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开火


小说:重生之投资之王  作者:画画太岁
  是的,张晨从一开始,就做好了11月彻底结束这场战争的打算。
  之所以一直示弱,只不过是想要让国际炒家把目前手中的全部筹码都砸进11月,让他们认为转仓至12月还是有可能的。
  国际炒家是以老虎基金和量子基金为首的十余家对冲基金的集合,在打顺风仗的时候自然什么都好说,但如果风险增大,其内部极有可能分崩离析,变成十八路诸侯打董卓的结局。
  如果在一开始就大举反扑,在恒指高企的情况下,12月期指定然大涨,他们如果转仓到12月,会有更大的损失。出于风险和操作难度上的考虑,德鲁肯米勒就算心有不甘,也只能强行平仓。
  国际炒家的平仓确实意味着香江的胜利,香江民众和港府当然会很爽,但对张晨来说,可就没那么爽了。
  他和霍多尔科夫斯基那30亿美元,早就投进了期指,与德鲁肯米勒对赌,德鲁肯米勒抛出一张空单,他这边就会多一张买单,也就是说,国际炒家亏多少,张晨差不多就能赚到多少。
  多头和空头永远都是相对的,有卖的,自然就要有买的,两者的金额永远是等同的,就像会计原则中的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一样。
  因此,把国际炒家钓住,让他们在11月交割日前仍旧保持信心,加大投入,这才是张晨的根本目的。
  赚钱这种事情,当然是韩信借兵,多多益善啦。
  当然,张晨也并没有被贪欲冲昏头脑,自始至终,他动用的都是自有资金和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十五亿美元,没加任何杠杆。
  杠杆扩大的,不只是收益,还有风险。
  这种风险有两层,一层是运作风险,即使张晨再有把握,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加了杠杆后,运作中的抗风险能力会变差几倍,说不好就会爆仓,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而另外一层,就是安全风险。加杠杆必须和大财团打交道,自己的运作就很难瞒过有心人。那么,张晨在整个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就一清二楚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张晨和霍多尔科夫斯基的资本足够雄厚,自有资金已经可以和国际炒家掰一掰手腕,如果资金不足,可能张晨就会是另外的选择了。
  德鲁肯米勒聚精会神的盯着大盘,对自己的团队下着一道又一道指令。
  “0118,3.25,卖五千手。再沽3000张。”
  “0233,14.58,卖两千首。”
  “0075,不管什么价格,全部出掉。”
  “乔尼,再沽5000张,是的。”
  “对方还在对跟?呵呵,好,既然想死,那就让你死的彻底点,再沽10000张,快!”
  德鲁肯米勒眯着眼睛飞快的做出各种决策,他早就发现有人在和他对赌香江,此前还不明显,但从昨天开始,这个对手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自己买多少空单,对方就买多少升,摆明车马和自己硬碰硬。
  德鲁肯米勒在心中计算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剩余筹码,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呵呵,足够把恒指拉到七千点以下了。
  虽然赚的不多,但也好过亏损,而且,港府花了这么大力气在11月救市,到了12月,自己重新筹集筹码,卷土重来,到时候,加上转仓到12月的部分,连本带利一起收!
  德鲁肯米勒看了看时间,距离四点闭市还有两个小时。
  德鲁肯米勒整理了一下西装,走进大厅环顾四周,每一个交易员都聚精会神的忙着自己手里的工作,有的在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有的拿了一个计算器一边算一边电话下单,还有的人看上去好像什么都没做,但双眼距离电脑屏幕不到30厘米,差一点就要钻进屏幕里去了。
  这支团队是他手中最精锐的部队,跟着他从美国到英国,从英国到东瀛,又从东瀛到墨西哥、东南亚,创造了一个有一个奇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而现在,他们又跟着自己来到香江。德鲁肯米勒相信,这会是又一次胜利,理所当然的胜利!
  德鲁肯米勒拍了拍手:“ok,听我说。”看到众人都停下手中的活计尊敬的看着他,德鲁肯米勒露出满意的微笑。
  “你们都是跟了我三年以上的老人,查尔斯,你上次在墨西哥赚了多少?四十万?哦噢,真不少。伯尼,你在东瀛呢?拿了多少奖金?二十五万?哈哈,看来你的运气不怎么好。乔尼,你是这里资格最老的,上次在英国你拿了多少?一百二十万?哇,恭喜你,百万富翁。”
  众人哈哈大笑,德鲁肯米勒停顿了一下,“德斯,你这次在印尼赚了多少?”
  德斯是一名刚刚三十岁的白人青年,挑了挑眉毛:“比其他人这次赚的少很多,只有两百万。”
  德鲁肯米勒摆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听到了吗?他说比你们其他人赚的还少,两百万啊,杰克韦尔奇在你这个年龄,只拿着三万五千美元的年薪,他听到一定会后悔,为什么在他那个年代没有量子基金。”
  又是一阵大笑,德鲁肯米勒正色道:“看,东南亚这一笔,给你们带来最丰厚的收益。但现在,我要告诉大家,在香江,一个月之后,你们可以获得你们人生中最大的一笔收入!这次的奖金分配额度,你们每个人都会多出五个基准点,你们可以算一下,是多少钱。”
  还是那句话,做对冲基金的,没有不爱钱的,甚至比一般人对金钱更加热爱,金钱对于他们来说不只是满足**的工具,更是一种信仰!
  所有人的情绪都被德鲁肯米勒调动了起来,大厅中的温度似乎都上升了几度。
  “干死香江佬!”
  “斯坦利,如果你再给我们两个基准点,我保证艹的他们叫爸爸。”
  “哈哈,温斯顿,你还硬的起来吗?”
  “你可以问问你老婆米莉,她昨天说我比你又大又硬,哈哈。”
  “fxckyou!”
  。。。。。。
  德鲁肯米勒满意的点了点头:“嘿!狼崽子们,把你们的獠牙和爪子都亮出来,给这群狗娘养的看看!把他们撕碎!”
  中银大厦63层。
  张晨饶有趣味的盯着迈克尔巴里,对方一直头枕双臂,盯着天花板,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半个小时了。如果不是他眼珠偶尔还会动一下,张晨几乎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张晨发现,迈克尔巴里的腿抽动了一下,应该是抽筋了吧?张晨心中猜测。
  挂在公共办公区中央的大屏幕数字突然跳动了一下,张晨看了一眼时间,14:25分。
  “ben,39号方案,买入使用8号模型,卖出3号模型。”迈克尔巴里首次改变了自己的姿势,抓了抓凌乱的头发,拿着麦克风对外面说道。
  “你真的不准备鼓舞一下大家的士气吗?”张晨忍不住问道。
  迈克尔巴里两眼望天,想了一下,慢吞吞的走到公共办公区。
  “现在,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