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太上西出函谷关,紫气东来三万里


小说:希腊之紫薇大帝  作者:会说忘言
  函谷关,自商周之际便成为了兵家重地,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克”之称。此处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因关在峡谷中,深险如函而得名。
  这日守关总兵尹喜远眺东方日出,忽见紫气由东方而来,浩荡绵延三万里,尹喜惊道:“紫气东来,乃是圣人要出关之像。”随后命随从军士,将函谷关清理打扫一番,便脱去官服铠甲,跪在道旁。
  红日高升之际,远方传来牛叫之声,尹喜抬眼望去,见一葛衣老者坐在青牛之上,闭目悠悠而来。
  “得闻圣人过关,小子尹喜拜见。”
  老者过来之后,尹喜马上叩头伏地。
  葛衣老者将青牛停住,连忙说道:“我不过是一介山野村夫,要从此关西去,如何敢称圣人。”
  葛衣老者,便是周王室的守藏吏,姓老名聃,世人称为老子。他在洛邑的典藏室先后受到王禅、孙武与孔丘拜见之后,便只身骑乘青牛,往西而去了。
  他这一动,天地相应,上天垂象,鬼神震惊,人间紫气浩瀚三万里,由西向东而去。
  尹喜再一叩头,道:“今早见紫气东来,我也初通观气之术,此乃圣人垂青之像。”
  老者又道:“此去乃是为出人世间,出关遁世,又岂能给自己生出是非呢?”
  尹喜仍然一叩首,道:“天下众生失道已久,圣人将隐于世,请为世间著书,为万世传道。”
  如此已有三叩首,老子微一叹气,道:“请取竹简刀笔来。”
  尹喜连忙命人取来竹简刀笔,置于老子身前。
  这时四维上下,虚空之中,已经站满了神灵巫妖与人道圣贤之辈。但是在他们之间,最为强大的几位帝君,却都没有过来。
  函谷关外,老子先命尹喜取来刀笔,然后说道:“屏退左右,你来记录此书。”尹喜连忙将左右军士仆从挥退。
  一道太极金桥横空而过,上面道德真意流转,让众多神灵圣哲一见惊心。
  随后,老子身上始玄元三气腾空而起,相互纠缠,于空瀚之中,玄虚之处,消息化机,氤蕴融熔,阴阳五行造化其形,万神开始生于无极之中,时玄景未分,在空洞之际,天光冥远。浩漫太虚中,物化盈亏相生相克,若浮若况,五行分更,倘恍渺忽,汨没纷纭,尔后成一人道之身,不见其真,难观其形。
  下方老子开始言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此经一出,凡间无所得见,只道是又有一典籍出世。而四维上下,虚空之中,所有修行之士心中有感,皆知大道之门洞开,圣人传道世间。
  太极金桥之上,那道恍惚难见的人身开口说道:“世称道祖,我为太上。”
  随后不发一言,以身演法,以法衍道。在场之人,除尹喜之外,莫不是大神通之辈,见得老子功果,都在心中演化,此道参天地之机,明宇宙之理。
  无论巫妖神灵,还是人道炼气士,一听此道,便不自觉随老子大道而去,此正是挫锐解纷,和光同尘之法,使得诸法修行之辈都心向大道。
  下方老子原身,则是在口述道德真音,洋洋洒洒,不曾断绝,上篇总天道之纲,下篇讲人德之妙。言中不含修行之法,但句句珠玑,皆是大道之途。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老子授经极慢,待讲到此句之时,已有五千言,便停下口中所述,闭目不语,身形越发飘渺难见,恍惚已非人世中人。
  “奉大天尊与诸位帝君娘娘之命,请太上道祖入瑶池传道。”
  一位绝美女神踏青鸟飞来,到了太上面前,将一份信函交在他手中。
  “请玄女回去复命大天尊与诸位帝君娘娘,我将在人间传法三月,三月之后,便入瑶池之中。”
  前来传信的女神,正是九天玄女,她听了太上回复,也不多言,拜辞之后,便回归西昆仑而去。
  大概又过了两个时辰,尹喜终于将竹简刻写完全,他最后一笔落下,顿时感觉周身畅爽,神念一以贯之,周身竟无一丝杂念,心中欣喜难言。
  老子在旁默默点头,心道:“合该此人掌人世间道统,不过刻写一遍道德经书,竟已将守一之法修出。”
  他在周王朝的典藏室之中,遍观前人炼气之法,本就到了难以描述之境。后来鬼谷王禅前来求长生之术,太上便以道衍法,创出三种人道修行法门,炼气合道、存神观想与守一存真之法。
  三种修行之法的最终目的,都是与老子所言大道相合,但是其修行之路却各有区别。
  炼气合道之法,指的是后天返还先天,炼气以合道。此法门需精气饱和,炼精化气,而后炼气化神,待元神得出,便可一窥合道之妙。
  存神观想之法,便是将自己之意念放在自身脏腑窍穴之上,以人为天地,养出神明,然后神明自得,圣心备焉,与道合真。
  守一之法乃是意守一处,通过反观内省以调和形神,最后合道归真,成为真人之辈。老子对此法甚是喜爱,曾对王禅言道:“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浴得一以盈,此一便是大道,守一便是守道。”
  见尹喜收起竹简,老子说道:“如今五千言已然传授于你,但是我辈出人世间还有几种法门,均要托付于你,望你传之后世。如今你便去脱袍挂印,随我离去吧。”
  尹喜闻言,点了点头,不见悲喜,往关内留书一封,便取来一匹骏马,随老子出关而去。
  他这一去,人间只是少了一位守观之将,但是人道修行之中,却多了一位文始真人。
  ······
  埃及神域,阿德罗斯正在这里看望伊安。这个神域如今算是被巴比伦所统治了,他便过来看看,伊安有没有什么变化。
  还好,过来之后,他便发现,伊安的地位基本上没有什么动摇。
  当初他同意不阻止马尔都克入埃及之时,便与这位神主约定,埃及的众神之主依然是伊安,不可动摇,只不过名义上再到上面接受马尔都克的统治。
  “星辰之主,许多年不见了。”
  伊安前世伊西斯女神的父亲,埃及的大地神盖布,出现在了伊安的神殿之中,奉埃及至高太阳神阿蒙拉的指示,前来拜会阿德罗斯。
  “确实很久不见了,盖布阁下。你过来见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阿德罗斯含笑看着这位埃及的大地之神,这可真是他的老故交了。当初在卡俄斯神域的时候,阿德罗斯还没成就主神,便与对方认识了。
  后来,因为伊安的关系,阿德罗斯与杀破狼三位弟子,一起将被盖亚打得重伤的他送回埃及,还得到了一些宝物。阿德罗斯的命运泥板,便是由它那里获得。
  再到后来,因为阿德罗斯不愿意与埃及神灵并肩,反而与当时看起来势单力孤的雅威站在了一起,共同帮助以色列人出埃及,基本上是将埃及神灵得罪了。
  更不用说,后面射杀突破了主宰的阿蒙神,威逼埃及神域归还射日神箭,将埃及九柱神之一的伊西斯女神的转世,作为自己的侍女等事情了。
  不过阿德罗斯不像神主马尔都克与雅威,一直以来也与埃及神域没有道路的冲突,没有瓜葛,双方也就是互不相见罢了。
  这一次,埃及大地神盖布来见他,阿德罗斯心中一推算,还不等盖布出手,便知道大概了。
  “奉伟大的阿蒙拉神的指示,请星辰之主去埃及的众神殿一会。”
  阿德罗斯轻笑一声:“你去转告阿蒙拉神,太古土丘上面的万神殿,我就不去了。我还有要事东行,等我东行回来,他要事有意,可以再做商量。”
  阿蒙拉找他,无非就是想要拉他一起对付马尔都克了。不过不管从哪一方面考虑,阿德罗斯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影响马尔都克的。
  那场佛魔大战,他可是一直期待着。不仅是他,诸神域之中,有不少强大的主宰都在期待着这一战。
  阿德罗斯有理由相信,只要他出手了,必然会被其他神灵所阻止,无论雅威还是明尊,可都是在一边看着的。
  再加上,他也确实有事来了。阿德罗斯举目向东,一道充满干戈与肃杀之力的星光,正跨越诸神域而来。
  这道星光的属性,与他座下的一位星辰之主,极为相似。不过与星辰神庭的那位星辰之主相比,这道星光,少了一丝美感,多了一点凶厉。
  “紫薇帝君,长庚奉命西来,请您入瑶池之中,与诸位帝君娘娘共迎太上道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