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六十六章 契约精神


小说: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悟道天龙 双面丫鬟 狂狐月天 犀利农家俏娘亲 战神 花都狂兵 大阴阳真经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你难道不掩饰一下?”加纳西斯闻言哂笑道。
  “想掩饰,但是掩饰不了,那就随他去吧,这件事就是老子做的,解释也没得解释了。”李傕侧头冷笑着说道。
  “哈哈哈,你果然是这个性情,我也喜欢这种直爽的人,能给我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加纳西斯笑着说道,实际上他已经靠着处刑处了解了绝大多数的事实。
  不过作为罗马东部边郡公爵,他有着自己的思虑,那就是核对事实,李傕说和他知道的越接近,那么就越能说明李傕态度。
  如果李傕在其中故意有所欺骗,那么他们罗马对待盟约的态度也就要思考一二了,毕竟越是这种事情越能说明李傕为人处事的态度,自然不同的答案下,哪怕结果都是他们和汉室结盟成功,最后对于李傕本人的性情也需要好好想想了。
  “你愿意听也好,你不听,我估计也要给你倒点苦水!”李傕闻言嘴角抽搐的说道,毕竟这件事李傕也肝痛,
  “洗耳恭听,洗耳恭听。”加纳西斯笑着说道,将李傕和樊稠引到席位上,自己也做到主位,扫了一眼没发现郭汜,随口问了一句,“说起来,这次怎么不见池阳侯了?”
  “阿多,阿多被我们打发回去了。”李傕闻言又想起了诅咒事件,随后更是想起了堪称肝痛的麻烦,也就是这波怎么交代。
  加纳西斯闻言若有所思,但是面上未有多余的神色,只是笑着让人上菜,美酒,瓜果,不断地往上端,而李傕也当着加纳西斯的面开始了苦大仇深的解说,尤其是大口的灌了一杯加白铅的葡萄酒之后,李傕就开始可劲的倒苦水。
  “你是不知道啊,之前一段时间的时候,我差不多就在这一地区打野食,练练兵,结果打到友军了,所以我跑路到南边去了。”李傕咕嘟咕嘟的将一大杯葡萄酒灌下去之后,将那精致的银杯直接怼到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声音,然后黑着脸说道,果然一开始就不该往南跑。
  加纳西斯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就汉室和安息的配合,同一战场还罢了,这种大战场,打错了不意外。
  顺带加纳西斯侧头看了一眼身边处刑处的那个官员,对方暗暗比了一个动作,加纳西斯嘴角浮现了一抹笑容,李傕说的是真的,自从蓬皮安努斯开发出屠神技术之后,罗马这边就接二连三的下手了,而处刑处除了之前那些能力,还具有分辨语言真假的能力。
  要不是神属于珍贵的不可再生资源,需要给后代留点,搞不好都被罗马人砍的七七八八了,不过后来发现貌似不是自家的神,他们只要技术好,也能褫夺掉部分的力量,于是罗马人跑到埃及杀了一波神。
  毕竟埃及法老都是神,随随便便找本地人召唤一个下来,咔嚓掉,能力就到手了,至于说不下来,那更简单了。
  罗马的神有一些还没有寄托物,还不好解决让概念降临的问题,但是埃及的法老有实物啊,老大一个金字塔,冲进去,将法老的木乃伊拖出来,直接就用这个木乃伊召唤神……
  这招据说是监察官卡皮托利努斯研究隔壁凯尔特人湖中仙子降临时搞出来的东西,有传言说罗马元老院有人暗搓搓的想要让凯撒和屋大维陛下降世,看看当前罗马的伟大。
  不过这事虽说听着非常带感,但毫无意外的失败了,皮托利努斯也被搞打多瑙河去种田了,当然从里面也摸到了一些门道。
  于是有人就将之借鉴到埃及法老身上,差不多好像是用寄托着那些人生前执念的遗物去召唤对应的神祇比较有效果,然后这群人就尝试用木乃伊召唤木乃伊的本尊,嗯,不得不说,超级有效。
  虽说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连加纳西斯也觉得罗马元老院的画风貌似再一次崩了,不过想想罗马元老院时不时搞出来的乐子,貌似现在搞出这种玩意儿,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
  当然,搞出这种乐子,甚至连陷入永眠的古代贤王都要弄醒,元老院不可避免的被塞维鲁敲打了一番,最后看在处刑处搞出来的能力相当有用的份上,就算是塞维鲁也只是警告了一下元老院不要乱搞。
  不过最后这种结合蓬皮安努斯的神明概念降临映照术,凯尔特人湖中精灵召唤术,历史故影重现技术,外加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搞出来的技术还是没有被封杀。
  只是塞维鲁明确警告了,绝对不允许打扰罗马先辈的永眠,哪怕现在元老院掌握的技术根本没有办法唤醒罗马先贤,但是塞维鲁也毫不客气的封杀了这一方面,当然降神什么的倒是被允许了。
  因而最近一段时间罗马在屠神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应该说是彻底走不回来了,罗马元老院那些清闲的元老彻底变不回元老的样子了,其中多数人都养成了找到点古物就依托这玩意儿进行神明召唤。
  为此加纳西斯听说前一段时间罗马元老院据说用七丘之下挖出来的一节石化触手,还是其他的什么玩意儿,尝试降临了据说是远古时代的概念类型的古神,准备给第一意大利军团来个强化。
  最后貌似是操作失误,降临了不可名状的东西,害的第一意大利军团花费了不少的功夫才将之打回去了。
  更糟糕的是,因为是被打回去了,没干掉,结果什么好处都没捞到,不过元老院对此依旧乐此不疲,大概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吧。
  总之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加纳西斯也有些无奈,罗马现在的情况也挺怪的,不过总体是向好的,那就可以了。
  “我就奇怪,你之前不是一直在我的防区,怎么跑到其他地方去了。”加纳西斯点了点头,做出一副了解的神情,李傕闻言嗤之以鼻,你了解什么啊,你以为我打的是安息,扯淡啊,我打的是汉军!
  “是啊,后面我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所以就跑到那边去了,之后在遭遇安息不死禁卫之前还好,说实话,因为是重步兵,我认错了,但是我没下手,因为对方看起来挺强的。”李傕虽说对于加纳西斯的应和有些嗤之以鼻,但是也懒得解释,于是叹了口气继续讲解道。
  这一刻在加纳西斯看来,这是李傕对于命运无奈的叹息,实际上李傕只是觉得早知道会被对方偷袭,还不如早早选好地方,将对方砍死,也不至于出现这么多幺蛾子。
  说实话,双方的逻辑和思维从一开始都没有在一条线上,但靠着各自的脑补,双方居然还聊的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结果我没下手,对方先下手了,当时又是凌晨,我带人追着骑兵出去了,说实话,打得时候确实不知道对方是安息禁卫军,等天亮了,呵呵,回不了头了。”李傕面上带着一抹狰狞的笑容。
  “你没想过收手吗?”加纳西斯核对着自己收集到的情报,没有半点的不同,但是还好奇的询问了一下。
  “没有,准确的说,已经不可能收手了,对方全灭了还有可能扣到你们脑袋上,维持盟约。”李傕抱臂冷笑着说道。
  面对加纳西斯,李傕说这话没半点压力,其他罗马人听了还有那么些不适,加纳西斯听到这话反倒有些哭笑不得。
  是啊,不可能收手了,加纳西斯能理解李傕的心态,将他代入李傕的状态,凌晨看不清的时候打了,等到天凉已经杀了一波了,安息禁卫军又不是普通的军团,回头,回不去了。
  加纳西斯想到这一点,不由得想起来处刑处告诉关于尤帕尔死前记忆深刻的几句话,“如果真正不想给我们添麻烦,你们现在当场自杀,罗马那群混账由我们来解决,你们死了,老子拼着战损,今天将这个第七军团烧给你们!”
  以现在加纳西斯的观点看来,如果尤帕尔真的那么干了,以李傕现在表现出来的决心,极有可能履行自己的诺言,池阳侯,就之前两河之战和现在面对他加纳西斯的问答看来,确实是说一不二的主。
  “我能理解你的心态,如果是我遇到了这种事情,恐怕会和你做出同样的选择,不过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加纳西斯带着感慨说道,这个问题关乎着罗马对于汉室契约精神的判断。
  “什么问题,有话直说就是,婆婆妈妈的像什么样子。”李傕将酒杯放下看着加纳西斯说道。
  “如果当时尤帕尔自杀了,你会怎么做?”加纳西斯看着李傕无比郑重的说道。
  李傕闻言一愣,隔了好一会儿说道,“我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只要没人知道,我就会当作没有发生,继续保持着盟约。”
  加纳西斯感怀无比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