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就在今天(第二更)


小说:重生之投资之王  作者:画画太岁
  1997年11月28日,星期五。.。
  “早,丹尼尔,发型不错,是在楼下那家发廊剪的?”
  “嘿,你也早,呃,阿文你是不是昨天没洗澡?给你半个小时假,去旁边的浴室洗个澡,换件新衬衣。快去!”
  “盖瑞,昨晚的状王宋世杰最后一集看了没?。”
  八点半,张晨准时到达办公室,和每个遇到的员工开着玩笑,轻松的态度也让即将面对大战的众人心情稍稍放松下来。
  张晨坐在座位上哼着歌批了批邮件,由于时差的关系,每天早上都能收到一堆世界各地的邮件。
  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迈克尔巴里的办公室和张晨只隔着一到透明玻璃,张晨想了想,来到迈克尔巴里的办公室‘门’外,敲了敲‘门’。
  “嘿,迈克尔,昨天睡得怎么样?”张晨走到迈克尔巴里右边,拍了拍他肩膀。
  迈克尔巴里的右眼动了动,“还好。”
  张晨热情洋溢道:“那就好,放轻松,别紧张,今天就当做是普通的一天。”
  迈克尔巴里面无表情道:“难道今天是华夏什么节日?”
  “呃,不是,距离最近的圣诞节也还有一个月。”张晨脸上肌‘肉’‘抽’动两下,真是自讨没趣。
  “那今天当然就是普通的一天。”迈克尔巴里点点头,眼睛又盯在电脑屏幕上动也不动。
  张晨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呃,好吧,你先忙。”说着转身离去。
  “Zack。”迈克尔巴里突然叫了一声张晨,张晨一回头,迈克尔巴里那只健康的眼睛动了动,“别再像刚刚那样,不适合你,好傻。”
  “。。。。。。”张晨彻底无语了。
  “马上就开盘了,你不和你的团队讲几句?今天可是关键时刻。”张晨心中充满了恶意,迈克尔巴里不善言辞,最不喜欢在众人面前讲话。
  迈克尔巴里想了想:“也好。”说罢走到公共办公区,拍了拍手。
  迈克尔巴里是这里职位仅次于张晨的实际管理者,众人看到他要说话,都安静下来。
  “嗯。。。大家检查一下电脑和程序,还有二十分钟开盘,每一组按照既定程序‘操’作就可以,严禁自由发挥。OK,去做准备吧。”迈克尔巴里干巴巴的说了两句,头也不回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继续盯着电脑。
  这是什么玩意儿?张晨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你就是这么鼓励士气的?
  但不管张晨怎么想,他却发现这些员工好像真的平静了下来,刚刚那种过分紧张的氛围几乎消失不见。
  张晨想了想,不由得‘露’出微笑,迈克尔巴里已经凭借自己卓越的判断力和高‘潮’的技术获得了所有员工的认可,对他产生了信赖,所以,只要他表现的如平常一样,大家就都有了主心骨。
  每一个领导者,都有自己不同的领导方式。迈克尔巴里的领导方式,是“老子技术就是强,只要有老子,就不会输。”
  不管什么样的领导方式,只要能提高团队凝聚力,就是好的领导方式。
  当然,迈克尔巴里这种方式没有办法推广,只适合一小部分人。
  其实,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也属于同样的领导者。
  不管怎么说,迈克尔巴里的镇定,让张晨都放心不少,刚刚故作轻松的表情也真正轻松了下来。
  是啊,所有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无论是策略还是模型,对方的任何应对都已经经过分析找到了应对策略。前世香江金管局准备的还没有自己这么充分,匆忙向国际炒家开战,仍旧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而自己为了今天,已经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布局如此深远,又怎么可能输?
  还是考虑一下今天之后的事情吧。
  “米哈伊尔,真没想到,你现在还没睡,或者说,你现在已经起‘床’了?”电话铃响了几声,张晨才拿起电话。“看不到你的来电号码,已经用上专线了吗?”
  “呵呵,昨天叶利钦任命我为国家经济改革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所以,现在有了保密电话。”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和,“你总不会不知道吧?”
  张晨呵呵笑道:“正想要恭喜你,距离理想更近了一步。”
  霍多尔科夫斯基笑了两声:“算了吧,我们都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位置,还要担心丘拜斯把我当成经济改革的替罪羊。”
  张晨含笑道:“但这种情况不会出现,不是吗?”
  霍多尔科夫斯基低声笑了两声,随即声音严肃道:“正如你所预料,罗刹财政赤字的实际数目远超公布的数字,百分之十二,这是我刚刚从罗刹财政部拿到的真是信息,考虑到各级统计‘误差’,实际数字很可能超过百分之二十。”
  张晨明白:“对于叶利钦政fǔ的统计数字来说,‘误差’永远存在。你打算怎么做?这可真的是一口不小的黑锅。”
  霍多尔科夫斯基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呵呵,很简单,星期一,我就会召开记者招待会,把实际统计数字公之于众。”
  张晨不动声‘色’:“好主意。”
  的确是好主意,罗刹现在至少从名义上来说是一个民主国家,霍多尔科夫斯基此举虽然彻底和叶利钦政fǔ决裂,但同样,这个消息公布后,叶利钦政fǔ必然下台无疑。而霍多尔科夫斯基正可凭此事获得巨大的人望,成为揭‘露’真相、反抗**统治的英雄,两年后,只要他参加大选,凭借这份人望和他庞大的财力,成为罗刹总统可能‘性’极大!
  当然,他肯定也会得罪大批国内的既得利益者,暗杀和报复会成为未来他每天都要面对的家常便饭。但即使这样,也无法阻止他觊觎权力最顶端的那个位置。
  这就是权力的‘诱’‘惑’。
  霍多尔科夫斯基略感讶异:“你不反对?”
  张晨微笑道:“我为什么反对?”
  霍多尔科夫斯基低声道:“索罗斯他们这次在香江很明显是想要打持久战了,我看了港指,你应该也是‘逼’他们转仓到12月。只要我周一宣布财政赤字的真实数据,罗刹股市、债市、汇市,三市皆崩。股市的连带效应会让道琼斯、富时、法兰克福、包括香江的恒指都受到‘波’及,你救市的难度会更大,索罗斯他们在罗刹赔了钱,会更加疯狂的攻击香江股市补回损失,到时候你怎么办?”
  张晨笑了笑:“持久战?不,没有什么持久战,这场战争的结束,就在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