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洪波掠地(一)


小说:白狼公孙  作者:一语破春风
  易县城墙上,满天星辰犹如长河延伸天际,文丑着铠甲持兵刃立在墙垛后面,看着星河下的南方,不时会咳嗽几声,身后脚步声走近,副将拿过披风给他披上。文丑紧了紧领子,皱着眉头,心中是不平静的。
  “多年前我第一次听到公孙止扬威塞外,在步度根的帐篷里把他斩杀,心中有些钦佩,后来他跑到冀州来搅动风云,那时主公刚坐领冀州,根基未稳才让他得意逃脱,那时我就在想如果公孙止落到我手上,会不会杀他……可惜啊…..现在十个文丑也拿不下他了。”
  副将站在后面看着仰望星空下景色的将军:“……主公那边,将军恐怕不好交代,卑职刚刚接到消息,公孙止确实往南面邺城去了,不曾在我们四周设伏,极有可能会攻打主公后背。”
  “嗯。”文丑轻轻地点头,微微侧过脸来:“南边该是要打大仗了,主公二十万大军岂是他们数万人能撼动?掺合进去,是难有幸理…….也罢,传令下去,易县我们也不守了,公孙止能做出疯狂事,那我也奉陪,他想打主公后方,本将就做黄雀。”
  披风招展,翻飞在风里,魁梧的身躯转过来,大步朝城下而去,声音随风飘远:“传我将令,集合士卒,今夜就南下,各部不得耽误,违令着斩!”
  城中残存不足万人的兵马躁动起来,与此同时,距离易县上百里之外的南方,丘陵间、原野上,骑兵在前、步卒在后近两万人,速度飞快的黑夜里奔行,朝南方延伸而去。
  邺城以北五十多里,战事的影响尚未严重,两条河流交织形成的平原上,草木茂盛,村落也颇为密集,整个夜色都处于静谧安详的状态,偶尔村中有犬吠传出,有人起夜走出房门去往茅厕。
  脚下的泥土传来微微的震动,赶紧提着裤子出来,朝篱笆外面望去,黑色里隐隐火光形成一条火龙游走而过,隆隆的马蹄声从火光里震响大地。
  男子揉了揉迷糊的眼眶,陡然清醒,便是看到自家篱笆门口几名骑士持着火把过来,黑色的皮甲,背负长短两把弓,腰间一柄弯刀,相貌粗犷凶狠——几人见到男子呆呆的站在屋檐下,勒马停住,随后走了进来左右看看,在院里的水缸里将水袋灌满水。
  院中的动静惊醒了屋中的人,一名小女孩脸蛋还有些脏兮兮的走出来,陡然看到院里的陌生人,怯生生的躲到男子的身后。打水的几人中,有人从怀里掏出一枚雕琢好看的玉佩,递给那女孩,小身影不敢接,那男人警惕的看着他,也不动。
  “拿着。”那骑士蛮横的将玉佩塞到男人手里,他身后三名同伴口中说了什么话,其中有人大声笑了出来,前面塞玉佩的男人转身走回去,在每人胸口上捶了一拳,这才出院翻身上马,与同伴说笑着离去,汇入浩荡的火龙之中。
  男人搂着女儿呆呆的看着手中精美的玉佩,然后又掐了一下脸,感觉不是在做梦后,赶紧抱起女儿跑到篱笆后面,火把光蜿蜒前行,原本给他玉佩的几名骑士已经看不见了,稍近的视野里,全是人的、战马的影子在走,偶尔有人从火光里转过头来看他们父女一眼,又继续沉默的前进。
  人说话的声音、马蹄走动的踏踏声,抱着孩子的男人怔怔的望着从眼前穿过去的一小撮人影,在他不远甚至更远一点的地方,脚步声更加密集,人的声音也隐约在黑夜里响起,不断的汇报、呼喊,纠正队形和速度。
  “走快点!后队加把劲!!”
  “快快快,再慢点,曹操就被袁绍给打垮了!!”
  踏踏踏踏踏……
  降临草叶的露珠颤落下来,脚步、马蹄奔涌过大地,这个盛夏里,关系到整个北方局势的一仗已经在黄河两岸拉开,而处于整个战争节奏边缘的北地军队,正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这十几天中,一路轻装简行绕开大城重镇,沿着太行山脚下,迅雷般直窜前方。
  哨探狼骑频繁的朝更远的方向奔行,每隔五里不管有无消息,都要传回一道讯息,密集程度牢牢与行军的前队保持紧密的一条线,凌晨之前,白色狼旗延绵而过这片平原,一队队的士兵跨过南面河流之后,便是进入邺城地界,做出短暂的休整。
  公孙止勒停战马,望着南面可能存在的邺城轮廓,目光沉寂在黑色里,显得格外明亮,脑中想起什么来时,抬手发出命令。
  “让骑兵下马,抓紧时间休息,后队还没过河的派人去催催曹昂……”传令兵走后,他翻下马背,将缰绳交给旁边的近卫,便就地坐了下来,听着后方缓缓流淌的水声,开口道:“.…..眼下曹操该是退出延津、白马了,袁绍二十万军队碾过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谁也没胆量直接去接下来。”
  典韦盘腿在靠后一点位置坐下,双戟插在地上,恶下声音:“杀一个算一个,二十万人可唬不到我老典,大不了人死鸟朝天。”
  “温侯觉得呢?”公孙止挥了挥马鞭扫过草皮,目光看向正朝这边走来的威猛身形,“若是二十万人在对面,温侯觉得如何应付?会胆怯吗?”
  吕布从李恪腰间扯过酒囊灌了一口,“公孙都督见过某家可曾惧怕过何人?”他将酒囊还给李恪,持戟立在那里:“此等战力不对等之下,要么像野狗见到猛虎远遁,要么就直冲本阵,二十万人怎么杀?只要把袁绍打的心惊胆战,后面的事,二十万人还有何作为!”
  东方渐渐泛起了丝丝亮光,视野间渐渐开朗起来,邺城的轮廓也在铅青色里若隐若现,话语传来时,公孙止点点头,站起身:“温侯说的不错,袁绍人多看起来确实能吓唬到不少人,冀州除了与我父打过一仗,其他时候也都是小打小闹,真正能打的其实也就比我们多那么一些,至于其他兵马……”
  披风一掀,翻身上马勒过缰绳,目光呈出了凶戾。
  “.……我公孙止的军队,从来就不是顺风顺水的打过来,二十万人,我也要吃下!”他低声说了一句,周围成千上万的人影从大地上起来,朝这边汇聚,不知不觉间,他身边这些骑兵已经是天下间最强的了。
  邺城以南,一百六十多里之外,眼下整个天下最多的军队犹如海潮般轰然朝对面席卷而去,城寨犹如礁石屹立海浪之中,屹立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