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商战?名媛连姐(三十一)


小说:快穿之专治各种不服  作者:青罗浅衣
  连音顿住手上的动作,半点不意外的看向连恒满脸小得意的模样,对他上下一通打量,随后道:“这就是你一大清早出门,还不愿告知爸爸你去哪儿的原因?”
  连恒却不满她将注意力摆错了地方,纠正道:“你难道不是该惊讶我知道你下榻的酒店,我还能住在你的隔壁?”这才是重点吧,不觉得他已经有些神通广大了吗?
  “不惊讶。”连音说着推开了自己房间的房门,连恒见状紧随其后。
  “你说说你,一个人跑来这么陌生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你就不害怕吗?”连恒跟她进了房间,唠叨的停不下来了:“你不是说你要带着林肖一起来的吗?怎么到头来连他都不带?你就对自己这么放心啊!”
  “你带他过来不见得就安全,可你连他都不带,那不是等于昭告天下这里有个独身女子,大老远从别地来的。年轻、漂亮,还有钱,可以为所欲为,还能绑架索要赎金。”说到昭告天下时,他干脆拿两手往嘴边一圈,做出喇叭状。
  连音默默地看他表演,等他说完才道:“哥,没想到你思想这么龌龊。”
  “龌龊?”连恒露出一脸不敢置信,又拿手指指着自己:“你说我龌龊?”
  连音没回应,放下行李箱后便开始着手整理。
  连恒还沉浸在被形容“龌龊”的震惊里,悲愤交加地控诉道:“到底是我思想太龌龊,还是你太蠢,太容易受骗上当了?”
  “连音,咱们好歹也是念过书的人,有点智商的,是不是?”
  连音听他教育的话越说越难得人心了,不愿再听他继续说下去,直接向他伸出了手,并且做了个招手的动作。
  连恒愣愣没理解:“干嘛?”
  连音无奈道:“当然是给钱啊。给了钱,我去哪儿,你就能去哪儿。”说完,又招招手。
  连恒看连音的目光顿时像是在看一个抢钱的劫匪,一脸怀疑的态度:“你到底是不是我们连家的人,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帮着外人骗自己家的钱?你自己愚蠢被骗去的钱,亏了还想从我这里填补漏洞?想都别想!”
  连音无奈又好笑的看着他,表示已经对他无语。
  “行了行了,你话也说的差不多了吧,现在可以出去了。”
  见他还不想走,连音直接动手赶人,连恒满面痛心疾首的模样。
  等将他赶出房外,连音关上门没两秒就便听到他在外咒骂了一声,随即她的房门被拍的直作响。
  没好气的拉开条缝,还没问什么事,就听连恒一脸郁闷的说:“我房门关上了,门卡在房里,给我拨通电话去前台,让人帮我开下门。顺便让我再进来待会儿。”
  连音“噗嗤”一声,忍不住笑起来,迎着连恒郁闷的表情,她没照做,反而道:“你自己去楼下大堂找人。”话完,直接关门。
  连恒没想到她能这么无情,眼睁睁看着房门关上。
  等他反应过来再捶门时,房间内的连音再没有理会他。
  门外的连恒捶门到放弃时,只能气哼哼的道:“算你狠!将来等你结婚的时候,别指望我这做大舅子的给你添嫁妆!”
  门内的连音一脸莫名,好端端的,他怎么就能联想到结婚添嫁妆的事情了?莫不是被她气糊涂了吧?
  ……
  第二天一早,刘子望派来的车准时等候在酒店外。
  连音准备妥当离开酒店时,还是带上了连恒。
  司机按照吩咐来接位女士去公司,没想到却接到了一位女士和先生,不过司机并没有多话,只管尽责的往壹联公司送过去。
  反而是坐上车的连音有话要交代连恒:“请记住你的身份,你没有投资一分钱,所以今天不管任何场合,你都没有任何发言权,你只是一个陪客。能做到吗?”
  连恒瞥了连音一眼,白眼成分居多。
  “如果你做不到,我就让司机在前边放你下车,你自己随便看看逛逛就回酒店去吧。”连音见他不开口,干脆威胁道。
  连恒这才不情愿的开嗓:“行行行,你是女投资人,花了冤枉钱的。听你的,我就是个陪客,给你撑气场用的,但凡需要说话的时候都轮不到我,都由你来说。成了吧?”
  “成!”连音接的很自然,在连恒又抛来白眼前继续道:“表现好,明天晚宴继续带着你。要是表现不好,可别怪我不带你玩了。”
  连恒错了错牙:“我真是感激死你了,还记得带我玩。”
  连音心情好的笑起来:“那是啊,这趟来港城,能玩的地方多了去了。”
  连恒敏感的听出疑惑点来:“你这趟来港城不是参加这什么破公司的会议,然后参加完他们的尾牙就回锦城吗?”
  连音笑着摇摇头:“不是啊。还有点别的事情。”
  “什么事?”连恒追问。
  到这时他才终于缓过神来,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连音前阵子买了好几身衣服,说是带到港城穿的。他当时还嘲笑她又不是去时装走秀,去参加个会,两天就结束的行程,需要准备那么多身衣服吗?原来她定的根本就不是两天的行程吗?难怪昨天她的行李箱那么大只!
  连音考虑了下是现在告诉他,还是等之后再告诉他,但想了想他的性子,最终决定还是先说了吧,免得他不合作。
  “我投资的那位负责人,答应带我见识见识港城的名流酒宴。”连音说,“后天就有一场酒宴,届时我和他一起出席。”
  连恒听后立即喊道:“我也去!”
  放任他妹跟一个陌生人去参加酒宴。先不论酒宴真真假假,单说他妹单独跟个男人走,他怎么可能放心!
  连音却打起了太极:“看你的表现再议吧。”
  “表现什么表现,我跟你说,后天酒宴,一定要带我去。”连恒很严肃的告诉她,“不然你也别想去!”
  连音没理他。
  连恒见她这么无视自己,不得不又加重自己的严肃正经,再次向她重新声明了一次。不仅如此,心里还连带的怪罪起了留在锦城的某保镖,不知道你家女主子来港城要跟陌生男人出去啊,工资白给啦?都不知道跟过来保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