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十一章 还原真相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人群中,忽然传来的声音,响亮无比。
    这一声响起,立刻引得所有人的注意。
    哪怕那位老妇人,也都是将目光投了过去。
    这一看,老妇人还有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目光一动。
    这个人,他们并不认识,并且对方的气息,也只是二品尊者。
    虽然这个修为,已经很强,可是显然不如老妇人,也不如楚瀚鹏。
    他是如何有勇气,在这种时候站出来,并且还不让老妇人插手,反而一副他来解决此事的架势?
    但是相比于在场的大部分人,楚瀚鹏,以及楚轩正法,还有楚智渊,楚瀚鹏的爷爷等等人,却是神色大变。
    因为他们都认得此人是谁。
    此人,不就正是楚悠远。
    “悠远大人。”
    当确定那位,的确就是楚悠远,楚轩正法则是面露喜色,且惊呼出声。
    而眼下高兴的,可不止楚轩正法,就连楚瀚鹏也是目露喜色,只是楚瀚鹏眼中的喜色,一闪而逝。
    很快的,他的脸上竟然露出怒容,且对楚悠远大声喝道:“悠远,你去了哪里,怎能不声不响的就消失这么久?”
    楚瀚鹏说这话的时候,之所以愤怒,是因为在楚悠远消失的日子里,他是真的觉得楚悠远遭遇了不测,是真的曾因此而痛心过。
    毕竟,这可是楚氏天族的一员大将,没有人愿意失去他,因此看到楚悠远后,楚氏天族内高兴的人,其实是很多的。
    可是相比于其他人看到楚悠远的喜悦,楚昊炎以及楚智渊的爷爷,那一张老脸,则瞬间就变得煞白,眼中的慌乱之色,更是浓郁到了极致。
    别人不知道楚悠远是怎么消失的,他们可是非常清楚。
    楚悠远,可是被他们两个,逼得跳入了那火湖之中,而并非是消失了。
    “瀚鹏,你这话问我,倒不如问问他们两个。”
    楚悠远说此话的时候,便指向了那主台之上的楚智渊与楚昊炎的爷爷。
    随后楚悠远又指向了楚智渊与楚若诗,道:“也可以问他们两个。”
    楚悠远此话一出,宛如一声惊雷炸响。
    楚智渊,以及楚若诗,顿时脸色大变。
    尤其楚若诗更是向后倒退数步,险些没有站稳,一张小脸之上,更是汗如雨下。
    到底是小辈,心里承受能力还是不行,看到楚悠远之后便彻底慌了。
    事实上别说他们两个,就连那两位太上长老,也是在极力掩饰自己的慌张与不安。
    “这……这是怎么回事?”
    而听得楚悠远的话后,楚氏天族大部分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楚智渊与楚昊炎的爷爷,同时也有人一小部分人,看向了楚智渊与楚若诗。
    当看到楚若诗那慌乱的反应后,许多人都是目光一动,隐隐间意识到了不对劲。
    “楚悠远,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声不响的无故消失,干嘛要与我们扯上关系,甚至还要拉上两名小辈,你到底是何居心?”
    眼见不妙,楚昊炎的爷爷立刻开口,想要反驳楚悠远。
    “你先住口。”
    可是,他刚刚开口,楚瀚鹏便开口制止,随后对楚悠远说道:“悠远,到底怎么回事,你从头说来。”
    听得此话,楚智渊,楚若诗,楚智渊的爷爷,以及楚昊炎的爷爷,皆是脸色一沉。
    楚悠远,在楚氏天族内的地位非同小可,眼下他没死,对他们来说,可当真是大事不妙。
    而楚悠远也不客气,他先是清了清嗓子,随后便对众人说道:“相信关于楚枫之死的事,大家都已经知晓。”
    “关于我的消失,大家也有所耳闻,但是你们所知,皆非事实。”
    “今日,老夫便将事实,告诉大家,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当初,在神之领地,死的两个我族小辈,并非楚枫所害。”话到此处,楚悠远将手指向了楚昊炎与楚智渊的爷爷。
    “而是这两位,我楚氏天族的太上长老所害。”
    “什么?是两位太上长老?”
    楚悠远此话一出,顿时掀起轩然大波,所有人都看向了那两位,且眼中布满吃惊之色。
    因为这个回答,着实是太过震惊了。
    此事若是真的,便绝对是惊天丑闻。
    “你…含血喷人。”
    “那阴阳之门,唯有小辈可入,我们两个怎么害死他们?”
    “楚悠远,就算我们有些过节,你也不当如此冤枉我们,你是当大家是傻子不成?”
    而对于楚悠远所说的话,这两位太上长老,自然不会承认,不仅不承认,反而反咬一口,说是楚悠远冤枉他们。
    而他们这一番话说出后,也立刻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毕竟那阴阳之门,唯有小辈可以进去,乃是事实啊。
    “直接进去自然不行,可是你们若是用夺魂之法,占据他们的肉身,便可以借助他们的身体进入其中。”
    “而夺魂之法,便是杀死那两位小辈的手段。”楚悠远说道。
    “竟是夺魂之法?”
    “若是夺魂之法,还真的可以,只是用夺魂之法,对自己同族的小辈,这也未免太残忍了吧?”
    听得此话,人群又是一阵骚动。
    他们知道,若是使用夺魂之法,占据小辈肉身,也许是可以破解一些束缚的。
    可是这种方法太过残忍了,身为楚氏天族德高望重的太上长老,真的会做这种事吗?他们又是为什么,而做出这种事呢?
    “真是越说越荒唐,居然连这种故事你都编造的出来。”
    “莫说我们两个不会什么夺魂之法,就算会,也不可能用在我族小辈的身上。”
    两位太上长老,气的脸色煞白,咬牙切齿,就仿佛他们真的是被冤屈了一样。
    只是,面对他们的表演,楚悠远表现的却很平静,他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道:“先别急着辩解,我话还未说完。”
    话罢,楚悠远对众人继续说道:“大家一定很好奇,这两位太上长老,为何不惜用夺魂之法,残害同族后辈,也要进入阴阳之门。”
    “其实,这很简单,因为他们两个,想要除掉楚枫。”
    “至于他们为什么想除掉楚枫,是因为他们觉得,楚枫的存在,将会成为他们各自的孙子,也就是楚智渊与楚昊炎的障碍。”
    “当日,他们两个借用两位小辈身躯,与楚枫和楚智渊,以及楚若诗三人,一同进入阴阳之门的深处。”
    “在发现武力源泉之后,便想要杀掉楚枫,独吞宝藏。”
    “幸亏我及时到场,才阻止楚枫被杀,只是我被他们偷袭,被逼无奈之下,只得投入火湖。”
    “那火湖诸位不知,那是一个可以抹杀任何人的湖水,进入其中必死无疑,除非是天级血脉拥有者。”
    “这件事,只有我知晓,而他们两个不知,所以在我落入火湖之后,他们并没有追进去,并且认定我与楚枫已经死了。”
    “随后,他们应该将那武力源泉的力量,都交给了楚智渊,所以楚智渊的修为才会突飞猛进,有了今日击败众位同辈的一幕。”
    “这…便是事情的真相。”
    楚悠远这番话,可谓义正言辞,铿锵有力,听得在场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震。
    因为,楚悠远所说,并不像是编造的,事情的逻辑,也是非常的清晰,宛如真正的事实,呈现在了他们面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