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有神赤秀


小说:牧神记  作者:宅猪

  那鸟首神人侧头,拍了拍翅膀,没有好气道:“你犯的事你会不知?你再想想!待会阎王砍你的头,你也好死的明明白白。”
  秦牧茫然,丝毫想不起来自己犯了什么事。
  “难道是我将月亮船开走的事情?不过月亮船并不属于酆都,是牧月者的东西,阎王鄙视月亮守的为人,没有接受月亮守的投靠,我开走月亮船也不算是犯事吧?”
  他本来便打算进入酆都去寻村长,还要看看少年祖师是否也在酆都之中,虽然鸟首神人说他犯事,秦牧非但没有担心,反而有些期待。
  而且,现在想跑也跑不掉。
  突然,星犴的嘶吼声传来:“秦神医,你对我做了什么?”
  秦牧回头看去,这位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存在已经找不到哪个才是他,他身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肢体,那些头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竟然没有一个身体是他的。
  到了死者生界,这些肢体原来的意识恢复,消失的肢体恢复,抢占原本属于自己的肢体,反而将星犴自己的意识挤占得毫无存在感。
  现在的他根本无法操控驾驭这具庞大诡异的多肢体混合体!
  “星犴,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二三十颗头颅一起发问,接着这些肢体扭打起来,像是一个圆球滚来滚去。
  秦牧恻然,道:“星犴,我并未对你做什么,而是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你夺取他们的肢体,造成了现在的你。在这个死者生界里,活着的,是死的,死的,是活着的。你看我,看龙麒麟,你便会明白我的话。”
  星犴现在动弹不得,只有那些其他人的肢体才能动弹,他从其他人身上抢来太多太多的东西,以至于他的身体上属于他的东西仅仅只剩下三魂。
  他的元神甚至也是从他人身上夺来的!
  那鸟首神人侧头看向星犴,道:“星犴,阎王也要见你。你身上藏着让他感兴趣的元神。诸位,随我走吧。”
  星犴所形成的那个大肉球嘶吼,竭力想要离开这死者生界,然而他身上的肢体却丝毫也不听他的话,反而迈开几十条腿脚,手脚并用向酆都爬去。
  “放开我!”
  星犴的声音中带着惊恐,他第二次感觉到恐惧。
  他第一次感觉到恐惧时,是在他打开生死神藏时,察觉到自己的性命有尽头,寿元大限一到,生死神藏下的幽都,便会将他的元神吞噬,永坠黑暗之中!
  那是大恐怖,是他所不能接受的结果!
  而打开神桥神藏之后,他发现神桥已断,以他的才智无法修复神桥,于是星犴走上了另一条路,另一种长生的路。
  他夺取他人的肢体。
  既然自己无法成神,难免肉身苍老,那么便夺取其他人的肢体,替换掉自己苍老的肉身。
  他毕竟心高气傲,他还想另类成神,能够入得他的法眼的,都是世上最顶尖的存在,某一方面达到神境的存在。
  虽说他并不杀掉他眼中的这些羔羊,但是还是有些人因为他而死。
  现在这些人从死亡中活过来,而他却死了,这些人在分裂他辛辛苦苦炼就的真神之体,在试图将他撕裂!
  他又感受到了这种大恐惧,生死的大恐怖!
  鸟首神人轻轻的挪动一下脚步,寻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缩头蹲在山头上,道:“星犴,你犯的事也发了,不过这次阎王要查的并非是你,而是你身上的天庭余孽。”
  “呵呵呵……”
  星犴体内突然传出一个阴森诡异的声音:“什么狗屁阎王?不过是旧时代的余孽罢了!你们想寻的是我吧?”
  “隗巫神!”
  秦牧心中一惊,只见星犴那枝枝叉叉般的身体中突然隗巫神的元神膨胀开来,化作千百丈的庞然大物,狰狞恐怖,比山头还要高大,还要伟岸,目光如同两座火山的火山口,泛着熊熊的火焰,火焰四周便是浓烈无比的黑暗。
  他居高临下,俯视下方山头上的那尊鸟首神人,冷笑道:“你也是旧时代的余孽,我见过你,开皇时代的夜游者,你原本是开皇时代看守犯人灵魂的鸱鸺,能够自由飞行穿梭于幽都和现实之间的神祇,自名赤秀!赤秀,当我一拜!”
  他纳头便拜,那鸟首神人依旧安安稳稳的站在山头上,纹丝不动。
  隗巫神吃了一惊,纳头再拜。鸟首神人抬起一条腿,蹬了蹬自己的嘴角。
  隗巫神心头大震,急忙转身便走,向死者生界外疯狂逃去。
  他还未死,肉身还被镇压在大墟的阳山,在这里没有恢复肉身,只剩下元神,元神的速度天下无双,比世间任何神腿的奔跑速度还要快。
  他这一动,瞬息间便跨过雾海,便要冲出酆都的笼罩范围。
  就在此时,鸟首神人赤秀振翅飞起,秦牧等人身边一股大风呼啸而过!
  秦牧抬头看去,但见空中一个人面大鸟翼展无量,遮天蔽日,探爪便将隗巫神那伟岸的元神扣住!
  下一刻,便见这鸟首神人振翅而回,将隗巫神掼在地上,依旧蹲在山头上静静的理着自己的羽毛。
  秦牧打个哆嗦,身上的骨头乱碰,哗啦啦作响。
  这等速度,别说他,就算是瘸子来了也逃不脱!
  这位鸟首神人赤秀的形态极为古怪,刚才他飞出去的一刹那,从肉身形态直接转变为纯粹的元神形态,所以速度才能如此之快,还在隗巫神的元神之上,因此才能如此轻易的追上隗巫神,将其擒拿。
  而现在他飞回来,又从元神形态化作肉身形态,这种随意虚化实化的法门极为诡异。
  “难怪隗巫神说他能够自由穿梭在幽都和现实之间,看来的确所言不虚。”秦牧心道。
  此刻,隗巫神身上缠绕着一道道锁链,正在挣扎不休,但始终无法摆脱锁链的控制。
  饶是这尊凶神邪恶无比,此刻也无可奈何,见挣扎不脱,便安静下来,冷笑道:“赤秀,我命由天,由不得阎王!你们拿下我又能耐我何?”
  鸟首神人拍了拍翅膀,又有一道锁链飞出,将星犴捆了起来。
  那锁链是白骨所化,像是一节节脊椎骨炼制而成,不知道有多少节。
  白骨锁链围绕星犴绕了几圈,然后又将秦牧的双手捆住。
  秦牧有些不解道:“我又跑不了,赤秀师兄要这么麻烦?”
  “你别说话,我讨厌活人的味道。”
  那鸟首神人心念微动,白骨锁链与隗巫神身上的锁链连在一起,带着他们向酆都走去。秦牧连忙道:“我还有个箱子,还有头龙麒麟!”
  “真是麻烦。”
  鸟首赤秀解开锁链,道:“你将你的龙麒麟唤醒,快点跟上来。别想跑,你跑不了!”
  秦牧踢了龙麒麟两脚,龙麒麟还是没醒,赤秀拔下一根羽毛,在龙麒麟的额头上刷了一下,龙麒麟这才醒来,战栗发抖。
  秦牧安慰道:“龙胖莫怕,祖师多半也在这里,咱们这次进入酆都,说不定便可以见到他。”
  龙麒麟脑中轰然,吃吃道:“你不是说,祖师成神了吗?”
  秦牧沉默片刻,展颜笑道:“祖师在酆都成神了。”
  龙麒麟沉默下来,抬起爪子抹了抹眼眶,不过此时他没有肉身,也没有眼泪。
  “我早知道你骗我……”他垂头道。
  秦牧想了想,道:“你看,在这个世界里,你和我都是死的,然而祖师却是活得好好的。在我们的世界里,我们是活的,祖师是死的。或许,生和死并非你想象的那样,死后只是另一种活着。你也无需悲伤。”
  龙麒麟抬起头,想了片刻,认认真真道:“但你今后不许骗我。”
  秦牧郑重点头:“我是怕你想不开,所以才……”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想得开。”
  龙麒麟语气平静道:“他能活在这个世界里,我已经很满足了……教主,你的尾巴骨硌着我了。”
  秦牧站起身来,踩在他的脑门上,龙麒麟随着鸟首神人穿过鬼门关,向酆都城走去。
  他们身后,箱子摇摇晃晃的跟着他们。
  这只箱子此刻走起路来东倒西歪,像是喝醉了酒一般,秦牧回头,心中诧异,猛然想起一事:“不好,箱子里都是胳膊腿儿的!”
  他刚刚想到这里,星犴的那口大箱子终于忍不住,两扇箱门嘭的开启,这口大箱子终于吐了。
  一个个稀奇古怪的人从箱子里喷了出来,还有一大堆欢天喜地的骷髅也被箱子喷上半空。
  “我们进入酆都了!”
  那些骷髅在空中生出血肉,落地化作一个个赤条条的男男女女,欣喜若狂,撒腿便向酆都跑去!
  而刚才被箱子喷出来的人则都是残缺不全,缺胳膊少腿,还有人胸口出现一个前后透亮的大洞,缺少心脏。
  还有的缺少肋骨,有的缺少灵魂,有的缺少神藏,少的东西都是稀奇古怪。
  这些人茫然,他们是星犴收集的残肢。
  箱子追过去,锲而不舍的追赶那些跑出去的人,想要将他们捉住重新塞回箱子里收藏。
  秦牧连忙唤回箱子,道:“那些人在这里就活过来了,不用收藏他们了。我给你几件宝物,你放在肚子里便是……”
  嘭嘭嘭——
  箱子里突然传来一声声巨响,接着箱子越来越大,片刻之后在他们面前化作一头庞然大物。
  秦牧吃惊的张大嘴巴,下巴差点脱落,他连忙托住下巴。
  龙麒麟的下巴也脱落在地,嘴巴张得老大,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他们的箱子怪,变成了一头饕餮巨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