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六十七章 交个底


小说: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悟道天龙 双面丫鬟 狂狐月天 犀利农家俏娘亲 战神 花都狂兵 大阴阳真经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在处刑处的官员再次给了一个肯定的暗示之后,加纳西斯对于汉帝国以及李傕的评价高了很多,虽说之前加纳西斯对于两者的评价就已经很高了,但是现在变得更高了。
  这种高更多是道德素质上的敬服,毕竟李傕的表现很大程度上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态度和颜面,虽说没弄明白汉室的爵位制度,但是侯爵毕竟也是高爵啊。
  “算了,不提这些事情了,已经发生,我也没什么办法了,但愿国内别找我麻烦了,说点开心的事情,你们那边有没有什么乐子,说来听听,让我乐呵乐呵。”李傕可能也是觉得说这些事情实在是有些不爽,提了几句之后果断岔开了话题。
  “有什么乐子……”加纳西斯想了想,“说起来我最近一直在战场也没有什么乐子可说,真要说乐子的话,你们和安息打起来算是我最近听过最大的乐子,其他的还真没什么乐子。”
  李傕闻言差点将葡萄酒吐了出来,对着加纳西斯翻了翻白眼,再一次将酒杯放下,“我也不说其他的话了,安息这杠子事情出来了,我们和安息恐怕也再难像之前那样并肩而战了。”
  “其实,我们很不理解,你们为什么要为安息而战,安息给你们的那片里海以东的土地,值得你们付出这么多?”加纳西斯眼见李傕说开,于是带着好奇询问道。
  “那也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其实大概在几百年前我们就跟安息签订过盟约,之后盟约算是散了,我来西域这边的时候,前任没管这些事情,我那次刚好遇到,于是就跟对方再次签订了。”李傕想起当初的事情叹了口气说道。
  沃洛吉斯五世的豪爽确实打动了李傕,再加上西凉铁骑需要一处战场,李傕也就顺着往下溜了,只是当时确实没想到罗马会有这么强。
  后面那算是骑虎难下了,而且沃洛吉斯五世预先交付的土地确实打动了汉室,抱着半是测验,半是练手的想法上去了,结果差点让罗马给干掉了,当然,这是差点。
  正因为差点,罗马给于了汉室年轻一辈极高的评价。
  “这样我就能理解了,我就说你们不至于如此啊,光沃洛吉斯给你们的那片荒原,应该不至于让你们这么拼命,原来你们在之前还有盟约。”加纳西斯闻言点了点头,算是理解了汉室。
  “几百年前的盟约了,不过我顺手给续上了。”李傕侧头望着一旁说道,其实盟约不盟约这个李傕也就是笑笑,两河之战,汉室那么积极的重要原因是那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里海以西那片地方虽说算不上多好,但是其中也有一大片能种田的地方,至于其他地方全都是相对不错的草场,帮忙打一架就能得到这么多,按照汉家的习惯,为此打一架也不是不能接受。
  “虽说我还没和陛下联系上相关的条件,不过估计情况应该没什么变化,我们双方结盟,二分安息,米迪亚以东你们拿去,扎格罗斯山脉以西归我们,扎格罗斯山脉到米迪亚之间可以作为共管缓冲区。”加纳西斯平静的说道,一如既往的诚意十足。
  罗马不可能跨过扎格罗斯去占领土地,这一点是个罗马高层就有着相当的认知。
  罗马人的腿很短,所以罗马这边从一开始就没有全占了安息的想法,再说当前全占了地中海之后,活的也已经很好了,除了公民比例低了点,其他的都相当不错了,地中海气候很适宜生存。
  因而对于安息的处置,罗马从一开始的决定就是洗一遍,洗的光秃秃的,将所有能拿走的,统统拿走,就将搬不走的地留下。
  当然为了避免这地方再长出来像波斯和安息这种麻烦的玩意儿,罗马人觉得还是引进一些其他的人种过来比较好。
  至少这样,这地方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会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冲突,以至于不可能长出一个可以威胁到罗马的帝国。
  反正罗马帝国腿短,也不大可能真跑过扎格罗斯山脉去统治,说实话能占住两河流域,安心种田都算是罗马统治的不错了。
  实际上若非两河流域实在太肥沃,安息帝国又总是在死缠烂打,还在丝绸方面疯狂抬价,将罗马恶心到吐,罗马这边也不至于下定决心弄死这国家,让一整个帝国的土地去长草。
  现在要是能引入汉帝国,至少加纳西斯觉得不错,因为汉帝国也够远啊,和他们罗马一样,手伸过来之后就有些力有不逮,这样双方既不能发生冲突,又能压住这片地方,不长出其他奇奇怪怪的国家。
  当然还有和汉室超远程接壤,没有了中间商,丝绸价格也会狂降,再说,好不容易灭了一个帝国,最后因为统治极限的问题,荒掉长草,最后被本地人占领,再长出来一个麻烦,罗马也挺尴尬的。
  这样的话,将之给于一个不会给自家添堵的潜在盟友也好,反正不是自家的东西,丢了也没啥心疼的,罗马人就是这么现实。
  说实话,这也是历史上塞维鲁覆灭安息之后,事实出现的问题。
  征服安息,对于代表着罗马军事巅峰的塞维鲁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问题,准确的说,按照兵力精锐程度和军势规模来说,塞维鲁打两个安息应该都是能赢的。
  可问题在于塞维鲁将安息打死之后,碍于罗马的腿短程度,新征服的安息领土根本没办法统治,这才有了后面阿尔达希尔的崛起。
  说起来罗马打下安息也占领不了这一事实不是没人能看出来,只是当时一方面塞维鲁,以及塞维鲁提拔的新贵需要军功,另一方面透支了国家财政的强大军事力量需要一个靶子,同样国家运转也需要大量的财政收入。
  最后明知道安息打下来也占领不了,塞维鲁还是果断将安息覆灭了,依靠着整个安息积蓄了数百年的财富,罗马那近乎违规的强悍军事实力才得以维持了十年有余。
  满编三十三个正规军团的实力啊,哪怕是在古典时代,不算辅兵,只算正规军,都没有几个国家具备这样的军力,这就是当时的罗马。
  现在好歹还有个下家,反正汉室同意不同意盟约,最后罗马也会将米迪亚以东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直接丢给汉室。
  最多是结盟了之后,双方会就此洽谈,并且罗马会承认交割事宜,并且将之作为盟约的一部分,巩固双方的友谊。
  要是没结盟,最后汉室偷偷摸摸占这地方,罗马人会睁只眼闭只眼,但相对来说,会存在一些法理和道义上的问题,不过帝国的这些也只是对帝国讲一讲而已。
  “米迪亚以东啊。”李傕闻言喟然长叹,罗马还是那么的大气,李苑给西凉三将交过底,汉室的道路哪怕是修通了,而且完成了汉帝国对外分封的概念,米迪亚这个位置也基本到了统治范围的极限了。
  再往西就属于那种打下来,占一占之后就极有可能会因为鸡肋而丢掉,再或者就像汉唐那样,强的时候靠着威慑力,随便驻扎个军团,超越帝国极壁的位置照样能占住,等到弱的时候,那就别提了,没有了背后帝国的支持那就是扯淡了。
  陈曦要建文化圈,要繁荣整个文化圈,达到四方心慕而往的程度,自然是要按照本土的规格来建设,也就是说,既然占了,那就要和国内一样,该建城,建城,该修路,修路,该规划水利,就规划水利。
  这就意味着,如果过了米迪亚以东,超越了统治极限范围之后,陈曦基本就不会这么干了,同理还有思召城,过了乌拉尔山以西,汉室绝对不会投一分钱,哪怕是贷款,也必须是实物抵押。
  原因很简单,投到那里,要是占不住,全都会打了水漂,而且还会便宜敌人,所以米迪亚几乎是陈曦的心理承受底线,当然从米迪亚的中线到扎格罗斯山脉还有个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甚至以陈曦对于汉室某些奇葩家族的了解,搞不好真被分封到那里之后,发现这地方偏向于穷山恶水,就极有可能会从波斯湾划船到阿拉伯半岛,去看看超过汉室统治范围的的地区是怎么样的,然后去尝试着摸一摸范围外的优质土地。
  甚至以某些具备舰船制造能力的家族,十有八九都会从波斯湾跑路,七拐八拐甚至能跑到非洲,这种家族绝对不是少数,到时候那真就是天高皇帝远,谁投钱,谁智障。
  总之陈曦这边在这一方面第一次执行了一刀切,以米迪亚为分割线,过了这个点,谁要投钱搞建设都别想从他这里借到一文钱,修路都是自己投钱去修吧。
  米迪亚这个点以东,不管是要搞基础建设,还是要搞其他商业圈,或者联盟体,陈曦都会给于一定的物资补贴,乃至一定的政策。
  因而罗马这边提起米迪亚,李傕瞬间就有了感觉,罗马这边还是和以前一样有诚意啊,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说给就给了。
  “你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大气啊。”李傕带着感慨说道。
  “这也看跟谁交流,跟你们绕圈圈没什么意思,你说对吗?”加纳西斯笑着说道,李傕不糊弄他,也就不会糊弄李傕。
  李傕闻言点了点头,他们西凉出身的这些人都不喜欢绕圈圈,原本很简单的一个事情,没必要闹到双方都不开心,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有话直说,快说快过,大家都省事。
  “看得出来,你其实已经在思考是否结盟了。”加纳西斯看着李傕的神色,面带笃定的说道。
  “现在这个情况,你们这么大的诚意,我会想一想也正常,说起来,要只是我,现在都点头了,但是这次不行。”李傕看着加纳西斯,直言不讳的说道,对方给够了面子,他也愿意交个底。
  “哈哈,老兄你确实是实诚人。”加纳西斯听闻李傕这话登时大笑,这次就算是不问处刑处的官员,他也知道李傕说的是实话。
  “什么实诚人,只是觉得你都连底牌交出来了,我也不该有什么掩饰。”李傕撇了撇嘴做出一副放浪的神态,“我不喜欢绕圈子,我是武将,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
  “和我一样,元老院那群人说话非要一层层试探,没个意思,原本简简单单的事情非要绕圈子。”加纳西斯闻言点头称是,哪怕是当到了公爵,他依旧保持着不少武人的作风。
  “所以我们得听他们指挥。”李傕肆意的笑道,他们没多少脑子,也不愿意动脑子,毕竟有那么一个将所有事情处理完毕的人。
  “是啊,得听他们指挥,不过也好,知道自己的不足,由他人弥补不足,才是一个团体运转的模式。”加纳西斯走过来和李傕坐到一起,给两人倒满酒说道,“池阳侯,交个底如何?”
  “什么底?”李傕端着酒杯看着面色郑重的加纳西斯,面色恢复了肃然,他和加纳西斯是私交,国事终归是国事。
  “你觉得,我们双方的盟约有几成可能能成?”加纳西斯看着李傕询问道,“我们罗马很有诚意,看你的意思,你其实对于我们也不排斥,而你也能作为汉帝国的代表,那你觉得这件事有几成可能,我们双方都不是使臣,也就不需要那些糊弄的话,就你的感觉而言。”
  “加纳西斯,你知道我们双方盟约卡在哪里过不去吗?”李傕闻言叹了口气说道。
  “不知道。”加纳西斯摇了摇头,他要知道现在肯定想办法疏通。
  “卡在我这里,我和安息续约的。”李傕无奈地说道,“还没到解除的时间,虽说因为这次发生的事情,我出现了严重的动摇了,想要将之解除,毕竟不解除,也会是一根刺,但想想还是解除了比较好,法理上,道义上,都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