们保护,而且生活条件也是非常富裕的。你现在想带她离开,那你能保证让他过上好日子?别到时候跟着你去受苦,那像什么样子?”
  他的话倒是引起了李云熙等几个妇人的附和,李云熙笑道:“是啊,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三妹夫你是否有养起我们三妹的能力。如果真要让我家三妹跟着你去受苦,这个可不是男人所为。”
  沈风觉得,这次崔阳平的问题还算靠谱,毕竟,作为娘家人,都想自己家嫁出去的女孩能够衣食无忧,不用每天为米折腰。
  也许,人生当中,有很多让人推崇的道理,但既然活在这个世界上,赚钱养家,毫无疑问是每个男人最硬的道理之一,而且在很多情况下,还可以毫不犹豫地去掉之一。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一个人的眼里只有钱,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其实,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就必须先要搞清楚一个先后顺序。
  首先你是先存在于这个世界,然后才开始寻找意义的。所以,你并不是因为有意义才或者。而是因为活着,才去寻找意义。如果在连肚子都填不饱的情况下,诗和远方,远远抵不过苟且活着实在。
  因此,沈风非常真诚地说道:“各位放心,沈某跟若柳不仅情投意合,而且也有能力确保她衣食无忧,一辈子快快乐乐。”
  “切!吹什么大话?你是做什么的?”
  “对啊,还不知道沈公子是以何为生呢?”
  “在下有一座城池,是那里的城主!”沈风实话实说道。
  “噗……”
  所有人都愣了,瞬间又轰然大笑。
  其中,崔阳平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就你还是城主?那我们岂不是皇帝了?”
  说完之后,揉了揉自己笑疼的肚子,指着沈风再次道:“你说自己是个生意人、小地主,这些我们都会信的。但你非得吹着是什么城主。你见过那个城主像你这样?人家那个不是一出门,护卫侍女一大堆?你自己瞅瞅你这个样子,虽说你来的时候,也带了些人,可那些都是你路上遇到的劫匪好吧。说到这里,我还想问问你,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一下子弄那么多天龙帮的人来这里,你难道不知道,虽然我们不惧天龙帮,但在什么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俘虏了他们那么多人,会给我们信义堂造成多大麻烦?”
  这点儿沈风还真没想到,立即将目光转向公叔信义:“说实话,这还真是我的疏忽,我还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天龙帮早被信义堂给干趴了呢!大哥?真的那么麻烦吗?”
  公叔信义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强撑着说道:“没事,只要我们不声张,他们也不见得知道。”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到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只见一个伙计飞快地跑了进来,“大当家,不好了,天龙帮的人把杏花楼给围上了。”
  “啊?”
  “有没有说是为了什么?”
  “他们说咱们捉了他们兄弟,要你出去问个清楚。”
  一听到这里,崔阳平的脸色一变,指着沈风喝道:“你看,我就说你是个灾星,只会给我们惹麻烦吧?人家现在找上门了,怎么办?对了,你刚才不是说你是城主吗?赶紧派你的大军过来解围啊?”
  “二弟,这都什么时候,就别埋怨了。”公叔信义也被崔阳平的啰嗦给整烦了,直接吼了一句,然后又看向沈风:“沈公子,你俘虏他们的时候,难道没有发现还有漏网之鱼吗?”
  沈风愕然,“我只是赶路而已,哪会注意那些?来了就来了,直接杀了不就完了?”
  “完了,这肯定是有人溜走,然后给天龙帮报了信了。”公叔信义有些烦躁,根本就没听沈风在讲什么。
  “大哥,要不先派人把女眷送到山里躲起来,然后我们就跟他们来个死不承认?”见事态紧急,崔阳平也没有了斥责沈风的心思。
  “天龙帮这么嚣张?”
  说实话,沈风还真没想到,信义堂竟然怕天龙帮怕成这样。
  沈风说完,看了看公叔信义和崔阳平,不过除了崔阳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根本没有搭理的意思。
  “既然是我干的,那我出去见见他们好了。”
  沈风说完,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相公!”
  整个屋子里,最关心沈风的,只有梅若柳一人。见到沈风出去,梅若柳急忙叫道。
  若是以前,梅若柳自然不惧,可现在肚子里面还有自己和沈风的孩子。那就不太方面再干这种打打杀杀的事儿了。
  “没事儿,我来处理!”沈风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表情,继续向外走去。
  “大哥,你看!”
  见沈风如此,崔阳平拍了拍公叔信义,冲沈风斜了斜眼睛。
  “不用管他,这种人总到吃了大亏,才知道进退。让小志带着女眷,先到山里躲躲,咱们去跟天龙帮的人解释清楚。”
  “解释?大哥,你觉得这事儿能够解释清楚?再说了,以天龙帮那尿性,他肯定跟恶狗一般,狠咬咱们一口。唉,都怪这小子,真不知道三妹怎么认识这么个不着调的东西。”
  就在两人安排事情的时候,沈风已经独自来到杏花楼的院里。
  只见外面还真站了一大帮手持兵刃的黑衣人。其中一人站在院子中间,指名道姓地骂骂咧咧,大意是公叔信义做了缩头乌龟,不敢出来。
  “哪来的野驴在这里乱叫?”
  沈风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见这帮人嚣张的样子,更是不悦。
  “你是在骂我?”
  “你觉得呢?”
  “干你娘的,兄弟们给我劈了他!”
  一时间,一帮人举刀冲着沈风就跑了过来。
  沈风一皱眉,刚要动手,便听后面传来声音,“住手!”
  接着,便见公叔信义急匆匆地向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说道:“这不是刘老弟嘛,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公叔信义,你也别跟老子套什么近乎,这是你的人吧?让他给老子磕头认错,还有啊,赶紧把我兄弟给放了。否则,你信不信老子再来一次火烧杏花楼?”
  站在前面的男子非常嚣张,满不在乎地说道。
  “哎哟刘老弟,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天龙帮的兄弟我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唉呀!你个老东西不识抬举啊!实话告诉你,你外面那些护卫,已经被老子干掉了,而且也从他们嘴里得知我的兄弟被你带到这里了,你现在还跟老子装糊涂?真以为我天龙帮好欺负不是?”
  “你是来找几个天龙帮的杂碎?”
  沈风插嘴道:“如果是别的我还真不知道,但说天龙帮在山里抢劫的杂碎,我还真是见了几个。”
  “你抓了我兄弟?小子,识相的话赶快给老子交出来。”
  “你说什么?”
  沈风一副没听清楚的样子,斜眼问了一句。
  “哼,快给老子交出来,否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一条拇指般粗细的藤条嗖的一下窜到他的跟前,他的眼睛一花,刚要动手防御,却见藤条已经绕在他的脖颈上面。
  沈风猛一抖手,姓刘的黑衣头目噔噔噔地趔趄着向沈风走来。
  刚到跟前,沈风将手一扬,冲着他的面部便狠狠地抽了起来。
  “啪!啪!啪……”
  所有人还都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彻底抽懵了。
  连续抽了大概二十多下,不仅沈风的手上沾满了鲜血,而且黑衣头目的整个脸庞,早已经膨胀的没法看来。
  快要闭上的双眼迷迷瞪瞪地看着沈风,好像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嘴里和鼻孔流出来的鲜血,从脑门到脚跟,溅的那里都是。
  沈风收手,冲着公叔信义喊道:“大哥,把那几个杂碎带过来,我今天倒要看看,这个什么天龙帮,到底有没有那么牛逼。”
  知道这时,在场众人才算彻底清醒,所有人都傻了,大家都没想到,怎么突然蹦出来沈风这么个东西,不分青红皂白,先把头目给抽懵再说。
  见沈风自己都承认了,公叔信义只好让人去带。
  这时候,反应过来的黑衣人们则不干了,好家伙,自己犯傻的时候,老大被人干成这样,这仇如果不报的话,且不说外人如何看低自己,估计以后就连天龙帮里的兄弟,都得嘲笑自己一辈子。
  “兄弟们,给我干掉这孙子,为老大报仇!”
  其中一人扯着嗓子一吼,所有人虽然心里胆怯,但也都不得不举刀而冲。
  “傻缺!看到没?你们这就是一帮没长脑子的牲口,你的小命还在老子这里呢,那帮傻缺竟然还冲,意思是我不敢杀你是吧?”
  沈风冷冷一笑,手指一动,拇指般的藤条立即开始收紧。
  “停下!停下!都给老子停下!”
  黑衣头目被沈风的冷笑吓醒,急忙冲手下摆手,阻止他们冲来。
  “你别管,让他们冲!你们过来不就是仗着人多吗?今天哥们就让你们看看,有时候人多除了能多吃馍外,屁事儿都不管用。”
  沈风一边开口阻止,一边将手掌一晃,顿时,又一条蔓藤突然而出,在冲到黑衣人面前的时候,以一种肉眼难辨的速度,直接在每个人的脖颈上套了一圈。
  由于他们冲击的速度也快,所以,在受到猛然拦截时,根本来不及降低速度,只听得哎吆一声惨叫,冲在前面的一排人,纷纷倒地。使得那些后面的人也来不及准备,一下子摔倒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