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亏还是我亏?


小说:我是至尊  作者:风凌天下

  然后,皇帝陛下招来户部尚书,开口便即询问道:“国库之中,还有金银多少?”
  户部尚书闻言登时一脸菜色:“还有……大约不到两千万两的样子。”
  以日常开支而论,国库尚有两千万两的储备,至少可以维持一年以上的光景,绝不算太少,但是现在,这个数字就不够看了!
  连零头都不够!
  一百多万忠魂,每人一百两是多少?更何况,每个人一百两却又怎么够?!
  “不够!远远不够!”
  皇帝陛下喃喃的说着,随即问道:“手头上的现银还有多少?我要确切数字,”
  “不到五百万两!”
  这回户部尚书回答得倒是麻利,他有点搞不清楚皇帝陛下这么问的意图何在,就算要犒赏三军,也不能光是现钱啊,而且这点钱根本就不够,光是军饷一项都不够,更别说还有抚恤犒赏等等支出,顶多也就是杯水车薪而已。
  “五百万两……这些倒是足够完成朕的一宗想法了。”皇帝陛下皱着眉头,揉着眉心,缓缓道:“传旨工部,即刻连夜赶工;铸造……三百万枚银币。”
  “啊?”
  户部尚书忘情的抬起头,眼珠子几乎凸出来。
  您这是想要干啥?
  本来钱就不够用,一共就这点钱了,都捉襟见肘了,还要铸成银币?
  而且银币那玩意要干啥用?
  咱们国家花销,可从来没有金币银币那一说啊。
  难道是要推销新币制?
  可是之前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准备,这个中的牵扯大了去了,绝非一时三刻可以周正的好吗?
  眼见户部尚书满脸尽是不解之色,皇帝陛下解释道:“这批银币非是用以流通,那银币的正面上,刻上‘忠魂不泯,浩气长存’这八个字。嗯,那八个字下面,还要标记玉玺的印章。背面则是我玉唐国旗,这个是基本模式。”
  “然后,每一枚银币的上面,还要刻上一名阵亡将士的名字,一定要落实到每一人!”
  皇帝陛下怅然道:“我要所有阵亡的将士遗孤;除了军功勋章、应有抚恤、追封赏赐财物之外……再赐忠魂银币一枚。对应落实到每一个家庭。”
  户部尚书这才渐渐明白了皇帝陛下的意图,沉声应承道:“是。”
  “这忠魂银币,不能作为花用之用,明令严禁交易;然而持此银币者,举凡子女蒙学,尽皆半费;若有事情,优先;若受欺辱,持此可见父母官,优先处理。”
  “陛下,臣亦知道陛下乃是体恤将士遗孤,然而这批银币发放下去,却是兹事体大,牵连太多,就只说一项,银币甚是易得易铸,如此大数目的银币发放下去,彼时无从分辨真伪的局面必然难以避免,而此银币又有极大之效能……若是当真有人冒用……势必将成一大麻烦。”户部尚书沉思半晌才道。
  皇帝陛下淡淡道:“此事若是易办,朕直接传旨便是,何必还要将你找来商量,朕只得一个要求,不能冒用。”
  户部尚书傻眼:不能冒用?这就已经是天大的难事了好吗?我能有啥办法?您这不是难为人吗?
  “下去吧。”皇帝陛下道:“好好想想,想好该如何运作,不能被冒用,不能被……不能被……不能……
  “下去吧,想好了回话。””
  户部尚书一脑门子的官司,苦着脸退下。
  心道看来又要连夜商议如何规避这些麻烦……我命可真苦!
  当这穷国家的户部尚书,每一天都要勒紧了裤腰带,一个铜板恨不得掰成八瓣花,在这职位上,到处都是伸手要钱的,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每一次朝奏,受到弹劾最多的必然是我……
  我容易嘛我,今天还有额外的活儿,还要是这么烧脑这么头疼的活,要人老命啊!
  ……
  户部尚书下去了。
  “云侯还在么?”皇帝陛下问道。
  “启禀陛下,云侯已经在偏殿等候多时。”
  “让他滚进来。”皇帝陛下说道。
  说话的功夫,内侍们已经将一堆堆书籍摆满了御书房,后面还有络绎不绝的人群搬着小山也似的书籍前来。
  一般情况下,皇帝的御书房是严禁太多人出入的,即便是有皇帝陛下的旨意,也需要等皇帝陛下离开了,才能进行,毕竟太多人出入往来,会造成潜在的危险,但皇帝陛下这次所要的相关密藏书籍数量不菲;其中还包括许多前朝的古籍……当真不是小数目,粗略的估算下来,只怕堆满两个御书房也不在话下。
  有鉴于此,内侍首领自然即时禀报,所有人都知道皇帝陛下很重视这次的资料排查,绝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松懈。
  “先放一些进来,等排查完确定没有遗漏了,再往里搬另外的部分。”皇帝陛下如是吩咐下去。
  话音未落,云侯急匆匆的一步走了进来。
  “这是干什么?”云侯一看到满屋子的书,不禁吓了一跳。
  御书房说是书房,内里也确实有不少书,但更多的作用还是供皇帝处理政事,批阅奏章,当真整出这么多书的情况,亦属罕见。
  “先不说这个。”皇帝陛下眼睛紧紧地盯着云侯:“那个……之前我让你查的那件事,怎么样了?可有什么结果吗?”
  云侯翻了个白眼,径自在太师椅上坐了下来,悠悠道:“来杯茶先。”
  放眼整个玉唐帝国,包括最负盛名的京城三大流氓,秋剑寒冷刀吟方擎天在内,也断断没有人敢在玉唐皇玉沛泽面前如此放肆,偏偏天外云侯云逍遥敢,真敢哪!
  面对皇帝陛下的询问,大刺刺的要茶要水!
  皇帝闭上眼,深深吸气。
  “来人,斟茶!”
  “上你的宫廷雪芽!”云侯道:“我喜欢那个味道!”
  皇帝陛下又是闭上眼,深深吸气:“上!上雪芽贡茶!”
  茶水上来。
  云侯见猎心喜,径自伸手欲取。
  “慢!”皇帝陛下一把按住:“还是先说正事,说完了你再喝茶,喝多少都没关系管够,但事情没说完,茶就不着急喝!”
  云侯闭上眼,深深吸气,然后又缓缓吐气。
  皇帝陛下斜着眼睛看着他。小样儿,还治不了你?
  显然,嗜茶是云侯的一小弱点,足堪被整治的要害!
  “哪件事?战争的事情?”云侯终于还是决定屈服了。
  有些事,何必那么较真呢,尤其还是面对一国之主,服了就服了呗,当真能高了你矮了我吗!?
  “我是说……我让你查……”皇帝陛下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凑在云候的耳朵边上:“你那个宝贝儿子云扬……是不是……云尊……的那件事!”
  云侯又自深深吸气,然后缓缓吐气,气脉极尽悠长。
  “你到底查出什么苗头来没有?”皇帝陛下问。
  云侯径自深深叹气:“渴死我了!”
  “来人啊!”皇帝陛下额头上青筋乱跳:“将这个胆敢藐视君王,欺君罔上的……”
  “你可拉倒吧!”云侯径自一摆手,嘿然道:“我明白的告诉你,以我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凭你手底下的那点人,根本无法阻止我做任何事,知道么,是任何事哦!”
  皇帝陛下好悬一口气没上来,双眼圆睁,戟指某人:“好小子,长能耐了,有出息了,敢跟你哥叫板了是不?不过呢,你丫不早就有这份能耐了吗,你说吧,你想做什么事,你说啊,你说啊!”
  眼看与平日里判若两人的皇帝陛下,云侯有点傻眼,径自一举手:“我说,我说就是。”
  “说!还废什么话!”
  “其实说的真的就是废话,没查出来。”云侯很爽快的摊摊手:“没有。”
  皇帝陛下一时间眼冒金星,暴跳如雷,一扬手,刚刚给云侯斟上的一杯茶,啪的一声被扫落到地上,摔得粉粉碎!
  没查出来,没查出来你吊什么胃口?这就是你丫的任何事?
  你这么的拽,你咋不上天呢?!
  云侯叹了口气,一挥手,放置得远远的茶壶自行飞了过来,有条不紊地倒了一杯茶,轻轻道:“我跟你说实话,真不是故意不给你查,而是真没查出来……其实……我始终想不明白,你非要查出来谁是云尊干什么?知道他于你无害,还不足够吗?”
  皇帝陛下兀自气鼓鼓的坐在龙椅上,眼睛如同厉电一般看着云侯的脸。
  “其实谁是九尊,谁是云尊,真的那么重要吗?”云侯轻轻说道:“不管他是谁,他都是玉唐的衷心拥护者!”
  “就算被你查出来了,又能如何?”
  “云尊由始至终都在掩饰自己的身份,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真实的一面,为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云侯问着,似乎在问皇帝,又似乎在自言自语:“九尊之中硕果仅存的他,想要报仇,首先便是要安全,唯有安全为先,才能谈到后续,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云尊的身份,一天没有当真揭开,便留给整个天玄大陆多一天的震慑!属于……九尊的独特震慑!”
  “但若是有一天,云尊的身份公开了,身份背景底细被人挖出来了,那么……你以为,玉唐的九尊传说,还能持续多久?”
  “别人一旦知悉了他的身份,也许不出三天,他就要死于非命!”
  “那时候,九尊就真的要变成传说了!”
  云侯道:“所以,别查了!”
  皇帝陛下的眼神慢慢地转为柔和,与无奈,道:“这一节朕如何不明白,放作之前,朕也不会如此刻意的追查的。但现在的情况又有变化。”
  “你该当知道九尊之首的土尊,正是朕的大皇子……他在机缘巧合之下,留下了血脉。而这件事情,当初还是云尊通知朕的……”
  皇帝陛下无奈的闭上眼睛:“你知道么……这也就是说……这位云尊现在可以左右皇权,甚至,可以左右皇位继承人;甚至……若然朕最终将皇位传给了那个孩子,这位云尊就等于是摄政王……”
  “朕……不想查;但却也……必须要查啊。”
  皇帝陛下叹息一声。
  这是一位皇者的无奈,帝王心术本就难测,尤其当某些人某些事超出皇权所能掌控的范畴之外,尤其如此!
  云侯哼了一声:“若是如此的话,那么就更不能查了,你以为我刚才所言,凭你所拥有的实力,已不能阻止我做任何事,是玩笑话,很遗憾,这是事实,亦是现实,我犹如此,何况云尊!”
  皇帝陛下颓然无语。
  云侯斜眼看着他,丝毫不掩饰讥诮意味的道:“瞧瞧你生的这些个号儿子,一个个都是一些什么玩意儿?除了争权夺利,就是自私刻毒;一个个对外如鹌鹑,对内如毒蛇一般,有一个半个像样的么……我说……”
  皇帝陛下无力地抬头:“什么?”
  云侯抽抽嘴角:“我有时候真的很怀疑,你是不是被带了绿帽子……这些种,除了老大之外,其他的一点都不像,不,应该是一点都不像咱们家人……”
  这番吐槽话还没等说完,早被暴怒的皇帝陛下狠狠地一本书拍在了脑袋上:“混账东西!”
  云侯自知失言,咳嗽一声,将满头满脸的碎屑抹了抹,若无其事的端坐:“我刚才是开玩笑,这会真的是在开玩笑。”
  皇帝陛下气得浑身发抖:“我让你开玩笑!”
  又是好几本书在云侯头顶粉碎,皇帝陛下怒不可遏:“我现在气得是,父皇当年为何的那么不检点,出去搞,最终搞出一个你来……你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气朕的!”
  云侯翻了个白眼:“他应该庆幸他有出去搞……要是光搞出了一个你,你还要更累……你承不承认我帮了你老多老多的忙,很多还是大忙,做人哪,得讲点良心,就算是帝王,是皇者,也不能全然的抹杀良心,是不?!”
  皇帝陛下被气的白眼乱翻,眼看一口气就要上不来厥过去,一根手指颤抖的指着云侯:“你你……你你你……你要气死我了!!”
  但正如云侯所言,云侯真正帮了玉唐皇许多许多,抛开气人之外,真正没啥可指摘的。
  云侯轻翻白眼,道:“好了好了别气了,就算你再气又有什么用。我干脆把实话都告诉你,云扬那个孩子很不一般,胸藏锦绣,心有乾坤,他也就无意皇权,否则就算不是我的种,我都巴不得直接让他承继大统,可惜人家孩子看不上咱们这点基业;再者就是,他还真就不是云尊,这一点,我很清楚。”
  皇帝陛下哼了一声,瞪着他,静候云侯的下文,料定云侯此言必有根据。
  “当日战况千钧一发,九尊之力意外出现助战,乃是九尊威能同现,当时我就在旁边看着,这点决计错不了,而那时云扬亦骑着马,在战阵之中冲锋……所以说,他绝对不是云尊。”云侯叹口气:“那时候,我表面上主持护送老秋归来,实则却又偷偷回去一看究竟,你回想回想,举凡是你交代下来的事情,我那次有不尽心?”
  皇帝陛下皱起了眉头:“可是……”
  “我再说最后一遍,真的不是他!”云侯无奈的摊手:“你要是连我都不相信,那你还能相信谁,咱们可是亲兄弟。”
  皇帝陛下叹口气:“亲兄弟……我能有你这样的亲兄弟,真是烧了八辈子高香……天天看着你东游西逛,风流潇洒快活,朕天天累得喘不过气……”
  云侯瞪起了眼睛:“你说什么呢?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
  皇帝陛下哼了一声:“试试就试试,难道朕说得不是事实?你天天在外面游山玩水,这不是事实?反观我过得什么日子?你自己心里没点数?朕亏得慌!亏得慌你明白么?”
  云侯眼珠子气的突出来半尺:“你说什么?你亏?!你还能有我亏?你这个皇帝别的没当出什么成色,这脸皮可是登峰造极,无人可及了!”
  他霍的一声站起身来:“你要是不说这个我还不生气,你既然今天说起来,我就和你理论理论。你还敢说你亏,你哪里亏了?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身份尊贵,君临天下;我呢?我特么的全国都知道我是皇族身份,可也特么的全国也都知道我是个私生子!包括皇室子弟在内,谁跟我照面跟我行过族礼?!”
  “你他么的三宫六院,妃嫔无数,享尽艳福,可我呢?我也四十多了,可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枚!你生儿育女是延续血脉,就算鼓捣出来的几乎没有好玩意,但总是子孙满堂,可我呢……”
  “你说我长得也好,来钱还容易,谁谁都不敢惹,更有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我这些年过得什么日子?你亏?”
  “是看上我的红颜知己少吗?压根就不是!可我为什么还要打光棍!?”
  “还不多亏了咱们那位英明神武的父皇,他是真牛逼啊,临死前拉着我的手让我答应他这辈子不要成家,成家也不要生孩子,怕之后会引起皇权动荡,他知道我但凡成家,肯定比你出息……”
  “看你还有脸谁,那我呢,亏不亏?”
  “我一切都为你牺牲了,我都没息得说亏,你居然还敢说亏?”
  “刚才你就只有一句话是说对了,就是说你能有我这样的亲兄弟,真真是烧了八辈子高香……”
  “既然你说亏,那不如咱俩换换啊!”
  云侯鼓着眼珠子暴跳如雷:“来,换换,看看我云逍遥能不能当好这个皇帝!最起码的,我生个儿子我能教好,不像你,调教出来一个有出息的儿子了吗?别跟我大皇子,那是你丫调教得好么,那是人家孩子天生就有出息,就你还舔着碧莲来说跟我比你亏了……你亏个叽叽!”
  皇帝陛下半晌无语,好半晌才翻着白眼道:“这是当年父皇决定的,你要有意见,你找他去!”
  ………………
  二合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