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居鲁士出世,大夏、大月氏与匈奴


小说:希腊之紫薇大帝  作者:会说忘言
  阿德罗斯跟着琐罗亚斯德,和他的门人一道,如凡俗人类一样,一步一步踏出,横穿波斯神域,也看到了波斯神域之中正在发生的种种变化。
  与同出自波斯神域的米底人不同,波斯人仍然是分成了十个部落,各自生活着。当然,相比以前,他们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了。
  但是,在他们北边的,已经不是当初被他们压制的米底人了,而是一个强大的米底帝国。这是一个与巴比伦帝国联手,将纵横数百年的亚述帝国分食掉的国度,波斯人只能仰仇人的鼻息过活,不敢反抗。
  因为米底国王的残暴统治,波斯各大部族,虽然表面上对米底帝国言听计从,但是在私底下,却不断相互串联,意图推翻米底人的统治。而米底帝国,却毫不在意,波斯的实力相比起强大的米底帝国,实在弱小的可怜。
  似乎是天兆,米底国王阿斯提阿格斯在一次睡梦中,梦见女儿芒达妮的后代将夺取自己的王位并成为亚细亚的霸主。于是,他决定将女儿嫁给地位较低且性格温顺的波斯王子冈比西斯,以便使女儿的后代失去问鼎米底王权的资格。
  但在女儿怀孕时,这位国王又被一个恶梦惊醒,他请占星师帮忙占卜,发现竟是说这个孩子将会统治米底。为防不测,国王决定外孙一降生就把他处死。很可惜,这个孩子因为被一个死婴掉包,并没有被真正的处死。
  这个孩子降生之时,阿德罗斯他们正好往经这个波斯部落,只见七彩光芒从云端落入部落之中,然后一个婴儿呱呱问世。
  这七彩光芒,普通人类都无法得见,但是一切有神魔之力在身的生灵,都可以看到,更不用说波斯神域之中的诸多神灵了。
  “老师,那是什么?”
  少年摩尼看着这耀眼的神光,脸上不由露出了惊骇之色,他使尽力气往神光之中看去,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琐罗亚斯德眉头微皱,然后抬头看向高空:“这是主宰一级神灵的手段,但是我却不知道,是哪位神灵,以及他要做什么?”
  说完之后,琐罗亚斯德看向了阿德罗斯,希望这位不知名的神灵阁下能够给自己答案。
  阿德罗斯在心间用星辰布道术稍作推演,然后微笑说道:“这是你们神域现在的创世之神的手段,以我推算,他应该是要分出一点灵魂转世人间了。”
  “哼,我们的创世神是至高善神阿胡拉,可不是异域神灵。”
  少年摩尼心中十分不爽,明明是波斯神域,为何所有的神灵,都会认可一位异域神灵作为最高创世神。
  他却不知,若非琐罗亚斯德亲口向他们说出,将马尔都克冥冥之中施在波斯的神术给化解了,他们怎么也不可能会怀疑马尔都克这位最高创世神身份的真假。
  马尔都克在早些年,便已经从因果与时空的源头,直接取代了至高善神阿胡拉的存在。神灵众生都在不知不觉之间,将阿胡拉给遗忘掉了。
  不过阿胡拉也有手段,只要琐罗亚斯德一出世,那么他昔年转世之前所做的种种布置,暗中在天地之间施加的神术,都将把他当年的一切归于琐罗亚斯德之身。
  只不过此时的琐罗亚斯德,还没有依靠三善二元来成就主宰位阶,很多事情他也未知,因此在波斯神域之中难以施展手脚,只好远去他方。
  阿德罗斯并没有告诉琐罗亚斯德师徒,这个由神主马尔都克亲自分魂降下的婴儿,名叫居鲁士。在数十年之后,他将统一波斯十大部族,成为第一位波斯人的君主,并带领波斯王国走上第一个巅峰。
  如今煊赫一时的米底帝国与巴比伦帝国,起兵分割亚述,攻伐各大国度,也就是这不到百年的辉煌。居鲁士将带领他成立的帝国,先后将米底与巴比伦击垮,占领他们的国土。
  人间王者之中,后来者不好说,至少在居鲁士之前,几乎没有如他这样的帝王。
  在阿德罗斯心中,可没有功夫理会居鲁士有多厉害,再厉害也不过是人间帝王罢了。他只是在心中琢磨,马尔都克这种分魂成为人间君主的手段,能不能对修行有效。如果能行,那他也不妨学一下马尔都克,做一做人间的帝王。
  不过这一切还早,按照如今的神域局势,马尔都克可以说是占据着天地大势,所作所为符合诸神域演变,便是阿德罗斯,也难以阻挡。属于卡俄斯神域的时代,还未曾到来,真到那个时候,阿德罗斯便要开始考虑了。
  出波斯神域往东,跨过神域壁垒,这是阿德罗斯从来没有来过的一个神域。
  这个神域成分复杂,阿德罗斯无法得知是由哪位创世神灵所开辟而成,但是他却发现了,这神域之中,几乎没有诞生出原生的人类。
  神域之中的人类,几乎都是从其他神域迁徙而来的,由卡俄斯的、有凯尔特的、有阿拉伯的、有波斯的,也有九州西来的。
  这方神域之中,由于各方人类的来源不同,在大大小小的部落国家之外,还形成了三个极为强大的国度。
  这三个国度,一个是由波斯神域迁徙出来的萨卡人开辟的大夏国,这名字是因为当初他们曾见过夏人征埃及之时的强大,才取出的国名。
  一个是在周宣王之时,被九州驱逐的羌人成立的大月氏国,这些羌人能征善战,至今还有部分与西戎一起,在困扰着九州的西陲之地。大月氏国,也算是这方神域之中最为强大的国度了。
  最后一个,则是真正的夏人逐渐形成的国度。他们是从埃及东返的那部分大夏遗民,以及成汤灭夏之时,夏朝那些不愿意归附商人的的百姓,共同组建而成的。当然,此时的他们自认为没有资格自称为大夏,他们有了另外一个名字,匈奴。
  琐罗亚斯德去传教,自然不会想着去大月氏国或者匈奴人那里传教,他所选择的,还是大致与波斯同源的萨卡人,也就是所谓的大夏国。
  他这番传教,可是做出了牺牲了,或者说是让他女儿做出了牺牲。
  琐罗亚斯德的女儿,受到几乎他所有未婚男弟子的爱慕,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迎娶自己老师美丽的女儿。
  但是,琐罗亚斯德在与自己的女儿商量之后,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大夏的宰相。
  他也是没有办法,尽管不在波斯神域之中,传教也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这神域之中的部落国家,本就各有各信奉的神灵。
  想要将至高善神阿胡拉这种一神信仰,推广到信仰多神的大夏国,琐罗亚斯德毫无进展,只得利用阿德罗斯所说的捷径了。
  法事依国主而立,只要说服了大夏的国王,那么他这琐罗亚斯德教便能很快在大夏之中传开。
  大夏的宰相,成为了琐罗亚斯德的女婿,心中开心,便同意了琐罗亚斯德的请求,带他去见了大夏的国王。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初次见面的琐罗亚斯德与大夏国王,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交谈十分开心。
  这一下子让作为引荐人的宰相惊呆了,他虽然做了琐罗亚斯德的女婿,但是对于自己这位岳父,其实并不怎么看得上眼,只是将他视为一个骗子。
  这一次将他带到国王面前来,也是碍于新婚妻子在床上的痴缠请求,硬着头皮答应的。谁曾想,一向严肃的国王陛下,竟然会和他交谈如此欢快。
  “我早听闻在波斯神域之中,至高善神竟被众生遗忘,反而侍奉起巴比伦的神主马尔都克。今天贤者到我这国度来,让我知道,至高善神的教诲在波斯还有人记得。只是如今我国,早已不限制臣民信仰哪位神灵了,贤者既然要传至高善神的教诲,那也应让我知晓,信奉至高善神,臣民都能有什么收获?”
  大夏国王虽然与琐罗亚斯德一见如故,但是却并没有马上决定,尊奉琐罗亚斯德的传教。
  “我在梦中得到至高善神阿胡拉的启示,先是在人间行走十年,又在深山苦修十年,二十年功夫,成就了一本经书。”
  “这经书名为,上篇讲诉天地起源,至高善神阿胡拉如何带领众神击败邪恶的黑暗,还世间光明;中篇是我根据至高善神指示,开辟出来的五种潜力说、三善二元论的修行之法,根据这法门修行,便是人类也能够成神;下篇是信奉至高善神阿胡拉为唯一真神,一切众生百姓,无论生前还是时候,如何得到火焰与光明的庇佑,永远不遁入痛苦黑暗之中的。”
  听到琐罗亚斯德说到这经书,大夏国王脸上满是喜色:“竟然有这样神奇的经书,还请贤者给我一看。”
  其他还好,琐罗亚斯德说人类修行这法门,竟然可以成神,简直让他激动得都要跳起来了。他已经是人间的王者,却受到寿命的限制,对他而言,最想要的,便是如神灵一般,永远不老不死了。
  琐罗亚斯德取出经书,用一块巨大的羊皮纸书写而成,悬空立在了大夏国王的面前,上面还绽放着柔和的毫光。
  见到这经书奇异,大夏国王心中,便没有了对琐罗亚斯德神通能力的怀疑,赶紧朝这经书看去。
  但是他一看,便发现这经书编写得太奇怪了,全是诗歌,他即便懂得经书上的文字,却无法领会诗歌之中蕴藏的真意。
  “请贤者教我。”
  面对着不老不死的诱惑,大夏国王马上将身为国王的矜持抛之脑后了。
  “经书不可轻传。”
  琐罗亚斯德不置可否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目中含笑,看着眼前的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