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东郡的臣服表现


小说:绿洲中的领主  作者:济府老赵
  屠杀终于在瑞斯尼斯顿河畔结束。
  除却那些骑士和骑士侍从们骑着战马逃走,一头扎进河水里泅渡,并得到在岸边看守战船的水贼们的接应,其他人都已经被屠戮殆尽。
  场面很惨,从树林外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一个个的致命伤大部分都是在背部。
  已经成为溃逃的兵员们根本就失去了反抗的精神。
  只是被屠戮的羔羊。
  等康德在营地内,吩咐安排晚餐时,随着天色的逐渐黑暗,散出去的沙漠强盗和萨兰德骑手们也逐渐回来,连同全部的马穆鲁克,共同回营。
  只是与之前干净整齐的模样不同,大部分的骑兵们身上都带着血迹。
  同样是人人带伤。
  还有少许战马拖回来的尸体。
  这场战役事实上并不像想象般的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骑兵们精锐,估计连那些水贼们组成的步兵阵型都冲不开,可就是现在,同样能看出,就算是冲进了水贼当中的骑兵们,一样受到了伤害。
  在冲锋初期,那些水贼们可并非没有反抗,那时候也是骑兵伤亡最多的时刻。
  当然。
  就算是反抗也没有任何作用。
  最终,水贼们被屠戮一空,溃散的步兵根本不是骑兵的对手。
  何况这群水贼们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心态,面对来自萨兰德苏丹国的这些骑兵们,一群货真价实的,在卡拉迪亚大陆拼杀出来的精锐们,根本没有半点抵抗的精神。
  一队队的水贼被屠戮,一群群的精锐长枪兵们被收割,生命在凋零。
  哪怕是逃出去的骑士们都留下了不少断后而阵亡的家伙。
  他们也是唯一成建制逃走的部队。
  骑士统领。
  以及亲密的十几个骑士。
  还有所属的一百多个骑士侍从。
  至于其他人,则全部因为自觉殿后,或是强制殿后,亦或者被放弃,直接倒在了这群凶悍的萨兰德人的屠刀下,哪怕是跪地求饶,宣布投降,都被屠戮一空。
  康德的命令很清楚,不需要俘虏,那么他们就坚决的贯彻执行,不要俘虏!
  只是还有例外。
  贝斯图尔这个库吉特汗国的年轻人回来。
  他的身后还带着十几个俘虏,旁边就是面色严肃的皇家骑士和狮骑士们,以绝对的数量,来让这十几个俘虏瑟瑟发抖,根本不敢有丝毫反抗的意思。
  这些人中,有3个是水贼首领,其余的12个则是暗红教派的祭祀。
  都是掌握有超凡力量的家伙。
  “跪下!”
  贝斯图尔也不客气。
  将这些俘虏带到康德的帐篷外面,伸手就用马鞭狠狠地抽翻了个动作稍慢的祭祀:“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站着一群猪猡!都给我跪下!”
  这15个俘虏满脸屈辱和绝望,哪怕眼里带着怨毒和仇恨,却根本不敢反抗。
  因为他们旁边可是有足足30名大骑士!
  近战无敌的大骑士!
  虽然3个水贼首领也都是大骑士的级别,但却架不住10个大骑士的围攻。
  至于旁边那12个暗红教派的祭祀,根本就更是可怜,估计1个大骑士,在这么近的距离,用不了2分钟的时间,就能将他们全部屠戮一空!
  法师的施法虽然强大,但是近身肉搏,却和一个平民没有任何区别!
  没人敢放肆。
  因此他们也屈辱的跪下。
  曾经他们并非没有受到过这种侮辱,但以他们的身份来说,起码都在十年前,现在重新跪下,完全就是内心的恐惧,以及对死亡的畏惧。
  谁掌握了绝对的实力,那就等于掌握了世间的一切权利。
  康德走出帐篷。
  后面有骑士立刻放过来一把椅子。
  坐在上面,康德平静的看着这些俘虏,目光却看向旁边欠身站着的贝斯图尔:“说说吧,这些朋友们,究竟是什么身份?”
  “康德大人,我也不算了解。”
  贝斯图尔微笑。
  但是手中的马鞭却轻轻扬起落下,扭头看着这些俘虏们,声音里也带着几分森然:“好了,在尊敬的康德领主面前,说出你们的身份和秘密,或许你们能体面地活下去,而不是像个卑微的杂种一样,尸体被随意的扔在野地里,任凭秃鹫啃食!”
  “我说!”贝斯图尔的话音落下,有个粗鲁的水贼打扮的家伙却直接开口,两腿跪着向前爬行两步,急切的道:“我愿意投降,为康德领主献上我的忠诚!”
  “啪——”
  但是他整个人却被马鞭直接抽飞。
  脸颊都被打的烂掉,贝斯图尔收起手里那结实的牛皮马鞭,声音更是森然:“康德大人需要你的忠诚?你只是一个卑微的猪猡!现在说出你知道的一切,还有你们的身份,才能活下去!”贝斯图尔沉声道:“别说问题以外的东西!”
  “我说…我说…”那些水贼首领和暗红教派的祭祀连忙叩头,一个个已经被吓得惊慌失措,完全失去了曾经的头脑。
  在死亡的威胁下,没人敢继续耍些花招。
  他们其实也看得出。
  目前这位康德领主,根本对他们毫不在乎,只是觉得还有点利用的价值,才将他们俘虏,如果回答的不让人满意,他们完全就是死路一条。
  而他们不想死,全部都选择了配合。
  果然。
  水贼首领就是这片瑞斯尼斯顿河的水贼。
  只是现在的水贼势力,已经被康德直接摧毁,在陆地上就算是损失殆尽,精锐被屠杀一空,哪怕是有在老巢留守的部分水贼,也只是一群老弱病残。
  水贼们最强大的,还是他们的水战,可现在却放弃了自己的长处,来到了陆地上和康德拼长处,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而那些暗红教派的祭祀,就是在东郡领逃出来的暗红教派余孽。
  康德已经清楚,
  现在的东郡领发生了清洗运动。
  曾经明面上被人所知的暗红教派成员,几乎全部被清洗干净。
  哪怕是掌握有神秘力量的暗红教派祭祀,都被大量部队涌上来,直接让几十把战弓,隔着十几米的位置就给轻松的干掉。
  整个东郡领,现在都是对康德的敬畏,以及某种讨好的情绪。
  “不错。”
  康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微微翘起嘴角。
  在他看来,或许东郡领,已经可以说是拿下了,最起码又经过了这场战役以后,那些东郡领的贵族,根本不敢继续招惹他。
  PS:年前忙着送礼,现在好多了,能慢慢恢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