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胜利(三章合一)


小说:巫师亚伯  作者:吃瓜子群众
  如果五国联盟的大骑士长们不是如此贪婪,他们不先出击,那么此时一万四千名骑士组成的骑士战阵,最少还可以防御一段时间。
  但现在十五名大骑士长已经全部死亡,而这一万四千名骑士又不是同一个公国的骑士,在没有统一的领导下,他们开始四散溃逃。
  亚伯没有出手,他一直站在天空之艇上看着地面上的屠杀,是的,这是一场屠杀。
  不管是天空之艇上的连发强城弩,还是闪电螺旋,都不是这些骑士能够抵挡的,再加上十四名狮鹫骑士就如死神一般的在收割着生命。
  虽然每次攻击能杀死的骑士数量有限,但这种不能还手的局面让一万四千名骑士很快就崩溃了。
  在五国联军崩溃时,博德利大骑士长带着的三百名骑士又返回了战场。
  三百名骑士奢侈的使用了斗气恢复药剂,短时间内回复了自身的斗气,也只有亚伯能够自己炼制这种药剂,才能够一次提供如此多的斗气恢复药剂。
  恢复了斗气的三百名骑士在博德利大骑士长的带领下,向着已经溃不成军的五国联军冲杀而去。
  骑士的强大在于他们的纪律,在于他们的战阵,一旦战阵被破,那么其战力将会大为下降。
  一万四千名骑士之中,并不是没有骑士想到这一点,但他们就是有心结阵,也无法阻挡其他骑士的干扰与冲撞。
  再加上来自天空的袭击,五国骑士开始向后奔逃,而在五国骑士战阵之后的马车之上,那些初级巫师们已经惊呆了,他们想操纵着马车回头,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让马车回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很快,天空之中的狮鹫骑士就发现了这些更有价值的猎物,一支支箭矢射向马车。
  如果是普通的箭矢,初级巫师的防御法术还是可以防御的,但要命的是这些箭矢都是从属性哈里弓之中射出的,每一支箭矢之中都蕴含着强大的元素之力。
  初级巫师对元素的抗性并不高,再加上属性哈里弓那无与伦比的速度,让一个个的初级巫师在马车之中,或刚刚逃出马车,就被一一击杀。
  此时已经没有人顾及得了这些平时最为重视的巫师了,因为所有人都在逃命。
  “用你们手中的剑来获得功勋吧!”博德利大骑士长大声叫道,他的身上斗气闪动。
  随后,三百名骑士身上同样斗气闪动,他们的斗气相连,战阵也再次变化,变成了一排,斗气在他们的身上互相传递,排成了一排的骑士身上被斗气包裹。
  三百名骑士化身为一把巨大的斗气镰刀,而那些正在逃命的骑士却如同一片稻草。
  五国联军的骑士向后奔逃着,他们的速度却远远不如天空之中的狮鹫骑士与天空之艇,逃的最快的骑士不断的被击杀,倒下的骑士又影响到了后面骑士的速度。
  越来越多的骑士在奔跑之中发现了这种绝望,因为他们面对的最大敌人是天空之中的飞骑与那三只未知的飞行物。
  战马是无法比天空之中飞行的狮鹫骑士与天空之艇更快的,逃跑就显得有些徒劳。
  一名骑士从战马之上跳了下来,将武器扔在了身旁,双手高高举起,展示出其没有武器。
  当一名骑士这样做之后,越来越多的骑士也跟着这样,而一些心怀着侥幸的骑士跃过了已经投降的,却很快被击杀,而那些投降的骑士却没有被伤害。
  投降的骑士越来越多,成片的骑士将武器扔在地上,他们是来战斗的,并不是来送死的。
  天空之中的城弩与闪电,并不是他们能够比敌的,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他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级别的战争机器。
  这种级别的战争机器应该是帝国之间的战争才会出现,要与天空之艇作战,最少要拥有巨型城弩才能攻击到它。
  而狮鹫骑士也只有飞骑可以与之为敌,并且眼前的狮鹫骑士可比圣艾利斯王国的狮鹫骑士更为可怕。
  当整个战场安静下来之时,所有的骑士都投降了,骑士投降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
  在骑士准则之中,规定着骑士在无法为敌之时,可以选择投降来保护自己的生命,所以哪怕在场还有万名之多的骑士,但他们被卡麦公国冲杀了几次后,就投降了。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大骑士长与中级巫师全都战死,没有了指挥者,整个五国联军几乎处于失控的状态。
  亚伯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下面最少有一万三千名骑士,虽然他的天空之艇与狮鹫骑士不停的击杀,三百名骑士组成的骑士战阵也在不停的追杀,但这段时间内也只不过杀死了近千骑士。
  一万多名骑士就这样投降了?
  亚伯其实并不想要这么多的俘虏,因为五国联军首先违反了骑士准则,他以最快速的方式击杀了所有的大骑士长与中级巫师,就是不想让他们有机会投降。
  现在已经投降的骑士却是不好再杀了,再杀的话就不好向人类世界交待。
  “给我将他们的装备全都收缴,战马也一并带回,吩咐墨里城立即安排人员一起处理!”亚伯对着联络牌对博德利大骑士长吩咐道。
  博德利大骑士长并没有马上让手下骑士上前收缴装备,骑士投降后的工作非常麻烦,并不是简单的收缴装备就可以的。
  因为这里的骑士装备大部分都是各自的家族传承装备,每一名骑士的装备都要待登记清楚之后,才能够收入仓库,以备后面骑士被赎回时,连同装备一起赎回。
  如果这时手下的战阵一乱,很有可能这一万多名骑士之中会发生混乱,那么他也无法及时采取措施。
  博德利大骑士长的经验极为丰富,他带着三百名骑士在一万多名俘虏之中不断的穿梭着,已经下马手中没有武器的骑士在看到全身魔法装备,骑着战马,并结成了战阵的骑士战队时,心中的各种小心思也不由的消失不见。
  很快墨里城之中来了一批人员,他们上前开始一个个登记骑士的姓名与家族,并且将各自的武器、盔甲、战马都一一登记清楚。
  墨里城并不大,也没有强大的实力来看守这么多的骑士,这些骑士只能直接押回刚巴城。
  解除了武装的骑士被赶到一旁,并且这支由投降的骑士组成的队伍越来越大。
  没有谁敢在天空之艇的控制下捣乱,那看似装饰物的闪电螺旋,可是当着这些投降骑士的面,秒杀了五名中级巫师以及十五名大骑士长,没有谁希望下一个被秒杀的会是自己。
  不断的有被俘虏的骑士被送到一旁,但墨里城的人手太少了,一直到天黑,这批骑士才被登记了三千多人。
  亚伯看到这个速度,不由的皱眉,他命令道:“使用传送法阵,让刚巴城安排一批官员过来,我要以最快的速度连夜将这批骑士处理好!”
  命令很快就被传令下去,刚巴城中,许多已经睡下的官员被人叫醒,他们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被送进了传送法阵。
  “我的神灵,国王陛下万胜!”第一批来到的刚巴城官员借着篝火的光亮,看到了漫山遍野坐在地上的骑士,而本国的骑士则骑在战马之上看守着他们,这是一场胜利,一场大胜。
  虽然来到的官员并不知道这场战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却知道卡麦公国获得了一场空前的胜利。
  官员们立即投入到工作之中,这让登记的工作立即加快,越来越多的骑士被带到一旁。
  当天空之中出现了第一道朝霞之时,最后一名投降的骑士也被安排在俘虏队伍之中。
  一支庞大的骑士俘虏队伍向着刚巴城进发,由博德利大骑士长、狮鹫骑士与三艘天空之艇看押着,这估计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骑士俘虏队伍。
  亚伯对此也很无奈,这与他原本的打算不同,原来准备战斗一结束就立即去找五个公国的麻烦,但现在却被这些俘虏给拖住了。
  这些俘虏是个大问题,不小心看押,其中一旦有人鼓动,那么会对卡麦公国造成巨大的损失。
  要知道卡麦公国的骑士并不多,这一万三千名骑士一旦失控,在卡麦公国四散逃开,哪怕追杀杀死大半,余下的骑士也不是卡麦公国能够承受的。
  所以这让亚伯不得不将报复五个公国的时间向后推移,现在一万三千名骑士押往刚巴城才是最重要的事。
  内金城他并没有去接收,这次内金城的失守,主要原因就是内金城中的贵族与民众心向雷鸣公国的原因,这件事他并不打算如此结束,反正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将内金城抢走。
  但他却已经命令停止向内金城**应粮食,一个背叛的城市不值得获得卡麦公国的供养。
  最让他满意的就是这一万三千名骑士押送的过程中,连粮食都不用消耗卡麦公国的,因为跟在一万三千名骑士身后的那支有着数万人组成的运粮队也同样被俘虏了。
  这批运粮队的俘虏又再一次成为了运粮队,只是这一次他们是给同样是俘虏的一万三千名骑士运粮。
  就在亚伯将一万三千名骑士俘虏押往刚巴城时,整个人类世界因为这一次战争而惊住了。
  一方是一个刚刚被接手的弱小公国,一方是由五个公国组成的联军。
  一方只有三百名骑士,一方却是一万四千名骑士,十数名大骑士长。
  在这样的战力对比下,胜利的却是弱小的一方,这让人类世界大为震动。
  其中最受影响的当然就是圣艾利斯王国,他们的斥候看到了整个战争的全过程,在斥候返回汇报后,一支隐藏在雷鸣公国的庞大骑士战队快速撤回圣艾利斯王国。
  在圣艾利斯王国的大殿之中,安布罗斯陛下眼中少见的出现了惊慌之色。
  “亚历克,你前往卡麦公国,代表我向亚伯宗师表明帝国的态度,我们是支持卡麦公国的,我们谴责五个公国的行为,我们可以为卡麦公国与五个公国之间的沟通搭建桥梁!”安布罗斯陛下对着大王子亚历克沉声说道。
  “父王,现在怕是不行,最少还要十天时间亚伯宗师才会到达刚巴城,现在他正在押送俘虏的路上!”大王子亚历克看着少见失态的安布罗斯陛下躬身说道。
  “亚伯宗师会不会知道我们的打算?”安布罗斯陛下心中还是不能平静下来,他又问道。
  “应该不会,我们的骑士在行进的一路上清理了所有见到他们的人!”大王子亚历克摇了摇头说道。
  两万名骑士出行,怎么可能不被人发现,要想保密,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光一路被看到的所有人。
  圣艾利斯王国这次派两万骑士前往雷鸣公国,想在最后检便宜,大王子亚历克是指挥,但他也被卡麦公国的战力吓住了,他连接下来的计划都无法进行,就直接返回了。
  按照帝国制定的计划,一旦卡麦公国失败,那么帝国的两万骑士就会立即出现,将五国联盟的战利品变成他们的。
  而如果卡麦公国战胜,那么帝国的骑士就会前往帮助卡麦公国。
  可是让大王子亚历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万四千名五国骑士,在短时间内就被打的投降了。
  让他想插手也没有办法插手,并且他还考虑到了一旦卡麦公国发现了他们这支骑士大队,会不会直接向他们发起进攻。
  帝国的两万骑士同样没有防空的装备,一旦遇到卡麦公国的空中力量,那么将会是另一场屠杀。
  “我真后悔将狮鹫骑士送给了亚伯宗师,现在看来,卡麦公国在数十年内就可以拥有一支不弱的狮鹫骑士中队了!”安布罗斯陛下有些懊恼的说道。
  他十分清楚那多出来的十只狮鹫是从哪里得到的,正是如此他更加不敢得罪亚伯。
  因为那十只狮鹫被兽人帝国掳走后,被安置在尼烟城,可现在尼烟城是什么样子,六名兽人高级祭祀在那里死亡,数万精锐兽人战士一起陪葬,尼烟城成了一片死地。
  亚伯既然能够让尼烟城变成一片死地,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同样将圣艾利斯王国的城市变成一片死地呢?
  每次心中升起这个想法时,安布罗斯陛下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再次感觉到他走错了一步,他应该在刚得知五国联盟时,就立即通知亚伯的。
  “狮鹫骑士并不好训练,我们也是经过了数百的摸索……”大王子亚历克还准备再劝说时,却想到了那四名狮鹫大骑士长,他们是圣艾利斯王国皇族的死士,因为没有潜力而送给了亚伯。
  现在却成为了狮鹫大骑士长,在这种恩情下,谁敢说这四名狮鹫大骑士长不会将帝国狮鹫骑士的训练方式交给亚伯。
  只是从多了十名狮鹫骑士就可以看出,最少狮鹫大骑士长已经为卡麦公国训练出了一批狮鹫骑士。
  ……………………
  雷鸣公国之中,雷鸣公国的国王此时目光呆滞,因为战争是从雷鸣公国推向卡麦公国的,所以战争的局势他是最清楚的。
  当听到战败的消息后,他就已经不敢想象以后会发生什么,雷鸣公国会如何了。
  而前往卡麦公国的骑士一名也没有能够返回,巫师全部战死,这个消息更是让他眼前发黑。
  骑士是一个公国的基础,公国内之所以可以政局平稳,就是因为有着骑士在看护,为了这次战争,原本实力就不强的雷鸣公国几乎抽调了全公国的骑士组成了骑士战队。
  现在骑士都被俘虏了,这批骑士哪怕是按照普通的赎回价格,也不是目前雷鸣公国所能承受的。
  这些骑士是被雷鸣公国征召,为雷鸣公国而战的,现在被俘虏,就应该由雷鸣公国出钱将其赎回,否则谁还会为雷鸣公国卖命。
  但这些骑士太多了,多到其赎回的价格足够让雷鸣公国破产几次。
  雷鸣公国之中,这么大的消息也不可能被封锁,各个贵族家族已经派人前往王宫,要求雷鸣公国赎回自家的骑士。
  这还只是一部分,更多的贵族与骑士家族都没有得到消息,一旦都得到消息,王宫就会被前来的贵族包围。
  而雷鸣公国的巫师圈,一群低级巫师正在商量着离开雷鸣公国,雷鸣公国只有一名初级巫师留守,其他的巫师全部战死在卡麦公国。
  而在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这名初级巫师就离开了他们的魔法塔,谁也没有告诉就消失不见,连他的魔法塔都不要了,就这样消失了。
  这也难怪这名初级巫师,因为亚伯的报复心太强了,想想当年的基恩公国,就因为袭击了他的家族城堡,整整一个公国的巫师圈被全毁灭了。
  而接着就因为一名高级巫师向他发布了通辑令,在他数年后回归时,那名高级巫师也同样被杀。
  不管是巫师公会还是其他巫师表面上不说什么,但内心之中都非常清楚,这是谁做的。
  如此强的报复心理,这次内金城被劫掠,被杀死了不少人,这种情况下,这名初级巫师十分明白他是无法承受亚伯的怒火的,所以他跑了。
  身为初级巫师,到哪儿不是混,离开圣艾利斯王国到其它帝国去,找个公国投奔一样可以被公国供奉,何苦在这里等待亚伯的报复。
  不单是雷鸣公国,拉卡公国、科罗尔公国、拉尔维公国,以及组织者太科斯公国国内也是人心惶惶。
  几乎举国的骑士被俘虏,这种情况下,国内的形势一下子变得严峻起来,粮食缺少的风波仍在持续,现在又出了如此大的事,几个公国国内已经不再太平。
  由于没有骑士的压制,一些饥饿的平民开始组织起来,抢夺贵族的粮食,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无数起,整个社会开始变得混乱。
  到了这种时候,太科斯公国还想联络其它四个公国,一起商讨出解决之法,但太科斯公国的提议被拒绝了,现在没有哪个公国再敢联盟。
  而太科斯公国作为此次战争的组织国,一定会比他们四个公国受到的麻烦更大,这种时候四个公国更不可能与太科斯公国过多的接触。
  四个公国甚至在想,让太科斯公国多承担一些责任,那么他们四个公国不就能少担一些责任,这种想法之下,原来结盟的五个公国开始再无联系。
  如果是以往,圣艾利斯王国的七个属国中有六个属国实力降到了低谷,这种时候本应该是另外两个帝国的属国入侵的最好机会,哪怕不入侵就是前来打一些秋风,得一些好处也是正常的。
  但现在却没有一个公国敢动这些没有自保能力的公国,至少在卡麦公国没有完成战争索赔前,他们是不会,也不敢这么做的。
  想想卡麦公国展露出来的实力,那无敌的天空战力,最重要的就是多出的十只狮鹫,让每一个公国都会想到那已成为死地的兽人帝国尼烟城,想到那在尼烟城的六道‘灵魂之光’。
  只要想到这些,就会让任何一个公国甚至三大帝国都失去了去抢夺卡麦公国的胜利果实的想法。
  在五个公国还在惶惶不安的等待着卡麦公国的决定之时,十天时间过去了,亚伯押送的一万三千名骑士的队伍已经来到了刚巴城。
  刚巴城的城门大开,在道路的两边是无数的民众站在道路的两边。
  当天空之艇出现在刚巴城的上空,亚伯站在艇上显露出身形之时,整个刚巴城都欢呼起来。
  “国王万胜!”
  巨大的欢呼声让亚伯身在天空之艇上都感觉到了一阵震动,久已是以弱小公国示人的卡麦公国,第一次以强大的战胜国,迎来了战俘。
  强烈的荣誉感让刚巴城的民众疯狂,他们用最为狂热的目光看着他们的国王,正是伟大的亚伯国王带领着弱小的卡麦公国打败了五个公国的联军。
  刚巴城的民众知道这五个公国的一万多骑士是来做什么的,是来抢夺他们的粮食,他们赖以生存的粮食的。
  当一万三千名骑士走进刚巴城时,咒骂声,以及乱飞的垃圾扔向了这些骑士,这些原本都是荣耀的骑士。
  还好现在的食物非常珍贵,所以没有出现使用鸡蛋扔俘虏的事,但就是如此等到这些骑士走到了刚巴城的一处军营时,身上已经没有多少干净的地方了。
  这座大营就是刚巴城为一万三千名骑士准备的看押之处,实在是没有哪个牢房可以关的下如此多的骑士。
  这些骑士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每八名骑士一间房间,每天只能吃两顿,并且两顿并不会让他们吃饱。
  这样做的原因就是要让这批骑士没有力量反抗,当然这已经违反了骑士准则,按照等待赎回的骑士待遇,最少要给予骑士良好的住所以及饮食。
  但这次的骑士太多了,而目前整个圣大陆正处于粮食危机之中,能够有粮食给这些骑士吃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
  当然这些骑士在这里吃的任何食物,都是由那同样被俘的万人运粮队提供,但其价值还是会被算到赎回的费用之中。
  在看押一万三千名骑士的营房四周,大量的战士被安排在这里,城弩以及弓箭将整个军营包裹着。
  一万三千名骑士看押在刚巴城,让亚伯也无法离开刚巴城,这么多的骑士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爆炸物,一不小心就会炸开。
  随着骑士俘虏被安顿,卡麦公国的贵族们开始了忙碌,各个家族都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前来计算每一名骑士应该的赎金,然后这些数值都会直接反馈给对方公国。
  而亚伯也在等待这些骑士被处理结束后,再去找五个公国的麻烦,通过这次的战斗,他明确了卡麦公国的优势,也知道了卡麦公国的劣势。
  卡麦公国有着任何公国都没有的强大空中战力,论空中战力哪怕是三大帝国也远不如卡麦公国。
  象天空之艇与连发强城弩,这些都是矮人族根本不会对外销售的战略级武器,除了卡麦公国因为亚伯的存在,而拥有外,再没有哪个公国或者帝国拥有这样的武器。
  而闪电螺旋则更为可怕,原本象天空之艇这样的战略武器,最怕的就是被中级巫师‘瞬间移动’靠近,因为大多数时候,城弩与连发强城弩都无法击杀一名能够‘瞬间移动’的巫师。
  所以当巫师使用‘瞬间移动’靠近天空之艇后,就会给天空之艇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但有了闪电螺旋后,情况就不同了,在天空之艇上,整整十座闪电螺旋,让任何敢强行登上天空之艇的巫师,会被天空之艇的灵直接定义为敌人,然后遭受到闪电螺旋的猛烈打击。
  以闪电螺旋在天空之艇上的分布,巫师在天空之艇的任何地方出现,都会被最近距离的闪电螺旋进行快速打击,闪电的速度几乎可以让刚刚‘瞬间移动’完的巫师,根本无法及时使用第二次‘瞬间移动’,就会被击中。
  而哪怕实力再强,只要被闪电螺旋击中,就会被麻痹,接着相信哪怕是高级巫师也无法抵挡住十座闪电螺旋的共同攻击。
  天空之艇在狮鹫骑士的配合下,可以弥补其侦查以及超出射距的攻击不足的问题,而狮鹫骑士则可以将天空之艇当成一个休息的平台。
  搭乘了狮鹫骑士的天空之艇,让亚伯想到了前世的航空母舰,如今的天空之艇就是这般,只是现在的狮鹫骑士还太少,无法大量部署,等待数十年后,狮鹫繁殖到足够的数量,那时天空之艇会更加强大。
  圣大陆没有人会比亚伯更清楚天空之艇的作用,他也正在将天空之艇向着他所希望的目标努力。
  强大的天空战力的对比下,地面的骑士战力就差的太多了,虽然有着其它公国或帝国的骑士无法想象的魔法骑士装备,以及更强力的战马,但数量的差距让卡麦公国的骑士只能作为一种战力的补充,根本不能体现出骑士应有的强力攻击。
  任重而道远呀!
  亚伯心中感叹着,他此时身处于王宫之中,一直空置的王宫总算是有了些生气,每天无数的贵族官员前来汇报着关于此次战争的事务。
  战争不是打完就结束了,还有大量的事情需要解决,就连亚伯也没有想到战胜之后的事情处理起来需要这么多时间。
  每日传送法阵都有数十批贵族官员前往各个公国,象一些富有的贵族已经不再考虑其公国会帮助赎回家族骑士了,而是自己将赎金准备好,直接与卡麦公国联系。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一万三千名骑士俘虏之中,被赎回的只有三千名骑士,余下的一万名骑士,虽然卡麦公国已经将赎金的数量发给了相应的公国,但至今都未有任何人与卡麦公国联系过他们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