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四章 放逐


小说:一品道门  作者:第九天命

  若叫白帝就这般被擒走,自己之前的一番努力岂不都是白费了?
  自己如何与张百仁交代?
  之前白帝可是说叫张百仁欠自己三个约定的,若叫其这般被抓走,之前岂非白动手了?
  “给我留下!”观自在手中法印在变:“列!阵!”
  这一招观自在对付过张百仁,一招之下天地万物尽数化作阵法,施术之人可以借助阵法之力,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
  “晚了!”春归君嘴角带着冷笑,将手中的绿色枝丫收回,白帝的先天神胎被绿色雾气包裹住,坠入一只特制的玉瓶中。
  玉瓶翠绿,镶嵌着十八颗弹丸大小的珍珠,被春归君小心的塞入袖子里。
  “观自在,你速速退去吧!如今白帝落入我等手中,大局已经落定,你虽然掌握九字真言,但修为尚未大成,绝非我二人对手,还是速速退去吧”春归君面带得意之色,此时周身神光流转,容光焕发,脸上满是红晕。
  “麻烦了!这回托大了!”瞧着并排站在一处的二人,观自在心急如焚,居然一个不查,叫春归君得手,拿下了白帝。
  “这回如何是好?”观自在看了看李世民,再看看春归君,心中知晓绝不能放二人出去,只希望张百仁快点赶来,不然今日可真是麻烦大了。
  “哦,观自在一个人不是你们对手,那再加上本都督如何?”张百仁不知何时出现在洞口,此时背负双手面无表情的走入洞府内。
  张百仁!
  瞧着丰神如玉的张百仁,李世民与春归君俱都心中一颤,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张百仁的本事诸天万界有目共睹,绝非自己二人能够对抗。更何况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观自在,这事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张百仁,你也要趟这遭浑水?”李世民面色阴沉道。
  “之前本都督还疑惑李二公子为何不在婚宴上,却不曾想李二公子居然跑到这里来搅人安宁!”说到这里看向观自在:“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说如何处置这二人?杀还是废?”
  观自在闻言眼中闪烁着阴沉之光,过了一会才道:“杀与废都不好,太原李家也不是好惹的,我也不想惹麻烦上身,只要这二人肯交出白帝神胎,放其一条生路倒也无妨!”
  听了这话,一边春归君面色难看至极,一双眼睛看向李世民:“二公子,宝物是你的,你开口说句话吧!”
  李世民面色阴沉的站在原地,一边是已经到嘴的白帝神胎,一边是恐怖的张百仁,李世民霎时间陷入两难状态。
  李世民一双眼睛看向春归君,面带示意:“强行闯出去有几分把握?”
  春归君不着痕迹的摇摇头,想要闯出去不比成仙难多少,那可是活着的先天神灵啊。
  不经历上古先天时代,永远都不会知道先天神灵的恐怖。
  “白帝神胎给你,我二人要安全离去!”李世民面色阴沉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李世民,缓缓伸出右手。
  春归君看向李世民,见到李世民点头,方才自怀中掏出玉瓶打开,只见神光流转,白帝的神胎瞬间飞了出来。
  “该死的混账,老夫日后非要将你千刀万剐不……”白帝话说到一半,然后忽然看到了面色淡然的张百仁,顿时来了精神:“张小子,你终于来了,快替本帝斩杀这两个混账!”
  听了白帝的话,李世民与春归君俱都面色一变,合三人之力,二人唯有死路一条。
  张百仁摇摇头,让开路道路。
  李世民被自己种下魔种,岂能叫李世民就这般死了吗?那一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都督果真信人!”李世民见到张百仁让开的道路,二话不说抱拳一礼,然后领着春归君走了出去。
  “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你不是一直在想着更改大隋命数吗?只要你能将这小子宰了,大隋命数便可就此逆转!”白帝呀呀切齿道。
  听了白帝的话,一边春归君面色动了动,终究没有将春归君的诡异之处说出来。
  “白帝,你这洞府也不安全啊!”张百仁打量白帝府邸,如今居然被李世民与春归君闯进来,可见白帝府邸的处境。能拦得住普通修士,却拦不住修为登临绝顶的大能。
  “本来挺安全的,可惜岁月变迁,当年留下的种种手段已经腐朽了!”白帝无奈一叹:“你小子证就先天神祗,不如将本帝打入无尽时空,如今既然被人盯上,日后休想安生!”。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倒也是这麽个理。
  观自在瞧着白帝,动了动嘴唇,底气不足道:“白帝陛下,之前应诺还奏效不?”
  白帝翻翻白眼:“你说呢?”
  说完后白帝神胎没入虚空,留下观自在苦笑不止。
  好好的一个敲缸子机会,居然就这般被自己给浪费了。
  张百仁与观自在退出白帝府邸,只见张百仁站在远处山头,一双眼睛扫视此地风水,点点头:“此地倒是一处风水宝地。”
  说完后,神性内神胎自冥冥中走出来,瞬间与张百仁身形融为一体。
  远处,李世民与春归君面色难看,李世民面带有不甘:“真是错失良机,只差一步便可走脱。”
  “差一步便是天涯海角,谁又能有什么办法?张百仁来的速度太快,若在晚盏茶时间,咱们便可走脱”春归君叹了一口气,他心中也不好受。
  身为上古强者,居然被一个后辈这般逼迫,简直窝囊到了极点。
  “白帝府邸就在这里,张百仁总归不会日日夜夜守在此地,咱们日后想个调虎离山的办法,自然可以乘机暗算”李世民咬牙切齿道。
  正说着,忽然间一阵地动山摇,李世民与春归君一双眼睛向远处看去,下一刻面带骇然之色。
  天黑了!
  不是天黑了,是一道巨大的阴影挡住了太阳。
  张百仁手掌猛然一抓,天地山河在这一掌下不断缩小。
  拿日月,缩千山。
  白帝府邸居然被连根拔起,只见虚空扭曲,张百仁一掌将白帝府邸打入虚空中,不知落在了何方。
  虚空乱流随意传送,就算张百仁也不知道落地之处。
  观自在瞳孔紧缩,瞧着张百仁的手段,然后摇摇头:“除非我证就真正阳神,不然绝非其对手。张百仁手段实在太惊人了,先天神祗绝非等闲。”
  “希望白帝可以逆天归来”张百仁体内神胎退去,站在山巅黯然道。
  白帝是三皇五帝时期的顶尖大能,白帝尚且如此,那些普通大能又该是何等悲惨?骨头渣子都烂没了。
  瞧着走远的李世民与春归君,观自在道:“就这般轻易放过李世民与春归君,不太像是你的风格啊!”
  张百仁笑着看向天边的两道黑影:“那你说我的风格是什么?”
  观自在笑而不语,过了一会才道:“你似乎变了?”
  “哦?”张百仁一愣。
  “放下羁绊,飘飘欲仙,难道说你放弃了大隋?”观自在看向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笑容僵滞,身形缓缓消失:“非是我放弃大隋,而是天数如此!天子不肯放弃二次东征,我又能如何?只能说天数如此!”
  确实是天数如此!
  逆天?如何逆天?
  穿越者就能改变世界吗?
  你能改变杨广的想法吗?你能说服杨广吗?
  杀光门阀?
  门阀只是推手而已,真正活不下去的是那些处于绝境的百姓。不反,则没有活路。
  ps:欠两位道友的更新暂时还不上,不过一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