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 大事不妙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只是他们却依旧紧跟着楚枫,不敢私自乱走。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暗流仙河的气息,其实也是一种迷惑。 他们若自己去感应这周遭的气息,从而去搜寻暗流仙河,怕是根本就找不到那暗流仙河所在的位置。 唯有跟随楚枫,他们才能找到暗流仙河。 而楚枫,也当真没有让他们失望,当他们下潜足足半个时辰之后,他们便来到了一座岩洞之中,这岩洞之大,竟然堪比一个地底世界。 而在这地底世界的中心区域,便有着一条彩色的河流,正在流动着。 此处明明黑暗,可是那彩色的河流,却映射出彩色的光华。 光华之闪耀,竟让这巨大的岩洞,都充满了光亮。 并且身在此处,更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条彩色河流内所流淌着的力量,是多么的诱人。 此刻,在场的每个人,都是激动不已,他们都知道,他们将在这条彩色的河流内,得到一定的收获。 “暗流仙河,真的是暗流仙河,楚枫弟弟你太厉害了,你居然真的找到了传说中的暗流仙河。” “好强的天地能量,我们这次可真是托了楚枫弟弟的福了。”此刻,楚屏激动不已,脸上挂满了狂喜之色。 他们在这祖武修行界,修行已久,曾多次在仙河之中修炼,但这却是他第一次看到,天地能量如此浓郁的仙河。 传说中的暗流仙河,果然远非地表上的仙河可比。 “我要去把大家叫来。”楚屏说话间,便要转身离去。 “楚屏大哥,你若离开此处,怕就回不来了。”见楚屏要走,楚枫开口说道。 “啊?”听得此话,楚屏微微一愣,随后说道:“为何啊?” “我知道,你来时的路上,已经记下了到达此处的路线,但是你却不知晓,这一路走来,四处都是迷惑你们的气息,只是你感受不到那气息罢了。” “你跟我来,才能找到此处,但你若离开,想再找到这里,怕是没有可能。”楚枫说道。 “这……”听得此话,楚屏的脸上,不由的涌现出些许郁闷之色。 这楚屏,是一个以家族集体利益为上之人,所以哪怕他自己错过这修炼的机会,他也想大家一起共享这暗流仙河。 而眼下,竟然没办法叫大家来,他自然是有些失望的。 “楚屏大哥,这都是命,是你的命,也是他们的命,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楚清笑着说道。 其实话中之意,就是在劝楚屏,安心在此修炼,至于那些族人,就不必管了。 “楚屏大哥,来都来了,便抓紧修炼吧。” “毕竟这暗流仙河存在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楚枫说道。 “好,那我便不离去了。”楚屏笑着点了点头。 “相信你们也能感受到,这暗流仙河的力量,其实最强的力量,来自暗流仙河的中心区域,但是大家千万不要进入暗流仙河的中心区域。” “那里,有着极强的力量,若是靠近之后,将被其卷走,具体卷向何处,可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确定的是,会被那力量顺着这暗流仙河流动,必然是要离开我楚氏天族的领地的。” “所以,就算这暗流仙河伤不到大家,若是不幸遇到其他领地的人,也找到了这条暗流仙河,那就难免是会发生矛盾的。”楚枫说道。 “对,楚枫弟弟所说在理,咱们修炼归修炼,但绝对不可越界。” “否则,若是引发两个势力之间的矛盾,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楚屏说道。 随后,楚枫等人便进入那暗流仙河之中开始修炼。 进入暗流仙河后,连楚枫也是忍不住感叹,这暗流仙河内力量的奇妙。 只是,想要领悟修武之道,领悟到突破之法,楚枫却也要认真的去领悟才行。 这种情况下,楚枫很快便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周围发生的人和事,楚枫都开始渐渐的漠视掉。 “楚枫弟弟,不好了。” 可是忽然,楚霜霜的声音,却在楚枫耳边炸响,与此同时还有人摇晃楚枫的身体。 这让原本已经进入修炼状态的楚枫,立刻被唤醒过来。 抬头观望,才发现楚霜霜不仅抓着自己的肩膀,并且还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 “发生何事了?” “他们人呢?” 楚枫醒来,便赶忙起身四下观望,这才发现此刻这暗流仙河内,竟然只剩下了他与楚霜霜。 楚屏,楚清,楚昊炎,楚寰宇四人,全都不见了。 “楚枫弟弟,楚昊炎与楚寰宇弟弟,没有听你的警告,靠近了暗流仙河的中心区域。” “结果,被暗流仙河的力量卷走了,眼见不妙,楚屏和楚清都前去解救,只是他们两个,也都被一同卷走了。” “眼下他们四人,已经跟随这暗流仙河,向那未知的区域而去。”楚霜霜说道。 “真是愚钝。”得知此事,楚枫忍不住咒骂一声。 明明事先就已经明确的提醒过了,可是他们居然还是不听。 若不是楚清与楚屏,也因为救他们二人,而被卷入暗流仙河之中,楚枫真的就不想管他们了。 “霜霜姐,你在此等我。” 楚枫对楚霜霜说完此话,便纵身一跃,自这暗流仙河的边缘区域,掠入了暗流仙河的中心区域。 掠入的一刹那,楚枫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卷走,跟随着这暗流仙河的流向,快速的向暗流仙河的深处而去。 眼睁睁的看着楚枫,消失在暗流仙河的深处,楚霜霜则是心中一紧。 一双眼眸之中,不由的涌现出了些许愧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