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九州大事,神主谋划


小说:希腊之紫薇大帝  作者:会说忘言
  “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这位圣贤未来虽然不踏足修行之境,但大愿大行,便是修行之辈,也少有人及啊。”
  阿德罗斯望向东方,心中不住赞叹,他虽然不认同孔丘之道,但是却很佩服孔丘其人。就算是先他出世的那两位大神通者,神通无量,大觉大罗,未来所传道统,依然在孔丘儒道之下。
  佛道虽争斗不止,但是只要在人间,和尚道士的地位,从来都是不及儒生的。
  “真要有大愿大行,便是他自身不修行,太一陛下传下的神道法门,自然也会给他留下位子。当初后土娘娘开辟轮回之时,不知道有多少大贤人族因此受益。”
  长生大帝抚须一笑,同样为那道浩然之光下出世的人而高兴。他此世虽然不再是人道圣皇,但是心中割舍不下九州人族。
  “好了,在这昆仑山麓之下,与陛下论道已经数十年,也是时候离去了。明尊归位,陛下是否有意一起去波斯看看好戏。”
  波斯神域之中,那道浩大光明的法身,正不断在虚空之中凝实成型。阿德罗斯明白,转世三百载,再加上一世人道修行功果,波斯那位至高善神阿胡拉,这一次就要回归了。
  长生大帝摇了摇头:“不过去了,轩辕传来消息,找我有要事商量,我在此地枯坐千载,也差不多回一趟九州了。”
  阿德罗斯心中一动:“这个时候,请陛下你回去商量的要事,难不成是那件事情?”
  “怎么,紫薇帝君知道是何事?”
  “早些年在九州之时,曾听轩辕陛下说起过,我当时告诉他,万事俱备,只是时机未到。如今看来,时机就要到了,轩辕陛下是要提前做好准备。”
  长生大帝又是莞尔一笑:“万事具备,只欠时机,看来还真是大事了,不知是什么大事?”
  阿德罗斯哈哈一笑:“不可说,不可说,说了就没意思了。”
  笑完之后,他对长生大帝拱手一揖,然后衣衫一振,便洒然往西而去了。
  长生大帝见他洒脱,也不多问,同样轻笑一声,越过昆仑山,还身故里,去与九州诸位帝君商量那件涉及诸天神域的大事去了。
  ······
  火焰在虚空之中,光明在混沌之际,相生相依,火中生光,光中生火,一个身影就在这火光之中走出。
  在虚空下面,熊熊的圣火,已经将琐罗亚斯德的尸体完全焚尽了。他的诸弟子,仍旧在悲伤之中。
  他一走出火光,便悠悠一叹:“时隔数百年,终于回归了。”
  “几位,好久不见了。”
  这身影环顾四周,马尔都克、雅威与阿德罗斯,这三位曾经闯入波斯神域的异域主宰,出现在了他周围。
  “确实很久不见了,至高善神阿胡拉。”
  神主马尔都克满带笑意,看着回归的这位神灵,似乎年前的不快,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至高善神阿胡拉,如今已是一个符号,既已转世,那便不应该继续在世间。更或者,当初击败黑暗之时,他便就不应该独存世间,光明之道独存,将波斯神域弄成一潭死水。从今之后,凡我现身之处,只为明尊琐罗亚斯德,至高善神阿胡拉,只在信众心中。”
  至高善神阿胡拉,或者说明尊琐罗亚斯德,正色向三位主宰宣告,称呼问题,似乎很重要一样。
  “好啊,功遂身退,天之道也。明尊这一番转世,看来收获很多,就是不知道,离那最后一步还有多远。”
  阿德罗斯最关心的,却是至高善神转世一遭,化身明尊,对于超脱主宰之上,是不是有了大进展。
  就目前他所知,那两位出世不久的存在先不提,似乎就只有太一陛下完全迈出了这一步。九州之中,据青帝所说,女娲后土两位娘娘,都是只迈出了半步。至于青帝自身,也曾迈出半步,却因为某些原因,又收回来了。
  至于九州之外,阿德罗斯所认识的诸多强大主宰,应该就神主马尔都克、雅威与盖亚在这条路上走得最远了。虽然超脱之路,只有神灵自身能知,但是阿德罗斯大概猜测,当马尔都克将神主之路与波旬之路融合之后,或许就能看到超脱的希望了。
  雅威的信念之路,阿德罗斯一向便知晓,前景广阔。可是雅威的先天条件不如马尔都克,他不像马尔都克,后面有宇宙三联神、星辰三联神等主宰支撑,他所走之路,几乎都是靠自身走出来的。
  盖亚也一样,早期算计诸神,布局诸多神域,让她收获不少。但是成也在这里,败也在这里。地母盖亚,虽然算计深远,在很多神域都获得了成功,后面却连续碰上了马尔都克与阿德罗斯,这两位所行合乎天地演变的存在,赫梯、北欧与波斯,都只能失败而回。
  而几位传说中的开辟之主,创世之神,实力参差不齐,卡俄斯与凯尔特的情况不得而知,埃及的至高神阿蒙拉与巴比伦的天神安努,实力已经落后于眼前几位了。
  “转世一遭,修正了自己过往的神路,也算是有收获。至于超脱之路,却没有那么简单,似乎不是单单神灵修行能至,需要诸神域相应,才能出现这一步的机缘。”
  明尊遥望东方,他有一种感觉,诸神域响应的大事,似乎是从东方而来。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天地预兆,他只希望,能够抓住这一次机会。
  “明尊归来,是一件大喜事。我这些年在光明之道上面,也有了一些新体悟,正要找你好好讨论一下。”
  雅威大笑一声,圣洁之光照遍虚空,直接将周围裹住,要将明尊拉往天堂之中。
  “雅威阁下请等等,我向诸神宣告我回归之后,便与你一起去天堂探讨光明之道。”
  听到明尊之言,雅威叹了口气,终于说了实话:“昔年我与神主打赌,明尊你回归之时,我要阻你三十六年。”
  明尊一愣,然后目光流转,深深看了一眼雅威,又望向了旁边的马尔都克:“三十六年,神主陛下是否确定?”
  “当然确定。”马尔都克目光一正,看向了东南方向:“三十六年之后,我要借助诸方神域相合的大势,去会一位大敌。这些年,只能委屈明尊推迟宣告回归的日期,等到我与那对手一战,不管成败,我都会有后报。”
  明尊顿了顿,同样看向了西南之地,他大概知道马尔都克要会的大敌是哪位了,轻笑一声:“好,我也想见识一下,你与那位神灵的大战,便依神主所言,我去天堂等你们大战之时。”
  说完之后,他对阿德罗斯一点头,当先一步迈出,去往了天堂之地。雅威见了,朝马尔都克与阿德罗斯告辞一声,随即便跟了过去。
  没有看到自己期待的大战,阿德罗斯心中略显失望,这一次是无法揣度马尔都克与明尊的境界了,只能期待三十六年后的大战。
  不过说起来,那场大战对阿德罗斯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少悬念,胜负他早已知晓。但是借这一战的机会,去见证一位大神通者迈出半步,也是一场极大的机缘。
  “星辰之主慢走,我也有一件事与你商量。”
  阿德罗斯正要离去,他通过夜之主宰的传信知晓,地母盖亚正找他有事,决定回一趟卡俄斯,却被马尔都克叫住了。
  “神主陛下有什么事情吗?”
  阿德罗斯这些年修身养性,虽然马尔都克的神域到处肆虐,已经到了卡俄斯神域的边缘部分了,他也丝毫不在意。
  至少现在,卡俄斯神域的神王,还是宙斯而不是他。
  “卡俄斯神域,大概是来不及了,再与那位神灵大战之前,我想让埃及也纳入波斯帝国的统治之中,与星辰之主商量一下。”
  马尔都克深知对手的强大,准备在前去之时,做好充足准备。将埃及神域的大势裹挟在身,多多少少也能为他增加一丝胜算。
  阿德罗斯呵呵一笑:“埃及神域,那可是阿蒙拉神的地盘,神主陛下是不是找错人了。”
  马尔都克冷笑一声:“没有找错,我曾在埃及神域之中,与那几位主宰打过数百年交道。这些主宰贪生怕死,只要我们杀过去,他们一定会避战不出的。反倒是星辰之主,埃及神域如今的主神毕竟是你部属,我觉得与你商量一下就好了。”
  阿德罗斯沉吟一声:“伊安毕竟是埃及主神,就这样将一个神域拱手让人,确实不好办啊。”
  当初埃及那位阿蒙拉神,将伊安推为埃及主神的时候,阿德罗斯其实就想着会有这一天的。但是他也毫不在意,能打过就打,打不过就只能再去请帮手了,九州之中,还有一些人情没有用掉。
  “这件神器从我出生之后,便伴随在我身旁,如今我已经决定另走一条道路,便将此物与星辰之主做个交易,不插手埃及神域之事。”
  阿德罗斯一看到马尔都克拿出来的神器,顿时一阵惊讶。紧接着,在他心神之中,希望之光、觉悟之光,又一次大放光芒,照彻灵魂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