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0章偷听


小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作者:锦红鸾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翟耀辉开始跟自己保持距离,不愿意再见自己,护着苗靓的样子就跟护什么国宝似的,看得人牙都酸倒了。
  曾经,在翟耀辉面前无往不胜的齐敏蓝到今天,她在翟耀辉的面前,早变得说不上半句话了,更别提什么当年的情份,有资格再在翟耀辉的面前为自己出轨的女儿说情了。
  “呵。”丘勤冷笑,自己老婆跟翟耀辉的那一点点过往,他是知道的,他一点都不在意。两人夫妻多年,也是直到最近丘勤才知道齐敏蓝年轻的时候胆子那么大,表面上跟翟耀辉都已经是公认的一对了,私底下还敢背着翟耀辉和其他男生交往。
  这陈年老醋,丘勤表示,自己不吃。反正齐敏蓝嫁给他的时候,身子是干净的,有这一点够了。且,他愿意娶齐敏蓝,也不因为齐敏蓝跟翟耀辉有那么一丁点的过往吗?
  所有的一切都跟他原本计划的一样,他唯一的失策就是没把丘晨曦这个女儿教好,让这个女儿跟齐敏蓝一样水性杨花,浪费了自己所有的心血。
  齐敏蓝来气地推了丘勤一把:“女儿都成这样了,你还笑,你笑什么?还不赶紧帮忙想想办法,看怎么样才能让女儿跟翟升复婚。我们俩还能陪女儿多久,能不能让女儿跟翟升复婚,可是关系着女儿接下来人生的幸福。”
  这个男人,小聪明有,大魄力没有,最让她瞧不起的是太势力。他对她们母女俩的好,都是基于她们母女俩以后有利于他往上升的大前提。齐敏蓝忍不住后悔,早些年的时候,哪怕嫁不成翟耀辉,她也应该睁大眼睛,不该随随便便把自己嫁给丘勤这么自私自利的小人。
  “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丘勤让了让,他都已经退休了,所以,他早就绝了再能从丘晨曦这个女儿身上捞到好处的心思:“你们自己也不用脑子想想,是,翟升是四十好几的人了。问题是,别说四十好几,哪怕他五十好几,六十好几,照样能让女人怀孕。别忘记,翟升还没孩子呢!反过来,同样四十好几,她还能生吗?五十好几、六十好几的,我都不问。翟升再要结婚,你说是为了找个伴儿,还是为了找个女人生个孩子?”
  同样是男人,面对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人,如果对方连孩子都生不出了,还复什么婚,找谁不行啊?更别提,翟升的条件那么好,何必委屈自己再跟这样的一个女人将就过日子,傻吗?
  “现在的人都很想得开的,就、就算……我跟翟升可以领养一个孩子啊,我保证对那个孩子好。实在不行,翟升和翟家想要一个亲生的话,我愿意让步,让他们找个女人生,但这个孩子生了之后,必须给我抱养。那个女人,从此以后消失,拿着钱,再也不准备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她有愧于翟升,所以,她可以容忍翟升背叛自己一次,让其他的女人怀上他的孩子,但只此一次。
  丘勤讽刺地扯了扯嘴角:“既然如此,翟升为什么不直接娶了孩子的妈,偏要非你不可?他都愿意让别的女人怀自己的孩子了,他还有什么理由非你不可,再娶你一次?”
  凡事,都总得有一个理由吧。
  所以,丘晨曦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觉得,翟升都愿意让别的女人怀孕了,却还要死在丘晨曦的这个烂坑里,不愿意爬出来。丘晨曦的过人之处,在哪儿呢?
  “爸,你就不能说点好的,非要说这些气死人的话吗?我讨不到好,你有好处吗?我跟翟升复婚了,你的想法不就有实现的可能了吗?”丘晨曦气得不行,别人不看她好也就算了,连她的亲爸都这么看扁她,这让丘晨曦接受不了。
  丘勤翘起了二郎腿:“你跟翟升的事真能成,我当然高兴,问题这事儿准成不了。谁也不是傻子,别想了。得,你们母女俩聊,我出门。”不跟你们再浪费时间和口水了。
  见到丘勤真地拍拍屁股走人,齐敏蓝母女俩气得不轻。丘晨曦磨牙:“这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吗,这是我们丘家的事。妈,爸这个样子,你不管管?”
  “管,我能管得住吗?”齐敏蓝恨:“你以为你爸为什么对你这么不上心?他都已经有了心心念念的儿子了,还能稀罕你这个只会给他闯祸,没办法再为他事来好处的女儿?你以为,他这次为什么退得这么痛快,他那是为了给自己的亲生儿子让位置呢!”
  丘晨曦愣住了:“儿子,我爸哪来的儿子?”她妈只生了她一个,不会是她以为的那个意思吧。
  “你爸早在外面养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生的儿子今年二十几岁,刚从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你爸不退,那个野种就进不去。所以,你跟翟升复不复合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当然不可能热衷帮你想办法,挽回你的幸福。”齐敏蓝心中委屈不已。
  她一直以为,丘勤听她的话就跟条她身边的狗似的,只要她说东,丘勤就不敢往西。谁知道,二十几年前,丘勤早背着她在外面养了一只狐狸精,两人还有了一个儿子!
  “你以为,你爸以前带着你爷爷、奶奶每个月真的去农家乐吗?他们姓丘的只背着我们俩,去看那只狐狸精和狐狸精生的儿子呢!”枉她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被丘家这三个极会钻营的小人给骗了。
  丘勤养狐狸精和养野种的钱,哪儿来的?还不是靠着她和女儿的关系,才有这样的收入?
  想到自己对丘勤的帮助,最后全便宜了狐狸精以及那只狐狸精生的儿子,齐敏蓝比丘晨曦更后悔当年的错误选择。
  “咣当”一下,丘晨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心里碎成一片一片,再也拼不回去了:“妈,这事儿你什么时候确定的?”
  “那两个老不死没了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