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绝焱神心


小说:绝世武魂  作者:疯魔萧
  技不如人,只好就认输即可,便是将来作为修炼的动力,可是那司徒文德的表现,摆明了就是要推卸责任,此乃是修炼者的大忌才是。
  作为司徒家的老前辈,那老司徒的内心别提有多恼火,可是去碍于对方的身份问题,却不能够声张出来,不免就无奈的叹息起来。
  目前正是需要封云修的时候,若是将此人给除掉的话,将来肯定是会有问题的,甚至会影响道古剑的问世,总不能够不为将来着想吧。
  老司徒的内心,简直就犹如是明镜似得,可是却不知道怎么样的说服司徒文德,知道对方的目的也是为了自己,这样早晚都会出事情。
  于是便就开始着急起来,若是讲来有什么问题的话,他可不是能够干涉的,所以内心还是非常的明白,到底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宗主请息怒,此人并不能够除掉……”老司徒无奈的表示。
  尽管他是知道,对方闯入了古剑冢的欣慰可恶,不过却更加明白他的责任,只要能够令古剑问世的话,无论是任何的事情,他都不会干涉的。
  这样看起来似乎会更加的长远,毕竟没有古剑的话,无论怎么努力,他们都是无法坐享天下的,如今不过就是忍辱负重的时候而已。
  什么……!
  那司徒文德顿时就好奇了起来,居然说此人不能够除掉,难不成还要他大摇大摆的走出万剑宗不可,心中果然就开始着急起来。
  尽管平时对于老司徒的语气客气,不过牵扯到了这件事情,那司徒文德似乎都不能够容忍了,心中就想着怎么除掉眼前的这个人。
  于是什么都没有说,便就上前来到了那老司徒的面前,并且压低了声音表示,自己的实力是完全能够说明白情况的,最后还是要做该做的事情。
  无疑不是再次对于老司徒的警告,因为先前他就干涉过了司徒文德,已经便就令对方,有些不能够容忍了,这点就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问题。
  可是即便是那样,对方也是没有人能够认同的,特别是对于老司徒而言,心中顿时就着急起来,居然没有想都的是,对方会如此的没用。
  都做上了宗主那么久的时间,居然最后都没有能够完成他们自己的问题,若是换做曾经的脾气,恐怕此刻就将司徒文德给灭掉了。
  不过他却没有那么做,因为知道留着此人的话,他还是有日后的用处呢,不然怎么会忍声吞气的,听从那司徒文的愚蠢的安排。
  那老司徒愕然愣在了当场,缓缓的垂下了脑袋,就不在说出任何的话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该做的,绝对不是这么轻易的问题。
  哈哈……!
  只是在这个时候,封云修却忽然仰面大笑了起来,对方是要利用这个时间来对付自己的,岂不是说的非常明白了。
  可是他也是有脾气的人,岂能够任人在面前,胡乱的就要对付了他,那样岂不是很无辜的样子,心中顿时就开始好奇而来。
  不过对方的实力也是有问题的,他不会是不清楚,因此就准备要先下手为强,就趁着对方都愣神的时候,豁然就冲向了对方。
  受死吧……!
  那封云修顿时就激发出来绝焱神心的力量,丝毫没有停顿,便就冲着眼前的那司徒文德飞驰了过去,凌空中似乎是犹如洪水猛兽。
  而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却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有些惊讶了,毕竟都是明白他的情况,若是有些问题的话,怕是就会有更大的麻烦了。
  可是司徒文德才是最先反应的,见到对方来势汹汹,若是在不抵挡的话,恐怕会出现更大的问题,所以立即便就推开了老司徒。
  在他的眼里,老司徒完全是个没有用处的人,除了是铸造古剑,完全没有可用的地方,所以这场面还是由他亲自前去的好。
  豁然间,那司徒文德的手指急抖,几股强劲的剑气,顿时就飞向了封云修,身在半空的封云修见状,立即便就左右开弓,对着那剑气攻击出去。
  顿时间,空中都是爆炸声传来,机会是令人不敢直视,而那封云修眼见不是对方的对手,立即便就像后倒退了回去。
  可是那剑气却排山倒海的袭来了,封云修顿时就愣在了空中,因为背后不远的地方,就是三丈来高的古剑,完全已经没有了退路了。
  不要……!
  一声惊叫,老司徒见到了这般的场景,哪里还能够坐视不理了,可是要上前阻止的话,怕是也来不及了,因此就闭上了眼睛。
  甚至连同封云修都感觉到绝望了,因为那司徒文德的剑气,不断的凝结出来,就算是他能够抵挡片刻,还有很久以后的时间了。
  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忽然整个大地都开始震荡起来了,那司徒文德站立不稳,顿时就满脸的惊骇,因为他不知道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发……发生什么了……”司徒文德骇然道。
  于是不解的看向了老司徒,不过此刻那老司徒,同样是满脸的困惑,不过想起了封云修的情况,没准就是此人所为的。
  立即将自己的目光落在那空中的封云修身上,可是此刻的封云修,浑身都激发出来了寒光,犹如是被某种力量占据了身体似得。
  “难道是他的力量……”老司徒顿时收住声音。
  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情况,便就开始欣赏起来面前的场景,特别是那古剑的变化,先前的火焰似乎已经消失不见。
  至于那古剑上的裂痕,所发出来的光芒,也都是道道的蓝色裂痕,简直就是充满了冰冷气息的寒光,心中陡然大惊。
  可是那司徒文德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肯定是会担忧的,毕竟先前是没有过的情况,何况他也不知道那古剑会怎么样。
  倒是这样看来的话,对方的实力却都是他能够明白的,无疑不是说明白了真实的情况,如果是将来出现了什么问题,他就怕是不能够担当了。
  “该死的东西……”司徒文德暴怒到。
  说着,便就准备要上前却解决掉了对方,可是这个时候却遭到了老司徒的制止,因为他知道已经没有机会了,执意如此的话,最后受伤的只是己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