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六十八章 两害取其轻


小说: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推荐阅读:宠上毒辣小狂妻  悟道天龙 双面丫鬟 狂狐月天 犀利农家俏娘亲 战神 花都狂兵 大阴阳真经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加纳西斯闻言哈哈大笑,“卡在你这里,也总比卡在别人那里好,至少你能和我现在坐在一起,而且你也能明白我们的诚意,也有结盟的倾向,这样总比其他人要好很多,人心毕竟不同。”
  “干一杯,谁知道下一次我们见到后还能不能如此。”李傕闻言举起酒杯说道,对于加纳西斯,李傕的感官一直挺不错的。
  加纳西斯笑着碰杯,一口将之饮尽,随后笑问道,“池阳侯,问个问题,如果在战场上你逮住我,你该怎么办?”
  “果断给你一个英雄的葬礼。”李傕非常正式的说道。
  “……”加纳西斯闻言翻了翻白眼,“不过你大可放心,如果你在战场上让我逮住,我肯定会好吃好喝的待你,你可以放心。”
  “免了,我要是被你逮住了,那不用多说,肯定在你逮住我之前,我都凉了,其他地方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我们没有军团全灭而自己独活的将军,除非是打赢了。”李傕抱臂冷笑着说道,西凉人的军团,人都打完了,军团长还活着?你这是在侮辱我,你懂不。
  加纳西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李傕,汉帝国和罗马在文化上有着些许的差距啊,罗马精锐在必要的情况也同样有赴死的决心,但是活着有些时候比死亡更需要决心。
  在李傕和加纳西斯聚会的时候,塞维鲁这边也收到了由马超带过来的由加纳西斯详细叙述的完整消息,对于这种完全是天降之喜的事情,就连塞维鲁和蓬皮安努斯都有些不知所措。
  毕竟罗马和汉室要是真结盟了,那么随之而来的便是大量战略和未来长远计划上的调整。
  罗马帝国一直都很自负,战略上一直自称是最强帝国,但这就跟汉室放话说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样,都只是没有对手时的一种自负行为,当然现在也算一种战略上蔑视对手的行为。
  虽说双方的资本确实雄厚的堪称异常,但距离他们吹的程度还是有着相当巨大的差距。
  尤其是汉室在真正了解到这个世界有多大,罗马在两河实际遭遇到了传说之中的黄金与丝绸之国之后,他们对于这个世界有了新的认知——我们貌似还真没强到挑战所有人的程度。
  同时这两个帝国对于自身都有了相当的评价,强,很强,非常强,但是距离无敌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两者都属于那种在自己统治范围之内可以称之为无敌的帝国,甚至是跨过了统治范围,他们也具备着干涉其他帝国内政的实力,但是那种绝对的控制力量已经不可能具备了。
  然而这只是正常状态,可要是换成罗马和汉室结盟,那真就成了认知范围之内的无敌状态,什么安息,再来两只都能打死。
  更现实一些在于,他们双方要是结盟,原本罗马这边因为需要防备汉室而一直没动用的部分牌面也就能直接启用,毕竟罗马-安息战争,罗马最大的敌人还真不是安息。
  毕竟当前没有了顶级锋头的安息帝国,罗马打起来虽说因为其开启了总体战,导致对方在本土作战有人海加持,但就算这样,对于罗马帝国来说伤筋动骨级别的伤势,还不至于被对方打出来。
  可要是汉室将军魂那个级别的军团投入其中,那么就算是罗马也会为之头疼,这也是为什么打到现在某几个军团也只是在战场上打酱油,而不是直接投入战争。
  实在是因为,这一战虽说是被称作罗马-安息战争,但罗马最大的敌人其实不是安息,而是汉室,哪怕是汉室只是在划水,在当前局势下依旧是罗马最大的敌人。
  说起来作为一个帝国混到这个程度大概也是悲哀到不行,双方在你家领土上开战,还顾忌的不是你,安息也确实是有够悲剧了。
  “这确实是喜从天降。”蓬皮安努斯都有些难以置信,看完情报处,以及处刑处内部的情报之后,简直是目瞪口呆,这操作,安息果然是不想活了吧。
  “召集其他人来商讨一下,战事也可以缓和缓和,一直高强度的攻击,我们的士卒也该修养修养了,还有盖伦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塞维鲁沉稳的说道。
  “召集主攻战线的军团长及其统帅这一点没什么问题,盖伦的话,已经有点消息了。”蓬皮安努斯略有尴尬的说道。
  罗马帝国最强的那位医生,因为塞维鲁脑袋一拍,要求的明年到来之前给我搞出来一大批急救军医的要求无法达成,果断跑路了,现在人去楼空,塞维鲁直接问元老院要解释。
  毕竟急救兵用着确实不错,对于这种几十万人,分布在上百个战场的超大型战争,死亡率突降到了曾经的三分之一,也就意味着每天都能造出曾经两倍的老兵。
  结果盖伦跑路了,塞维鲁直接积了一肚子骂人的话,要不是为了维持罗马皇帝应有的风度,他连元老院一起骂了。
  一群脑子有坑的元老,先是在罗马城用改良版的神明降临召唤仪式,召唤了某个不可名状的邪神,也亏第一意大利军团靠谱,将邪神打了回去,没造成太大影响。
  至于说为此有几个年长的元老疯了什么的,这不是什么大事,元老院那一年不疯几个元老,虽说这次据说是邪神搞疯的,但谁知道是不是政治斗争失败,扣到邪神脑袋上了。
  然而这群混蛋居然都这样了,之后居然还死性不改的又降临了古代以色列传说之中的魔神,这次据说是出了真家伙,然而没搞死,被魔神硬生生跑回去到某个黑暗之中。
  塞维鲁听到自家新上任的监察官送过来的消息,塞维鲁就感觉,罗马城没有了皇帝,那简直就是群魔乱舞,也真是服气这群家伙了。
  不过看在这群人也算是怀揣着壮大这个国家的想法,并不能说是真在乱搞,塞维鲁也就没太找这群家伙的麻烦。
  再怎么说相比于曾经那些因为没事干,而有空闲时间策划某些推翻皇帝计划的前代元老院,沉迷于召唤邪神和寻找邪神遗物,为召唤邪神做准备的当代元老院,还是更好管理一些,
  毕竟相比于给自己添堵,还是去给邪神添堵比较好一些,至于说召唤邪神下来造成的麻烦,总好过自己被推翻造成国家动乱,再说邪神干掉了好像总是会留下一些东西,可以用来强化强化。
  因而塞维鲁也就是睁只眼闭只眼,说起来前段时间蓬皮安努斯偷偷摸摸的找齐了圣杯,朗基努斯枪,圣骸布,加之以色列也在罗马的地盘,于是蓬皮安努斯让人在某位坟前进行了神灵召唤,反正还不到一百七十年,就罗马的实力,随随便便就找齐了。
  毫无疑问,这一招以后会成为蓬皮安努斯对宗教的杀手锏,啊,你们有神啊,叫出来看看啊,叫不出来那就不存在,叫出来了,啊,连我们凡人都打不过,伪神吧。
  当然要是罗马打不过对方,那就没办法了,不过理论上讲,这种级别的神是不存在的,所以蓬皮安努斯已经暗搓搓的等看乐子。
  然而邪神事件没过多久,监察官再次通知塞维鲁,盖伦跑了。
  相比于什么邪神砸了元老院,相比于什么第一意大利斩断魔神柱,还是盖伦跑了更能吸引塞维鲁的注意力,其他的玩意儿最多是一时的麻烦,盖伦跑了,那就是一代人的麻烦了。
  “让阿瑞斯亲自去,给我把他抓过来。”塞维鲁面露不悦的说道,“作为帝国的子民居然不知道为了帝国奋斗,他的贵族称号还要不!”
  也就是盖伦特别有用,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早就被塞维鲁穿小鞋了,别看塞维鲁这么不爽,等把盖伦抓回来,也依旧需要和对方好好谈心,让对方好好干活。
  “他和使节团乘船走海陆去汉室了。”蓬皮安努斯略显尴尬的说道,“他说是汉室既然能先罗马搞出这种急救措施,那么汉室的医学应该会更为优秀,他去讨教讨教。”
  “让阿瑞斯过去劝劝,劝不回来,就一起跟过去。”塞维鲁闻言面色一沉,但是随后还是下达了命令,这种他也没办法,对方是去追求知识,拦不住的。
  “是,陛下。”蓬皮安努斯点了点头,其实他也倾向于让盖伦去汉室学一学,综合一下双方医学上的长处,当然还有一点,塞维鲁当时的要求本身就是扯淡啊。
  盖伦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在一年时间内给培养出那么多的急救医务兵,既然完成不了,又不能说出皇帝陛下有错,那么让对方出去避避难,将这件事揭过对于大家都有好处。
  说实话,塞维鲁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给盖伦的命令,是根本不能完成的命令,医术这种东西看着简单,可要能上手救人小命,那真就不简单了,就算是急救,也不是你说学会就能学会的,看看陈曦花费了快十年了,到现在也才勉强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