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 亚格留斯


小说:霜寒之翼  作者:咸鱼公爵
  “亚斯扎你这个无耻的家伙,为了世界的和平,我要揉你的脸!”克丽丝张牙舞爪,大叫道。
  “你这个欺师灭祖的逆徒,竟敢对本亚斯扎如此无礼?”白河奋力张牙舞爪。
  这一幕被艾德罗斯看到,顿时心中一阵震动。
  亚斯扎!?
  这个小孩居然是这条银龙的导师?
  兽龙族虽然社会化程度不高,但是能够被挑选出来调查这件事情,艾德罗斯在兽龙族中,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物。
  艾德罗斯看着这个小屁孩,颇感惊悚,这双红色的眼睛更是让她有点不寒而栗。
  这家伙肯定不是小孩。
  艾德罗斯突然有了这么一种认识。
  那又会是什么?
  艾德罗斯抬起爪子想要使用真知探视,但是一股惊人的恐惧念头蓦地从脑海深处钻到了脑门,仿佛那一双红色的眼睛变到无穷大小,从上而下带着森然的冰冷,刺透了她的骨髓。
  这个家伙不是她能够窥视的。
  艾德罗斯浑身颤抖,意识到自己遇上了解决不了的东西。
  她有些犹豫迟疑,迟疑是否要进一步调查,或是上去询问,这取决于眼前这个恐怖的小孩和这件事情究竟有没有关系。
  更重要的是,这个‘小’家伙发现自己没有?
  她看了一眼抱住克丽丝脖子正在咬少女耳朵的小孩,一阵心虚之后又有点庆幸。
  看来这个小屁孩还没发现。
  不对,他会不会是个扮成个小孩的千年老妖?这可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艾德罗斯有了这种意识,看着正黏在一块嘀嘀咕咕的两个家伙,就感到了浓浓的不协调。
  “现在的老妖怪都是什么口味?”兽龙一阵残念,决定暂时留下观察看看。
  “嘿嘿。”白河注视着兽龙消失的方向,突然一阵怪笑。
  “亚斯扎,你怎么又发出这么奇怪的笑声,好恶心。”克丽丝揉着白河的头发:“你是不是又想害人了呀?”
  “一个偷窥的小盆友。”白河撇了撇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懒得理她,不过,对于这个部落你有什么看法?”
  “怎么说呢?”克丽丝皱着眉头:“这个部落的年轻人疾病反应似乎有点奇怪,他们竟然开始研究起了神秘学,抛弃了格乌斯主神,很多年轻的兽人开始信起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很正常,脱离了蒙昧和盲信之后,思考人生的意义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恭喜这些绿皮,将思想境界从盲信的蒙昧时代提升到了黑暗时代。”白河有些崩坏地笑道:“这是本文明导师拯救了他们呀!”
  “啊!又疯了一个!快准备电击!”
  “……”
  “噗!”看着白河便秘的表情,克丽丝噗哧一笑,白河恼羞成怒:“RUA!这些绿皮除了拆台就不会干别的了吗?”
  “两位医生,敢问是否有空闲?”克丽丝治好了新抬进来的人工失忆症患者,一个年轻的绿皮走了进来,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表情却十分虔诚。
  “嗯?什么事?”白河对这个名叫达拉·红狼的兽人倒是有些印象,这个家伙在疾病中受到的刺激虽然严重,但却奇怪地保持了理性,或者说,他的症状就是过于理性了,间歇性发狂的症状彷如贤者模式,如此的症状,陷入神秘学的深渊再也正常不过。
  这个部落也是在这个‘无害的深度病患’努力之下聚集起来的,白河混进了这个看上去十分友好的部落,也亲眼看着达拉·红狼以他神奇的能力指引着整个部落绕过了草原上的种种危险——包括那些疯到见人就杀的超级强者。
  这个部落随即的发展路线也变得诡异,每天都可以见到达拉·红狼和一群莫名其妙的家伙在跳大神,乒乒乓乓搞得大有工业立国之意,种种莫名其妙的技术把这个部落变成了一个大工匠棚。
  在白河看来这个工匠棚药丸得很,观察部落的技术模式,想想也知道是某个神借助这场瘟疫‘启发’了这一切,这种手段不太高明,和他利用散播疫病稀释血缘一样。
  不过也算是常见套路。
  眼见这个家伙身上的神性光辉越发灿烂,脸上的笑容也是饶有兴味扑簌迷离,白河也好奇了起来,这个神竟然找到了正主?是巧合还是果然有一套?
  “阁下,我们侍奉的神主希望能够和您面谈。”
  “哦?”白河点了点头,示意克丽丝带着他到了这个部落的神庙里。
  由于是游动的部落,这个神龛粗粗地安放在一个帐篷里面,白河跳下地面,左看右看这个神龛,忽然觉得神龛里的神有种奇特的熟悉感。
  “你这信的是什么神?”白河一把揪住这个红狼部落的首领:“怎么看起来像是格乌斯?”
  “兽人信奉格乌斯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达拉·红狼淡定道,表情很有一种大彻大悟的感觉:“不过这并不是格乌斯陛下。阁下想得有一点差错。”
  “不是格乌斯?”白河看着神龛里粗犷的兽人,达拉·红狼的嗓音却突然沉重了起来,白河耳朵一动,感觉到来自空间和神性的扰动,冷冷一笑,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即将产生的幻象扯破:“即使是格乌斯,也不可能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不错,以你的生命形态与等级,的确没有多少存在能够用幻象迷惑住你了。”达拉·红狼站在一片绿光之中,表情刻板,声音变得恢弘还带有一点模糊,却不是那么的严肃:“不过在面见之时,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实验一下,费恩之中最为桀骜不驯的龙是不是我的力量和意志可以收服的。”
  透过降临的力量与层级,如今处于源高层的白河不难判断出眼前这个神的神力,被他这么一拍龙屁,白河一时颇为轻松,不过还是保持着警惕:“费恩?是这个世界的名字?”
  “这是对于附近诸多世界群的统称,无论是安塔斯还是这片原野,都是这附近几千个物质位面中普普通通的一个而已。”这个神笑眯眯地说道:“对于一般的神祇来讲,当他的智识超越凡物的时候,对于世界的一些基础知识大概也会有个了解,但是阁下选择了这条路线,恐怕在任何世界都不会得到太友好的对待,毕竟……呃~阁下单单是存在对于世界的意志就是一种负担。”神微微笑道:“彻底背离秩序需要付出代价,阁下选择的这种路线以‘憎恶’命名,是有着理由的。”
  “这种屁股上的问题还是少扯吧,扯上天本龙也觉得神这玩意没什么好当的,习惯被世界的规则所禁锢,日后想要逃脱要付出的代价又会如何呢?”白河蛤蛤一笑:“难道贵教会想要代表这一方大陆,和谐我这个规则的亵渎者?”
  “怎么会呢?”这个兽人神祇大笑,却在听到白河前半截话的时候脸色微不可查地一变,又很快恢复正常:“规则的破坏有时候代表新时代的开启,我孱弱的教会也需要在地覆天翻的时刻寻找机遇。”
  “你?教会?孱弱?”白河瞪大了眼睛,心里头那个震惊。
  这个年头居然会有强大神力自称自己教会‘孱弱’?
  难道是白河瞎了?
  他上看下看,都看得出这个兽人神祇强大神力的味道,不过这个不是格乌斯的兽人神祇又会是谁?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亚格留斯,蛮荒之野的皇帝,兽人族的主神。”
  “你确定你说的这些头衔不是属于格乌斯?不对。”白河看着这个说话又斯文又讲道理的兽人,突然明白了:“你是格乌斯精神分裂的产物。”
  “不错,我是从陈腐又墨守陈规、愚昧又毫无希望的野蛮思想中分离出来的新的精神,是兽人族的希望。”亚格留斯笑眯眯地说道:“感谢你破坏了我的子民的思维桎梏,让我的教会能够在夹缝中得到这样一批规模不小的信众。”
  “蛤!”白河失笑:“倒是没想到我竟然帮了你一把,不过……这不是成了挖格乌斯的墙角?他这几百年来日思夜想的事情,肯定是扑灭你这个思想中的异端吧。”
  “当然,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只要格乌斯的智慧足够意识到他的方针宗旨、他的神格指引他的路线只会将兽人带向毁灭,他就永远毁灭不了我。”亚格留斯道:“不要小看任何神祇的智慧,霜寒之翼。”
  “我不敢小看你的智慧,只是实在忍不住我对神祇的吐槽,明明知道不对劲还要一条路走到黑,神格绑架居然能够有这么强的力量,甚至让神祇智商降低精神分裂,啧啧啧,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选择了一条明智的路线了。”白河打个呵欠:“那么,外强中干的亚格留斯大人,你找我有何意图?我不喜欢绕圈子。”
  “霜寒之翼阁下,我只是来提醒你一句,格乌斯很快就会注意到这里,要是你想要你的实验继续下去,需要更好地防备措施。”
  “呸,其实他真正忌惮的是你吧。”白河大翻白眼。
  “无论如何,是你的胡作非为引起了格乌斯的警惕,他的兽人大军不久之后就会到来,对于这种事情,他的警惕性一向很强。”亚格留斯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合作?”白河道:“为什么我从你的提醒中听不到任何的诚意?”
  “合作真是说笑了,以霜寒之翼阁下您狂放又肆意的性格,多元宇宙中有什么存在能够与你正儿八经的合作呢?您利用我的子民为你的目的服务,我也要利用你来对抗格乌斯,这种关系之下,各自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情就足够了不是么?”亚格留斯一摊手:“虚情假意的所谓合作不适合你,当然也不适合我。”
  “你对我的了解还真是深刻,看来你不怕我把你的这些‘种子’统统杀了。”白河露出两颗乳牙,有些恼火地威胁道:“我有能力在分分钟将这片草原杀一个干干净净,请你一定要相信本宝宝的实力。”
  “那样你仍然无法抗拒格乌斯降临的怒火,因为阁下太危险了,随时会破坏他建立的秩序。”亚格留斯微微一笑,并不在意白河的威胁:“当然,到时候也会有我的怒火,当我和他心意一致地要做某件事情的时候,蛮荒之野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抵抗我的愤怒。但至少是现在,我对霜寒之翼阁下您是充满了好感的,请相信来自我的友谊。”
  绿光消失,达拉·红狼虚脱地倒在地上。
  ……
  “RUA!”
  白河看着神龛里面和格乌斯画风截然不同但相貌却一模一样的神龛,突然狠狠地飞起一脚,这个兽人神祇的脖子就被踢成了两截。
  “哇!亚斯扎!你竟然亵渎神明!”克丽丝睁大了眼睛。
  “这个家伙竟然敢找上门来跟我装比,我当然要踹他一脚解解恨啦!”白河张牙舞爪道:“当年我还没长大的时候都敢踢死老太婆的神龛,他一个神经病兽人基佬,凭什么不敢踢呀?”
  他看了一眼克丽丝,很显然银龙的等级此时还无法参与到这种层级的谈话之中,刚刚什么都没有听见。
  “还有,这个神是谁呀?”银龙看着断头的神像,突然好奇起来:“看着相貌有点像是格乌斯,但是他手里面为什么是权杖而不是战斧?脖子上挂着的不是骨齿项链而是怀表,旁边还放着羊皮纸卷轴?这……这是秩序系和知识系神祇的标志啊,兽人族里面怎么会有这种画风的神祇呢?”
  “因为是个精神病。”白河嗤之以鼻,心中却对格乌斯有一点佩服,身为强大神力,自身的信仰值一定是很狂热的,作为神不可能背叛自己的教义,神性绑架绝对不是说笑的事情;不过格乌斯却在发现前方是死路的时候从自己编织的教义中脱离了出来,虽然付出了精神分裂的代价,但终究是从走出来了。
  如果亚格留斯能够成功逆推上位,哪怕兽人族会在内战中血流成河,哪怕数万年经营出的强大神力毁于一旦,但是这样的代价能够让这个种族和神系从文明的死胡同中走出新路,肯定是值得的。
  白河并不介意自己的所作所为被亚格留斯搭顺风车,而这个正在寻求突破的兽人主神也没有表现出敌意,不过白河还是感到有些不爽。
  这么聪明狡猾,讲文明懂礼貌,说话不软不硬,不是满脑子waaagh!的家伙取代又呆又莽的格乌斯上位,他白河还在蛮荒之野混什么呀?而且还这般有风度,把本宝宝这个动辄威胁要灭族屠城的反派反衬的如此low比,必须要搞一搞啊。
  得想个剧本坑他一把,把他整的明明白白才是正道。
  白河扶着下巴,来了一发容我三思,也不管有些不知所措的达拉·红狼,带着银龙就回到了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