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施恩


小说:西游之穿越诸天  作者:干燥的心
  黄泉路周围空空荡荡,不知名的杂草丛生,暗红色的土地凹凸不平,似乎是浇了一层血水,看上去诡异到了极点,灰雾弥漫而出,昏昏暗暗,偶尔能够看见几朵鬼火,飘荡在空气之中。
  跟在许仙身周的孤魂野鬼并不少,甚至是恶鬼都有几个,簇拥在他的身后,看上去就如同是逃荒的难民一般,神色仓皇,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他们的紧张。
  若是换作以前,以许仙的身子骨恐怕早就受不了了,所幸他现在是孤魂一个,飘飘荡荡的,倒也是省却了许多的麻烦,不至于累倒在地上。
  有恶鬼凑到了许仙的旁边,脸上堆着讨好的笑:“老大,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这两三天内经历如此多的变故,先是被蟒蛇吓死,又被黑白无常抓进阴曹地府,然后又杀了黑无常被迫逃亡,许仙早就慌了神,如同得了失心疯一般,口中不断喃喃自语着:“回凡间,我要回凡间,我要去找我家娘子!”
  “回凡间?好好好!”周围的一众鬼魂们眼睛都是一亮,脸上兴奋不已,在亲眼见到许仙诛杀黑无常之后,在他们心里许仙就是传说中的高人大能,此时听说许仙要回人间,更是下定决心要跟紧许仙,生恐自己被抛下。
  他们却不知道许仙生前也不过是凡人一个,根本不认识认识幽冥地府到凡间的路,只是依照着自己之前模糊的记忆,沿着来时的道路返回去,他担心被阴兵抓回十八重地狱,还不得不先远离黄泉路,想着等下再绕回来。
  但幽冥地府广阔无边,东南西北上下左右与凡间截然不同,连阴兵鬼差们都不敢乱走,许仙这样靠着自己臆想出来的方法就更不用说。
  “老大,你认识到凡间的路吗?我怎么感觉我们刚刚走过这里?”终于有鬼魂发现了不对,忍不住开口说道:“我们再这样跑下去,地府的人迟早会追上来,到时候我们肯定会被判去十八重地狱的!”
  一听到十八重地狱几个字,许仙身子一颤,无尽的恐怖涌上心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只想着躲得远远的,脚步更快了,一众鬼魂无可奈何之下,也只能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在暗无天日的阴曹地府之中根本感觉不到任何时间的流逝,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的雾气却是越来越浓,到最后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旁边倒是能看见些碎石残木,阴森的恐怕。
  就在一众鬼魂们快失去耐性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阵吵闹之声,抬头望去,一座巨大无比的门矗立在天边,似是用青石铸成,刻满了各种千奇百怪的纹路,狰狞恐怖,上面还挂着一个匾额,依稀可以分辨出是三个字。
  “大门、三个字……鬼门关?这难道就是鬼门关吗?!”有鬼魂想到了凡间的传说,脸上兴奋无比,本来已经有些疲惫的魂魄,疯一般的朝着那扇大门冲了过去。
  有了第一个,后面的鬼也都冲了过去,生怕自己慢了一步,许仙也不例外,脚下用力,身子直接就飘了过去。
  嗖!
  天边忽然一道白芒闪过,走在最前面的鬼魂身子倒飞了回来,身子在半空之中嘭的一声化作了灰烬,地面之上飘落了一根薄薄的箭矢,细看之下,确是用冥纸剪出来的。
  “不对!那不是鬼门关!是枉死城!是枉死城!”终于有鬼魂看到了在那石门上方巨大匾额上的三个大字,身子一颤,吓得掉头往回逃去。
  鬼门关和枉死城都是三个字,但却截然不同,前者乃是阴阳两界之间的大门,而后者关押着时间的枉死之人的监狱。
  但,却已经为时已晚!
  嗖!嗖!嗖!
  一根又一根纸箭飞来,前面的数十个鬼魂没有一个能够躲开,直接被这箭矢刺穿,化作飞灰消散不见。
  眼睁睁看着周围的鬼魂灰飞烟灭,许仙身子一颤,直接瘫软在了地上,不住的向后退着,刚刚还密密麻麻的一大堆鬼魂,瞬间便只剩下了二三十个。
  一队队阴兵从城门处走了过来,身上穿着冥甲,有的持着弓箭、有的拿着长矛大刀,当头一人高三丈,青面獠牙,一看这些孤魂野鬼,眼睛一亮,大笑道:“你们就是从黄泉路上逃出来的鬼魂?竟然跑到了我枉死城来!哪个是许仙,给我站出来?”
  一众孤魂野鬼们自然没有什么义气可言,一个个慌慌张张让开了一条道,把里面的许仙给暴露在了一众阴兵面前。
  “你就是那许仙?杀了黑无常的许仙?”鬼将眉头一挑,神色有些疑惑,眼前这许仙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残魂,怎么可能杀了黑无常,但他还是吩咐左右道:“来人,给我把他抓……”
  “举火燎天!”眼见着一众鬼兵逼近,许仙神情越发的惊慌,再次催动了符箓,这次比上一次要熟练的多。
  轰!
  滔天火焰猛地燃烧了起来,将方圆百里都笼罩在其中,热浪在其中席卷,如同是利刃一把在火焰之中回旋着,将这里化作一片炼狱火海。
  一个接着一个阴兵发出惨叫,身子化作一缕缕阴气蒸发掉了,瞬间便身死魂灭,只有那领头的鬼将站的远一些,在火焰烧起来的一瞬间,朝着枉死城遁去,口中叫道:“快!快来人,许仙就在外面!阎王爷说了,谁若是抓住他,重重有赏!”
  枉死城大门轰然打开,越来越多的阴兵鬼卒冲杀了出来,其中还有数个鬼将,高有三五丈,手持着大刀长斧,看上去凶残无比,纷纷叫嚷着:“哪个是许仙?哪个是许仙?”
  许仙哪里见识过如此场面,从心底感到一阵阵的发寒,如同疯了一般,口中不断喃喃道:“我不要下十八重地狱!我不要下十八重地狱!我要回凡间!我要回凡间!”
  他蓦地抬起来,面目显得狰狞无比,歇斯底里一般的怒吼着:“是你们在逼我!是你们在逼我!”
  “风卷残云!”“星沉地动!”“天火燎原!”……
  无数的符箓自许仙身上飞出,无数的异象突兀出现,狂风席卷残叶如刀一般撕裂万物,暗无天日的虚空之中星辰忽现坠落下来,熊熊的火焰、无尽的寒冰……
  许仙根本不懂得什么阴阳五行,只是在不断的将符箓祭出去,彼此之间甚至还会冲突以至于威力大减,但符箓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一同扔出去之后,天地都为之变色。
  轰!轰!轰!
  那些个阴兵鬼将几乎在一瞬之间,便死在了汹涌的法力之下,连点残魂都没能留下,各种恐怖的能量抵挡而出,地面之上开始出现裂痕,一股股似鲜血般的液体自裂缝之中冒出。
  咔嚓!
  枉死城的巨大城门之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裂痕不断蔓延,渐渐的,连那厚厚的城墙也承受不住,轰隆一声倒塌下来,露出了一个个缺口,里面关押了无数年的怨魂厉鬼们抬头望了过来,原本麻木的神情之中渐渐有了光彩,血色的凶芒闪动,狰狞扭曲。
  ………………
  姑苏城,保安堂内,白素贞看着坐在床头查探许仙状况的江皓,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说道:“前辈,我已经将南极仙翁赐下的灵芝喂我家相公吃下,按理来说,他应该活过来的,但、但我家相公他……”
  与原著之中一样,白素贞为了救活被自己吓死的许仙,孤身闯进了天庭之中,想要窃取王母的仙丹,但结果却是被王母抓住,更是要将她送上斩妖台斩掉。
  当然,这不过是吓唬白素贞的罢了。
  要知道白素贞腹中怀中的可是文曲星,乃是化解此次浩劫的关键所在,观音、黎山老母、南极仙翁等一众神仙暗中都是有力出力、有宝出宝,怎么可能让文曲星就这么夭折了。
  观音菩萨借机出手施恩,更是为白素贞求来了南极仙翁的灵芝,但可惜的是,白素贞明明已经将灵芝给许仙喂下,但许仙却还是没有醒过来,明明已经有了呼吸,却像个活死人一样躺在这里一动不动。
  “师父,许仙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青也是一脸担忧之色,不过她担心的却不是许仙,而是白素贞,看着白素贞憔悴无比的面孔,她是一阵的心疼。
  江皓收回了目光,他刚刚看似是在看着眼前的许仙,但实际上却是在看阴曹地府,许仙浑浑噩噩之中能走到枉死城前,自然少不得他暗中的指引,开口说道:“许仙的伤已经好了!之所以没有醒来,是因为他的残魂被黑白无常带到了阴曹地府之中,三魂七魄不全,他自然醒不过来!”
  “魂魄已经被黑白无常勾走了?”白素贞心中一惊,有了江皓的提醒之后,她再去查探许仙状况,顿时发现许仙果然是少了一魂二魄。
  江皓淡淡说道:“对,若是没什么意外的话,似许仙这种残魂,在被阎王审讯之后,就会被送到铁围城中!只等他凡间的肉身彻底死去之后,便会彻底化作新鬼,前去轮回!”
  “我这就去阴曹地府,将相公的残魂找回来!”白素贞腾的一下子站起身来,眼睛红肿,看上去柔弱无比,但神色却格外的坚定。
  “姐姐,阴曹地府是阎罗王的地盘,阴兵鬼将无数,你若是去了阴间,恐怕自己都会回不来啊!”小青一把拉住了白素贞,开口劝道:“不如……不如等许仙重新轮回之后,我们再将他转世之身找来,重续前缘!”
  “不行!是我害死了相公,我决不能丢下他不管!”白素贞摇了摇头,叮嘱道:“小青,你在家中照顾许仙的肉身,莫要让什么妖邪鬼魅趁机占了去,我去去就来!”
  小青自然不同意,抽出了身侧的宝剑,说道:“姐姐,我与你一起去!这里有师傅在,定然不会有什么意外!我绝不能坐视你一人去冒险!”
  白素贞之前强闯天庭差点被杀,这次强闯地府同样也是违反了天条危险无比,自然不肯让小青同去,断然说道:“这是我的事情,怎么能将你牵连进去?绝对不行!”
  小青轻咬嘴唇,说道:“姐姐,你现在还对小青如此生份?你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你去,我一定也去!”
  两人姐妹情深,都不愿对方冒险,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对方,一时之间僵持在了那里。
  “好了好了!不就是这么一点小事吗?非要弄的跟生死别离一样!”江皓在一旁撇了撇嘴,开口说道:“那观音也是佛门大能,做事却是一点也不痛快,一件事情还想要施恩几次?真是小家子气!”
  “施恩?”两蛇妖都是一愣,朝着江皓望了过来,白素贞忍不住问道:“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还想不明白吗?”江皓淡淡说道:“她若不是为了施恩,自己直接出手将许仙救活便是,还用得着你跑来跑去?区区一个残魂,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情?”
  白素贞一怔,张了张嘴,半晌之后,才说道:“我区区一小蛇妖,哪里值得她老人家如此看重……”
  “若不是看重你,这天下凡人妖怪无数,她会特意为你指点迷津?”江皓冷哼一声,说道:“白蛇,神佛也不过是法力高强一点的修士罢了,也有七情六欲,别把他们看得太高,也别将自己看的太低!众生平等,无论是凡人还是我妖族都不比他们矮一头,这神佛才是世间最不合理的东西!”
  江皓的话说得白素贞心头巨震,猛地抬起头望着江皓,眼中满是惊骇之色,她怎么也想象不到,世间竟有人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许仙这事我看在小青的份上便帮你一次,但你以后若还是现在这般,就莫要再提什么求道!你所求的道,不过是他们给你划下的一个框,就算走到尽头,又能如何?”
  江皓脸上带着几分不屑之色,不待白素贞多问,右手在虚空之中一抓,一个魂魄的虚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赫然便是许仙,紧接着朝着许仙的肉身随手一按。
  许仙的眼睫毛轻轻动了动,三魂七魄归位之后,显然是就要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