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大变局来临之前


小说:希腊之紫薇大帝  作者:会说忘言
  “你终究还是报了当年的仇了。”
  夜之主宰尼克斯看到阿德罗斯带来的黑暗源石,目光似笑似叹,感慨莫名。黑暗之主厄瑞波斯是她曾经的丈夫,但是却在数千年前,就已经反目为仇。因为这件事情,她与厄瑞波斯的两个孩子,太空之主埃忒尔与白昼女神赫墨拉,也对她心生怨恨,但是她却无可奈何。
  上次厄瑞波斯与地母盖亚合谋,伏击阿德罗斯的事情,尼克斯也很清楚。她也明白,以阿德罗斯的个性,肯定会有后报的。这个结果,她其实早有预料了。
  “我没有其他要求,只是希望你未来之时,能够尽量饶过那两个孩子。”
  尼克斯叹息一声,然后夜之天幕落下,挥洒在阿德罗斯炼制神位之处,将一切光明隔绝在外。
  在这纯粹的夜幕之中,唯有一片黑暗,就像是混沌之初,光明不生,唯生黑暗一般。
  “可以,他们当不会殒落在我手中。”
  阿德罗斯自然知道尼克斯所说的是哪两个孩子了,他也明白,黑暗之主厄瑞波斯之死,他们一定会进行报复的。
  但是阿德罗斯却毫不在意,以太空之主和白昼女神的境界与手段,他们甚至还没有出手,阿德罗斯便能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了。
  秋风未动蝉先觉,不管是阿德罗斯在九州之中演化而出的紫薇斗数,还是在这诸神域开创的占星术,几乎可以尽知天地。
  命运三女神,在一旁催动命运为火,一言不发。
  ······
  巍峨的奥林匹斯山,依然是卡俄斯神域的中心,在这山上的宫殿之中,居住着整个天地的王者,执掌雷电的宙斯。
  不仅是神王宙斯,按照曾经的众神之约,两位先代神王,太空之主与白昼女神,甚至地母盖亚,他们在奥林匹斯山之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宫殿。
  此时,位于神殿最核心的神王宫殿之中,惊天夺目的雷霆,在不断劈闪着,隆隆的巨响让整个奥林匹斯是震颤。
  雷霆之外,还有如水幕一般扭曲的时空法则,同样在这宫殿附近穿梭,所到之处,尽是一片混沌与虚无。
  这座宫殿,对于奥林匹斯山来说,已经成为了禁地一般的存在了。事实上,这上百年的时间,也从来没有神灵进出过。就连奥林匹斯的神后赫拉,这百余年也基本上没有回过奥林匹斯了。
  此时的神后赫拉,已经差不多公开了她星辰神庭天王星主的身份,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分娩女神与青春女神,在星空之中定居。就连她的三位属神,宙斯与正义之主忒弥斯的三个女儿,时序三女神,也同样跟随她去往了星空。
  与赫拉类似,曾经的海后成为了星辰神庭海王星主,曾经的冥后成为了冥王星主的消息,也差不多在这百年之间,传遍了卡俄斯神域。
  所有的神灵以及人类,都在等着这三位克洛诺斯之子,分别执掌神庭、海洋与冥界的三位王者,会怎么报复星辰神庭,但是他们却始终没有看到。
  即便是星辰之主百年没有现身,星辰神庭依然是岿然不动。
  宙斯与波塞冬这些年似乎都有要事,始终没有现身在众神面前,冥王哈迪斯倒是时不时在人间出没,却是一直在与智慧女神雅典娜,星辰神庭的南斗星主争斗,而且此时开始落在下风。
  ·时至今日,卡俄斯的凡俗生灵虽然不清楚,但是那些资深的神灵,基本上都是知道星辰神庭的强大实力了。
  星辰之主,南斗之主与北斗之主三位主宰,命运三女神,加上基本上都是站在星辰神庭一方的夜之主宰。他们的高端战力,似乎已经不在奥林匹斯神庭之下了。而在主神一级,奥林匹斯神庭,更是无法与星辰神庭相比,它几乎已经被星辰神庭挖空了。
  回到奥林匹斯山上,众神都远远望着神王宙斯的神殿,不敢靠近。雷霆与时空,结合而成的恐怖神力,让他们看着都觉得恐惧。
  太空之主埃忒尔与白昼女神赫墨拉,站在离神殿最近的地方,为神殿之中的神王护法。此时他们的脸上,无一例外,都充满了愤怒。
  “阿德罗斯这小子,我真是后悔放任他成长到现在。”
  太空之主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后悔,起初阿德罗斯第一次去往星空的时候,他自认为是有机会除去对方的。
  “算了吧,埃忒尔,事到如今,你还没有发现吗?他并不能算是宙斯之子,而是异域大神的转世,不说你我,当初地母盖亚想要除去他,也没有成功。”
  白昼女神赫墨拉倒是看开了,劝慰自己的兄长兼丈夫。
  “赫墨拉,你难道不想为父亲报仇吗?”
  太空之主很不满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对于阿德罗斯那个仇敌,怎么能就这样算了。
  赫墨拉叹息一声:“地母盖亚已经留手,星辰之主也并没有穷究,父神虽然丢失了神性,但是不论如何,灵魂本源还是保存下来了。听说世间存在一种名为轮回的法则,我想帮助父神轮回转世就好了。”
  “不可能,这个大仇我一定要找他们报。”
  太空之主埃忒尔的语气坚决而又充满怨愤,双目之中,充满了仇恨的光芒。
  “报仇?你想的太简单了吧,我们拿什么报仇,以我们的实力,难道还能与地母和星辰之主为敌。别说我们,就算眼前的三位神王突破成功,我看也未必会是他们的对手。”
  埃忒尔挥了挥手,不想再听赫墨拉的劝说,淡淡说道:“总会有机会的。“
  他也知道,未来之时,神域大战,他觉得总会被他抓住时机的。
  ······
  “神位早就炼好,我也陪你这么久了,你该离开了。”
  极夜之乡之中,夜之主宰尼克斯,用一种极为平静的眼神,看着阿德罗斯。
  数年之前,他们联手炼制的黑暗圣母神位炼制好了之后,阿德罗斯只是让命运三女神带走,然后说有要事和自己商量。
  结果所谓的商量要事,就是拉着她在极夜之乡的各处,进行没羞没臊、胡天胡地的一些姿势动作。
  “急什么,我们就在这里一起看看,这三位神王陛下,到底能联手推出一位怎样的怪物?”
  阿德罗斯重新将身下的夜之主宰换了一个姿势,却不急着离去。其实他即便离去,也无事可做,还不如就呆在这极夜之乡,静观诸神域变化。
  卡俄斯神域之中,可能最大的变化,就是奥林匹斯上,那恐怖的雷霆与时空神力了。他其实早就知道,这是那三位神王的神灵之路。
  在两百年前,他们与地狱之神大战的时候,阿德罗斯便已经看出,这祖孙三代的神王,竟然是要走合体的道路。
  那次大战,初代神王乌拉诺斯似乎便已经和宙斯合二为一了。而这些年来,克洛诺斯与宙斯一直呆在神殿之中不出来,恐怕三位一体相合的道路,也差不多走通了。
  奥林匹斯山上的雷霆消失,时空收敛之日,就是一位新的神王出世之时。
  巴比伦波斯那边的局势,阿德罗斯也一直在关注着,毕竟星空都归他所掌,占星术之下,除下少数主宰的事情,几乎一切都能推知。
  在明尊寂灭那一年,波斯王国就已经成功占据了米底,王国也从此称为帝国,与巴比伦帝国并立。
  但是波斯帝国的大军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在此后的几年里,居鲁士又征服了埃兰、帕提亚、亚美尼亚等小国。
  而后,几个较大的国度,巴比伦、吕底亚与埃及,联起手来抵御波斯的进攻。也不知道地母盖亚是怎么想的,抵抗波斯的联军之中,还有部分受盖亚庇佑的希腊城邦。
  但是,他们的联手毫无作用,在联军被居鲁士亲率大军击退之后,他马不停蹄,转守为攻,不给对方以喘息的机会,直逼吕底亚的心脏地带。
  在进攻过程中,居鲁士祭出了秘密武器——骆驼军,因为马害怕骆驼,吕底亚的骑兵很快溃败,被迫以步兵应战。波斯军队攻入吕底亚都城萨迪斯,灭掉了这个号称尚武的国家,并乘势灭掉了与吕底亚结盟的希腊诸城邦。
  此后,居鲁士又转头向东,对巴比伦帝国发动战争,一路绿灯,很快就占领了大名鼎鼎的巴比伦城。居鲁士随后将波斯帝国的首都迁到巴比伦城,这座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成为“宇宙四方之王“。
  面对在短期内建立起来的波斯帝国,居鲁士没有过多地将自己的个人意志和欲望强加于被征服地区。与他之前的亚述帝国和新巴比伦的尼甲布尼撒大帝相比,他的确是非常宽容的。
  他在被征服地区实行宽松的自治政策,除了承认波斯帝国的最高统治特权之外,各地旧有的法律和统治机器都被保留了下来,米底、吕底亚、巴比伦的贵族仍然保有原来的特权。在宗教方面,他每到一地就到当地的神庙拜祭,安抚祭祀贵族,保护他们的特权。
  尤其是被巴比伦奴役的犹太人,因为居鲁士的到来获得了解放,被允许重新回到迦南地。对他们来说,波斯大帝居鲁士,简直就是当初他们的主雅威,为他们许诺的使者。
  甚至很多年后,还有部分犹太人,将居鲁士大帝称为弥撒亚,那位为犹太人带来自由与幸福的命运之子。
  当然,居鲁士大帝肯定不会承认这个称呼,过惯了马背上的生活,已经“乐此不疲”了,即使他到了花甲之年也壮心不已,他的军队并不停歇,继续向着周边的神域与国度发动着征服战争。
  因为需要将埃及也纳入版图之中,但为了避免东西两线同时作战,必须先解除赫梯神域遗留的部落威胁。在赫梯人的后代之中,最为强大的便是马萨格泰人了。
  为了解决这个威胁,居鲁士亲率大军攻打马萨格泰人部落,开始进展顺利,擒杀了马萨格泰王子。
  但随后与马萨格泰主力军的决战进行得异常惨烈,有东道主优势的马萨格泰人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波斯几乎全军覆没,居鲁士阵亡,他的头颅被马萨格泰女王割下来,放在盛满血的革囊里。
  居鲁士大帝算是“不得善终”了,但对于一个一生不知疲倦的战士来说,马革裹尸是对他的一生的最高奖赏。
  “还真是小气啊,神灵化身被击败了,拿人家的人间化身出气。”
  虽然远在卡俄斯神域,但是阿德罗斯一念便知,这位马萨格泰女王,其实就是地母盖亚的化身。赫梯神域虽然已经成为了巴比伦神域的一部分,但是地母盖亚那个赫梯大神母化身还是在的。
  她也学了马尔都克,到人间为王者,没有其他目的,就是为了恶心马尔都克一下。
  这种小动作,是不可能阻挡波斯神域的磅礴大势的,马尔都克甚至暂时都没理会自己人间分身殒落之事。人间帝王没有修行,本来寿命就快到头了,至于怎么死的,其实并不重要。
  居鲁士大帝的儿子,冈比西斯二世,继承了他父亲的遗志,先是攻灭了赫梯神域当初残留的那些部落,帮自己的父亲报仇雪恨。然后,他兵出埃及,终于将埃及纳入了波斯帝国的统治之中。
  开始之时,在这一连串的人间大战之中,各方神域的神灵,毕竟都是马尔都克的部属,几乎都没有出手,人间的战斗,便任由人间去解决。神灵们,只是站在人间之上,静静看着神域大局的演变。
  波斯与埃及之战,埃及主宰们都没有说话,可是却还是有神灵,不愿意波斯神域如此嚣张狂妄的。迎接他们的,是波斯与巴比伦神灵的联手打击,让他们老老实实的。
  但是,总会有不怕死的神灵,在冈比西斯二世侮辱了埃及的宗教之后,他受到了一位埃及神灵的生命诅咒。
  然后,冈比西斯二世几乎是疯了,杀害自己的皇后和亲弟弟司美尔迪斯而导致民怨沸腾,国内发生叛乱,在回国平叛路上,直接暴毙身亡了。至于死因,与神灵有关,谁动的手,也只有最强大的几位神灵知道。
  而后,一位与居鲁士相比,丝毫不逊色的帝王,平叛成功,终于登上了诸神域的舞台。他便是明尊琐罗亚斯德生前最后一个弟子,大流士。
  “看来,这一次我确实要离去了。”
  极夜之乡之中,阿德罗斯终于结束了与尼克斯的缠绵,往东而去。
  大流士称帝,以及他如何对国内改革,如何巩固波斯的统治地位,这些人间之事,阿德罗斯自然不会关心。
  他所关心的,是波斯的大军,终于准备开始向着印度而去了。以及极东之地,隐隐约约有一丝紫光冒出,紫气似乎开始云集,浩渺气象,如同天成。
  真正的大变局,似乎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