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瓶中甘露常时洒,苦海常作渡人舟


小说:希腊之紫薇大帝  作者:会说忘言
  被众生称为天界的须弥山之中此时正发生了极为古怪的事情。
  天帝因陀罗放在他神位宝座上面的金刚杵正喷出熊熊大火;其他神灵的兵器不受控制开始相互撞击;星空之中有流星陨落降至须弥山上;高天之上血雨倾盆染红了山上的岩石。
  这种景象见到的人都知道大凶无比即便当初众神与阿修罗大战之时也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啊。
  在须弥山上有一位祭主毗诃波提他是须弥山众天神的祭司代表着星空之中的木星。
  这位祭主并不是神灵而是一位人类仙人出身他可以说是敝衣仙人之后最早成为梵仙的瑜伽修行者之一了。但是他与人间的七大仙人不同他很早便与须弥山众神沆瀣一气了目的就是为了打压其他修行瑜伽之道的仙人成为梵仙。
  同样在阿修罗族那边也有一位作为祭司的仙人他是祭主仙人的死敌太白仙人代表着星空之中的金星。这位太白仙人是在祭主仙人与须弥山众神的压迫之下成就梵仙之境的功成之后马上便投向了须弥山的对手不断对众神进行报复。
  当须弥山上发生这诡异的变化之后祭主仙人马上开始祭祀世尊毗湿奴然后开始推演事情的原委。很快他便知道真相了有强敌要来夺须弥山上的不死甘露。
  祭主仙人马上去往天帝因陀罗的宫殿之中向他汇报自己发现的情况。但是此时的天帝因陀罗却正忙着稳定自己的主宰位阶无暇他顾。不说是有神灵来偷不死甘露了便是将他的妻子舍脂偷去此时他也不能轻动啊。
  因陀罗的妻子舍脂是最初的阿修罗王的女儿当初因陀罗带领雅利安神系与雅利安人初来印度为了与阿修罗族打好关系便和他们联姻。
  他们这段联姻虽然是短暂的但是舍脂这位帝妃却一直留在了须弥山上。她从来不理会须弥山神灵与阿修罗族的争斗很得众神尊重。
  “这样吧毗诃波提你去找火神阿蓍尼让他守护不死甘露。我与死神阎摩还有风神伐由短时间是不能动了。”
  祭主仙人毗诃波提领命去往旁边的宫殿请火神阿蓍尼来主持大局并传令其他神灵全副武装准备迎战前来夺取不死甘露的神灵。
  火神阿蓍尼得到了消息之后连忙在存放不死甘露的宫殿之中布置了烈焰、轮盘与火蛇三道机关。然后他本人也站到了宫殿外面看着天边的那个黑点慢慢接近。
  “竟然是你迦楼罗。”
  须臾之间这黑点便到了须弥山上迦楼罗的身形露了出来。迦楼罗通常在人前显示两种相态人面鸟身或者鸟面人身。此时现出的就是鸟面人身全身白袍人形唯面部尖喙仍是鹰形。
  印度神域之中几乎所有神灵都认识迦楼罗因为整个神域只有这么一只。可以说迦楼罗不仅是他自己还是一个种族的代表了。
  “火神阿蓍尼废话我也不和你多说你把不死甘露交给我我马上便离开。”
  正法明既然化身为了迦楼罗说话语气自然不能像自己那样柔和慈悲言辞变得极为锋利与咄咄逼人起来了。
  “虽然不知道你迦楼罗是什么时候成为主宰的但是你要来须弥山摆威风却是找错地方了。”
  以火神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眼前的迦楼罗并不是他记忆之中的主神而是已经成就了主宰之位。
  阿蓍尼的掌中多了一团火焰这是他的本命之火是他在天地之间火神之位的凭证。依靠这团火焰他曾经击败了印度神域的水神天海之神伐楼那让他远走域外。
  火焰化作一张巨网朝着迦楼罗网去迦楼罗双翅猛力一扇顿时狂风卷起火焰神力逸散在须弥山各处落到了那位全副武装的神灵身上。
  一下子整个须弥山一片哀嚎阿蓍尼的火焰神力又岂是一般的神灵能够触碰的。便是没有被火焰神力触及迦楼罗扇出的狂风也将大部分神灵吹得东倒西歪连站都站不稳了。
  “你们全部走开不要影响了阿蓍尼尊者的战斗。”
  祭主仙人毗诃波提连忙招呼这须弥山上的神兵神将让他们各自退去至于他自己则已经站在了一边随时准备帮手。
  梵仙这种级别的存在介于主神与主宰之间位阶虽然不及主宰但是他们的无上神通却通常能给主宰很大的伤害。
  正法明所化的迦楼罗与火神阿蓍尼开始了战斗她虽然成就主宰不久但是根基极深对自己的道路又极为了解刚成主宰便有了极强大的实力。
  尤其是阿德罗斯将自己的星辰图卷扑在了正法明所化迦楼罗鸟的双翅之上当正法明催动之时双翅每一次摆动都有无数星光剑气挥洒而下让阿蓍尼的火焰神通几乎施展不出来总是在想着法子防止这剑气的攻击。
  见到迦楼罗鸟翅膀之上隐隐有万千星辰刻画其上一旁的梵仙祭主仙人都不太敢出手了。他的梵仙之道是根据木星的本源而来的在迦楼罗的翅膀上面他感觉到了恐惧这是一种被克制得死死的恐惧。
  无奈之下祭主仙人只能远远看着手中拿着天帝因陀罗赐予的金刚杵寻找着偷袭这只迦楼罗鸟的机会。可是迦楼罗不愧有着天地之间速度第一的美誉战斗之中犹自飞遁极快让他一点机会都没有找到。
  不说他了火神阿蓍尼这位主宰也是无比郁闷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神力比眼前这位迦楼罗强大太多了。但是对方既有着能够引动星光释放剑气的神器又有着让他难以企及的速度让他有力都使不上来。
  与火神阿蓍尼斗了一会之后正法明谨记阿德罗斯的吩咐她的目的以取不死甘露为上并不是战斗。一旦战斗久了说不定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
  她引动火神阿蓍尼将战斗的地方越打越远然后趁着机会借着速度的优势一下子便冲到了存放不死甘露的宫殿之中。
  这座宫殿的守卫神灵被她随意扇动翅膀便拍得老远而后挡在她面前的唯有了烈焰、轮盘与火蛇这三道阿蓍尼布置的机关。
  便是阿蓍尼自身神通都不能带给正法明很大的威胁更不用说他这三道机关了。并没有花费多少力气正法明便破除机关将存放不死甘露的玉瓶拿在了手中。
  正法明拿起玉瓶之时忽然感觉这瓶子外观虽然与自己盛放药品的瓶子差不多但是质量却差远了。
  这时阿蓍尼也赶回来了正法明微微一笑便冲天而上扇动翅膀便往回而去留给了火神阿蓍尼一个巨大的背影。
  祭主仙人毗诃波提终于找到了机会连忙将手中的金刚杵打出想要给迦楼罗一个重击。他想的倒是很好但是这根由一位强大梵仙的骨头制成的金刚杵最终却只打下了迦楼罗的一片羽毛。
  而后在须弥山神灵的眼中迦楼罗马上便失去了身影就连他去往了哪个方向都无法得知。
  “快马上告诉世尊毗湿奴请他出手将不死甘露拿回来。”
  没有办法之下火神阿蓍尼只能让祭主仙人去请毗湿奴帮忙了。并非他实力有限而是速度实在不及迦楼罗。以前他也知道迦楼罗速度很快却没有想到成为主宰之后他这速度能快到这个地步。
  不用他去打招呼毗湿奴已经出现在了迦楼罗降落的山崖之上看着阿德罗斯与他的一众门徒。
  “迦楼罗可以借助不死甘露救出它母亲但是不死甘露必须还回须弥山未来大战的赌注还需要它。”
  毗湿奴的目光冷淡看着阿德罗斯说道。
  阿德罗斯眉头一皱也淡淡说道:“正法明不可白跑一趟这其中的不死甘露她要取走一半。”
  虽然不像再与毗湿奴开战但是阿德罗斯可不想自己这边一点好处都没有。
  “最多给她三分之一。”
  “可以三分之一就三分之一。”
  阿德罗斯微笑说道然后将正法明交到他手中的不死甘露取出三分之一放到了正法明自己的玉净瓶之中再将剩下的不死甘露还给了毗湿奴。
  毗湿奴取了甘露之后回头看了文殊师利一眼留下了一个复杂的笑容便直接离去了。如此干净利索与他一贯的风格倒是有些不同。
  见到毗湿奴走后阿德罗斯将这玉净瓶交给了正法明道:“正法明尊者缘法所定这甘露合该为你所得。你们自己合计将迦楼罗之母救出之后不可给龙蛇一族留有一滴。”
  正法明则疑惑道:“老师我与这甘露有何缘法啊?”
  “瓶中甘露常时洒苦海常作渡人舟。千处祈求千处现百千万劫化。”
  阿德罗斯哈哈一笑然后口中念出一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