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四章 绞索


小说:历史粉碎机  作者:木允锋
  崇祯二百一十六年正月初一。
  伴随着二百一十六枚将引信设定到最短的炮弹,被十八门二十斤臼炮不断打到三百米高的天空中,然后化作一朵朵璀璨的新年焰火,整齐列队的明军在百姓的欢呼声中开进长沙。
  长沙光复。
  仅仅三天后第二军光复南昌。
  半个月后的正月十五,浩浩荡荡的明军船队就抵达岳阳,同一天,第二军前锋抵达湖口,三天后岳阳和九江两地同时被血战攻克,明军的内河炮舰从上下游同时切断长江航线。僧格林沁及湖广总督程矞采,已经因为战功升任湖南巡抚的曾国藩,再加上近十万八旗绿营和团练被逼进了武昌,荆州将军禄普率领残部逃往荆州。至此湖南和江西的战事基本落幕,整个湖南只剩下已经升任镇筸总兵的江忠源还带领部分清军盘踞湘西,依靠那里的高山密林继续为大清尽忠,主要是他后面还有贵州的士绅在支撑。
  而江西战场上第三军前锋也已经兵临衢州。
  不过在衢州他们遭遇顽强抵抗。
  “洋枪队。”
  杨丰冷笑一声。
  这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朝鲜。
  很显然衢州就是浙江士绅的底线了,一来这里有南孔,算是浙江士绅们的精神家园,二来衢州金华这条线直通浙东,如果衢州不保下一个就是金华再下一个就是浙东了,沿着衢江兰江富春江顺流而下的明军,可是能够一直怼到杭州城下的。这条水路堪称一把捅进浙东的刀子,而且非常之畅通,这时候信饶等地的盐都是从这条线一直运到常山的,那些运盐的内河小船随时可以满载明军士兵出现在杭州士绅的视野中。如果不能在这一带阻挡住明军,恐怕不用等明军打下南京,浙东的士绅们就要在自己的家门口作战了,那时候沿长江运河而下的明军和沿富春江而下的明军南北钳形夹击,他们是绝对没有任何希望的。
  为了保住衢州,为了保住这个浙江的水运大门,浙江团练或者说洋枪队,终于出现在战场上。
  而且成功打退了冒进的明军一个营。
  呃,实际上是一个队。
  向衢州进攻的第十一旅各部,在常山为了争抢数量不多的船只,以便顺流而下最先到达衢州获得头功,可以说完全没了秩序,整个旅连同配属的炮兵乘坐一艘艘小木船和竹筏,在常山江上排了一条绵延上百里的长龙。最终一营长带着仅仅一个队的步兵,获得了这场百里大漂流的冠军,然后在他们登岸的同时,也遭遇了一个营的洋枪队进攻。明军仗着步枪射程优势在河滩和他们对射了十几分钟,终究没顶住后者的六磅青铜野战炮,在战死了三分之一后,明军不得不重新登船后撤,于是浙江士绅们欣喜地收获了一场衢州大捷,不过后来随着十一旅各部的汹涌而至他们还是缩回衢州坚守。
  但这一战的确算是洋枪队的闪亮登场了,毕竟他们是在野战,而不是凭借堡垒固守中击退明军。
  哪怕只有一个营。
  呃,一个队。
  这一战也让浙江士绅看到了一丝希望,依靠着充足的财力,还有苏州这个钢铁军工基地,他们正在不断组建起一个又一个营的洋枪队,由那些英国雇佣兵指挥着赶往衢州前线,准备把这座小城打成大清的斯大林格勒。
  当然,主要是明军在这个方向还是只有一个旅。
  毕竟长江才是主战场。
  “陛下,为何不干脆拿下舟山,然后从海上进攻浙东呢?正好也把那里的英国人彻底清理干净。”
  徐辉说道。
  他是海军陆战队统制,但随着第八军的设立,北方战场如今已经归陆军负责了,他和陆战队的两个旅都从大沽口登船撤退,他这支部队是专门负责海上登陆作战,打开门把陆军放进去的,不会浪费到某个战区长期驻扎,话说就他们的弹药消耗量,供应他们作战的成本可远远超过了供应陆军的,光那些机枪的子弹供应就是一件大工程。
  “没有必要,只要打下南京,浙江这些家伙也就是囊中物了。”
  杨丰说道。
  他其实是想逼江浙投降。
  只要他打下南京,那么江浙士绅也就没有了任何抵抗的意义,毕竟赵构还能往海上跑,他们连海上都没法跑,南明还可以退到福建,而他们连福建也没得可退,可以说那时候浙东将完全被圈进牢笼中。
  那些士绅不会死硬到底的。
  他们都是聪明人,别看他们现在抵抗最激烈,但需要投降时候他们也会最干脆的。
  说到底杨丰不想把这片这个时代中国最富庶,同样也是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毁于战火中,在没有夺取南京之前,从海上登陆只会逼得浙江士绅殊死抵抗,毕竟他们后面有退路,大不了卷着家产北逃,那样整个江浙就得毁于战火,但先夺南京切断运河和长江,使浙江和长三角的士绅们无路可退,那么就足以逼他们投降了,这样可以最大限度避免这一带毁于战火,至于那些士绅投降以后……
  都已经成他案板上的肉了,还不是随便他处置。
  对付这些人他有的是套路。
  “陛下,海州到了!”
  这时候威远号舰长报告。
  “臣告退!”
  徐辉赶紧说道。
  “去吧,动作快一些!”
  杨丰挥手说道。
  好吧,陆战队即将登陆海州。
  杨丰得给道光把最后一道可能的漕运线给掐断,后者选择去西安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可以和唐朝时候一样以运河和黄河来通漕运。
  说到底没有两淮的粮食,道光是无法在西安维持一个正常的政府运转的,关中提供不了足够的粮食,那里已经不是汉唐时候了,唐朝时候就已经做不到粮食自给自足了,他只能学唐朝以这条线从两淮来运输。或者和当年安史之乱时候一样开汉江航线向汉中运输,另外就是走嘉陵江航线从四川运输,这三条线里面后两条都必须依赖部分陆路,尤其是需要走栈道运输,所以只能作为补充无法作为主要依靠,而运河加黄河这条线不一样,它可以和唐朝时候一样,直接把粮食运抵长安城下。
  而这条线的关键是徐州。
  杨丰的目标就是登陆海州,然后在海州组建第九军,再从南方调四个旅来,从海州向西攻徐州。
  只要攻下徐州,道光的这条生命线也就被彻底掐断,更可以从北边威胁扬州,另外拿下徐州还可以解决他的舰队煤炭补给,其实也不用打下徐州,打下海州也就够了,连云港周围就有的是,再稍远一些去临沂要多少有多少,而且还有沂河可以用来运输,更何况从海州向北还可以直接把山东半岛切下来。
  总之他接下来最大的乐趣,就是如何把道光的那些生命线一条条不停地掐断。
  打下徐州掐断运河。
  打下武昌掐断汉江的漕运。
  最好再安排一个军,沿着三峡打进四川,然后再把道光这个粮食供应源掐断了,三条线齐断,道光也就只能在关中忍饥挨饿了。
  接下来的登陆毫无ji情,海州甚至连绿营都没几个,基本上明军开始登陆的时候,看到那满海面的战舰后海州的官员和守军就开始逃跑,明军在海州遭遇的唯一攻击,来自于一条不知死活的野狗,它咬伤了一名一时大意的士兵,然后它也就付出了一身狗肉的代价。当明军大举开进海州城的时候,城里能跑的官员士绅全跑了,只剩下一帮懵逼的老百姓,在那里茫然地看着这是陌生的士兵,不过在找了几个懂官话的翻译作为沟通桥梁,尤其是神皇亲自用本地话表明身份,并且解释了一下大明的政策后,这座城市也就迅速沦陷了。
  至于剩下的就很简单了。
  这时候苏北鲁南一带根本就没有几个清军,原本各地的绿营全都被抽到南方打仗去了,而且士绅的团练也还没开始组建,毕竟他们在后方,所以明军在这里完全就是随心所欲地行动。
  而且这一带士绅对老百姓的压榨又几乎是最残酷的,可以说就算放到全国也是排前列的,话说地主对佃户的初ye权就是指这里,苏北鲁南堪称一个耻辱性的标志,这种堪称令人发指的特权,从清朝开始一直绵延到四十年代。在这之前有没有不是很清楚,但明确文字记载就是从清朝后期开始出现,很显然那些诗书传家的地主士绅们在这个时代已经膨胀到了极限,普通手段已经无法让他们感受自己凌驾于百姓之上的快乐,而在这样的地方展开打土豪分田地那基本上就是点汽油般,可以说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蔓延开。
  当然,这是就不关杨丰的事了。
  他把徐辉和陆战队在海州卸下并且登陆亮相一下后,紧接着就带领战列舰队继续南下,苏北的烈火熊熊燃烧的时候,他就已经回到了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