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作业


小说:我的野蛮老祖  作者:双刀彩虹
  殷勤原本的计划是通过养殖灵兽,为花狸峰赚取最关键的第一桶金,有了稳定的灵石收入,才好启动针对炼丹与炼器师的培养计划。没料到,因为禄存各部卡住了猪场建造的灵石供应,逼得殷勤不得不与聚香斋合作搞彩帖,更没想到的是,这一无心插柳的举动,竟然为花狸峰带来了比灵兽售卖更为丰厚的利润回报。
  抛开流入殷勤个人腰包的海量灵石不说,花狸峰在仓山郡城与野狼镇两地售卖彩帖的收入就已经超过了四百块中级灵石,而且预计以后每月从野狼镇还能获得三五十块中级灵石的固定收入。
  殷勤忽然觉得,应该可以把计划提前一点,开始从新收弟子中招收符文学徒了!
  符小药见殷勤听过他水匿虫的汇报便陷入了沉思,以为他在考虑如何防范甚至是追查来源,没想到殷勤沉吟片刻却忽然问他道:“小符以为,作为一个成功的炼丹师,最重要的一条是什么?”
  符小药呆了一下,笑道:“不怕主任笑话,我炼丹炼了几十年,感受最大的一点,就是个忍字。”
  殷勤深以为然道:“你这话说的实在,一炉丹药少说七八日,多则几十日,甚至听说极品丹丸要炼制几年乃至几十年。作为丹师若是忍不了等待的寂寞与煎熬,的确难以成功。”
  符小药补充道:“主任说的在理,要我说丹师除了忍得了寂寞,还得受得起饿,忍得住屎尿。您想啊,一炉丹正炼制到关键时刻,火候半分都差不得,有屎有尿也得憋着。”
  殷勤笑道:“你这话糙,理却不糙。给你三天时间,回去再好好想想,就以‘一个炼丹师需要具备哪些品质’为题,写一份材料给我。字数吗,不要少于千字就行。’”
  符小药苦着脸答应了,让他炼制丹药,可以守着丹炉连续坐上几个昼夜也不觉得烦,让他动笔写材料,却是难为他了,更何况殷勤还给了字数限制。符小药琢磨着,等孙阿巧回来,好好求求她,自己顶多口述一下,让她帮忙写一份东西出来。
  秋香等了半日,见殷勤只说些闲事,好像忘记了赤睛猪发狂猝死这事,忍不住提醒他道:“主任,后山那几头死猪咋办啊?你到是给个说法啊?!难不成就这么死了啊?”
  殷勤被她提醒,没接死猪的茬儿,却随口给秋香也布置了任务,题目叫做“一个灵兽饲养员的自我修养”,与符小药的要求相仿,也是要求不能少于千字。
  秋香都快哭了,嚷道:“主任,俺就会写个自己的名字!”
  殷勤板起面孔训道:“你就会写自己的名字还有理了?身为花狸峰的弟子,花狸峰三个字会不会写?老祖的名讳识不识得?打明儿起,我会让逸青云每日晚间到后山教你认字。”
  “那、那个咋修咋养的材料就暂时不用写了吧?”秋香满脸祈求道。
  殷勤悠哉悠哉地道:“你可以与符小药一样,去找孙阿巧啊。她是个财迷的,你们说,让她给你们写。”
  符小药吓了一跳,心道:主任这是会窥心术还是咋的?他刚讪笑着想要解释几句,就见孙阿巧寒着脸推门进来了,瞟了一眼殷勤,却不敢跟他抱怨,只能板起面孔道:“我的文笔可不行,主任昨儿还批我写的节略废话太多呢,可没那个水准替你们写材料。”
  殷勤靠在椅背上,挥手将秋香和符小药打发走了,见孙阿巧赌气般地撅嘴替他收拾桌上的东西,随手给她一巴掌道:“你这丫头,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知道你回来了,才故意那么说,这样你才好借题发挥从那俩家伙手里多抠些灵石出来!”
  孙阿巧捂着屁股,满脸羞红地瞥一眼殷勤,嗔道:“那、那也不该打我!再说,我也不识得那吕什么宾的人是哪个?”
  “没办法,人太笨,就得打!”殷勤知道说顺了嘴,此间世界并无吕洞宾其人,也懒得给她解释,随手写下两个条子,递过去道,“两件事情,你马上去办。”
  孙阿巧知道这是正事,忙接过纸条,一张上面写的是,通知文曲部许长老过来商议新收弟子的宗门大考事宜;另一张上面则是通知在山下花狸峰驿站扎营的那帮铁翎峰的修士,三日之后到演武堂校场集合,听候廉贞部的问询。
  孙阿巧看过纸条,随手一个小火球术将其焚成灰烬。这是殷勤最近一段时间的新要求,许多重要的事情都是用纸条的方式交流,看过即焚毁。这两件事虽然不是需要严格保密的大事,殷勤这么做主要是为了培养大家习惯这种更为隐秘的交流习惯。
  孙阿巧领了差事,匆匆往文曲部去寻许长老,心中却有种莫名的沉甸甸的感觉。随着老祖办的名头越来越响,权柄越来越大,如今许多花狸峰的内门弟子看到她都十分客气,喊她一声孙仙子。与此同时,作为老祖办的当家人,殷勤的行事却越发地低调与小心了。孙阿巧有点儿担心,会不会是殷主任嗅到了什么危险的征兆?
  屋里好容易清静下来,殷勤揉了揉发胀的脑袋,这些日子忙于千头万绪的各种杂事,让他鲜有功夫打坐修行。可是身在蛮荒,作为修士,每日的修行又是万万不能中断的事情。殷勤叹了口气,扯过一个蒲团,盘坐在上面,按照五行炼气决的要领,缓缓调运灵力,淬炼起灵根。
  五行炼气决是云裳让他修炼的入门功法,那些灵根比较单纯的修士只需修炼其中两三种即可,殷勤灵根五行俱全,就要齐头并进,五种功法全得操练一遍才行,仅从这一点,就要比别人多耗不少时间。
  夜色深沉,殷勤结束了近三个时辰的打坐,这也超过了他这几个阶段的修士能够持续淬炼灵根的最长时间。他长吁一口气,费力地将酸痛僵直的双腿搬开。
  有人说修行第一步就是炼这一双腿,修行人要筑基之后,才算将这两条腿真正炼出来,才能在打坐几个时辰之后,拔脚就走,不用像炼气修士一般下座之时,需要搬腿揉脚。
  孙阿巧之前在殷勤用功时,都会守在门外,后来殷勤怕她因此耽误了修行,不许她每日守着。孙阿巧在这件事上却很执拗,坚决不同意,说是主任修行之际,没人护法哪行?殷勤拗不过她,最后只有安排老祖办的执事弟子,每晚过来轮流值班。
  殷勤一边揉搓双腿,一边稍微放出神识,感受到门外的气息,不由奇道:“伍落,你不在仓山郡城卖你家的破烂存货,这么早回峰作甚?”
  看书就搜“书旗吧”,!