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光明天母,王国兴衰


小说:希腊之紫薇大帝  作者:会说忘言
  相比起刚出生的太上老聃,和光同尘,与世俗婴儿无异。名叫乔达摩悉达多的释迦族小太子一出生,可是将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位太子出生的道路就不一样,没有经过其母摩耶夫人的产道,而是从右肋下降生,这倒是与很多印度神域神灵转世相同。
  降生后,他便看起来有三岁孩童大小,即于十方周行七步,朵朵宝莲自地涌现,承接其足,右手指天、左手指地,作狮子吼:“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三界皆苦,我当安之。”
  然后,一切异象消失,三岁大小的孩童不见了,小太子与寻常婴儿无异,躺在了摇篮之中。
  这一幕,让周围的仆从侍女,乃至他的父亲净饭王,都惊愕莫名,仿佛刚刚的一切是做梦一样。
  “哈哈,我释迦族将出圣人了。”
  种种异象,无一不表明,自己这个孩子,将会有大成就。净饭王开怀大笑,向自己的王后表示感谢。
  但是他的王后摩耶夫人,在七日之后便因为某种原因,幻化去世。养育小太子的重任,交给了净饭王的另外一个妻子,摩耶夫人的亲妹妹,阇波提夫人身上。
  “如来问世,你们都去吧。”
  燃灯在大雪山上的讲法戛然而止,然后挥手让身前的诸菩萨罗汉全部离去。
  在他身前,盘膝坐着的众弟子,观世音、文殊师利、普贤、地藏、弥勒、迦叶、毗婆尸、尸弃、毗舍浮、拘留孙与拘那含牟尼。还有几位,则是燃灯的生母贡蒂夫人,以及贡蒂的四个孩子,坚战、怖军、无种与偕天。
  两百余年过去,他们都已经成就了阿罗汉境界。
  大腹便便,脸上笑意不绝的弥勒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生出一丝忧虑:“老师,有什么事吗?”
  燃灯头顶之上,那盏灯光忽然大放光芒:“释迦成道之日,即我入灭之时。”
  听到燃灯之言,贡蒂脸色顿时一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母亲你留下,其他人且自去吧。”
  燃灯又是一挥手,直接将这些菩萨阿罗汉挥退出去了,然后在贡蒂眼前,他那盏灯光芒越加璀璨明亮,将虚空都照破,一方天地缓缓在虚空之中现出。
  “母亲,往昔我们初见之时,你还只是一位侍奉敝衣仙人的少女,可曾想过你会有此境遇?”
  贡蒂目光之中,充满了回忆:“我当时只是想着喜乐一生,哪能想到自己的经历会如此跌宕起伏。我也不知,现在还称呼你为儿子是不是合适,但是我一直很感谢你,要不是你的帮助,我的人生,恐怕会有更多的悲剧。”
  燃灯微笑一下,然后微一弹指,一道日火神芒飞出,裹挟了部分他那盏灯上面的火苗,投向了贡蒂的眉心之处。
  然后,在贡蒂的眉心之上,一只如同日光火焰一样的神目现出,光照灵鹫洞之中。
  “当初我那本尊与几位九州大神击碎天界之时,我也如波旬湿婆等一样,收取了其中一天,名为摩利支天。我还有一段时间在世,将助你掌控此天。掌天之后,你将常行日前,日不见彼,彼能见日。无人能见,无人能知,无人能害,无人欺诳,无人能缚,无人能债其财物,无人能罚,不畏怨家,能得其便。”
  燃灯说完,也不管贡蒂是否愿意,便将眼前的天地投入了她心神之中。
  摩利支天,光明天母,俱光佛母,具备隐形自在的大神通力,能救芸芸众生于危难水火之中。
  看来圆寂之前,还应传她一道能隐匿身形,诸方神灵皆难见的神通了,燃灯心中想道。
  恒河的宫殿之中,恒河女神甘伽看着从雪山归来的儿子,沉默半晌,才悠悠说道:“迦叶,你要做什么选择,我都不拦你。不管是追随大天湿婆行当前的正法之路,还是如你父亲所言,去追随你们那位‘世尊如来’,走人道修行之路。”
  摩诃迦叶,轻轻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该走什么路,父亲的意思是让我先都见识一番,再做决定。”
  “去吧,去吧,如你父亲曾经所说,不看不修,无法成就正觉。”
  在恒河女神甘伽让迦叶去世间走走看看的时候,战神室犍陀,也在辞别他的母亲雪山神女,要到人家去寻找自己的道路。
  此时的他,已经发现,正法其实并非他所求,正法之外,应该还有属于他的法。
  ······
  大自在天,或者说是湿婆天中,三位创世神汇聚一堂,看着人间,那位刚刚降生的刹帝利小王子。
  本来大天湿婆更喜欢呆在雪山之上苦修,但是现在,雪上上有一位他看着就不太舒服的燃灯在那里开凿洞府,湿婆神碍于当初的约定,不好将他赶走,便干脆到大自在天来修行了。
  “大天,那位如来尊者已经入世,他所走的道路,与燃灯相似,将来必定要传正法之外的教,我们该怎么对待?”
  梵天无所谓传教之事,反正毗湿奴与湿婆两位,在宣传正法之时也很少带他玩。但是毗湿奴就不一样了,他为世间尊者,所以被称为世尊。
  可现在沙门那些修行之人,已经将刚刚出世的乔达摩称为世尊了,这让他很尴尬与无奈啊,名号都被抢了,却打不过对方。
  “人间传法的事情,便让世人自己做决定吧。”
  湿婆考虑良久,最终吐出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又闭目苦修起来了。相比起世间正法,他觉得自己的修行才是根本。否则,不要说是如来,就连波旬他都要比不上了。隔壁他化自在天之中那位魔主,可是他的不世大敌。
  很可惜,他将波旬视为大敌,波旬或者说是马尔都克,只是将他视为过客。此时的波旬,以及他的本尊马尔都克,都在研究着怎么给未来的释迦阻道了。
  毗湿奴听了湿婆的话,顿时一愣,虽然不像他那样,时常降下化身行正法之事,大天湿婆也是对正法护持有加的,怎么突然语气这么柔和了。
  旋即一想,他又释然了,不柔和又能怎样,如今他们要面对的,可不再是以往的那些神灵了。对于实力在他们之上的如来,为了保护正法,他们只能用一些柔和的手段了。
  想到这里,毗湿奴便开始研究,未来该怎样护持正法,让如来即便实力强大,也不好直接出手。
  ······
  巴比伦王国,此时那位将周围小国威逼得俯首称臣,又将兵锋直指埃及的尼布甲尼撒二世,也就是路西法在人间化身,因为拿不下埃及,又在大战之中受伤,已经逝去了。
  经过几代国王变更,此时巴比伦的国王,名为那波尼德。这位对古代文物研究有浓厚兴趣的国王,与国内的神主马尔都克祭司集团不和,竟然准备撇开神主马尔都克的信仰,在国内另立新神。
  他所立的这位新神,乃是他从出海的渔民那里听来的强大神灵,名为亚特兰蒂斯。
  充满海洋风格的亚特兰蒂斯神庙,在巴比伦国度之中立起,就在神主马尔都克的神庙正对面,甚至还要高出一头。
  虚空之上,那位最喜欢开玩笑,也从来不算小气的神主,此时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要是平常时候,这种事情他也就不管了。但是现在正是巴比伦神域变革的重要事情,他可不能容忍有莫名其妙的海神来捣乱。
  一道七彩光芒,随着雷霆一起劈落,直接将亚特兰蒂斯神庙给劈没了,就像没存在过一样。
  然后,一股浩瀚的海洋神力从诸海上升起,与神主马尔都克的无边神力,在巴比伦的海域边缘,猛然相撞。
  在这陆域与海域的边界,就像是末日到来了一样,天空异象不断,大地震颤不已,海洋波涛汹涌。
  两位强大的主宰,开始了长达数年的争斗。他们都有着借助对方的神力,在诸神域大变之前,磨砺自己的意思,都不曾动用最激烈的手段。
  至于那位巴比伦的王者那波尼德,则被祭司集团与大臣的联手之下,被迫前往阿拉伯沙漠的绿洲养马了。他也硬气,还是不愿意侍奉神主马尔都克,当然为了生命着想,也不再另立异神,只是专注于崇拜月神欣。他的儿子伯沙撒,与众多祭司大臣共同摄政,整个巴比伦国度一片乱相。
  而在另外一边的波斯神域,神主马尔都克降下的化身,出身于阿黑美尼德氏族的居鲁士,已经统合了波斯神域的十大部族,定都帕塞波里斯,建立阿黑美尼德王朝。
  此时的波斯大军,已经开始朝着米底帝国出发,反抗米底的残暴统治了。
  米底帝国,可以说是内外交困了,外面有波斯人的大军,里面还有米底贵族的叛乱。米底国王阿斯提阿格斯,这位居鲁士的外祖父,此时已经真切感受到,纵横巴比伦与波斯神域一百多年的米底帝国,就要葬送在他手中了。
  而波斯神域之中,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正在诸门徒的簇拥之下,回到了故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