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断臂之仇


小说:牧神记  作者:宅猪
  箱子里面又安静下来,静谧到极点,听不到任何声音,甚至连呼吸声也听不到!
  而秦牧却在这黑暗中行动自如,偏偏又毫无声息,一滴汗珠落下,砸在血泊中,发出细微的声响。
  汗珠的主人立刻移动脚步,猛然心口一痛,心脏被一根竹杖刺穿。
  秦牧从他身后抽出竹杖,无声无息前行,后面传来尸体跌倒的声音。
  这个声音立刻引起剧烈的动荡,四周诸多域外邪魔纷纷出手,爆发出的神通和明亮的灵兵纷纷向声音传来之处轰去。
  在神通和灵兵明灭之间,秦牧鬼魅般在箱子内部闪动,一个又一个神通者丧命在他的手中,等到亮光消失,彻底恢复黑暗,一个个神通者摇摇晃晃,尸仆在地。
  四周再度平静。
  箱子内部方圆百丈,算起来并不小,有一百三四十亩地大小。
  数百人分布在这样的空间中绝对不会拥挤,哪怕有龙麒麟这等庞然大物,然而对于他们这等神通者来说,空间便显得狭小无比了。
  对他们来说,神通可以瞬息而至,甚至威力强大的神通可以席卷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秦牧将他们收入箱子之时,众人惊慌失措之下,立刻大打出手,所以一开始时箱子会剧烈抖动摇晃。
  那是最黑暗最混乱的时刻,所有人为了自保都在向四周任何方向出手,死在自己人手中的强者也不在少数。
  这场混乱没有持续多久,有天人境界的强者立刻出声,让众人不要惊慌。
  那位天人境界的强者脑筋聪明,但是下一刻便被秦牧刺杀,于是又是一片混乱,秦牧在混乱中持杖杀人,即便是遇到天人境界的强者也难逃他近身搏杀。
  这场混乱平息之后,有人试图打开箱子,让亮光照进来,然后又被秦牧一杖刺死。
  期间,又经历了数场生死搏杀,现在箱子里人人自危,压制自己的心跳,屏住自己的呼吸,哪怕是身上的伤口也被压制住,不让鲜血流出,免得惊动秦牧。
  他们甚至还必须闭上眼睛,眼睛会在黑暗中出卖他们的位置。
  他们这些神通者往往都修炼了瞳法神通,眼睛会发出光线,这无疑是秦牧最好的目标!
  秦牧便如同黑暗中的蝙蝠,神出鬼没,任何声响都会惊动他,引来杀机。
  这令人窒息的黑暗,潜伏着随时夺取他们性命的魔王!
  箱子开合,又吐出几具尸体,就在箱子开合的一瞬间,亮光从上方照了下来,箱子里的众人毛骨悚然,各自移动身形,不敢留在原地,片刻混乱之后,又传来神通碰撞声和尸体倒地的声音,又有几人死在混乱中。
  “我受不了啦!”
  一个“域外邪魔”终于受不了这无比恐怖的氛围,神智崩溃,各种神通灵兵四下挥洒轰击,厉声叫道:“谁都别想接近我!你们死!你们都死!”
  他的神通威力强大,轻而易举便贯穿百丈空间,灵兵也锋利异常,四面八方扫去,迫使隐藏在暗处的人不得不抵挡。
  箱子中,一场大混乱爆发,到处都是喊杀声,各种灵兵各种神通混乱轰击。
  过了良久,那个发疯的神通者呼呼喘着粗气,停下手来,四周没有了任何声音,只剩下他的喘息声。
  “死了?”
  那发疯的神通者怔了怔,又惊又喜,哈哈大笑道:“你们都死了!都死啦!我活下来了,只有我还活着!”
  噗——
  一根竹杖从他口中刺入,后脑穿出。
  箱子打开,四面铺下,光芒洒落,依旧是百丈空间,然而百丈空间里只剩下秦牧和面色苍白的班公措,以及趴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龙麒麟。
  他缩小成丈余长短,躲在一群架子后面,长着皮粗肉厚倒也无碍,只是身上插满了大大小小的灵兵,甚至其中还有几口剑显然是秦牧的飞剑,显然混乱中有不少攻击落在他的身上。
  他的个头大,尽管竭尽所能的缩小体型,但仍然不免挨了不少攻击。
  地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死状各不相同,有的是被竹杖刺杀,有的是被刀劈了脑袋,有的是被挂在了画中,抹去了头颅,还有几只牛羊,以及被刺成刺猬的神通者,还有人被剑丸压得骨断筋折,被真龙巢压得粉身碎骨。
  不过,更多的人是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当时的情形实在太混乱,众人为了自保,不得不自相残杀,死在秦牧和班公措龙麒麟手中的人反而是少数,最多只有三成。
  班公措抹去脸上的血迹,犹自心有余悸。
  漆黑的空间中,秦牧不止一次与他碰撞在一起,若非他施展出黄金宫的绝学,被秦牧察觉到,只怕连他自己也要被秦牧干掉。
  混乱之中,他受了很多伤,也干掉了不少对手,但是最危险的那次还是被秦牧近身。
  差点便要了他的命!
  班公措虽然躲过了秦牧的必杀一击,但是心口处被竹杖刺破一个血洞,被他险之又险的避开心脏,脖子处差点被杀猪刀抹断动脉,他的脖子拧出一个惊人的弯度,这才避过这一刀。
  虽然之后秦牧认出了他的神通,便没有再向他出手,但是他总是怀疑其实秦牧早就认出了他,只是想趁此机会将他一起杀掉!
  当然,他并没有证据,此刻也不好再提此事。
  秦牧身上到处都是血迹,一瘸一拐的将一具具尸体拖出箱子,他也受了很多伤,混乱爆发的时候他的处境也危险无比,险些死在四面八方横冲乱撞的神通和灵兵的攻击之下。
  这其中,甚至还有几位天人境界的强者,他们的神通威力更强,元神的攻击力可怕无比,倘若一击打实,即便是他催动真龙霸体也必死无疑。
  他还是被许多神通和灵兵击中,若非那个“域外邪魔”突然发疯,他也很难笑到最后。
  班公措也上前,两人吃力的将一具具尸体抬出去,扔入黑暗中,都没有说话。
  过了不久,所有的尸体被他们扔出,秦牧留下来这些“域外邪魔”的灵兵,收入自己的饕餮袋中,随即将自己在厮杀中遗弃的灵兵收回。
  噗噗噗——
  龙麒麟身上冒出几串血光,几口飞剑从龙麒麟身上飞出,与秦牧的剑丸融合。
  龙麒麟看了看自己还在飙血的伤口,又看了看秦牧,叫道:“教主,你捅我了?”
  “我没有,别瞎说,是误伤。”秦牧矢口否认。
  班公措迟疑一下,趁着龙麒麟舔伤口的时候,催动刀丸,几口刀从龙麒麟屁股上脱落,与刀丸融合。
  龙麒麟大怒:“大尊,你也捅我了?”
  班公措连连咳血,看向秦牧,秦牧装作没有看见,班公措讷讷道:“误伤,一定是误伤……”
  他迟疑一下,道:“秦教主,还有龙涎吗?给点儿,我也受伤了。”
  秦牧翻开饕餮袋,取出几瓶龙涎,班公措迟疑,不敢去接,挠了挠头:“用秦教主的龙涎疗伤,我突然有些发毛,不太敢确定抹在伤口里是会伤势痊愈,还是会突然毒发身亡。”
  “爱用不用。”秦牧将龙涎打开,涂抹伤口。
  班公措看向龙麒麟,龙麒麟正在催动麒麟火,将身上的灵兵烧熔化作铁水流下来,瞥见他厚着脸皮走过来,龙麒麟顿时来了脾气,屁股朝向他,露出几处深深的伤口,怒道:“舔伤口很好玩吗?想让我舔你的伤口,你先舔舔我的伤口!”
  班公措面黑如炭,小心翼翼道:“我是来借点龙涎,不是要舔,可怜则个……”
  龙麒麟还是心软,于心不忍,呸了一大口龙涎:“你自己舔!”
  班公措刮起来一些龙涎,涂抹伤口。
  他们各自治疗伤势,秦牧又取来一些龙涎,抹在龙麒麟屁股上的刀伤处,休息了片刻,他们还是腿脚酸软。
  黑暗中,脚步声传来,秦牧挣扎起身,催动丹霄天眼看去,黑暗中一个身影走来,血色的披风。
  班公措也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打开身后的大葫芦,血瀑布飞起,悬在空中。
  龙麒麟爬起来,只是四肢无力难以支撑住自己的身躯,觉得还是坐下来舒坦,于是坐着酝酿真火。
  秦牧双手垂下来,举不起剑丸,只能轻轻弹动指头,剑丸中无忧剑飞出,漂浮在他指尖,细小无比。
  走过来的身影是一个少年,背着长刀,但是并没有走过来,而是停下脚步,谨慎的看着前方数百具尸体。
  他在黑暗中,黑暗中的魔怪却对他视而不见,这黑暗似乎只对这个世界的人有效果,对他这等天外来客来说则没有任何威胁。
  “杀我天庭灵秀军的一支斥候,你很厉害!”
  那背负长刀的少年抖了抖披风,披风上都是鲜血,隔着黑暗与秦牧对视,沉声道:“在下灵秀军的洛无双,阁下可敢报出名号?”
  班公措嘿嘿笑道:“洛无双,灵秀军?没听说过。小子,你很有能耐啊,上来受死!”
  长刀少年淡然道:“洛某很钦佩诸位,竟然能仅凭两人一猪,杀掉这么多高手。你们能杀了他们,本事不弱,不过他们只是斥候。而灵秀军则是选拔天庭后起之灵秀组建的军队,不是这些斥候所能媲美。你们这些上皇土鳖,竟有如此能为,值得敬重,所以问你们名姓,也好让你们死后留个名声。既然你们不要,那么……”
  他悍然拔刀,竖刀迎风劈下,空中一道刀光如同匹练,迎风一落,刀光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八变十六,次第分裂,待来到秦牧等人身前,已经变成了铺天盖地的刀光!
  班公措怒吼,双手猛然合并,血瀑布化作一尊血佛,迎上刀光,随即在刀光中粉碎,不过被血佛冲击,刀光有了一刹那的不稳定。
  班公措跌坐在地,呼呼喘息,没了法力。
  秦牧指头挑起,无忧剑呼啸穿出,叮叮叮刺破刀网,瞬息间来到那少年身边。
  他尽自己最后的力量施展出剑招,已经再难防御自身,龙麒麟怒喝,身上的龙鳞齐刷刷飞出,一面面巨大的龙鳞如万千大盾挡在秦牧身前。
  那少年身形变化莫测,躲避剑光,横刀便挡,他的刀法出神入化,另有一番雄奇之处。
  秦牧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和元气运剑,剑法十八式,变化莫测,待到最后一招使出,那少年洛无双闷哼一声,握刀的右臂被斩断下来。
  他抬手抓住断臂,抽身便退,瞬息间来到里许之外。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他厉声道。
  秦牧自忖自己的元气已经快要耗尽,再难杀出里许的距离,当即收剑,无忧剑围绕他轻快的旋转,让他显得还有余力。
  “天圣教主,秦牧。”
  秦牧露出笑容,悠然道:“我身边的,是楼兰黄金宫大尊。”
  班公措脸色微变。
  ————提前两分钟更新!而且是三千六百字章节,宅猪骄傲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