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林间簌簌,风雨如晦


小说:剑来  作者:烽火戏诸侯
  战场上死寂一片,以少年为圆心的一大圈军阵,在片刻错愕之后,就掀起整齐的铁甲震动声响,大军作战,可不是来看热闹的,一时间长矛攒簇,弓弩挽起,全部对准了那位自称大骊人氏的少年剑仙。
  然后陈平安做了一个很不合时宜的动作,左手将槐木剑放回木匣,右手娴熟摘下酒葫芦,然后猛然间高高举起左手,好像是在跟梳水国大军说:各位稍等片刻,容我喝过酒再打不迟。
  顿时惹来了一阵潮水般的哗然,便是一些能征善战的校尉都尉,都有些面面相觑,这位一剑斩金甲的少年剑仙,难不成真是一位万人敌?方能如此从头到尾,闲庭信步,一路长驱直入,视万人大军如无物?这场憋屈仗,还怎么打!总不能让兄弟们拿性命去填一个无底洞吧?一百两银子的抚恤金,是很高,可天底下的沙场袍泽之间,谁愿意眼睁睁看着身边熟悉一条条鲜活生命,变成一堆死物银子?
  初一和十五两把本命飞剑,都已立下战功,无形中又助涨了陈平安的那种无敌假象。
  青竹剑仙的那一剑劈斩向宋雨烧的剑气,如一线潮水汹涌前冲,却被肆意飞掠的初一,不断在一线潮当中穿梭,点点滴滴陆续蚕食殆尽。而双手巨斧的梳水国兵家修士,被速度快到吓人的十五直指眉心,吓得魁梧壮汉不得不收起攻势,他可不愿与宋雨烧以命换命,不断以双斧遮挡在身体四周,传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叮叮咚咚,双斧更是火星四溅。
  宋雨烧顺势换了一口新气,手臂横伸出去,持有剑芒吐露的屹然,腰挂竹鞘,浑身剑意暴涨,一袭黑衣无风而飘荡,能够再次放手一战,快意至极。
  陈平安在抬起手臂故弄玄虚之后,仰头喝酒的同事,在心中默念道:“初一,十五,继续缠住你们的对手,招式花里花哨一点……也无妨!”
  飞剑初一如同纠缠不休的无赖汉,盯上了青竹剑仙这位“小娘们”,十五更是将那柄重器双斧给啃咬得面目全非,满是坑坑洼洼,让魁梧汉子心疼不已。
  眼力与修为都高出众人一头的青竹剑仙,这位志在梳水国老剑圣项上头颅的剑道宗师,在抵御初一的间隙,满脸杀气地愤怒出声,一语道破天机:“那少年两次喝酒是假,换气是真!”
  武道宗师之战,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陈平安已经放下手臂,将养剑葫别在了腰间,跃过大军步阵,朝那青竹剑仙咧嘴一笑。
  换了一身新气象的宋雨烧火上浇油,大笑道:“瓜皮!”
  先前以符箓请出一尊金甲力士的锦袍老者,在丧失了压箱底的宝贝后,苦笑一声,双手捻出三张青色符箓,只是符文不再是金色,一张银色两张朱字,再度丢掷而出,又是三尊道家符箓派的力士轰然落地,并肩而立,拦在主将大纛之前,一尊银甲力士,两尊黄铜力士。
  当宋雨烧和少年剑仙联袂杀到大纛眼前,无形之中,敌对双方已经攻守转换。
  如果没有后者,宋雨烧其实已经战死于此。
  可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搅局者,宋雨烧反而占了些优势。
  楚濠对于战场形势的判断,无比清晰,半辈子戎马生涯,大小三十余场战役,尚无败绩,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所以这位脸色阴沉的大将军,悄悄将武夫真气灌入手中那枚银锭模样的兵家重宝,这枚他夫人当年那笔丰厚嫁妆中最珍贵的甲丸,瞬间如水银在楚濠披挂甲胄外边流淌,原本黑漆漆的军方重甲,变成了一副布满云纹古篆的雪白宝甲,名为神人承露甲,山上俗称甘露甲。
  虽是兵家甲丸中的最下等品秩,可遍观梳水国在内十数国,没有任何一位统军大将能够拥有此物,当然不是这些手握雄兵的国之砥柱们兜里没钱,而是有价无市,否则别说是价值一千五百枚雪花钱,就是价格再往上翻一番,武将们都愿意砸锅卖铁购买一副,三千枚山上雪花钱,三十万两银子,换来一张最好的保命符,谁不愿意掏这笔银子?根本买不着而已。
  山上兵家修士几乎全部垄断了甲丸,而剑修之外的练气士,淬炼体魄无法媲美前两者,因此更想要购置甲丸作为护身符,哪里轮得到山下的武人莽夫染指?那不是暴殄天物是什么?
  宋雨烧开始前掠,再无后顾之忧,一人一剑,愈发一往无前。
  因为有陈平安帮着殿后。
  陈平安大笑一声,一步向前,跨出两丈多远,“回来!”
  初一不情不愿地放过青竹剑仙,慢悠悠掠回,显然有些闹脾气。
  飞剑十五则转瞬间就环绕在陈平安四周,为他阻挡那些蜂拥而至的矛尖和箭矢。
  始终站在战马背脊上的青竹剑仙叹息一声,恋恋不舍地瞥了眼宋雨烧腰间竹鞘,这位江湖声望还要压过宋凤山一头的松溪国剑仙,身体后倾,脚尖一点,瞬间后掠出去,在空中转身,一脚脚踩在大纛后方的士卒头顶之上,就这样飘然远遁,彻底离开这支梳水国大军后,年轻剑仙收起那截青竹悬挂腰间,往州城方向缓缓行去,回望那杆大纛,惋惜道:“再想要趁机夺取那把青神山竹鞘,不知道要熬到什么牛年马月。这宋雨烧此次能活下来的话,怎么都还能活个二三十年吧?”
  青竹剑仙这一临阵脱逃,梳水国朝廷大军马上开始军心大乱,楚濠眼神有些疑惑,转头望向几处地方驻军的步阵,只比炸营略好一些,照理来说,不该如此自乱阵脚才对,这四支梳水国关隘驻军,虽然战力远远不如自己嫡系兵马,可有两支精锐步军老营,曾经在边境战事熏陶过多年,远远不至于如此不堪。
  当楚濠看到一位地方驻军的统兵武将,非但没有制止近乎糜烂的糟糕局势,反而高坐马背,双臂环胸,好似置身事外的局外人。楚濠顿时脸色铁青,气得咬紧牙关,恨不得策马飞奔过去,乱刀将其砍成肉泥。
  楚濠脸色大变,抬起屁股,举目眺望,不知何时,大致按兵不动的驻军厚实步阵,反而成为阻碍楚氏嫡系精骑救驾的存在,已经将大纛下的自己和数十骑贴身扈从,与三千精骑隔绝。
  宋雨烧一人对敌持斧壮汉和锦袍老者请出的符箓力士,犹有余力,始终在观察楚濠的一举一动。
  陈平安逐渐发现了事态发展的古怪之处,步阵的迅猛攻势缓缓下降,除了那拨聚拢起来围攻自己的江湖高手,军中箭矢、枪矛越来越稀疏,最后干脆就变成隔岸观火,看戏一般。而且不断有都尉校尉模样的武将在步阵缝隙策马游曳,不断与一些下属伍长和精锐士卒诉说什么。
  宋雨烧一剑将一尊黄铜力士拦腰斩断,被打回原形的符箓在空中化作灰烬,又一剑划过两柄巨斧,一长串火星绚烂炸裂开来,向四面八方激射散开,那些由斧头碎屑化成的滚烫火星,在远处士卒的甲胄上崩碎,两两敲击,甚至会发出细微的金石声,由此可见,战场上那位梳水国武道第一人的修为,是何等惊世骇俗。
  一剑逼退梳水国朝廷供奉的兵家修士后,宋雨烧以剑尖指向楚濠,微笑道:“老夫此次远道相迎,只请大将军楚濠一人去山庄做客,其余人等,愿意死战就死战,屹然剑下,生死自负!”
  大纛之下,出现轰然一声巨响。
  原来是陈平安不知不觉已经将与十余位江湖高手的战场,且战且行,不露声色地搬到了距离大纛不过五十步的地方,然后将后背托付给初一和十五两把飞剑,悄悄使出一张方寸符,直接越过了宋雨烧和两位练气士的那处小战场,出现在了身穿甘露甲的大将军楚濠马前十步外!一个箭步,重重踏地,然后身形倾斜向上,右手一拳打在那匹骏马的马头之上,打得高头大马头颅粉碎、双腿断裂,用兵才华在梳水国首屈一指,武道境界其实才三境的楚濠顿时向前扑倒,结果刚好被陈平安左手一拳砸在胸口,虽然甘露甲蕴含的灵气,几乎同时凝聚在了陈平安拳头击中地带,可是楚濠仍是被一拳砸向天空,重重摔落在三四丈外的地面,在官道上溅起一阵尘土。
  陈平安继续前奔,一楚氏精骑扈从愤然纵马前冲,骑术精湛的扈从勒紧缰绳,驾驭坐骑高高抬起两只马蹄,朝那位少年剑仙的脑袋上重重踩去!
  陈平安一个加速前冲,弯腰出现马腹那边,然后瞬间挺直腰杆,一肩撞去,撞得一匹战马竟是四蹄悬空,向后倒飞出去!
  陈平安笔直向前,双脚骤然发力,如在家乡少年鹰隼过溪涧的那一幕,如出一辙,刚刚挣扎起身的楚濠就被一拳砸在头顶,打得一副兵家甘露甲灵光绽放,刺眼异常,楚濠本人则再次晕乎乎向后倒去,白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陈平安也已经来到这位立誓要跻身一洲十大武将之列的家伙身边,蹲下身,伸手握住楚濠的脖颈,然后站起身,将那位梳水国大将军的脖子悬空提到自己肩头高度,晃了晃,转头对宋雨烧笑道:“宋老前辈,抓住他了!”
  大势已去,两位皇家供奉练气士视线交汇,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宋雨烧没有咄咄逼人,收起屹然剑放回竹鞘,对两位梳水国顶尖练气士拱手抱拳:“多有得罪。麻烦你们捎句话给皇帝陛下,以后不论朝廷如何处置,老夫与剑水山庄都一一接下。”
  然后老人就一掠向前,剑气如雨落,那些拼命冲向陈平安的数十楚氏扈从精骑,马腿被悉数砍断。
  老人飘落在陈平安身边,“走!只要离开战阵,你我返回山庄,就安全了。这支朝廷兵马人心涣散,暂时已经没有威胁。”
  整个梳水国步军陷入沉默。
  远方被阻拦在步阵之外的楚氏精骑,大概是意识到大纛这边的异样,与步阵沟通无果后,在一位骑将的率领下,开始呼啸冲阵,既不敢与这支精骑刀矛相向、又不敢擅自散阵的前方步阵,这才慢腾腾向两侧分散,尽量让出一条可供骑军驰骋的道路。
  陈平安低声道:“我还能用一次方寸符。”
  宋雨烧笑道:“那这次还我为你殿后,记得别掉头凿阵了,就往右手边撤退,咱们走山路返回,否则楚氏三千精骑还是有点难缠的。”
  陈平安点点头,深呼吸一口气,拽着楚濠的脖子,动用了那张方寸符。
  众人这才知道为何少年剑仙能够数次在原地消失。
  少年身形不见踪迹,可是大将军楚濠整个人几乎是横着飘荡的,就像是一只女子长袖拖曳在空中。
  在剑仙少年终于显出身形后,又开始展现出了御风远游的神仙风采。
  只是不知为何,背剑少年开始的时候,出现一个踉跄,在那之后才在高空如履平地。
  宋雨烧一掠而去,跟随陈平安远离战场,数次起起落落,很快就与陈平安变作两粒黑点,最终进入官道两侧远处的山林之中。
  进了山岭树林,其实就大局已定。宋雨烧想到先前陈平安的那次踉跄,忧心问道:“受了内伤?”
  陈平安笑着摇头,“有位小祖宗在跟我闹别扭呢,没事。”
  第一次在大军头顶御风而行,其实是踩在了初一十五之上,第二次,初一就不乐意了,故意让陈平安踩了一个空,然后它就返回养剑葫内睡大觉,所幸十五飞掠速度极快,完全跟得上陈平安的脚步。
  宋雨烧感慨道:“传说中北方有成功跻身武神境的武道宗师,不但能够随意悬停虚空,还能够御风飞行,正如剑仙御剑一般。”
  记起朱河当初在棋墩山所说,陈平安嗯了一声,脱口而出道:“那是武道第八境,叫做羽化境。因为可以御风,所以又被称为‘远游境’,很潇洒的。”
  宋雨烧疑惑道:“六境之上,难道不是统称为武神境?”
  陈平安也有些茫然,摇头道:“我听说不是啊,六境之上确实是开始讲究炼神了,可好像还没资格被尊为武神,我只知道第七境金身境,才有资格被喊为小宗师,第八境羽化境,第九境山巅境,然后还有第十境,如今我们大骊就有一位,藩王宋长镜,是我在家乡泥瓶巷隔壁一个家伙的皇叔,我在巷子里见过宋长镜一面,是很厉害,看着就是高手。”
  梳水国老剑圣只觉得在听天书一般。
  陈平安一看老前辈的脸色,赶紧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肚子。
  比如传授自己拳法和打熬三境武道的光脚老人,就是一位十境武夫,而且早年崔姓老人,还是宝瓶洲时隔数百年后的第一位十境大宗师……
  宋雨烧很快释然,笑道:“井底之蛙,不过如此了。无妨无妨,只要武道六境之上还有大风光,那就是天大的好事!否则世间美景都给山上神仙瞧了去,我辈武夫岂不是半点颜面不存?本就不该如此!”
  一只手还拎着楚濠的陈平安使劲点头。
  心想如果宋老前辈能够去自己家乡,肯定跟竹楼那个家伙气味相投。
  终究还是有些人,不会因为双方武道境界的悬殊,就不会坐在一张桌上喝酒。
  身边这位宋老前辈,在陈平安眼中,很了不得,所以不管老人到了哪里,遇上了谁,都会让人敬重。
  在楚濠的那口真气流逝殆尽后,甘露甲恢复成为银锭模样,坠落在地,陈平安以脚尖挑起,收入囊中。
  然后他微微使劲,手腕一抖,又将那位悄然醒来却不敢睁眼的楚大将军,给拧得晕死过去。
  宋雨烧会心一笑。
  遇上这么一位“大骊少年剑仙”,也算楚濠“洪福齐天”了。
  陈平安问道:“接下来?”
  宋雨烧叹了口气,“三千精骑再救主心切,都不敢傻乎乎杀向剑水山庄的,这支朝廷大军之中,明显有我孙子凤山的谋划,已经乱成一锅粥,更不会辅佐楚氏精骑出兵了,只会退回州城那边,静观其变。”
  宋雨烧脸上有些阴霾,“但是彩衣国剑神暴毙,胭脂郡出现魔头作祟,再加上我们剑水山庄……我觉得书院要出手了。”
  陈平安问道:“书院?是那座儒家七十二书院之一的观湖书院吗?”
  宋雨烧唏嘘道:“是啊。宝瓶洲千年以来,山上山下大致上相安无事,各国朝廷,都是书院的功劳。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剑水山庄却有可能站在了观湖书院的对面,一旦书院的夫子先生们露面,山庄恐怕就要如同这支朝廷兵马,人心散尽,山庄的百年声誉,毁于一旦啊。”
  陈平安对于观湖书院,有些印象,一是这座书院,跟齐先生创立的原山崖书院齐名,二是嫁衣女鬼那桩风波,在一起从大隋返回黄庭国途中,少年崔瀺闲来无事,便提起过一些匪夷所思地内幕,与观湖书院的读书人有关联。最后就是观湖书院的那位君子第一人,崔明皇,曾经代表宝瓶洲儒家进入骊珠洞天。
  但是为何好似如书上所讲,敢于大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的宋老前辈,提起书院的时候,会是这般复杂的情绪。
  宋雨烧自嘲道:“面对书院,束手就擒不至于,拼死一战也没胆量。愁啊!”
  陈平安不太理解。
  宋雨烧仿佛看穿少年的心思,双手负后,在山林间放缓脚步,望向稀稀疏疏的阳光透过树叶,像一粒粒金子撒落在地上,沉默片刻的老人,最终无奈道:“难道你不知道,书院先生们的言语,就是天底下最大的道理吗?我曾经亲眼见识过一位观湖书院的贤人,年纪轻轻,就能够让彩衣国剑神出门远迎,与他讨教道德学问,年轻贤人高冠博带,正襟危坐,与如那位蒙学稚童的剑神相对而坐,那份巍峨气度,真是另一种无敌。”
  宋雨烧笑了笑,“所以说啊,一百个一千个宋雨烧,都敌不过书院夫子的一句‘你错了,你当罚’。”
  陈平安问了一个问题,“那如果书院的夫子先生们,说得没有道理呢?如果君子贤人也犯了错,应当如何?”
  宋雨烧笑道:“上边自有圣人教诲。”
  陈平安若有所思,拎着一位大将军的脖子,后者双脚拖曳在林间地面上,簌簌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