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明亮之星,晨曦之子的堕落


小说:希腊之紫薇大帝  作者:会说忘言
  北极四圣,这个称号在许久之前,玄冥便笑言阿德罗斯早晚会弄出来的。到了现在,果然便已经弄出来了。
  甚至北极四圣的人选,阿德罗斯心中都有了主意,刚刚成就主宰的伊安为北极四圣之首,波斯的主宰女精灵佩莉为辅。
  至于剩下的两位,其实也大致可以确定了,阿德罗斯将目光悠悠看向了凯尔特神域之中。在那方神域里面,残余的几位主宰,竟然还在争夺神域之主的位置。
  而夜之主宰尼克斯的弟子,阴影女神斯卡哈,已经开始谋划成就主宰,掀翻达努神族了。
  至于阿德罗斯与尼克斯的儿子奎托斯,在尤弥尔神域诸神黄昏之后,便被刑天带去诸神域之中游走战斗。
  用刑天的话来说,要想成为真正的战神,战斗是唯一的道路。所以,不管奎托斯愿不愿意,一路在各大神域莽着,就是他注定的命运。
  阿德罗斯不知道,此时的奎托斯,一脸的悲愤,被逼着和自己的妻子女武神布伦希尔德分开,来到九州之中,竟然过着这样被人虐的生活。
  听说他是阿德罗斯的儿子,不管是那些远古的神灵,还是人类的炼气士,都争着向他讨教。那些神灵与炼气士,竟然还有主宰一级,也就是九州所说的帝君在里面。他们与奎托斯相斗之时,还美其名说,不会依靠修为欺负奎托斯。
  但是无数年的修行根基与战斗经验摆在这里,奎托斯尽管出身不错,天赋出众,终究难逃被虐的命运。有些时候,奎托斯甚至都在怀念百年之前,在凯尔特神域之中,被雅典娜与斯卡哈吊打的日子了,起码不会这么憋屈。很多时候,就连对手使出了什么手段都没有看出来,就莫名其妙被打翻打晕了。
  还有各种各样的法宝,他真是服了这些所谓的炼气士,明明就有高超的战斗能力,还要打造这些刁钻古怪的宝物,让他防不胜防。
  这段时间,正是东周列国纷争,五霸相继而起的时候。但是在出人世间的世界之中,却少有神灵或者炼气士关心人间,大家都在讨论该怎么帮助刑天调教他的弟子,这位紫薇帝君的儿子。
  九州发生的一切,阿德罗斯并不知情,也不知道刚刚穿越时空,被他小小欺负了一下的神灵与炼气士,忍了数百年,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了。
  他此时正在纠结于,怎么给北极四圣取尊号了。他不准备给北极四圣天蓬、天猷、翊圣、佑圣等尊号,不修仙道,用这些尊号,实在是太过别扭。
  正当阿德罗斯纠结的时候,天堂之中的雅威,终于忍不住了,从天堂降到人间。
  感应到雅威从天堂而落,阿德罗斯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马尔都克请他联手做的事情,终于要被发现了吗?
  以色列人,这一族雅威的选民,也不知道是雅威刻意为之,还是冥冥之中的命运使然,他们的经历还真是跌宕起伏,充满悲剧啊。
  早在近千年前,因为某些原因,以色列人便在埃及之中受到埃及王国的统治与磨难。还好在雅威与阿德罗斯的联手之下,以色列人的首领摩西,带领他们出埃及,过红海,回到了迦南祖地。
  十三支以色列部族,击败了在此地的其他亚当夏娃的后裔,经历了受到他信诱惑的士师时代,最终奠定了信奉雅威永不偏离的犹太教,从雅威创世开始,一直到犹太立国的圣经,成为了他们终生奉行的圣典。
  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所罗门,让以色列王国在众多国度之中稍稍强盛了一回,埃及、亚述乃至更远的巴比伦都知道了以色列国的声威。
  然而,所罗门的存在只不过是昙花一现,所罗门死后不久,以色列王国分裂。北部为以色列王国,建都撒马利亚;南部为犹太王国,仍旧以耶路撒冷为首都。
  后来,随着亚述帝国与新巴比伦帝国的相继崛起,以色列人重新步了当年的后尘。
  一百多年前,亚述帝国国王萨尔贡二世攻陷了以色列王国首都撒马利亚,俘虏走两万七千多人,并把其他地区的居民迁移到以色列。
  存在了两百年左右的以色列王国,便从历史上消失了。面对亚述帝国的进攻,犹太王国的国王十分惊慌。于是,卑词厚礼,二十四吨黄金的代价,保住了国王的宝座,成为亚述帝国的附庸。这之后,希伯莱人的王国就只剩下了一个犹太,于是,希伯莱人也就被称为犹太人。
  其实,真正让亚述帝国停止征讨以色列的原因,是天堂的众位天使,愿意与亚述帝国的神灵一起,帮助他们征讨埃及以及巴比伦王国。
  十几年前,亚述帝国被巴比伦王国与米底王国攻灭并瓜分,然后这两个王国的联军便杀向了埃及王国。很可惜,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们并没有拿下埃及。
  于是,巴比伦王国的军队,便转向攻打耶路撒冷,这个犹太王国的都城。
  巴比伦王国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很快便率领大军攻破了耶路撒冷城,灭亡了犹太王国。他下令把犹太人中所有的贵族、祭司、商贾、工匠一律作为俘虏,被成群结队地押解到巴比伦城,只剩下一些极贫苦的人留在耶路撒冷,修理葡萄园,耕种田地。
  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之后,耶路撒冷成为一片废墟,四周的城墙被摧毁,圣殿和王宫被放火焚烧,城中所有金银铜器皿全都带到了巴比伦。
  此时的犹太人,不住的哀嚎,并向自己的主求救,他们自称为“巴比伦之囚”。
  犹太人的遭遇,其实一直就看在了雅威的眼中。对于这个因为有了自己庇佑,几乎就放弃了建立强大武备的族群,雅威本就有心让他们获得一些教训。
  但是此时的犹太人,实在是太过悲惨了,他们的生命没法得到保障,他们的尊严受到了巴比伦士兵的践踏,更令雅威眉头微皱的,是巴比伦王正命人侮辱犹太人的信仰。
  终于,雅威对着巴比伦虚空之中的那座宫殿说了一句话:“我要降罪于那位巴比伦的君主,让他知道我的威,让他懂得敬畏。”
  “你去吧,雅威神,只是你去了之后,还希望你能够平心静气。正如你许久之前所说的那样,每位神灵,都可以自己选择道路,你不会干涉。同样,我也从来不干涉他们的道路。”
  马尔都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雅威心中顿时意动,他连忙在心中,以无上的大预言术推演一切。发现有一件对他影响极大的事情将要到来,但是在他所推演的地方,却是一团迷雾。
  雅威想要将这团迷雾拨开,然而却发现迷雾之中,还有如同剑气的星光存在。这让他更为惊愕,马尔都克与阿德罗斯联手做这件事情,到底是为何?
  即便雅威有着推知一切,而至全知全能的神通,但是面对两位不逊色于他的主宰联手掩盖的真相,他一时之间却也无法洞悉。
  尝试了一下之后,雅威便不再试探了,去向人间,去向那位巴比伦的君主宣示他的威能。
  这一天夜里,逃出的犹太人正在向着四方逃命,耶路撒冷是不能呆了,呆在那里只会变成巴比伦的囚徒。他们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以前居无定所的日子,不知道何处是家,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对未来的担忧。
  不知道怎么回事,星辰忽然之间全部隐去了,月亮也不再释放光芒,让追杀犹太人的巴比伦士兵辨不清方向,一晚上的时间,一个犹太人都没有找到。
  第二天一早,太阳刚刚出现,又马上消失在黑暗之中。
  “以色列的后人,你们去埃及、埃及、巴忒罗、古实、以拦、示拿、哈马,并众海岛吧。耶和华的日子终会临到,必有残忍、忿恨、烈怒,使这地荒凉,从其中除灭罪人。”
  雅威的声音,在所有以色列人的心中响起。
  “我必因邪恶刑罚世界,因罪孽刑罚恶人,使骄傲人的狂妄止息,制伏强暴人的狂傲。”
  “我在忿恨中发烈怒的日子,必使巴比伦的天震动,使地摇撼,离其本位。巴比伦罪人必像被追赶的鹿,像无人收聚的羊,各归回本族,各逃到本土。凡被仇敌追上的,必被刺死;凡被捉住的,必被刀杀。他们的婴孩,必在他们眼前摔碎;他们的房屋,必被抢夺;他们的妻子,必被玷污。”
  “未来之时,必有强敌来攻击他们,夷灭他们的国。巴比伦素来自称为列国的荣耀,为迦勒底人所矜夸的华美,必像神所倾覆的所多玛、蛾摩拉一样。其内必永无人烟,世世代代无人居住,阿拉伯人也不在那里支搭帐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卧在那里。只有旷野的走兽卧在那里,咆哮的兽满了房屋;鸵鸟住在那里,野山羊在那里跳舞。豺狼必在他们宫中呼号,野狗必在他们华美殿内吼叫。巴比伦受罚的时候临近,他们的日子必不长久。”
  “而在那时,你们就又能回到你们的国,在流奶与蜜的迦南地长居。”
  ······
  得到了雅威亲自激励的犹太人,打起了精神,继续向着远方分头逃难,既然主这么说了,那么他们就在未来的某天,等着巴比伦王国的覆灭就是。
  因为雅威的神通,天空之中一片黑暗,但是在东方之地,却有一颗星辰亮起,成为这个神奇早晨的唯一亮光。
  雅威看着那道光芒,心中一动,脸色微变,一步便出现在了星辰照耀的地方。
  在那个地方,正是巴比伦的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军营所在之地,他高坐在王位之上,下面的士兵用一种疯狂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而那些以色列的囚徒,则一个个低下了头颅,不敢看这位如同星辰一样耀眼的巴比伦君主。
  或许,他本来就是星辰,或许,他比星辰更为高贵。
  当雅威来到之时,终于知道阿德罗斯与马尔都克联手掩盖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了。他这位部属,说是要去寻找自己的信念之路,离开了天堂,却没有想到,有一尊分身转世,在巴比伦国为王。
  “明亮之星,晨曦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来到地上,砍伐自己国中的选民?”
  在雅威眼前这位国王的本尊,不是别人,正是他坐下现在的两位大天使长之一,路西法。路西法与米迦勒一样,可是一开始便跟随于他的使者,雅威甚至都没有想到,他竟会如同当初的贝利尔一样,背弃天堂的道路。
  “主啊,我并没有从天堂坠落,你一直教导我们,要走自己的信念之路。如今我所走的,就是我的信念之路啊。我不希望,在我的前方,一直有人高踞神座,而我,永远都只是卑微地伏在神座之下。”
  尼布甲尼撒二世,或者说路西法,对于雅威的到来一点都不惊讶。转世人家,体验众生之上的道路,这是他的选择。
  而之所以选择巴比伦,也正是他听从阿德罗斯那位星辰之主的建议,而后做的决定。巴比伦的神主,正在谋划诸神域合一的大事,自然不会容许雅威破坏人间王者的所作所为。
  听到路西法所说,雅威并没有愤怒,只是轻声一叹,目光之中,满是悲悯。他用和以往别无二致的语气,对着路西法说道:
  “路西菲尔,你心里必在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然而,这些你都无法做到,未来之时,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凡看见你的,都要定睛看你,留意看你,说:‘使大地战抖,使列国震动,使世界如同荒野,使城邑倾覆,不释放被掳的人归家,是这个人吗?”
  路西法听了之后,并没有丝毫畏惧,眼神充满了坚毅,对着雅威跪下行了一礼:“我主,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向您行礼,或许不是,我也不清楚。”
  “但是我却清楚,选择了这条路,我永远也不会后悔。正如你所说,我或许永远都不能成为至上者,那边在阴间让众生畏惧吧。”
  当凡间的这个路西法分身重新站直身子之后,伊甸园之中,路西法的本尊,同样在发生着变化。
  笼罩在路西法身上的圣光,开始渐渐消失,然后,一种诡异的力量,似乎是从他的心底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