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背主之奴


小说:都市恶魔领主系统  作者:亚当德里亚
  阿尔杰农.马修面露喜色,听到白言的声音连忙回过头来。
  可阿尔杰农.马修还未开口说话,有亲王冷然开口了。
  “你是什么人!le·coquelicot今天不营业,难道你不知道吗?”
  先前嘲讽阿尔杰农.马修的血族亲王,表情阴冷的对着白言喝问。
  “父亲!”
  阿道夫的儿子连忙站了起来,表情惊喜的喊了一声。
  只见白言的身后,赫然是阿道夫。
  阿道夫冲着自己的孩子点了点头。
  瞧这两个老头儿,居然是父子关系,这黑暗法师们的辈分看起来有点乱啊
  看到阿道夫,这些血族亲王门徒们,大都猜到了白言的身份。
  “主您来了,您快坐。”
  阿尔杰农.马修连忙站了起来,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白言。
  白言笑眯眯的,大大方方的坐在圆木桌上。
  le·coquelicot咖啡馆的老板和侍者们都是血族人,但面对圆木桌上的这些大佬,他们都不敢吭声,只能低头做自己的事情,给白言端上了一杯热腾腾的蓝山咖啡。
  “你就是那个治疗该隐始祖的华夏人?”
  一名血族亲王目光上下打量着白言,眼神透着高高在上的审视味道。
  “是我。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你们几个人和阿尔杰农闹别扭了?”
  白言笑了笑。
  “我血族的事情,还用不着你一个外人来插手过问吧?”
  一名血族亲王斜着眼睛看着白言。
  “怎么?你不去赶紧想怎么治疗该隐始祖,跑到这里做什么?难不成治疗遇到困难了?”
  另一名血族亲王冷笑着,眼神带着调侃和轻蔑看着白言。
  “我看多半如此,或许也有可能是他想要来找我要一些诊金?华夏医生出诊不都是需要诊金的吗?哈哈!”
  一名血族亲王哈哈大笑,恶意的猜测:“莫非你根本就治不好该隐始祖,而是来这里骗钱的?”
  “区区一个凡人,敢在血族的头上骗钱,我凉他也没那个胆子!”
  “阿尔杰农也真是的,居然找了个凡人来为该隐始祖治疗,真是儿戏!”
  一名又一名的血族亲王,阴阳怪气的开口。
  这和阿尔杰农.马修先前想到的画面根本不一样!
  他们压根就没有把该隐放在眼里!
  该隐始祖在这些血族的眼中,只是一个用来稳固血族内部、让普通血族们心怀希望的一个象征而已!
  “够了!你们就是这么针对治疗该隐始祖的恩人?我已经忍你们几个很久了!你们这样做,就不怕该隐始祖惩罚你们嘛!”
  阿尔杰农.马修怒喝,他绝不容许有人在他面前轻视白言,这是一名骑士的荣耀!无关自身阵营的邪恶与否!
  比起愤怒的阿尔杰农.马修,白言则是要淡然许多,始终在抿着咖啡,笑眯眯的打量着这十三个门徒。
  每个人神态都各异,每个人都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恩人?对一个凡人,你至于这样奉承爱护吗?”
  有血族亲王肆意嘲讽。
  在系统的遮掩下,除了高出白言几个大阶段的至强者,不然很少有人能看出白言的实力如何,大多数人都会认为白言是身无丝毫实力的凡人。
  “凡人?”
  阿尔杰农.马修冷笑,高傲的看着诸位:“你们嘴里的凡人,三天前在利德城堡,一招就击败了我!你们自己狗眼看人低,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什么!”
  阿尔杰农.马修这话一出来,登时这群血族亲王脸色微变。
  他们可都是知道阿尔杰农.马修的实力。
  可以说,阿尔杰农.马修虽然在十三门徒中不算最强大的存在,但也不是垫底,能一招击败阿尔杰农.马修,纵观全球除了半神级别的强者之外,黑暗议会内部根本无人做到!
  “你是华夏的半神?”
  “难道,华夏出现了新的半神?”
  血族亲王们纷纷微眯着眼睛,试探的看向白言。
  “半神?”
  白言轻笑,放下咖啡:“不要害怕,我只是sss级的异人,还不是半神。”
  白言的语气平静,但是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怎么?
  刚才趾高气扬的挤兑我,现在怀疑我是半神,就开始怂了?
  血族亲王们听出了白言嘲讽的语气,再一听他只是sss级的实力,顿时脸色一沉,纷纷心中升起一股被白言戏耍的羞怒。
  “阿尔杰农!你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一名sss级异人都能一招击败你,我看你还是别做在这个黑暗议会门徒位置上了!”
  “对,你不配!”
  众人的矛头,转向了阿尔杰农.马修。
  毕竟对于白言,他们还不知根底,先针对阿尔杰农.马修,再看白言有什么反应。
  至于该隐始祖?
  没人认为白言能治好,所有人都把这当成了一句玩笑话。
  “咳咳。”
  白言微皱眉头,轻咳了一声,淡然道:“我说各位亲王,现在不急着裁决阿尔杰农,现在最关键的是,告诉我你们的态度,该隐苏醒,你们如何自处?”
  “是让出手中的权利,侍奉该隐?还是做一个背主之奴?”
  白言的眼神凌厉,扫视包括阿尔杰农.马修在内的九名血族亲王。
  这九人,是当初追随在该隐身边的九名一代血族家族的后代。
  他们世代肩负着保护该隐和寻求治疗该隐的办法,这九人一直以该隐的仆人自居。
  那么,千年已逝。
  该隐已经苏醒,你们是否还会承认这个主人?
  白言这句捅开窗户纸的话让圆木桌的气氛顿时沉默了起来,先前叫嚣的血族亲王们,眼神一动不动的看向白言。
  有人的眼神蕴含着复杂,有人的眼神蕴含着冷漠,有人的眼神带着嘲讽。
  “苏醒?你这个无知的华夏人知道该隐始祖是被谁所伤吗?你区区一个sss级的异人,也敢妄言能治好该隐始祖?你以为我们都是白痴吗!”
  一名血族亲王出口,语气嘲讽,冷笑着打破了沉默:“我们黑暗议会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曾经花费了无数的珍宝请求了三十六位半神出来,两位微弱神力的神明出手,都不曾治好该隐始祖,你以为你是谁!有这个资格说该隐始祖已经苏醒!”
  不得不说,黑暗议会的底蕴还是很强大的,居然能找到弱等神力的神明为该隐查看伤势。
  白言估计,他们手里肯定掌握着一个可以穿越位面的宝物,毕竟主位面无神,只能去其它位面寻找。
  “对!你这个骗子,该隐始祖岂是那么容易被治好的!”
  “该隐始祖,是绝对不会苏醒过来的!”
  “该隐始祖已经沉睡了几千年,他还会继续沉睡下去!”
  血族亲王们纷纷附和着,怒斥白言。
  他们拒不承认该隐苏醒的事实,从内心来说,他们不想接受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