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十八章 黎天佑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谢什么,这都是老夫应该做的事。”

“你的父母,可是为我黎氏天族而战死,老夫本该好好照看你们姐妹的。”

“当初老夫闭关修炼,居然让黎月儿那个丫头,受人欺负,甚至离开了家族,这是老夫的失责,而黎氏祖之阵,只是老夫弥补的其一。”

“你放心,只要有老夫在,日后,在这黎氏天族内,便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们姐妹二人。”黎氏战狂这话说的很是响亮。

他这话,是说给在座的所有人听的。

而黎氏天族的众人也明白,这话是说给他们听的,所以众人都默默低下了头。

毕竟,当初黎明死后,他们也都没有做到,照顾黎月儿的责任,心中多少也是有些愧疚的。

当然,也有许多人并不愧疚,只是单纯的害怕黎氏战狂,找到他们的麻烦罢了。

因为,黎氏战狂出关后,已经找了不少人的麻烦,为的,就是让黎若初心里舒服。

“若初,你觉得这上界之门开启,对我黎氏天族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忽然,黎氏战狂对黎若初问道。

“若是这上界之门,连着的是一个其他上界,自然是好事。”

“只是链接的乃是大千上界,这到底是不是好事,若初也是不知。”黎若初说道。

“你这丫头,是话中有话啊。”黎氏战狂笑道。

“若初不敢。”黎若初抱拳说道。

“其实我知道,你担心的是楚瀚仙和楚轩辕那对父子俩。”

“老夫必须承认,楚瀚仙与楚轩辕,的确是我祖武星域,少有的奇才。”

“但是楚瀚仙消失多年,多半是已经死了。”

“楚轩辕的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可是据我所知,他们楚氏天族位于祖武下界的禁地内,蕴藏着一种力量,那力量会削弱人的实力。”

“当年,楚轩辕得罪了星域主界,为了保住楚氏天族安宁,不惜委曲求全,被关押到祖武下界的禁地内。”

“现如今,他就算活着,怕也是修为大减,所以依照老夫看,现在的楚氏天族已然不足为惧。”黎氏战狂说道。

“前辈,只是那楚轩辕,似乎不是一个如此愚钝之人。”

“难道,他真的会为了楚氏天族的安危,而断送自己的前程吗?”黎若初问道。

“哼,黎若初,难道你觉得,你比战狂大人还要了解楚轩辕不成?”

可就在这时,一道充满不爽的声音,却是忽然响起。

顺声观望,那说话者竟是一个百岁以内的小辈。

这是一名少年模样的男子,虽然只是少年,可是他却器宇轩昂,英俊不凡,甚至就连气质,也远非黎幼斌等人可比,眉宇之间,更是散发着一抹王者般的霸气。

而他的修为,更是达到了四品天仙,比黎幼斌还强出了足足一品。

而此子,名为黎天佑,是当今黎氏天族中,除了黎月儿之外,年龄最小的天才。

又被认为是,黎氏天族潜力最大的两个天才之一。

而另一个与他齐名的,便是他的亲生哥哥,黎暗之。

本来,这个黎天佑和他的哥哥黎暗之,都是进入黎氏祖之阵修炼的最佳人选。

只因黎若初的归来,才导致黎月儿占据了本属于他们兄弟的名额。

所以这黎天佑对这黎若初,可谓非常的不爽,甚至是针锋相对,充满了憎恨。

“还以为是谁说话这么冲,原来是天佑弟弟。”

“天佑弟弟,还因为无法进入黎氏祖之阵,而生我的气呢?”

“其实,要我说,你是多此一举,毕竟无法进入黎氏祖之阵,是因为你的天赋不如月儿,而与我无关。”黎若初笑着说道。

“你放屁,我的天赋,哪里不如黎月儿?”听得此话,黎天佑顿时大怒,竟指着黎若初大骂起来。

“放肆。”可黎天佑此话一出,那位黎氏战狂,却是怒喝一声,并且还瞪了黎天佑一眼。

只是这一眼,顿时让那黎天佑脸色大变,那个表情,简直就如同置身地狱一般。

“当日你们的天赋测试,是老夫主持的,你对结果不满意,是在质疑老夫偏袒了黎月儿不成?”黎氏战狂怒声问道。

“战狂大人,天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天佑不敢质疑您的测试。”黎天佑赶忙半跪在虚空之上。

其实,他很清楚,黎氏战狂就是偏袒了黎月儿,因为那个测试,很不公平,基本上就是黎氏战狂,说谁最强,谁就是最强。

可是他不服,可以去找黎若初出气,却不敢和黎氏战狂争辩。

“你不该向老夫道歉,而是应该向你若初姐姐道歉。”黎氏战狂指着黎若初说道。

听得此话,黎天佑顿时面露为难之色。

他其实是一个有骨气之人,虽然他惧怕黎氏战狂,可是他却憎恨黎若初,让他向黎氏战狂道歉,他会毫不犹豫,可是让他向黎若初道歉,他却有些难以做到。

“出来了。”

可就在这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目光一动。

他们已经注意到,进入那上界之门的小辈们出来了。

可是,原本目露喜色的他们,却是忽然神色一滞。

因为,黎氏天族的小辈出来后,竟然有三个人身带伤势,甚至其中一位,还有他们之中实力最强的,黎幼斌。

“太上长老大人,求您为我们做主啊。”

黎幼斌等八人出来后,看到黎氏战狂在,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靠山一样,也顾不得伤势了,赶忙半跪在虚空之上,一脸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