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佛魔之战,无量光现,无量法生


小说:希腊之紫薇大帝  作者:会说忘言
  两个神域的大战,让如今的印度神域之中,又有一类修行者冒出了头。他们所行的法门,别于印度神域以瑜伽为源流,以冥思苦行为方式的各种妙法,别开生面。
  这类修行,从来不在意自身肉身境界与灵魂境界,总以扰乱他人修行为自己的修行。他们舌灿莲花,又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妙手段,
  这些修行者,或者以**、财富、名相等东西诱惑其他修行者,或者以贫困、恐惧、饥渴等来威吓修行者,让他们无法进行艰苦的修行与深层次的入定。
  这种异类的修行者,被婆罗门、沙门、耆那教等种种修行者们共同抵制,他们修行之法,被称为魔法,这些修行之人,也被称为魔。
  魔者,磨也。
  或许他们这一类修行者存在的目的,就是用来磨砺其他修行者的。
  这一脉修行的创始者,他化自在天之主波旬,便就是一位这样的存在。
  不用自己乐具变现,而利用下天化作,假他之乐事,自在游戏,故曰他化自在。
  这说的不仅仅是波旬那位天主,亦是向往这一道的所有修行者,居于这天之中的所有众生。
  他化自在,只是波旬之道,波旬之外,还有马尔都克之道。而这一次的印度,便是马尔都克与波旬两道融合之地。
  伽耶城,这座大城如今已经被波斯军队兵临城下了,而在它周围的各大城池,则几乎都被波斯士兵占领。
  末罗、迦尸、拘萨罗、摩揭陀、般阇罗、跋耆,这些在印度神域之中所谓的大国,如今全部纳入了大流士的庞大帝国版图之中。
  不过对于并不算强大的伽耶城,波斯的军队却没有选择进攻,上到大流士这位伟大君主,下到普通的士兵,都在等待着神灵战争的结束。
  菩提树下,一位卷发中年,正闭目静坐,陷入了真空大定之中,无思无想,但却又观照世间一切。
  上空之中,则是金光与黑光交相辉映,照彻整个印度神域之中。
  当这些光芒出现之后,马尔都克从光芒的尽头走了出来,他化自在天之上,一道七色光芒投诸他身。
  而周天上下,围满了神灵与菩萨,都只是静静看着这位巴比伦神主或者说印度魔主慢慢走向菩提树下,走向那位正在静坐的中年。
  起初之时,诸菩萨是想要阻止波旬的所作所为的,他们与波斯那边的主宰大战不止,想要尽量阻拦波斯神域的步伐,为菩提树下的释迦菩萨争取时间。
  但是,波斯神域的主宰,汇合了几个神域的力量,又加上波旬魔主自身,实力强大无比,印度神域其他神灵不出手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无法阻挡。
  在波旬将毗婆尸、尸弃、毗舍浮、拘留孙与拘那含牟尼五位菩萨斩杀之后,静坐于菩提树下的释迦菩萨终于出手了,尽管仍在定坐之中,却还是要与波旬一战。
  他也没有办法,印度神域的那三位创世神不出手,燃灯老师不现身,或许印度神域之中,也就他能够挡住这位魔主。
  释迦菩萨所求证的,并不是三位创世神所谓的正法,他们自然不愿意为释迦出手。更何况,即便他们想要出手,也不太可能了。
  雅威、明尊以及埃及的阿蒙拉,在波旬动手之时,便跨域而来,见证这场期待已久的大战。
  有他们三位在一边看着,湿婆、毗湿奴与梵天,也只好于虚空之中作陪了。谁知道这三位神灵,特别是有些旧怨的雅威神,会不会突然之间,对着印度神域也来一下。
  然后,弥勒、文殊师利、普贤、观世音、地藏与迦叶六位菩萨,也与波斯那边远道而来的主宰们停止了战斗,静静看着人间,那即将相会的两位强大存在。
  这是在过去庄严劫,俱卢之战以后,波旬第一次正面与与释迦相会。在此之前,波旬的众多分身,如行波旬之道的门人一样,只是经常娆乱、留难释迦的门人。
  手持武器、各种形状的虚幻大军,来到释迦菩萨面前,想要征服并摧毁他。与大军同时到来的,是各种天地异象,惊人的流星雨落下,黑雾带来寂寥黑暗,海洋与大地振动不已,海水倒流,山崩地裂,狂风巨响,日月无光。
  这是如同末世来临一般的征兆,肆虐着几乎整个印度神域,凡人因此跪伏不已,神灵也因此畏惧不安。
  这是属于波旬与释迦之间的争斗,没有任何存在出手阻止,种种天地异象,持续变化,没有哪位主宰或者菩萨,将这些异象抹去。
  甚至除下那几位菩萨与巴比伦的宇宙三联神、日月双神和女冥王,因为挂念此战的结果,距离战局中心稍近。其他的各位主宰、神灵,都离得远远的,包括赫梯神域、波斯神域、甚至埃及神域一起过来的主宰们。
  此时已经是马尔都克与明尊约定三十六年的最后一年,在波旬动手的那一刻,明尊便施展神通,让波斯的主宰明了前尘,知道了至高善神阿胡拉的存在。
  当然,这些对波旬已经没有影响了,他知道释迦的强大,携诸神域合一的大势而来,希求与释迦一战,阻道释迦,来证就自己心中追求的那条道路。
  现在,大势已成,就等这一战的结果了。他阻道不成,便是释迦成道的磨刀石;他要是阻道成功,则释迦便是他成道的资粮。
  所说成道,或者可说非成道,道是太一太上等九州神仙所言,释迦需要明悟证就无上正觉之法,波旬需要了悟证就魔自在之途。
  魔军肆虐,天地异象频发,在黑暗的狂澜之中,释迦独自一人静坐在菩提树下,不惊不怖,安定祥和。
  波旬化出的众魔头大军虽然气势恢宏,恐怖无边,但是却不敢靠近菩提树,只是把菩提树和菩萨包围了起来。波旬看到他的大军逡巡不前,也不激动,这本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轻笑一声,信手一指,狂风、洪水、巨石、烈焰四种自然磨难依次出现在释迦周围。
  但是释迦岿然不动,任凭这四种磨难加诸己身,继续端坐菩提树下,感悟自己心头的那一丝触动。
  “地水火风,四大皆空,何惧之有。”
  释迦同样轻笑一声,风接近他的时候就变得轻微无力,甚至不能吹动他破旧袈裟的边沿;
  大水漫过树木和山丘,在接近他的时候,水就改变方向流到其他地方,根本连他袈裟衣的边角,都不能够润湿到;
  大如山的石块如雨一样落下,却在接近他的时候,变成天花编织的花环与花球落下;
  火焰同样无法侵染他分毫,木中火变成了茉莉花缓缓飘落,石中火变成了花粉,空中火变成了花蕾,天花烂坠,美丽之极。
  波旬眉头微皱,这狂风、洪水、巨石、火焰,可不是看起来这么普通,而是最为原初的地水火风元素构成的,但是却都连这位释迦菩萨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他深深看了一眼菩提树下的释迦,微一挥手,继续降下持续不断的流星,使得整个世界都笼罩在火与烟之中,晴空不时出现惊人的霹雳,在连绵不断的霹雳之中,波旬将一些长枪、长矛、战戈、战剑等兵器夹杂其中,朝着释迦落去。
  这些兵器,都是极为顶级的神器,倒是落在了释迦身上,却也没有伤他分毫,衣衫须发都没有一丝颤动,释迦依然陷入无上禅定之中,如如不动。
  接着,在众魔军之中,有三道彩光现出,化身成为三位极为妩媚婀娜的女子,容光逼人,不比任何女神差丝毫。
  “赐你等名为爱欲、爱念、爱乐,为波旬之女。汝宜至彼释迦边,试观其心,有欲情不?”
  这三位魔女,依从波旬之言,来到释迦禅定之处,对他进行各种引诱,想要将他从无边定境之中拉出。..
  三位魔女尽管长相特殊,爱欲相貌如释迦已故生母,爱念长相如释迦养育继母,爱乐长相如释迦结发妻子。
  可是来到释迦旁边之后,并没有一丝效果,不能幻惑他分毫,甚至对释迦无上禅定智慧所感动。
  她们心生愧耻,各自羞惭,相与曲躬,对着释迦并菩提树围绕三匝,辞退而行,回到了波旬旁边。
  波旬见她们模样,心中微叹,将她们三个送上了他化自在天宫殿之中。本来秉持欲念而生的三女,这一次的道伤,恐怕是要很久才能好了。
  接下来,波旬便要亲自出手了,他赤着双足,缓缓走到了菩提树下,与释迦相视而坐。然后,整个菩提树下及周边方圆,都陷入了一个诡异的空间之中,一切时空泯灭,任何色身香味触法都难以辨识。
  这是波旬的天魔空间,非神域,也非界天,乃是波旬融合马尔都克与波旬之道以后,演化而生的空间。
  在这空间之中,释迦与波旬到底发生了什么,外面的神灵菩萨无一能知。唯有太上,与阿德罗斯站在虚空之上,诸神菩萨难知之处,神意莫名。
  其他神灵所知一切,都是后来释迦说法之时,讲出的只言片语,弟子记录下来的。
  “波旬执大团石,两手调弄,到于佛前,碎成微尘。”
  “化作大龙,绕佛身七匝,举头临佛顶上,身如大船,眼如铜炉,舌如曳电,出息入息若雷雹声”等,这是使用威吓的策略,并宣示魔法之能。
  “大修苦行处,能令得清净,而今反弃舍,于此何所求?欲于此求净,净亦无由得。”
  “如是,世尊!如是,善逝!今可作王,不杀生,不教人杀,一向行法,不行非法。世尊!今可作王,必得如意。”
  ······
  凡此种种,或是威吓,或是宣示魔法之能,或是以邪行误导正行,总之都是想要阻拦释迦明悟无上正觉之路。
  但是他越是这样,释迦对于无上正觉之路便越是明晰,不断与他在那一处诡异空间之中相对。
  当然,波旬同样大有收获,作难于释迦,便是在践行他的道路,希冀证就魔自在之途。
  最后,波旬于那一片浑噩泯灭的空间之中,取出了他的魔钩,施于释迦之身,释迦顿时感觉,周身各种感知,完全消失了,似乎是在禅定之中,却又像是在禅定之外。
  在他心头,只是一片空寂黑暗。
  这种空寂黑暗,茫然无知之感,是释迦自从修行沙门之法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他感觉,他一直修行的禅定,也并不是万能的。
  但也是这空寂黑暗的痛苦之中,让释迦对无上正觉的思考更加深入了,众生皆苦,他虽然修行有神通,有菩萨果位,超脱了一般众生的苦楚,但是便是如菩萨,亦有诸般苦楚。
  不说其他,地藏之母受刑于无间地狱,她到现在都无可奈何?文殊师利常受世尊毗湿奴滋扰,却也不能摆脱?
  “念动则缘起,缘起则解脱,无常,无苦,无我。”
  心念至此,释迦有所悟动,那一丝触动,终于成了他的无上智慧,为他指引出来了一条证就无上正觉的道路。
  也恰在此时,一位美貌妇人从远处而来,手持一盏油灯,油灯上面,灯光微茫。
  然而就是这微茫灯光,直接透过外界的黑暗,照进了波旬与释迦所在的空寂黑暗世界之中,光明与温暖,同时显现。
  “善哉善哉,无量光现,无量法生,燃灯古佛当为我师也。”
  释迦从菩提树下起身站起,无量光芒在他周身显现,直接照破波旬演化的天魔空间,重新出现在菩提树下,众生眼前。
  “颠倒当知,一切众生,不能见于十二因缘,是故轮转生死苦趣。若有人见十二因缘者,即是见法,见法者即是见佛,见佛者即是佛性。何以故,一切诸佛以此为性,汝今得闻我说此十二因缘,汝今以得佛性清净,堪为法器。”
  “今我得燃灯尊者传灯,承沙门道统,以示与其他法脉区别,从我所传,即为佛教。自今以后,我为佛,为如来,为无量光,为一切众生开示解脱烦恼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