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四十二章 悲惨的霜霜


小说:修罗武神  作者:善良的蜜蜂
推荐阅读:三公主的唯美恋之彼岸花 恶魔总裁腹黑妻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仙朝 极品魔少 修仙之黑衣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暗夜里盛开的蔷薇 天龙决之诺亚纪传说 妃常攻略,我为王爷洗战袍 
    “哎哟,竟然真的踏入了八品天仙,可喜可贺啊。”
    眼见着楚枫成功突破,女王大人欣喜不已,不由的调侃起来。
    “虽然陷入昏迷,可在昏迷时,所获得的天地能量实在太强,由此可见那仙晶矿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回头,真的要好好报答一下那个小丫头。”楚枫此刻,也同样是一脸的激动。
    因为他自己比谁都了解自己现在的情况,凭借从那天地能量中顿悟到的修武之道,楚枫不仅连续突破,甚至他觉得,再给他一些时间,再领悟到一些更高深的修武之道,他便可以尝试突破到九品天仙了。
    由此可见,那仙晶矿的厉害。
    可就是如此厉害的仙晶矿,那女孩居然真的分享给了自己,楚枫怎能不感动。
    但楚枫不知道的是,其实那个女孩,并不是将仙晶矿分给了他。
    而是将那块仙晶矿的全部力量,都灌输到了楚枫的体内。
    感动归感动,但楚枫却并没有忘记他眼下需要做的事,那就是找到楚霜霜。
    虽然修为已经从六品天仙,提升到了八品天仙,楚枫的底气已经足了很多。
    但是在不知道对方到底有着怎样实力的情况下,楚枫也是不敢太过招摇,而是依旧小心的,去寻找着对方的踪迹。
    而皇天不负苦心人,经过一番打探之后,楚枫终于得知了楚霜霜的下落。
    楚霜霜的确被青羽妖族的人抓走了,最可怕的是,现在抓走楚霜霜的人,竟然把楚霜霜送往了青羽凤鸣的手中。
    若是楚霜霜真的落入青羽凤鸣的手中,那么楚霜霜将面临怎样的处境,楚枫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所以楚枫此刻,正在以最快速度,向青羽凤鸣所在的位置赶去,想要趁着楚霜霜落到青羽凤鸣手中之前,把楚霜霜给救下来。
    只是,为时已晚。
    在楚枫没感到之前,楚霜霜她,便已经落入了青羽凤鸣的手中。
    眼下,青羽妖族的人,比先前汇集的还要多了不少,他们显得更加的人多势众。
    而以青羽凤鸣,以及羊须胡为首的,这群青羽妖族的族人,眼下却在围着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蜷缩在地上,浑身是血,眼下眼球上翻,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声音,看的出来她很痛苦,只是她虚弱的,连声音都变得很微弱。
    她已经神志不清了,她能感受到的,唯有难以忍受的疼痛,遍布全身,甚至灵魂。
    此人,正是楚霜霜。
    楚霜霜此刻的悲惨,是个人看到,都会心生怜悯。
    只是此刻青羽妖族的众人,却没有一个人,脸上有怜悯之色,他们的脸上有的,竟然是畅快淋漓,就宛如大仇得报了一般。
    滋啦啦——
    就在这时,青羽凤鸣手臂一抬,一大片雷蛇,噼里啪啦的,便破开了楚霜霜的肌肤,钻入了楚霜霜的体内。
    这一刻,楚霜霜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脸上的痛苦之色更加浓郁,就连那原本虚弱的哀嚎,也变得更加大声了。
    她正在承受着,灵魂被撕裂的痛楚。
    那无数条雷蛇,钻入了她的灵魂,正在撕扯着她的灵魂。
    “凤鸣,你是真的打算把她弄疯吗?”羊须胡男子开口问道。
    “我不仅要将她弄疯,我还要将那个楚轩辕的儿子也弄疯。”青羽凤鸣咬牙切齿的说道。
    “倘若那个人,真的是楚轩辕的儿子,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分,虽然关于楚轩辕的事情,我并不是特别的了解。”
    “可是每当听到族内的前辈,提及那楚轩辕,要么是敬佩,要么是忌惮。”
    “那楚轩辕,绝对不是好惹的人,据说当年他为了他的儿子楚枫,连星域主界的人都敢杀,倘若楚枫真的出现了什么三长两短,那可能不是你要倒霉,怕是我青羽妖族,也要倒霉啊。”青羽凤鸣说道。
    “不是说那楚轩辕,被关在楚氏天族禁地,修为退步的厉害吗?”
    “再者说了,就算他真的那么厉害,当年又岂会被楚氏天族关押起来?”
    “又岂会束手就擒?”青羽凤鸣淡淡一笑,随后说道。
    “这种事,你能确定真相吗?”
    “楚轩辕不强?他可是在年仅二十九岁之时,就击败过道皇宫宫主的人。”
    “据说,当时道皇宫的宫主,可是差一点威胁到楚氏天族霸主地位的人。”
    “而这件事,是真实发生过的,并非谣传,更不是传说。”
    “试问,如此厉害的楚轩辕,他束手就擒,真的是因为斗不过楚氏天族,而不是另有缘由?”
    “况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三斤钉,何况是楚轩辕那种,曾威胁到整个星域主界的人。”羊须胡男子一脸凝重的说着。
    “哼,那我也不怕,若是遇到那个楚枫,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青羽凤鸣不以为然,可是别看他嘴上这样说,但是眼下,他就连对楚霜霜下手,都变的不再那般狠厉。
    他其实是被吓到了,被羊须胡男子的一番话所吓到了。
    楚枫有那样一个恐怖的父亲,他当真做不到不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