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商战?名媛连姐(二十九)


小说: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  作者:青罗浅衣
  陆醒对于连音移交的选择权,一开始还有些犹豫,不认为自己该插手太多。
  但是连音总有办法让人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的想法走,她想由他来张罗她的穿衣,他果然在无谓的抵抗过一会儿后,开始认命的提出他的建议。
  如果在听过陆醒给出的建议后,还有人将他看作是一名单纯的流浪汉,那这人怕是装睡中的人,永远都叫不醒了。
  到了后来,陆醒自己也发觉了这点,面对还想继续挑选衣服的连音,他先发制人的来了句:“其实你不可不必听我的,刚才那些都是我随口胡诌的。”
  连音一愣,想笑又不能笑的表情,调适了一会儿才道:“那你真是厉害了,我都已经成功被你骗住了。”
  两人中,无论是谁,话都说的很不走心。分明有一千万个问题,可偏偏没人拿出来问。
  虽然没有说破,但陆醒知道,此时他和连音所处的是“我知道你有问题,但是我不想点破”的氛围中。
  陆醒觉得自己应该感谢对方的不多问,或者警惕对方故作不知。
  他试图露出点尴尬的笑来结束这个局面,只可惜他维持面瘫的表情久了,连微笑这种小事都变得困难起来。
  好在连音什么都没说,又转过头去挑她的衣服。
  他这才趁着她看不见的时候,伸手揉了下脸颊。一边在心里责怪自己,都说环境造就人才,如今他所处的环境实在太简单了,连家一家子也是朴实的人家,以至于他都有点被同化了,警惕性大大的退化。
  而退化到今天的地步,也让他很是郁闷了。
  连音默默的选了一会儿衣服,见他果然再不发声,明白陆醒先生的亲民化时间已过,下次想要再看到这样的陆醒先生,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她也没再继续选衣服,只是指着刚才由他提意见选出来的那部分,问他道:“那你看,这些我是买还是不买呢?”
  陆醒只犹豫了一瞬,便道:“你做决定便好。”
  好一招四两拨千斤。
  连音一个眨眼的功夫便有了定断:“看在你忽悠人这么专业的份上,我也该买下来。鼓励鼓励!下次再接再厉。”
  陆醒:“……”
  接过结账后获得的大包小包,店员忽然对连音道:“女士,要不要选购一条围巾,正好配您的大衣。当然,作为男款也是可以的。您可以选购两条,凑个情侣款哦。”围巾就展示在店员身后,是大气的灰色,一眼就能看到。
  这……买菜搭把葱的事,她倒是见过了。可买大衣,再来推销围巾配件的,她真是没怎么见过。好神奇的操作!
  店员明显是新来的,对于推销这一专业还不精通,眨巴着萌新的眼神看着连音。
  连音看了看对方的眼睛,最终没狠下心拒绝,便说:“那给我来条吧。”
  “不凑成情侣款吗?今年这款是我家特别定制的,是限量的哦。”店员不依不饶的问,目光看了看连音身后提包的陆醒,已经主动将其归类到客人男朋友行列。
  “不,不用了,谢谢。”
  店员总算识时务不再继续推销,快手快脚的帮连音取来围巾。
  连音阻止店员包起来,直接取了起来,转身就往陆醒脖子上套。
  陆醒被她突如其了的举措弄的一懵,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注意到她的靠近,她的皮肤十分白皙细腻,像是打过高光的一样。化妆了,或者是没有化妆?他分辨不出来。
  还有她的眼睛,他倒是听别人说起过对他的讨论,说他的睫毛又长又翘,根根分明,像小扇子什么的。他以前根本就难以这一堆形容词,但是这会儿他忽然再忆起来,忽然之间就领悟了。
  原来睫毛很好看,是这个样子的!
  连音靠近的突然,离开的也快,陆醒只够看清这二点后,她便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距离,而他的脖子上扎了根围巾。
  围巾的围法很不走心,就是对折后将头穿过对折处,抽紧后就完成了。
  但连音看起来对此颇为满意,甚至还露出了点点笑意。
  “这就算是你动用了一番口水的回报吧。”连音意有所指的笑道,随后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指示他该离开了。
  陆醒跟在她身后,在她不注意的时候,时不时无意识的看眼脖子上的围巾。
  这当然不是他有生之年来第一次被人送围巾。他交往过三任女朋友,其中小心思最多的当属林俏。
  林俏就像是浪漫制造机一样,各式各样的浪漫手段层出不穷,总带给人不同的惊喜,让人沉浸在那份惊喜里,不得不为她沉迷。
  当初她为了送自己一款围巾,特地铺垫了许久,只为了等他收到礼物时能够露出惊喜的表情。
  她说,每每看到他露出惊喜的表情时,是她最喜欢,最有成就感的时候。
  如今想起来,那些甜蜜往事都已经变换了颜色。
  哪怕还能感受到当时的甜度,可其中掺杂着更多的苦涩。
  林俏,是一颗毒糖。
  走在前头的连音虽然不曾回头看过陆醒一眼,但接应系统却非常尽责的向她汇报着:“报告亲爱的,陆醒又看围巾了。他已经第五次看围巾了。”
  连音抿起嘴,憋住了笑。
  “亲爱的,你说你今天这突如其来的一招,会不会对他产生影响啊?能不能让他对林俏的爱意减少啊。”接应系统好奇不已。
  连音说:“这我就不知道了。”如果陆醒对林俏的真爱能靠一条围巾来降低数值,那连音不介意给他买上一卡车,不,两卡车也可以。
  “哇哇哇,亲爱的。他又低头看围巾了。他怕不是傻了吧?”
  ……
  而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港城。
  有一只系统也在哇哇大叫:“宿主,陆醒对你的爱意又下降了。”
  “这次又下降了多少?”
  “嗯……,跟之前一样,百分之一。”系统汇报完后又道:“他对宿主的爱意现在是百分之九十五。”都已经都不再是真爱的程度了。
  林俏皱起眉:“什么情况!真爱还能回跌的。”
  系统哭唧唧:“本系统也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