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眼瞎看走眼了


小说:异界大村长  作者:太平王
  唰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沈风身上。
  见场面难堪,丹子明急忙上前,阻止住火东,然后好奇的问道:
  “沈小子,那傻子是谁?”
  丹子明等人都这般诧异,沈风带来的人就更加恼火了,只见火东噌的一下窜到跟前,双目冰冷地望着崔阳平,冷声问道:“村长,这人可以杀吗?”
  “小子,老子忍你很久了,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狗子也奔到火东身后,冷眼瞅着崔阳平,一副要与崔阳平死拼的架势。
  沈风一阵头疼,说实话,他真不愿意让梅若柳为难。可没想到这货竟然跟疯狗一般,总是想咬上自己一口。
  一直站在后面的梅若柳也被崔阳平的话给惹火了,挤开人群来到几人跟前,指着崔阳平的鼻子说道:“二哥,你太过份了,我相公本来就是城主!能不能不要总以你那种小人之心去揣度别人?”
  “算了,老婆,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
  见梅若柳生气,沈风立即上前劝慰,可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再动了她的胎气。
  “相公……”
  梅若柳气呼呼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没事儿,没事儿,别生气了,不值当的!”
  沈风劝慰一会,见公叔信义一直站在那里看热闹,心里也是挺生气的,便开口说道:“既然二哥看不上沈某,那沈某也不是什么无耻之人,这样吧,现在我就把若柳的聘礼留下,至于你们担心的天龙帮,我也帮你们灭了,从此之后,咱们就算是两不相欠。”
  就这样,原本还算喜庆的场面,一下子被崔阳平的阴暗心理破坏得一点儿不剩。
  沈风说完,扶着梅若柳的胳膊,轻声说道:“老婆,如果可以的话,咱们现在就回去吧?”
  看着为自己忍受委屈的相公,梅若柳一阵的心疼,满目泪水的望着沈风,“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行,我听你的,现在咱们就回家。”
  “火东,让大伙收拾东西,现在出发!”
  “得嘞!”
  一听到要离开这里,火东冷冷地瞅了崔阳平一眼,然后应声回答。
  “各位,既然沈城主这边事情处理完了,那咱们也都回去!”
  丹子明交代完几位城主,然后又对沈风说道:“沈小子,你看这样成不,剿匪的事情,让士兵们去做,尽量明天一天搞定,咱们几个先连夜往回赶吧?”
  沈风白了丹子明一眼。
  “剿匪的事情交给你去协调处理,今晚我们在外扎营休息,我媳妇可是怀了身子的,哪能跟你一样夜间赶路?”
  丹子明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最后无奈地转身向其他几位城主走去。
  几人围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只听丹子明喊道:“外面的人全都到各自的城主那里!”
  顿时,一阵的嘈杂声从外面传来,十几个身着甲胄之人一路小跑着来到几位城主跟前。
  “城主大人!”
  “你去通知兄弟们,立即搜索那个什么帮所在的位置,然后连夜在山里抓人!算了,别抓人了,直接砍了吧,我们不要俘虏!”
  “赵将军,你带着兄弟们现在都开始,堵住所有的出口争取这次一个不剩的全部拿下。”
  “李将军,别天天跟我吹牛比,明天一早如果我还发现那个天龙帮没有死绝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
  ……
  沈风这边将梅若柳扶上架好的马车,也不理会其他人,带着根叔福伯他们,坐上马车吱吱呀呀地向外走去。
  各位城主在安排完后,也都一个个屁颠屁颠的骑着大马,跟在沈风的马车后面。
  杏花楼前,除了一桌桌没人动过的宴席之外,剩下的便是一大群目瞪口呆的围观者。
  见马车越走越远,人群中的一人才算抹了把汗,才在嘴里自言自语的嘀咕道:“总算是走了,我的天啊,我敢肯定,那个被称为丹前辈的乞丐,就是丹子明了。啧啧,没想到随便来杏花楼住店,都能遇到这种大人物……”
  “丹子明?你是说帝师?”
  “哼!你也不用脑子想想,除了他,谁还能让那么多城主当自己的跟班?”
  “兄弟,你的意思是说那些都是城主?”
  被问之人一脸傲气地上下打量着对方,“虽然别的不知道,但百宁城城主是丹子明的弟子,我可是知道的。所以,他说那些人都是城主,我看有十分的把握。”
  “什么啊?以我多年闯荡江湖的经验来告诉你吧,这些人都是千真万确的城主。”
  “你怎么知道?”
  “废话,你妹听说吗?那个是沈风!”
  “沈风?他是谁?很有名吗?”
  “你们的无知简直戳破了我的下限。”
  “用你的脚趾头想一想,整个梦月帝国当中,除了见龙城城主沈风之外,还有别的沈风吗?”
  “我的天,你是说他就是一个人敢和陛下及整个无云国抗衡,并最终完美拿下见龙城的沈风沈大人?”
  ……
  公叔信义和崔阳平原本还没有觉得什么,只是认为沈风走了也就走了,对这种整天吹牛皮的人,他实在是看不惯。
  可现在听着大家的议论,怎么越听越不是滋味儿?
  什么意思?这沈风还真是城主?
  最后,崔阳平有些忍不住了,冲着所谓的知情人问道:“兄弟,你说的不对吧?这个沈风不是个村长吗?我亲耳听他的人这么称呼他的,绝对假不了。”
  “呵呵,这位兄弟,今天的事情,我是从头看到尾,说实话,我还真的非常佩服你的运气。你今天这话,也就是冲沈大人说的,如果换成其他几个任意一个城主,别说你的性命,估计连你这杏花楼也早就变得血流成河了。”
  “不是,你什么意思?责怪我是吧?”
  “不不,真不是责怪,就是羡慕你傻人有傻福。真的,在梦月帝国的所有城主当中,只有沈大人最厉害,但也只有他最善良。毕竟见龙城沈大善人的称号,那可不是白叫的。所以,你运气好,无意冒犯了沈城主,他不会理你,但换成别人,你要敢那么说的话,估计尸体这会儿都已经凉了。”
  “你是说他不是村长?可……”
  “我可没说!”对方无比怜悯地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崔阳平,随后哀叹一声,摇了摇头道:“兄弟,沈大人的确是村长,这个还是从他父亲那边继承过来的。不过,现在人家可早就是见龙城的城主了。我知道你疑惑有人叫他村长,那是因为他之前是村长罢了。能够这么叫的,可都是他的心腹和亲人。”
  崔阳平虽然非常不愿意相信,但他还是知道,自己他娘的眼瞎看走眼了。
  他一抬头,看见公叔信义黑着脸的模样,吓得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大哥,我真不知道啊!”
  “哼!你天天知道什么?”
  公叔信义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转身离开了。
  崔阳平见大哥离开,也转身要走,不过却被围观者拦住了。
  “哎,我说二当家的,你们这宴席还请不请了,不能一声不吭就走了吧?我们还饿着肚子呢!”
  “自己吃吧!”
  崔阳平气呼呼地回了一句,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个时候,郁闷的心情让他即便面对山珍海味,也是没脸吃的下去。
  “各位,听见没?二当家的让我们自己吃呢,怎么大伙儿还愣着干嘛?开动啊!”
  “对,对!老哥说的对,大伙儿都开始动起来啊,我可是听说了,见龙城的美食,那可是天下第一,这么好的东西,绝对不能糟蹋了,无论如何,咱们都不能辱没了沈大人的善心啊!”
  “就是,这以后要是出去,说起来自己也算是参加过沈城主的宴席呢!”
  “哈哈哈哈……”
  众人一阵大笑,无论如何,美食是绝对不能浪费的。一帮人往长条凳子上一坐,有说有笑地开动起来。
  由于梅若柳的身子不方便,虽然丹子明劝说了好多次,但沈风依旧决定寻找地方扎寨休息。
  大家原本以为今晚必定难捱的时候,可当沈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帐篷、烧烤和味道怪怪但非常好喝的啤酒时,所有人都不这么认为了。
  众人围着一个火堆,火东等人觉得新鲜而负责起了烧烤食物。根叔和福伯年龄大了,吃不了这么油腻的东西,沈风便给他们弄了一瓶老白干酒,和一些花生、开心豆以及榨菜之类的下酒小菜。两个人坐在一边,悠哉悠哉地喝了起来。
  虽然大家都吃得开心,但今夜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从天黑开始,整个小龙山上,到处都能传来厮杀、惨叫和大声呵斥的声音。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山上的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火光。
  显然,一帮兵痞觉得杀了劫匪还不过瘾,直接将其老巢也给烧了个干净。
  “来,各位,沈某敬各位一杯,这杯酒敬完,我给大家做个游戏!”安顿好梅若柳,沈风拎着一瓶白酒向众人走来,然后在众人的调侃下,开始进入四处敬酒的行列。
  虽然条件有些简陋,但在沈风的努力下,气氛也逐渐开始热闹起来。
  沈风就是这样的性格,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无论之前是否认识,无论今天过来的这些城主都抱有什么目的,但在剿匪这件事情上,沈风觉得大家的确是帮了自己的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