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汽笛


小说:海贼法典  作者:惟求得中
  第三百八十六章汽笛
  听到威廉主动提起BIGMOM海贼团的人,夏洛克便问道:“现在四皇那边怎么办?”
  “维持原样,我已经成为王下七武海了,不好亲自和对方接触,但也不需要完全和四皇断绝联系,你们负责和他们接触就可以了。”威廉说道。
  “那BIGMOM呢?她可是派人来求亲了。”一旁的爱德蒙一说起这件事,就忍不住咧嘴直笑,“你突然成了王下七武海,事先一点消息也不给,也不知道BIGMOM的人心里什么想法。”
  “我又没有答应过这件事,”威廉无所谓的摸了摸眉毛,沉吟了一下后,说道,“送她们些实验室的新式武器,再加上几艘飞艇做谢礼,我听说BIGMOM喜欢美食?我这次伟大航路之行,和美食之城普琪的市长交谈还算愉快,到时候让人送一些普琪的特产和美食给BIGMOM。”
  夏洛克轻笑一声:“BIGMOM的人未必会生气,阿拉密斯和对方相处的很愉快,我觉得他名气要是再大一点,也许那位蛋蛋男爵会和BIGMOM提议招他做女婿。”
  哈登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的撇了撇嘴。
  ……
  海军本部,马林梵多。
  军港停泊着几艘战船,有别于周边样式统一的军舰,这些船只有大有小,形态各异,最重要的是,上面大多挂着海贼的旗帜。
  而这个世界上,能享受到在海军本部码头安稳停泊待遇的海贼船,显然只有王下七武海的座舰。
  本部的官兵可以说是严阵以待,如临大敌,即便是以此处精英的见多识广,也不是所有人都一次性见过这么多凶名昭著的海贼,更不敢有丝毫大意,哪怕王下七武海和海军本部一样,名义上都是世界政府旗下的武装力量。
  “一、二、三、四……,”一名皮肤微黑的海军中将站在窗前,低头数着码头上停泊的海贼船,感慨着,“真是难得,这次七武海的招集会议,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说王下七武海逐渐脱离政府掌控,以至于不少海军对这一制度起非议,这一切都是有缘由的,王下七武海的召集会议就是个显著的例子,往常海军或者政府召集七武海的时候,无论政府和海军用电话、书信传达消息,还是由人专门通知,这些桀骜不驯的大海贼都会当作耳旁风,不要说将所有人都召集齐全,有时甚至一个人都不来。
  陆续有四名七武海到达,对海军来说,这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场景了。
  “都有谁来了?”房间内,另一名正摆扑克的海军中将随口问道。
  “堂吉诃德.多弗朗明哥、沙.克罗克达尔、‘鱼人’甚平,还有那个‘女帝’。”靠在窗边,皮肤微黑的中将说道。
  摆扑克的海军中将听到最后一个人的名号,顿时来了精神,视线从扑克上收回,看向同伴:“波雅.汉库克?她也来了?”
  “刚刚靠岸,你没看到,她的船上全都是女人……。”皮肤微黑的海军中将一边说着,口中还发出啧啧声。
  “她怎么也来了?”摆扑克的中将再一次疑惑的嘀咕着。
  “是来看海军笑话的吧!”
  一名瘦瘦高高的男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他有着一头短短的黑色卷发,鼻梁上架着一副棕色的蛤蟆镜,虽然穿着有黄白色条纹的笔挺西装,但脸上那一圈像是没挂干净的胡须,以及说话时的语调却给人以懒散邋遢的感觉。
  此人就是海军大将之一,有“黄猿”之称的波鲁萨利诺。
  “黄猿”波鲁萨利诺端着一杯咖啡,一步三摇来到窗边,毫无形象的将一只胳膊搭在皮肤微黑的那名海军中将的肩膀上,抿了口咖啡,才砸吧着嘴说道:“他们一定是想亲眼看看海军和摩根.威廉交接俘虏的场景,真是一群恶劣的海贼!”
  两名中将都没有答话,他们知道,被威廉一同俘虏的斯托洛贝里中将,原是黄猿的老部下,这次威廉来交换卡普等一帮被捉海军,黄猿实际心情恐怕未必有表面上一样轻描淡写。
  一阵敲门声这时候突然传来,房门紧接着就被一名海军中校推开,他对黄猿说道:“黄猿大将,刚刚收到侦察船的报告,已经发现摩根.威廉他们的船只,就快到本部了。”
  “我可要亲自见识一下这位新任七武海的‘风采’。”黄猿笑眯眯的说了一句,然后将咖啡杯放到屋内桌上。
  紧接着,就见到黄猿周身泛起刺目的光芒,屋内另外三人都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黄猿的身体随后化作道道金光,顺着敞开的窗户直射向下方码头,瞬息之间,屋内光亮就恢复正常,而那一道道金光则在码头上重组成黄猿的身体。
  几个原本站在码头空地上的海军将士被突然出现的黄猿吓了一跳,随后才纷纷行礼,黄猿对此只是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过了一会儿,同样坐镇本部,同样受到消息的战国元帅才带着鹤中将一起,从身后要塞中走出。
  等战国元帅走到码头边缘时,一名海军军官顺势将一副望远镜递了过来。
  “那就是摩根.威廉一伙人所依仗的‘黑船’?”战国元帅透过望远镜,先看到的是几道直冲天际的黑烟,随后才看到海面上那三艘乘风破浪的钢铁战舰。
  战国元帅观察了几眼蒸汽船,随后转了下头,将望远镜调向后方要塞上的高楼,不出他所料,高楼窗前也有几个身影,正兴趣盎然的看着那三艘蒸汽船,丝毫不顾及战国元帅等海军的目光。
  “战国元帅,是不是要告诉侦察船,将摩根.威廉的船引到岛屿另一边?”一名上校见战国元帅的动作,小心的提议道。
  “后方是城镇,”战国元帅收回望远镜,淡淡的说道,“我宁愿在要塞正门前,堂堂正正的迎回将士,东海这一仗我们是吃了一些亏,但摩根.威廉事后依旧要老老实实的交还被俘的将士,你说的那点小动作不光瞒不住任何人,反而会更让人看轻我们。”
  之前说话的上校不再出声了。
  说话间,三艘庞大的蒸汽船已经驶近码头,码头上的海军正要动作,一阵震耳欲聋的汽笛鸣音突然从船上传来,边上的海军士兵猝不及防,被吓了一大跳,显得有些慌乱。
  而蒸汽船直到声音消失,才降低速度,缓缓靠上码头。
  码头后方,要塞的高楼中,站在窗前的多弗朗明哥拍掌大笑,另几处房间窗前的克罗克达尔、甚平、汉库克等人也神色各异,或是幸灾乐祸,或是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