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我只跟有资格的人谈(四)


小说:重生之鬼王归来  作者:流浪的法神
  黑袍领着虞素芳进了后院的一座小别院。
  别院看起来很古老、陈旧,但只有极少人知道,这才是燕穆真正藏身的地方。
  在燕家这种看起来废弃的庭院不下三百座,越简单越能瞒天过海,外面那辉煌大宅,不过是等待刺客入网的陷阱罢了。
  平素,在没有特殊情况的时候,燕穆并非时刻都与燕明在一起,尤其是这种关键时候,他必须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燕爷,人我给你带来了,托你的福,秦侯他醒啦。”黑袍小声道。
  “太好了,张屠夫那边没搞名堂吧?”燕穆沉声问道。
  “狗杂种拖着不肯放人,要不是我跟他翻了脸,现在还挂着,指不定就真死了。我让他在那盯着,省的那边也安心。”黑袍道。
  “嗯,你做的很对,张屠夫毕竟是燕明的人,他想看在眼皮子底下,就让他盯着吧。”
  “那个女的在咱们手里,秦侯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该对谁说真话。”
  “我今晚就要见他!”
  燕穆道。
  “燕爷,张屠夫看得紧,你要这么去见他,明爷知道了,会不太好吧。”黑袍谨慎道。
  “你放心,他会离开的。”
  燕穆拿起桌上的毛笔,蘸满了墨汁,冷冷的朝窗外看了一眼后,在纸上飞快的写了个“忍”字。
  ……
  张屠夫沉的住气,他是为数不多能在燕家当重要职务的外姓人,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是燕明的人,准确来说,是从昆仑山跟燕明下来的仆从。
  所以,他很清楚,他效忠的是燕明,而不是燕穆。
  更难得的是,他是为数不多,能区分这两人真实身份的人之一。
  他感觉黑袍的举动有些怪,是以,他认定秦羿有某些价值,一定要看死了才行。
  一直坐到了晚上,进来了一个人,却是一个年轻人,张屠夫见了他赶紧起身道:“东阳少爷,你怎么来了?”
  “张叔,有件事想拜托你,今天在东府抓到了一个行刺本少的人,我怀疑是这个秦侯的同党,麻烦你亲自去审问一下!”燕东阳看了一眼盘腿坐在一旁的秦羿,森然道。
  “我这有差事,要不我让别人去审,阿三,你去!”张屠夫对旁边的护卫道。
  “慢着,怎么着,我爷爷能使动你,我使不动?”
  “张叔,你别忘了,燕家终究是要传到我手里的,你归根到底,仅仅只是一个奴才,奴才,这点规矩还要我教你吗?”
  燕东阳素来狂妄无比,说起话来刻薄无情,张屠夫虽然脸上不好看,但也只能陪着笑脸说:“大少爷别生气,我这就去,还不成吗?”
  他或许敢对黑袍无礼,但绝不敢跟燕东阳对着干,因为他是武神的儿子,是燕家未来的接班人,便是燕明也得把他当宝贝一样宠着。
  张屠夫刚一走,燕东阳身边的一个黑衣护卫,冲他使了个眼神,径直走了进去。
  燕东阳也不进去,只是把守在门口,原来的护卫一应被挡在了通道外面。
  黑衣人正是燕穆,一进去,便摘下了面罩,在秦羿面前坐了下来。
  “我是燕穆,闲话少说,我知道你来自地狱,有长生之道!”
  “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交出长生修炼之法,还有炼丹的方子!”
  燕穆开门见山道。
  “世人都说燕穆有两个,你到底是谁,是真是假,只有老天知道。”
  “长生之法,炼丹之道,我自然是有的。”
  “但我只跟能真正说话的人谈,显然,就冲你这鬼鬼祟祟的行为,燕家你还说了不算。”
  “你觉的我会把宝押在你身上吗?”
  秦羿连头都没抬一下,眯着眼,冷笑道。
  “聪明人,老夫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打交道。”
  “能不能说上话,你自然会知道。”
  “眼下,需要活命的是你,难道你不应该让我见识下长生之法与丹方吗?”
  “否则,我又凭什么要放了你,还要保护你的女人?”
  燕穆一针见血道。
  “好说!”
  秦羿脱下衣衫,咬破指尖,慢吞吞的写下了培元丹的丹方,同时,写下了半部地狱地藏宗的修炼之法,丢给了燕穆。
  地藏宗佛门以清修为主,功法对修身有极大的补益,这只是入门普通弟子用来强身辟邪的,但对于凡间来说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修炼之法。
  至于培元丹,比回春丹要稍微低上一阶,但效益也是凡间普通丹药难比的,用来吊住燕穆的胃口是足够了。
  “你最好祈祷,你给的这东西有用,否则,明晚就是你的死期。”
  燕穆卷好了布块,森然冷笑了一声,转身出了门。
  “东阳,你去张屠夫那看看,我还得去见一个人。”
  燕穆对燕东阳交代道。
  “放心,爷爷。”
  燕东阳点了点头,他是燕穆的亲孙子,爷爷要单独见秦羿,他就知道那个做了他多年替身的叔爷,该到了消失的时候了。
  ……
  接下来的几天,燕穆每天都在房间里搂着歌姬,听虞素芳唱戏,别院里时不时传来女人的欢笑声。
  燕明有些坐不住了。
  他原本想借着秦侯的事来试探下自己哥哥是否有长生的二心,毕竟他不是武神、燕东阳的亲父、亲爷爷,真正执掌燕家大权的还得是燕穆,这让他心里很不踏实。
  不过,看起来自己这个大哥还算是老实,前前后后十来天了,张屠夫那边盯的死死的,燕穆一直就没私下去探望过秦侯。
  “大哥,你倒是好闲心啊,在这听曲逍遥快活,倒是我忙的腿都快断了。”
  燕明进了别院,一见面就抱怨道。
  “我听说了,秦侯有同党,东阳那边遭了难,多亏了你在他府邸设下了防护,要不然咱们燕家这基业就危险了。”燕穆抬手打了虞素芳等人,坐定了下来,抬手道。
  “可不是,这次来的是个罡炼中期宗师,张屠夫下了把狠手,老实招了,还真不是秦侯的人。”燕明道。
  “哦,哪得?”
  燕穆笑问。
  “是谢长庚军方派来的人,我已经杀了他。”燕明道。
  说到这,他又顿了顿,皱眉道:“大哥,我忙着抓刺客,你倒是抽空去审问一下那个秦侯啊,至少也得把回春丹方子撬出来吧?”
  “哎,武道界的人骨头硬,我跟他没话聊,再说了,他万一给我个假方子,我又没你这等修为和见识,指不定被蒙骗了。”
  “我已经让黑袍照顾他,他死是死不了了,还是你去审问吧。”
  “问出了东西,你教我,炼出了丹药,你还能亏了我这亲大哥不成?”
  “所以,我还是乐的听曲、游戏花丛吧。”
  “这样,你也能放心,不是吗?”
  燕穆笑呵呵道。
  他这么一说,燕明竟然有一丝丝的感动,暗骂自己小人之心,竟然错怪了大哥。
  ps:今日更新完毕,明晚再会,晚安,朋友们。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